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零五节 露一手
    沙正阳这么一说,才让钱正稍稍释怀。

    倒不是不惮以恶意来揣测沙正阳,但毫无疑问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的确很难让人相信蒸蒸日上的东方红集团愿意投资入股宛州电器厂。

    若是说沙正阳为了他自己的政绩,或者说要证明他自己的能耐,那也太荒唐可笑了。

    东方红集团是集体控股企业,兼有国有资本,沙正阳作为缔造者,在东方红集团有很大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但并不代表人家就会陪着他发疯。

    所以他必须要说服对方一帮人,那就要有充分的理由,哪怕是要冒风险,但起码要让人家觉得这个风险值得一冒。

    宛州电器的情况摆在这里,在钱正看来,即便是投入几百上千万也未必能让这个拥有两千职工的企业重振雄风,因为这个企业存在的问题是结构性的,根本性的。

    现在沙正阳提出了要以三洋电机合资作为投资入股前提,这才能说得过去。

    同样这也是一个互为前提的改制。

    很显然三洋电机不可能出资入股,如果只提供技术和品牌授权以及管理来获取部分股权,三洋电机才可能同意,而没有流动资金注入,宛州电器一样无法运转。

    现在也就形成了一个三方合作架构。

    三洋电机以技术和品牌入股,并要负责企业管理,东方红集团注入流动资金重启生产和销售,乃至新品研发,而宛州电器厂拥有原有销售渠道以及厂房和熟练工人,三方合作。

    但这样一个合作能不能成,成了之后能不能真正成功,还有待于时间验证。

    不过起码是一个令人期待的构想。

    包括钱正自己都发现,沙正阳似乎总能拿出一系列让人耳目一新的设想,而这些设想虽然出人意料,但是仔细考证后发现都还颇具可行性。

    对于沙正阳来说,宛州电器厂只是第一步,还有另外一个更艰巨的难题等着他。

    无线电厂。

    这是一个五千职工的“超级大厂”,起码在宛州市是如此了。

    正如冯士章在市政府常务会议上所说的,解决了无线电厂的问题,那么宛州市财政都能松一口气,而宛州国企改制攻坚任务就完成了一半,可见无线电厂的“地位”。

    沙正阳自认为自己没有能耐来解决无线电厂的问题,除非借助外力。

    当然,他也有一些想法,但要解决这个问题,他需要先期准备,然后还要和市委市政府方面交底,否则他宁肯不去碰这个大地雷。

    不过他还是有些把握去赌这一把,去赌那个人的野望,去赌宛州的产业体系。

    *****

    国庆节终于马上要来了,对于沙正阳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休憩机会。

    在宛州这两三个月里,他几乎是一直是处于一种高强度高负荷的紧张状态下,身心疲惫而倦怠。

    每天从早上起床到晚间上床睡觉,无数工作缠绕在他身上,让他无暇多顾,也根本没有多少心思去想其他。

    最初孙妍和顾湄的电话偶尔还能勾起他一些遐思,时不时还有那么一两回春梦留痕,但现在沙正阳觉得自己某些方面的欲望似乎都被这种劳顿所压抑住了。

    这让他甚至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在某些方面的功能都受到影响。

    支撑他的就是一股子气,既来之则安之,到了宛州,就得要把交给自己的每项工作干好,干出个名堂来,让那些质疑自己的人无话可说。

    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家,这段时间沙正阳基本上都没有用那辆佳美,偶尔常磊他们用一用,有时候干脆就丢到宿舍外的通道上,一放好几天。

    秋高气爽,门外的酸枣树和大叶女贞交错成林,还有几株这边不多见的银杏树,估计应该是市政府宿舍楼修建时栽种下的。

    今天沙正阳回来得比往常早一些,常磊和姚莉两口子都没有回来,而贝一河家门却是开着的。

    门外架着一辆二四圈的飞达自行车,沙正阳有些奇怪,难道是贝一河那位前妻来了?

    这段时间里沙正阳已经两度看到了费璐出现在贝一河的房间里,不过他都保持着冷眼旁观的态度。

    贝一河和费璐虽然离婚了,但是他感觉得到贝一河还有点儿余情未了,藕断丝连,现在这种情形下,就很难说未来会如何。

    虽说和贝一河在工作上无话不说,但是在个人私生活上,沙正阳却不愿意去插言影响对方,感情婚姻上的对错不是外人能置喙的。

    无论贝一河做出何种选择,那都是贝一河的权力,而且沙正阳也相信贝一河四十多岁的大男人,应该能够理性的分析判断利弊得失,做出合理的抉择。

    “咦?”沙正阳走进走廊,才看见一个窈窕身影在厨房边上忙碌着,“小贝,是你?怎么你来给你爸做饭?”

