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一十九节 南行(2)
    自然堂在北溪的矿泉水厂选址牟潭镇,距离牟潭镇还有一段路程,路况不佳,而且杜大伟的话也是实话,现在还是一些工程车辆进出路况都难以承受,一旦建成投产,每天进出的运货车辆恐怕就更难以承受了。

    “杜县长,茶饮料的项目今年肯定没法敲定,就算是要建,估计也是明年的事情了。”沙正阳叹了一口气,“至于道路的问题,我可以帮你和自然堂那边协调,但是基础设施建设本来就是你们当初承诺了人家企业的,这会儿又找各种借口来赖账,不好,我的意见最好路还是由县里来修,资金仍然由县里来出,但是自然堂可以考虑从其他方面来为县里弥补。”

    虽然不认同北溪县的做法,但是沙正阳也要考虑县里的难处。

    “不,沙主任,这事儿县里的确有些考虑欠妥,本来我们承诺了基础设施建设是由县里来完成,不该增加企业负担,这事儿回去之后我在和刘书记商量一下,就这么定了,县里来出钱修。”杜大伟显得很决断。

    “真的?”沙正阳很讶异,这很难看到有便宜不占的干部了。

    “十足真金。”杜大伟胖脸上一副正经表情,“不过……”

    沙正阳笑着看着对方,知道对方肯定还有后话,这帮县里的干部那个不是贼精贼精的,哪有这么轻松就出钱几十万的好事儿?

    “我希望沙主任到时候帮我们说和一下,如果自然堂不在咱们宛州建这个茶饮料项目也就罢了,但如果要建,一定要优先考虑咱们北溪,我们的条件不会比其他区县差,人家给得出的条件,我们也一样给得出。”

    沙正阳满意的点点头,“好,我会把这个意思转达给自然堂方面,另外杜县长这么耿直,那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也会尽我努力去帮北溪游说这个项目。”

    “那就谢谢沙主任垂爱咱们北溪了。”杜大伟喜笑颜开,忍不住搓起了手。

    对于沙正阳,杜大伟还是专门做过一番了解的。

    前次自然堂一行到宛州考察,到北溪就是接待的,沙正阳专门给打了电话,原来也还以为就是来蹭吃蹭喝的,没想到人家还真的是来考察投资的,这也让杜大伟很是惊讶。

    这年头打着考察投资的也不少,但是在杜大伟看来都是些没诚意的。

    好吃好喝供着,结果看完之后拍拍屁股走人,这种情形杜大伟也经历了不少,多来几回,杜大伟心也有些冷了。

    北溪的条件就摆在那里,无论是自然资源,还是区域位置,亦或是工商基础,再或者道路交通,人口密度,哪样条件北溪都在整个宛州十县二区里排名靠后。

    连杜大伟这个县长自己都觉得人家凭什么要来你这里投资?

    现在市开发区上好的位置条件摆在那里,北溪能开出来的条件,市开发区一样敢给,人家凭什么不去开发区要来你北溪?

    矿泉水项目稍微给了杜大伟一点儿信心,这玩意儿市开发区还真没有,全市除了东峡,也就只有北溪和柏山有,但柏山的开采条件远不及东峡和北溪,所以北溪赢得了这个项目。

    对于工业基础几乎是一片空白的北溪来说,能拉到一个像样的项目来落地是真不容易了,所以杜大伟觉得县里对自然堂的这个矿泉水企业还是比较上心了。

    当然县里条件摆在那里,有些时候提一些要求也是迫不得已,只能说希望企业能理解县里的困难了。

    上次和自然堂的高总交谈时杜大伟就能感觉到,沙正阳在自然堂水业的威信很高,据说自然堂水业也是对方一手做起来的,既然如此,只要有沙正阳帮忙游说,假如真有这个项目要落地宛州,那落户北溪把握就大了。

    “杜县长太客气了,都是为了宛州的发展,我当然也希望自然堂的茶饮料项目能给我们宛州本地的经济和老百姓都能带来实实在在的实惠了。”沙正阳看了看表,又看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夜色,“应该快到武昌了吧?”

