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二十四节 暗波隐流(2)

第三卷 第一百二十四节 暗波隐流(2)

    “真阳这两年的发展势头很不错,乡镇企业的发展比其他区县更具有活力,但是这还不够。”

    沙正阳目光犀利,注视着对方,袁成功微微蹙眉。

    似无觉察,沙正阳进一步道:“袁书记,宛州两个主城区在经济发展上不尽人意,尤其是龙陵区,我个人认为真阳应当利用其地理区位优势弥补这一缺憾,大胆的推进经开区建设是结合我们加快招商引资工作的重要步骤,刻不容缓,这一点上,我觉得真阳县当有所作为。”

    好一个有所作为!袁成功内心也在苦笑,这家伙步步紧逼,这是不把自己逼上路是不肯罢休啊。

    当然袁成功也知道这也是自己自找的,他也并不后悔。

    从让郭向阳把自己和沙正阳安排在一间房间时,他就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只不过没想到这位沙主任也比想象的更为骁悍好斗。

    “沙主任,你说的我都懂,但真阳也有自己的难处,……”袁成功缓缓的道。

    “我明白,可干哪样工作没有困难呢?成功书记你当县委i书记四年了,我相信能把真阳局面做到现在这一步,只怕也一样克服了很多困难吧?”沙正阳把不软不硬的话顶了回去。

    袁成功笑了起来,“正阳,你这高帽子可算是给我带得好啊,让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你了,这件事情我回去之后会认真研究,真阳绝不会在任何工作上给市里拖后腿,这一点请放心。”

    “那就静候真阳的佳音了。”沙正阳顿了一顿,“可能成功书记也意识到了,那几家军工企业要搬迁到市区,而其中有几家都是和电子产业相关联的企业,这对于我们宛州未来电子产业的发展也大有裨益,真阳完全可以利用自身区位优势,做大做强电子产业,使其成为真阳的优势产业。”

    “沙主任这么看好那几家军工企业?”袁成功有些犹豫,“我个人不太看好,它们甚至不比市里那几家企业的情况好多少,如果说兵器总公司那边能够保证订货,也许这些企业还能维持,但据我所知,从今年开始兵总那边的国防订货大幅度下降,而且也要求企业积极推进军转民,纳入市场经济体系,可军转民哪有那么简单?”

    “成功书记,这些企业如今刚刚纳入市场经济体系,肯定会有一个适应期,但是这几家企业的技术力量仍在,原来的产品更多的是由于受众面太狭窄造成,如果能够及时转变观念,他们在电子基础元器件,比如电容电阻这一类需求量很大的电子元器件的制造技术和生产能力上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对这一点,沙正阳内心还是有些担心的。

    倒不是担心这些企业的技术水准和生产能力,而是担心这些企业在融入市场经济体系中的适应速度。

    哪怕有兵总的订货支持,但那是短暂的,如果不利用这短暂的窗口期调整好企业的发展方向和产品渠道,恐怕袁成功所担心的就会变成现实。

    袁成功摇了摇头,他不认为那么容易,当然他也不愿意在这个问题和沙正阳争论什么,那和真阳无关,搬迁到市里,也是省里市里操心的事情。

    话题岔开,气氛也就轻松下来,无论是袁成功还是沙正阳,都谈锋甚健,寻找话题的本事都不是一般化的强,很容易就能找到两人都喜欢的话题,这一路行来,也是大为和谐。

    ******

    在相距几个隔断的餐车里,阴朝凤与叶和泰很悠闲的喝着啤酒。

    这个年代的餐车价高质次,但是你还不得不捏着鼻子接受。

    当然对于阴朝凤和叶和泰他们来说,餐车用餐不是问题,关键能够提供一个更清静的环境。

    “收获很多,感触很深啊。”叶和泰呷了一口啤酒,微微扬起头来,看了一眼飞速向后逝去的小站灯光,很随意的道:“这一趟出来得值,大家的情绪都被调动起来了,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以至于我都在想回到宛州之后,能不能以平常心来看待工作了。”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千好万好,还是自己家乡好。”阴朝凤平静的回应道:“南粤有南粤的条件,如果一味要把我们宛州和南粤这边拉平来比,甚至要强拉硬扯去追赶,恐怕只会适得其反。”

    叶和泰皱起眉头,“老阴,照你这么说,南粤也没有什么可以学习借鉴之处啰?”

