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零九节 信任,说服
    省计委这个大院虽然老旧,但是内里却是古木森森,粗大的杉树最粗的足有木桶粗细,还有几株柽柳在大院的围墙边上。

    沿着大院围墙边上的小径走一圈,也要十分钟,空气清新,正适合活动一下筋骨。

    回到屋里,孙妍还在熟睡,不过女孩不太老实,半边身体裸露在被褥外,尤其是一条长腿连带着半个臀瓣,惑人心魂。

    重新上床,看着身畔这张娇媚清丽的粉靥,沙正阳忍不住俯下头,轻吻了一下。

    未曾想到却被突然伸手的女孩死死搂住了颈项,吚吚呜呜的热吻之下,免不了又是一番天雷勾地火引发的大战,床头柜上的杰士邦还得少一个,这玩意儿还居然是进口的。

    亲热之后,孙妍腻在沙正阳怀中,脸贴在沙正阳雄壮的胸膛上,静静不语,似乎在感受着风雨之后的难得的温情。

    “刚才你上哪儿去了?”

    “出去走了一圈,遇上了你们单位一个人。”沙正阳随口道。

    “谁?”孙妍有些紧张,撑起身体来。

    “怎么了?”沙正阳明知故问。

    “被人看见不好,都是一个单位的。”孙妍白了沙正阳一眼,“他们都知道我有男朋友,不少人也知道你。”

    “难怪,估计我在他们心目中也成了眼中钉肉中刺吧?”沙正阳笑了笑,“交通处的苏伦康。”

    “哦,是他。”孙妍稍稍放心了一些,“他不是一个喜欢背后说人的人。”

    “你和他很熟悉?”沙正阳手在女孩胸前逡巡,似乎又有发育的迹象。

    “认识,他追过我,不过我告诉他我有男朋友,他还有点儿不信。”孙妍按住男友的手,嗔怪道:“别乱动,他是清华84级的,很有能力,田高官和韦主任都很欣赏他,是咱们委里边的一颗新星,听说他舅舅是武阳市的市长,好像他国庆后就要提交通处的副处长了。”

    “原来如此,我说这家伙怎么这么牛气。”沙正阳笑着道。

    他知道计委里边有几个人都在追孙妍,孙妍也和他提起过,但是他也没太在意,没想到还隐藏着这样一个算得上是人物的家伙。

    “怎么了,你和他……”见孙妍有些紧张,沙正阳摇摇头,“没怎么,就是觉得这家伙有点儿意思,嗯,就在走廊外边聊了几句工作上的事儿,感觉还行,他给我留了一张名片,我给他留个电话。”

    “哦,他们交通处一正二副三个处领导年龄都偏大,如果他当副处长,加上韦主任又那么看好他,工作上没准儿还真能说得上话。”孙妍点头,“这家伙据说还真有些本事,我有个同学在省交通厅,说他们厅里和计委这边打交道的人说苏伦康很会算账,一件事情总能从不同的角度寻找出许多不一样的东西出来。”

    “嗯,也仅仅是说得上话而已,汉宛高速他顶多也就是能帮忙摇旗呐喊一下罢了,派上用场还轮不到他。”沙正阳摇摇头,“当然以后这家伙也许有些造化,那就说不清楚了。”

    “啊,你们宛州市真的想要推动汉宛高速?那投资太大了,省里肯定不愿意,财力也吃不消,除非中央有意。”孙妍吃了一惊。

    “慢慢来嘛,这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成的,再说了,肯定是交通部来拍板,但起码你省里市里要把势造起来才行啊。”沙正阳不慌不忙的道:“没谁指望一两年里就能搞起来,但如果你不先把舆论声势造起来,日后还不知道拖多久。”

    “所以你就和苏伦康在这个事情上联手合作?”孙妍觉得这事儿挺有趣。

    “也说不上,他在交通处,肯定也想做点儿事情,嗯,做点儿有影响,能得领导认可的事情,同样宛州也需要在这件事情上持续发声,缓慢积累影响,各取所需嘛。”沙正阳坦然道:“这人很有想法,如果如你所说田高官和韦主任都很欣赏他,没准儿还真的会被他搞出点儿名堂来。”

    “你这么看好他?”孙妍没想到男友如此看好对方,虽然对方在计委里边也算一颗新星,但比起自己男友的妖孽,孙妍觉得仍然有差距,没想到男友也很看好对方。

    “在计委里边,既有能力,又有人脉关系,想不起来都难啊。”沙正阳笑了笑,他留下后半截话没说,但如果一直在计委,再怎么有多少背景,也就那样了,没有在基层干过的经验,沙正阳始终不太认可。

