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一十四节 打工者OR老板?

第三卷 第一百一十四节 打工者OR老板?

    “还在犹豫。”高铎坦然道:“我学的这一行,也干了这么久,这里边样样我都摸过,自然愿意搞建筑行业,只是我那位同学一门心思要想靠我的关系去搞贷款,又非我所愿,所以很纠结。”

    “你的意思是你愿意从事这一行,但却不想去变成靠搞贷款为生?”沙正阳有些好笑,“这年头搞建筑也好,房地产业好,不贷款恐怕是做不大。”

    “这我知道,如果是在业务发展过程中需要贷款,不违法违规的去贷款,甚至打点儿擦边球,我都能接受。”高铎苦笑道:“可我那位同学的心思有点儿野,我担心去了之后,无法满足他的要求,到时候反而弄得不愉快。”

    沙正阳心里很高兴,这说明高铎还是有底线的,这条底线可以决定他能够在这一行中走多远。

    小胜靠智,大胜靠德,这话绝非虚言,没有底线的人,在建筑和房地产这一行中,如果是小打小闹或许能幸免于难,但一旦做大,出事的几率就会非常大。

    “既然如此,那你以为什么不自己干?是没人,还是缺资金?或者是怕拉不到业务?”沙正阳问道。

    “人倒问题不大,海南房地产市场崩盘,北海也一样,现在很多人都回来了,我在那里好歹也搞了大半年,都有联系,加上我原来在市三建司也还有些关系,人手不缺,关键是资金,搞建筑没资金玩不转。”高铎耸耸肩,“你总得有点儿自己的资本吧?光靠贷款是不可能的,当然,业务也是一个问题,我不想在银台这塘水里混,免得被人戳脊梁骨,当然我爸现在退二线了,也不会有人买账。”

    “这样吧,我给你指条路,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去试一试。”沙正阳沉声道:“我建议你自己搞一家公司,资金我可以让海正运业为你拆借一部分。”

    高铎微微意动,却没有说话。

    “嗯,昨天我和曹书记谈到新湖县那边有一些工程,但都是硬骨头,主要就是需要垫资,我建议可以从小的干起走,另外东方红大厦那边,一些附属工程你也可以尝试去接,那边工程太大,连众志建设都接不下来,你可以去捡点儿小活儿先干着。”

    “东方红大厦?”高铎眼睛一亮,“那可够大,哪怕能沾点儿边都够了。”

    “一样需要垫资。”沙正阳耸耸肩,“所以搞这一行,资本才是王道,没资本就玩不转,为啥你哪位同学想要拉你,还不就是你能和建行搭上关系?没资本,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项目却不敢接,就这么简单。”

    “我也知道,但就像你刚才说的,原始资本肯定要有才行,空手套白狼的事儿现在不好做了。”高铎苦笑着道:“不过我还是打算从头开始做起。”

    “那就这么定了,我建议你先到新湖开始做,我和曹书记说一声,一些规模不大,人家看不上的,却又需要垫资的工程先做起,至于东方红这边,看情况介入,不急,那活儿没有五六年干不完,就算是主体完成了,也还有大量的附属工程,有得你干,你先得干点儿最基础的表现表现。”沙正阳宽慰道。

    从内心来说,沙正阳对建筑业没什么偏见,但是建筑业赚不到多少钱,他对房地产这一行他内心是鄙视的,但他更清楚房地产业的利润有多么丰厚,而未来几十年里房地产为带来多么高的红利。

    同样,他更鄙视以房地产业为根本的政策。

    但他也同样清楚,前世中如果政府不扶持房地产业来把老百姓海量的资金捆绑沉淀在房产上,国内又缺乏完善而透明的投资渠道来实现资本保值,那这些无处可去的资本一旦溢出来,通胀这头猛虎能把一切都给吞噬掉。

    前世中很多靠谱不靠谱的调查就证明中国老百姓三分之二的资产储蓄都积淀在房产上,以股市和房市相比,股市起起落落多少回,低至一两千点,高至六千多点,但是房价呢,只有温和的涨与疯狂的涨两种,从未有过真正的涨跌,无论这其中有多少主观客观的理由来解释,都很难解释得过去。

    正因为有前世的种种记忆,哪怕沙正阳很鄙视房地产业,哪怕沙正阳知道房地产抽走了太多本该用于实体制造业的资本,让实体制造业奄奄一息,但这就是市场经济,你的不得不接受现实,沙正阳也不认为自己这一世就可以逆转这样一个大势,哪怕是他当到国家i主席也不可能有此能耐。