    “还得要会儿。”杜大伟也看了一眼已经黑下来的窗外,“沙主任去过珠三角那边吧?我去过一次,86年去的,那时候就感受到了那边和我们这边的不一样,总觉得他们那边连走路都比我们这边快一个节奏,你到那里也得要下意识的跟随着他们的节奏走。”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话就是他们那边提出来的。”沙正阳点头,“很多人都体会不到这里边的精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就是需要大家都按照市场经济来办事,我们传统的农业经济节奏正在被打破,而工业经济就是要求讲求效率,那种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节奏不适合工业经济社会。”

    杜大伟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都知道工业经济是未来经济发展的基石,可是对于我们北溪这种几乎没有多少工业基础的纯农业县来说,要想发展工业经济是多么难啊。”

    沙正阳没有接话,对方却打开了话匣子。

    “沙主任,不怕你笑话,全县乡以上独立核算工业企业中,产值过五百万的,只有十一家,过一千万只有四家,超过两千万的一家没有,产值最高的是县农机厂,但亏损最大,还有一家产值达到了一千二百万,但几乎不盈利,可我们也很满足了,好歹它能交税啊。”

    这就是国内很多县份的现状。

    尤其是内陆地区,像样的国企基本上在市里,而区县这一级的国企,基本上都是缺乏竞争力的企业,一旦进入了市场经济风起云涌的竞争中,就在和乡镇企业的对决中败下阵来,然后乡镇企业如果不进行权属改制,又会逐渐败给私营企业,这就是九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头十年的企业变迁史。

    “北溪的乡镇企业情况怎么样?”林春鸣调研北溪时,沙正阳没有参加,即便是参加了,恐怕也很难了解到北溪工业经济真实的一面。

    “前几年还勉强凑合能过,但这几年情况有些变化,亏损面进一步增大,主要还是缺乏竞争力,尤其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技术优势的话,就越来越难活。”

    见沙正阳目光望过来,杜大伟也苦笑着解释:“我当过分管乡镇企业的副县长,83年我还在当副乡长时,我还兼任过乡纸箱厂的厂长呢。”

    “看不出杜县长还是搞企业的行家呢。”沙正阳没来由的多了几分亲热,连话语间的态度都有些不一样了。

    杜大伟很显然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乡镇企业前几年也是赶上了好时光,各项商品物质短缺,所以生产什么都好卖,但这几年不一样了,沿海地区的产品竞争力比我们这边企业的商品强多了,而且光靠合金会来支撑,很多企业要人才没人才,要技术没技术,玩不转了。”

    “现在北溪的乡镇企业不景气?”沙正阳进一步问道,他想了解目前宛州的乡镇企业发展情况,结合下一步在国企改制推进后需要面临的乡镇企业发展问题。

    “比起前几年来肯定大大不如了,但乡镇企业毕竟规模小,职工都是本地农民,就算是不生产了,农民还有自己的包产田,吃饭饱肚皮没问题,但县属国企呢?”杜大伟看了一眼沙正阳,“沙主任,市里正在研究市属国企改制的工作,如果市属国企改改制顺利,是不是也要考虑县属国企的发展问题?”

    “嗯,国企改制不是一道简单的题,现在市里也很慎重,涉及到国企职工太多,影响到全市稳定,每一个企业的改制方案都不尽一致,但早改晚改,都得要改,否则只会越来越困难。”沙正阳建议道:“杜县长,我建议你们县里也应当及早考虑这个问题,市里关于国企改制的原则和政策早就出来了,市人大也过了会,你们完全可以尝试着进行,没必要非要等到市里这边改完了你们再动手。”

    杜大伟有些意动。

    眼前这一位是林书记从汉都带过来的,肯定在消息方面比其他人更灵通准确。

    看样子国企改制肯定会在全市范围内全面铺开,走在前面有走在前面的好处,落在后面也有落在后面的优点,还需要权衡一下。

    沙正阳也知道这事儿不是自己给对方一个建议就行的,对方是县长,这种大事上,即便是市里有政策了,也还要县委i书记点头甚至是全力支持,才能推动得起来。

    隔壁又传来一阵热闹的喧哗声,很显然又是谁肯定打牌输了。

    火车上打牌肯定不可能赌钱,但是肯定记下来谁输了到广州那边就得要请客吃饭了。

    “走吧,杜县长,过去参与参与,别老窝在这里,人家会认为我们俩不合群呢。”沙正阳笑着招呼,对方也很爽快的应承下来,“行,要不咱们也去组队打一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