    贝婧蕾身材修长,明显是体着了父母的优点,尤其是一双长腿已经有了孙妍的架势,估摸着在发育两年,就能赶上了孙妍了。

    油黑如两汪深潭中黑钻的美眸充满了灵性,白皙俏丽的面颊上总洋溢着一抹笑容,这和前几次看到的情形大不一样。

    “嗯,我妈要过来吃饭,今天我们学校里课结束得早,我给我爸打了电话,我爸说要稍微晚点儿回来,菜他都买好了,本来说等我妈来作,我先回来,所以我就来做。”

    贝婧蕾嘴角的笑容显示出这个女孩这段时间心情都相当好,眉目间这掩不住的喜悦预示着这个家庭似乎又有要破镜重圆的迹象。

    “哦?你爸又要晚点儿?”沙正阳打了个哈哈,有些不好意思。

    应该说贝一河这段时间的忙碌自己就是始作俑者。

    三线企业搬迁的工作彻底丢手,全部压在了贝一河的肩膀上,也使得贝一河在无比“充实”的同时,也是压力山大。

    前一两次汇报工作沙正阳还要帮补着说几句,这两次在钟广标那里,几乎就全是贝一河自己汇报,沙正阳连话都懒得插一句了。

    “嗯,他说他还要修改一份材料,还说如果你和常叔叔、姚阿姨回来了,就一块儿吃。”

    经常在姚莉常磊家蹭饭,贝一河还是觉得偶尔应该开开火,做两顿,也邀请邻居一块儿来吃,礼尚往来嘛。

    特别是这段时间费璐来得比较勤,而且费璐的手艺也不错,所以权当密切感情了。

    对于贝婧蕾来说,父母关系的重暖让她也无比兴奋。

    父母离婚两年多了,贝婧蕾也不知道偷偷哭过多少次,但她也很懂事,从未质问或者绝望过。

    正如妈妈告诉她的一样,婚姻和感情不能等同,有些婚姻名不符实,有些感情无须婚姻,她和爸爸的感情出现了红灯,而婚姻也走到了尽头,但是他们对自己的感情没有变。

    贝婧蕾甚至也能隐约知晓一些父母离婚的原因。

    妈妈好强,极爱面子,或者用贬义的词语来形容就是有些好慕虚荣,而爸爸呢,有些随遇而安的感觉,很多事情不愿意去强求。

    所以本来在厂里就已经有些罅隙,而到了市里之后,这种裂痕就迅速扩大了。

    但现在情况又变了。

    一度失魂落魄的爸爸竟然又重新振作了起来,这一切据说都源于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不到十岁的男人,他对爸爸的看重使得父亲原本努力了多年都未能解决的工作一下子迎刃而解,而且也让爸爸的事业也焕发了新生。

    虽然父亲这一段时间里都显得格外忙碌而辛苦,但是贝婧蕾感觉得到,爸爸和一年前判若两人,无论是精神状态还是身体似乎都一下子都年轻了十岁,心情也是格外愉悦,从和自己的话语中贝婧蕾都能感受到爸爸的心情舒畅。

    看见眼前女孩用期盼的目光看着自己,沙正阳下意识的打了个哈哈,“小贝,你会做么?”

    “沙叔叔,我手艺不错欸,跟着我妈学的,比我爸强。”少女抿着嘴,有些得意。

    “是么?我看看有什么菜?”沙正阳在门口看了看。

    青椒,豆腐,五花肉,花生米,再看看橱柜上还有鸡蛋等,原来贝一河这厨房可是空空如也的,但现在东西日益丰富,也有点儿家的味道了。

    “还是我来吧。”沙正阳打开自己那边房门,把包放下,“我估摸着我的手艺再怎么也比你这小丫头强点儿,来了宛州这么久,还没露一手过呢。”

    “哦?正阳,你也有这本事?”正在架自行车的姚莉惊讶的看着沙正阳在撸袖子,“你真的要做菜?”

    “莉姐,小瞧人不是?我可是正宗川派大厨传人,瞧我给你弄几个,不过贝老师这边还缺点儿作料,还得在你那边匀点儿,到时候保证让你们吃了之后拍案叫绝,叹为观止,……”

    沙正阳摩拳擦掌的卖弄着口舌。

    “行啊,那我们就看看你的本事,今天贝老师请客?”姚莉也是一个不喜欢下厨的,能有一顿便宜饭蹭,她也兴高采烈。

    “嗯,算是咱们一门一楼的聚餐吧。”沙正阳开始分派工作:“小贝,去把葱剥了,顺带系了之后把葱头去掉,莉姐,你就把豆腐替我用水担一担,我要做麻婆豆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