    “那倒也不是,改革开放,南粤走到了前列,这是事实,但我们要看到人家走在前列的先决条件是什么?三来一补打好了基础,加上这边和港台言语和风土人情接近,资金流动方便,加上国家给与优惠政策,这才是南粤发展起来的关键,一味的要把我们宛州和南粤这边比,不切实际。”阴朝凤毫不隐晦自己的观点。

    “老阴,我觉得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却也忽略了一些东西。”叶和泰觉得对方有些过于以偏概全了。

    没错,南粤发展起来肯定有其特殊的一面,但是作为宛州要学习的不是南粤的自然条件,而应当看到南粤这边干部职工的思想风气和服务理念,这才是关键,但阴朝凤好像却把注意力放在了其他上边。

    “南粤的干部在风气上敢为天下先,还有那么在招商引资工作上所表现出来的服务理念,远不是我们这边机关干部所能比的,我觉得林书记说得对,这应该才是我们宛州落后的关键原因。”

    “不,应该是原因之一,但是不是关键原因。”阴朝凤摇摇头,“就算是我们理念改变了,作风改善了,就能吸引到像顺德、东莞那么多企业项目来投资建厂,我觉得或许有一些改变,但是不太可能达到你们期望中的那么好,我们需要更客观的看待这一切,我们的基础设施和资本环境都远不及南粤,这是人家资本家来投资所无法忽视的致命缺陷。”

    看见叶和泰连连摇头,不认同自己的观点,阴朝凤冷淡的道:“林书记过于乐观了,他也把有些东西看的太简单了,当然我也承认,这一次来让我们看清楚了我们和沿海发达地区的差距,回去之后我们更应当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因地制宜的推进改革开放的举措,但绝不能好高骛远,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叶和泰目光变得有些冷峻,他注视着阴朝凤,而阴朝凤似乎也并不在意对方的凝视,“怎么了,老叶?”

    “老阴,我觉得你这种心态不太好。”叶和泰努力平抑了一下自己有些烦躁的心绪,冷冷的道:“你处于一种不太冷静的躁动心态下,这很危险。”

    “躁动?不冷静?”阴朝凤语气也变得有些冷,“有么?我不觉得。”

    “你自己不觉得,不代表事实。”叶和泰毫不客气的反驳道:“精神病人都矢口否认自己患了病!”

    “老叶,我觉得你才有些激动了。”阴朝凤没有理睬对方的攻击性言语,很平静的道:“我承认林春鸣来宛州的确给宛州带来了不小的变化,我也承认,我们宛州原来的确存在很多弊病和不足,他所说的思想保守,纪律松弛,作风散漫,不求上进,小富即安,安贫乐道,这些心态和表现,我都承认,但是这只是宛州有这类现象么?”

    叶和泰抿了抿嘴,“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林春鸣过于夸大其词了,宛州是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并不像他所说的那么不堪,而他这种急于求成的心态很成问题,经济发展是要讲客观规律的,要一步一步来,宛州现有格局是历史形成的,怎么可能就一蹴而就,一步登天?”

    阴朝凤的话语里没有多少情绪,但阴冷的语气还是暴露了一些东西。

    “打着改革开放的幌子,急于事功,推进企业改制盲目冲动,职工利益能得到保证么?国资流失的疑云解决不了,那么这样的改革又有何意义?”

    “那老阴你的意见是暂缓推进国企改制?”叶和泰嘴角浮起一抹讥嘲之意,这就很明显是阴朝凤的个人私欲在作祟了。

    他阴朝凤是常务副市长难道还不清楚几大企业的现状?

    多拖一个月,市财政都要往这个窟窿里填补多少,他阴朝凤不清楚?

    他阴朝凤不满意的怕是他这个常务副市长在这一轮国企改制中失去了主动权和影响力吧?

    当然叶和泰也理解阴朝凤的不满和不忿,阴朝凤是市无线电厂厂长出身,对企业感情很深,或者说国企情结很浓,对于任何触动国企性质的改革都有一种天生的反感,哪怕他明知道国企改制是势在必行,但内心一样有着抵触情绪。

    问题是如果他继续抱着这种抵触情绪,那就非常危险了。

    叶和泰和阴朝凤关系一直不错,或者说他们在顾红普时代都属于“得益者”,但时代变化了,叶和泰认为应该要学会审时度势,想要继续像以前那样,那是痴心妄想。

    所以叶和泰力图打消对方这种不切实际且十分危险的心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