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零六节 正有此意
    等到贝一河和常磊回来的时候,沙正阳早已经把宫保肉丁、麻婆豆腐、青椒回锅肉摆上了桌子,都是典型的川菜,色香味俱全,让人忍不住胃口大开。

    趁着炒菜时机,沙正阳给给贝婧蕾拿了一张百元大钞,让她去小区外的卤菜摊子上去买了点儿凉菜和卤菜,也就差不多了。

    常磊回来也就当了一回苦力,继续去扛啤酒回来,回来的路上,苏子晗加入。

    人还是那些人,但多了费璐和贝婧蕾。

    沙正阳能够感受到贝一河的局促和不自在,但是费璐却显得如鱼得水,游刃有余,仿佛和大家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一般,很轻松的应对这种场面。

    不得不说,在这方面贝一河比他这个前妻逊色不少。

    沙正阳当然不会去让贝一河难堪,事实上贝一河这一顿饭本来就有着某些意思在里边,无论是沙正阳还是常磊姚莉两口子都清楚。

    苏子晗这段时间和贝一河接触也很多,对贝一河渊博的知识以及踏实的作风也很佩服,二人关系也迅速升温。

    “贝老师,这段时间你辛苦了,你多干了,我就少干了,我得敬你一杯。”沙正阳端起啤酒杯,和贝一河碰了一下。

    “沙主任,贝老师这么辛苦,过了国庆,市里组织党政代表团赴珠三角考察,有贝老师吧?”苏子晗嘴角带笑,将了沙正阳一军。

    “这段时间不行,老贝这边还丢不开,不过十二月第二批去长三角,老贝可以去看看,权当回你的故乡了。”沙正阳有些抱歉的给了贝一河一个笑容,“钟书记都去不成,就是因为三线企业搬迁的事儿,省里催得太紧。”

    “没事儿,我也不想去,手里边的事情太多了。”

    贝一河也知道第一轮基本上都是各区县的一二把手,以及各局委的一把手,副处级干部都很难轮得上,更不用说自己这种虾米干部了。

    “手里忙归忙,但该去还得去,不然怎么能接受得到新鲜事物?”沙正阳摇摇头,“政研室的干部是最应该出去开眼界的,因为很多工作你们都要先行一步,为市委做好参谋在前头。”

    “我还以为正阳是在安慰贝老师呢,看样子贝老师十二月份还真有戏啊。”苏子晗笑嘻嘻的道。

    “贝老师肯定有戏,但你肯定没戏。”沙正阳没好气的道。

    “正阳,不能这样吧,林书记要带队去深广,我不跟着去?”苏子晗讶然。

    “你当然会去,但是你和别人的性质不一样,明白么?”沙正阳有些恨铁不成钢,“你好像有点儿得意忘形啊。”

    “没,没。”苏子晗赶紧辩解道:“我就是觉得自己应该多学点儿东西。”

    “多学点儿当然是好事,你现在的岗位就再适合不过了,你不明白你该怎么最大限度的学习么?”沙正阳睃了苏子晗一眼,“自己守着金山宝库不知道学,还要去分心二用想东想西?”

    苏子晗有些尴尬。

    他当然知道沙正阳在说什么。

    沙正阳已经多次提醒自己,跟着林书记就是最大的机会。

    不是说当这个秘书能获得多少人脉资源,那也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还是在跟随林书记的这个期间耳濡目染,学习领导如何站在不同高度来观察问题分析问题,如何处理问题,这对于一个秘书来说才是最大的收益。

    沙正阳提醒过苏子晗,人的精力有限,别好高骛远,别贪多嚼不烂,跟着林书记,就学习林书记为人处世,观察问题解决问题的做法,这才是现在的当务之急。

    三五年里能把林书记这方面的本事学个两三成,未来下区县当个副县长或者常委也就足够了。

    应该说沙正阳的这番话是由衷之言,甚至已经把未来自己的去向都点了出来,苏子晗也是心存感激的。

    苏子晗也没指望自己能向沙正阳那样妖孽无双,就像林书记和明秘书长说的那样,沙正阳这样的人物就是汉川省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不要动辄去和他相比,踏踏实实做好自己本职工作才是正经。

    “沙主任,我们老贝这辈子还没有机会能公费出去学习考察一下,能有一个机会出去开开眼界,那是最好不过了,我这里敬您一杯,一河,婧蕾,来我们一家人敬您一杯,感谢您对一河这段时间的关照。”

