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零三节 越战越猛
    沙正阳其实之前就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了,但他没想到这层关系如此受关注,这也让他意识到自己在市里边的敏感程度有多么高。

    对于阴朝凤的真实意图他无从判断,至少现在还无法断言,但是他也要承认,自己和雷霆的关系有点儿瓜田李下的味道,哪怕自己无心无愧。

    这样也好,自己彻底壁立一旁来观察一下电风扇厂的改制如何推进,无论华峰电器会否收购,那都不重要。

    雷霆也不会在宛州电风扇厂一棵树上吊死,类似于宛州电风扇厂的企业在国内比比皆是,要找到一家替代太容易不过。

    当市委重新确立由副市长钱正担任组长,市计委副主任张伟达担任副组长的宛州市电风扇厂改制领导小组来接手电风扇厂的改制事宜之后,与华峰电器的对接和磋商就骤然加快了进度,但对于沙正阳来说,他可以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宛州电器厂和宛州无线电厂身上。

    “据我所知,日企三洋正在中国寻找合作伙伴,目前尚未选定,宛州电器厂可以尝试一下。”沙正阳没有多余言语,直接把话题挑明,“对于现在已经挂牌的招商引资局来说,我觉得这应该是打开局面的一个好机会。”

    “为什么不和马局长说?”曲晓伟双手环抱在胸前,微微蹙眉道:“三洋是日资大品牌,咱们宛州电器厂的现状,想要和人家合资,恐怕难度很大吧。”

    “马局长那里不该是我去说,应该钟书记去交代,你这边我来和你说,主要是有一些具体细节和需要注意的方面我和你谈谈。”沙正阳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三洋虽然是也是日资大品牌,但是它算是一个另类,它不但自己做oem,而且也很愿意扶持别家为它做oem,也就是合资企业来做。”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能获得三洋的认可,宛州电器厂就可以获得三洋的品牌、技术和管理支持?嗯,甚至可直接用三洋品牌?”

    曲晓伟眼睛一亮,这个时代的三洋还是非常牛气的,丝毫不亚于松下东芝这些品牌,甚至更牛。

    “有此可能,但要想获得对方在技术和管理上的指导和支持,甚至品牌的授权,那么电器厂肯定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我估计三洋方面恐怕不会出资,而只是提供部分技术和管理人员,以及部分授权,来换取部分股权进行合资,……”

    沙正阳也也不清楚当初三洋是怎么与合肥荣事达搭上线的,但是既然三洋可以选择合肥荣事达,也就一样可以选择宛州电器厂。

    宛州电器厂的月季牌洗衣机虽然现在没落了下来,但是前几年在中西部地区还是小有名气的,未必就不能争取到与三洋合资。

    “那怎么可能?”曲晓伟连连摇头,“现在电器厂已经濒临资不抵债了,最缺的就是流动资金,你让人家三洋来合资,就现在电器厂的模样,只怕人家来看一眼就得要转身就走,除非市财政在注入一笔资金,……”

    “不可能,市政府现在不可能再为这些窟窿里砸钱了,也砸不起了。”

    沙正阳微微沉吟,曲晓伟说得也没错,以宛州电器厂现在濒死状态,三洋根本不会看得上,尤其是连流动资金都没有的一家企业。

    “那还有什么可能,去也是白费蜡。”曲晓伟有些遗憾,“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也不尽然。”沙正阳仰起头思考了一下,“如果我们能同时引入一家企业来做战略投资,注入流动资金,让电器厂恢复活力,同时引入三洋来出技术、管理和品牌,这样一来也许能成。”

    “沙主任,据我所知目前宛州电器厂银行贷款以及欠外部零部件和原材料供应商两千多万,而宛州电器厂自身资产估计也就在三千万左右,甚至还不到三千万,可以说资债相当,可这种资产变现不可避免的会大打折扣,所以说要说是资不抵债也说得过去,这种情形下,哪个傻狍子会来当救世主?”