    二人又在床上腻了一阵,这才起床。

    看看时间还早,两人手牵着手出去吃了一碗米线,又驱车去了百花山公园,看了菊展,看看时间快十一点了,这才开车往银台赶。

    到了银台,孙妍也很懂事,知道沙正阳有事,只让沙正阳把她送到家门口,约好晚上吃饭,就离开了。

    中午的饭局是和宁月婵、焦虹、高柏山以及高长松、杨文元等人约了,商谈正事儿。

    “注资三千万?”高长松和杨文元交换了一下眼色,“正阳,我和老杨都信任你,这两年咱们村里就靠着东方红大树好乘凉,如果你觉得真的划算,我们支持你,但虽说东方红咱们两个村是大股东,但县里和镇上你恐怕也需要考虑一下。”

    “这我知道。,高书记,杨书记,谢谢你们的信任和支持。”沙正阳沉吟着道:“其实宛州电器厂资产和债务已经差不多相抵了,净资产不知多少钱,这三千万注入主要是启动生产,同时也算是给合资方吃一颗定心丸。”

    “正阳,你对和三洋合资这么有信心?”焦虹皱着眉头,“我承认日国电器在我国市场上很强势,但和三洋合资,三洋只出品牌和技术,加上管理就要拿走一半的股份,合适么?划算么?”

    “划算不划算,要看怎么来算。”沙正阳沉吟着,“从目前来说,东方红集团不具备经营宛州电器厂这样一家企业的能力,如果借助三洋品牌、技术和管理,复活宛州电器厂这样一个大企业,那就是划算的,但如果企业表现平平,恐怕就是不划算的。”

    桌上剩下火锅汤料滚沸后发出的咕噜咕噜声,大家都听着,知道沙正阳还有后语。

    “东方红集团走到现在这一步,多元化已经是必然趋势,因为酒业带来的丰厚红利如何来处理的问题,当然从县里和镇上来说他们有很多需要,可以轻而易举把分红用出去,但两个村呢?”沙正阳平静的道:“哪怕抽出一部分来解决村上亟待解决的问题,我想都绰绰有余了吧?”

    高长松和杨文元都默默点头。

    的确,按照目前东方红酒业的税后利润,如果要分红的话,两个村甚至都不知道拿到这样庞大一笔钱干什么。

    修渠铺路,解决贫困户所需,甚至农业税由村上统一解决,都不是问题,绰绰有余。

    但是他们都考虑过,这样做不合适,一来南渡镇还有其他村,二来,现在企业红火可以这么干,万一哪天企业不行了呢?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到时候你说农业税要他们自己交了,他们会乐意么?

    县里镇上都不同意。

    最好的办法就是扩大再生产,但白酒行业和其他行业不同,沙正阳也专门就这个问题和大家探讨过,可以在现有基础上继续适度扩产,但是短期内不宜再大规模的扩产了,那从质量管控和营销上都不利。

    这条路行不通,那就是只有走多元化的道路。

    多元化也有多条路可供选择,像利用自身渠道,走的矿泉水和茶饮料是一条路,从目前来看,矿泉水已经成功了,茶饮料才刚开始,那么还有其他呢?

    说实话沙正阳提出的走家用电器这条路径,焦虹、宁月婵都是有些担心的,内里也多少有点儿担心沙正阳会不会因为到了宛州之后想要替宛州分忧解难才会借用东方红资源来干事儿,但沙正阳很坦诚的解释让焦虹和宁月婵慢慢释去了一心。

    反倒是高长松和杨文元一直毫无保留的支持沙正阳。

    在他们看来,沙正阳带领他们走的每一步都取得了如此大的成功,而东方红集团本身就是沙正阳一手打造出来的,在沙正阳没有遭受任何挫折之前,他们没有理由不相信沙正阳还会带他们取得更大成功。

    在沙正阳看来这种单纯的信任固然让他感动,但是压力却更大,如果在这个项目投资上失败,只怕自己不败金身的光环就会骤然失色了。

    “我看好未来的家电产业,我也承认宛州电器厂不是一个最好的投资对象,可如果要让我们光拿着钱直接进入一个太过陌生,甚至毫无根底的领域,那难度会更大,所以我才会觉得宛州电器厂是一个机会。”沙正阳很坦然的道:“我的目标是,利用东方红的资金,三洋的品牌、技术和管理,宛州电器厂的营销,实现重振,同时争取三到五年内实现企业上市,这个目标我认为是可行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