    费璐显然是个乖觉人物,觉察到了苏子晗的尴尬,立马插话打开僵局。

    在此之前,她真没想到沙正阳竟然还真有决定市委林书记秘书的权力。

    按照贝一河所说,苏子晗本来就是市公安局一普通警察,就是沙正阳推荐给林书记当秘书的,也难怪沙正阳可以用这种口吻与市委i书记秘书说话。

    但即便如此费璐也觉得沙正阳应该要给苏子晗必要的尊重才对,但现在看起来,沙正阳的底气超乎寻常的足,而苏子晗却没有表现出多少不满情绪,这也让费璐对沙正阳更为敬畏。

    姚莉眼睛微微一眯,随即不动声色的垂下眼睑。

    她对费璐这个女人印象并不好。

    在她看来这个女人过于势利,不是贝一河良配。

    贝一河未曾出头之前就断然离婚,而贝一河现在声誉鹊起,颇受钟广标的看重,她现在又想吃回头草,而且看样子贝一河似乎也颇为意动。

    只是这种私人事情,姚莉也清楚外人无从插手,尤其是看到贝婧蕾那副幸福憧憬的模样,姚莉心中也是暗叹不已,就冲着这个孩子,费璐也该好好收收心别再瞎折腾才对,只是姚莉觉得恐怕费璐很难做到。

    看见人家一家三口都端起了酒杯,沙正阳也赶紧起身:“别这么说,费老师,老贝是腹有诗书气自华,是金子始终会闪光,我在市委政研室也全靠老贝和其他几个同志替我撑着,现在老贝全权负责协助钟书记三线企业搬迁工作,工作量非常大,恐怕需要经常加班,所以是我该感谢你和小贝多支持老贝,也是对我们市委政研室工作的支持。”

    “沙主任,您太客气了,老贝就算是千里马,但也得要有您这个伯乐才能识才才行啊,想当初老贝想调到市委政研室,历尽千辛万苦也不能,还是您来了才成行。”费璐笑靥如花,“他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实诚了,不会讨好领导,所以每每有好事就轮不到他,所以日后还要请沙主任多点拨他。”

    沙正阳又是谦虚寒暄,好容易才算是推挡过去。

    “沙叔叔,我代表我们家敬您一杯。”小丫头站起身来,端着一杯果汁,抿着嘴,美眸中目光流淌,“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但是我知道这段时间是我们家里人,也是我最幸福快乐的一段时间,感谢您对我们家的关心看顾,……”

    沙正阳惊异的看了一眼还不到十六岁的小丫头,挺会说话啊,借物咏志啊,好像是说给她爸她妈听的,却把自己拿起来当了挡箭牌啊。

    他下意识的瞅了一眼贝一河和费璐,不出所料,贝一河和费璐脸上都露出一抹触动的神色,望向贝婧蕾的目光都充满了温情和慈祥。

    就凭着这丫头如此乖觉懂事,沙正阳觉得自己都该助攻一下:“小贝,你是你爸你妈的乖女儿,我相信老贝和费老师有你这样一个乖巧伶俐的女儿,他们也此生无憾了,你爸现在很忙,工作也处于关键阶段,你要做的就是好好的学习,一家人和和美美,像你们这样的家庭,会是无数人羡慕的一家子。”

    小丫头美眸中闪过一抹不为人觉察的喜悦和感激,显然是意识到了沙正阳话语中的含义,而同样贝一河和费璐也都接受到了沙正阳话语中发出的信号,都是微微一震,也都下意识的又看了自己女儿一眼。

    这一顿饭气氛很好,大家都吃得很高兴,以至于贝婧蕾被姚莉开车送到学校,而费璐也假借酒醉,没有离开。

    当第二天沙正阳在办公室看见贝一河时,都能感觉到贝一河精气神都与以往大不一样了,沙正阳觉得那味道有句话说形容得好,老房子着火没得救。

    ******

    “所以你觉得市无线电厂不适用于电风扇厂和电器厂的模式?”钟广标面色沉重。

    “无线电厂规模太大了,可以说不是一两样新产品或者注入一定资本就能解决的,光是这五六千职工足以让所有人打退堂鼓,市里能一下子砍掉一半以上的职工让他们下岗自寻出路么?”沙正阳也一直在为这件事情纠结。

    “要把这样一个庞大的企业搞活,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班子,而且要有一套足够兼顾各方利益,激发起所有人激情的方案,可以说,简单的改制根本不足以实现这个目的。”沙正阳继续道:“我接触过现有的无线电厂班子,守成都难,更别说要开拓创新了。”

    “你想要从外部来引进管理班子来接手?”钟广标脸色阴晴不定。

    “正有此意,但还不知道人家干不干。”沙正阳泰然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