    既然无法逆转大势,那么聪明者就该顺势而为,沙正阳希望做的是在利用房地产业捞金时,也可以用这些赚取到的红利来为这个国家的高科技制造业做一番贡献。

    如果是正常理性的商人,没人会愿意这么做,商人逐利而行,但他不属于此列,所以他会努力去这么做。

    高进忠回来的时候,沙正阳和高铎已经就组建天基建筑公司达成了基本意向,而在听了高铎的设想和沙正阳的建议之后,高进忠也没说太多,只是拍了拍二人的肩膀。

    这让高铎都惊疑不定,要知道以前自己没做出一个决定,哪怕老爷子不反对,也会叮嘱半天,但这一次,老爷子居然没有半句话。

    确定了方略,剩下来的具体操作就很简单了,有海正运业为高铎贷款两百万作为高铎新公司的启动资金,这应该算是相当充裕了,至于注册资本,这玩意儿本身就很水,只要银行账面上过一下,取得银行证明就可以迅速注册登记拿证了。

    高铎对这一套不陌生,而且他也早就有此打算,所以只要把人找齐,这些都不是事儿。

    ******

    沙正阳接到沙正刚的电话时,都愣怔了一下。

    沙正刚是10月5日踏上去南粤的火车的。

    之前他和蓝天航见了一面,摆谈了一阵。

    蓝天航其实也早就感觉到了沙正刚的不安于现状,但是没想到会被沙正阳派到南粤去出差。

    沙正阳也还谈了高铎借钱的问题,这一点上蓝天航倒是挺爽快的应承下来。

    虽然现在海正运业也还处于高速扩张的阶段,但是一两百万资金对于海正运业来说,已经不算是难以承受的数目了。

    对沙正阳,蓝天航格外信任,他一直奉行事在人为,如果人选不好,那么事情就永远都做不好,所以沙正阳给他印象极佳,沙正阳能信任的人,他也可以信任。

    “你怎么进去的?”沙正阳言简意赅。

    “哥,那地方遍地都是各种企业,到处都是来打工和招工的,咱们汉川来的人多了去,你们宛州的也不少,乡音遍地啊。”沙正刚在电话里笑得很开心,“我去应聘啊,我有大学文凭,虽然是体院的,单丝也是大学生啊,马上就招了,先分到办公室熟悉,一个星期下来,基本上你要求的就了解的差不多了。”

    “哦?你这么有把握?”虽然沙正刚不太可能在自己面前吹牛,但沙正阳还是有些不敢置信,“都认识了?”

    “嗯,认识是认识了,但是也仅止于认识而已,他都不一定认得我,他是厂长,太忙了。全厂两三千人,每天来运货的车停满了厂门外,哥,这才像是真正的企业,在这里工作你都能感觉到那种蓬勃的活力和激情,当然也很累。”沙正刚极为感慨。

    “厂里的基本流程也清楚了,运行模式也知晓了?”沙正阳再度问道。

    “哥,你这不是太难为我了么?我才来一个星期诶,哪能这么能耐?”沙正刚笑着道:“不过给我三个月时间,我估计就能大概搞清楚,不过哥你不是主要让我熟悉人么?”

    “对,以人为主,其他的附带。”沙正阳沉吟了一阵,“那你就继续在厂里呆着,我估计我还有十来天就要过来了。”

    “哦?那好,哥,我就等你了。”沙正刚很干脆的答应下来,“到时候我保证把人给你约出来,但我觉得你的设想恐怕不太靠谱,他在这里干得挺顺手,一大帮人都很听他的,也很尊重他,所以你要挖他,怕是不容易。”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只需要把我给你说的那些关键位置关键人选都熟悉了,届时我自有我的道理。”沙正阳淡然一笑,打工仔哪里能和自己当老板过瘾?

    哪怕你自己不在意,那也得为下边一帮兄弟想一想。

    艾柯卡牛逼到天上的人物,亨利福特要让他滚蛋他也一样只有滚蛋,当然亨利福特这一举动非常愚蠢,但并不影响这个事情结果。

    “那好,我就在这里等你了,不过哥,我觉得这段经历真的很有意思,让我接触到很多我从未接触的东西,我都有点儿喜欢上这种生活了。”沙正刚在电话里道。

    “那好,我还有很多类似的任务等着你,你好好准备吧。”说完,沙正阳挂断电话。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