    曲晓伟一句“傻狍子”让沙正阳也有些尴尬,他其实也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单直接让现在宛州电器厂要想和三洋合资那是天方夜谭,可如果注入资金,减轻债务,那么未尝不能活下来。

    可这笔资金不会小,起码要以千万计,沙正阳考虑由东方红集团来投资注入,然后再来引进三洋与其合资,哪怕暂时先oem为三洋贴牌生产,那也没有关系。

    未来十年二十年都将是中国家电产业的黄金季节,伴随着日资家电的节节败退,中国家电产业的崛起是必然趋势。

    曲晓伟不能想象谁会来当这个傻狍子救世主,但看到沙正阳沉吟不语,猛然间醒悟过来,“沙主任,你不会是想让东方红集团来接盘吧?”

    “有此打算。”沙正阳点点头,没有隐瞒。

    曲晓伟就像打量一个怪物一样上下审视沙正阳,良久才道:“沙主任,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先别说能不能和三洋合资,东方红集团现在发展得这么好,他们是在酒水饮料领域当霸主,这么骤然跨领域介入,而且是这样一个企业,合适么?对于我们宛州来说,当然是救命稻草,但对于这个企业弄不好就是一大笔损失,这可能会有损于你在这家企业的威信和形象。”

    没有这么蠢的人,就算是你在自己一手缔造的企业里有着说一不二的权威,但第一你已经离开企业了,第二这种跨领域投资风险极大,而且宛州电器厂的状况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犹如打水漂,第三接盘后你还要持续投入才能维系这样一家两千多职工的企业,光是每个月工资和其他日常开支都接近百万,如果不能产生效益,那就会是一个无底洞。

    “你是不是还想说胃口太大,小心吃坏肚子?”沙正阳笑了起来。

    他当然知道这里边的巨大风险,如果说不是在这个时代,如果不说他不能预测到未来家电行业的发展趋势,他也不可能有让东方红集团跨界投资的这个狂想。

    但事实上现在正处于国内家电领域爆发的前夜,无数个家电巨子都是在这个时代逐渐成长起来,美的、海尔、海信,康佳、长虹、tcl和创维,格力甚至还是一个雏儿,如果宛州电器厂能够赶上这一波风潮,未尝不能一跃而起。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东方红集团现在发展势头很好,甚至它参股华峰电器也说得过去,毕竟饮水机和桶装水息息相关,但如果说进入洗衣机这类大家电领域,说实话,风险很大。”曲晓伟毫不讳言。

    沙正阳很欣赏曲晓伟的坦率直爽,就事论事,不拖泥带水。

    “嗯,我清楚这里边的风险,所以我才说,需要与三洋合资,这样可以最大限度规避风险。”

    这一点沙正阳还是很冷静的,自己不是神,能看清楚方向,不代表能以一己之力解决技术和管理。

    宛州电器厂毕竟已经生存了那么多年,月季牌洗衣机在汉、陕、豫、鄂、甘几省一度颇有名气,也曾经占有一定市场,衰落下来也就是近几年,如果三洋能够技术和管理,甚至品牌授权,再将宛州电器厂原来的销售渠道重新加以拓展,未尝不能闯出一条道来。

    曲晓伟看着沙正阳,她意识到沙正阳在这个事情上早已经有了定见,而沙正阳的性格她也大略有了解,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不再多劝:“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积极接触三洋方面,这两年应该是三洋电机在华的高速扩张期,他们的胃口不小,我相信如果我们能够给他们一个拓展中西部地区广大市场的机遇,三洋不会拒绝。”沙正阳道。

    “但前提是我们的条件要更符合他们的预期。”曲晓伟接上话道。

    “当然,接触中也不妨挑明,如果不是企业改制,也不会有他们的这次机会,希望他们抓住。”沙正阳点头,“你们可以预设东方红集团已经同意投资入股这一条件,先把他们的兴趣勾起来,确定了有这个意向,我再来和东方红方面沟通。”

    “这个情况,你和林书记、冯市长、钟书记、钱市长他们汇报过么?”曲晓伟迟疑了一下,她担心沙正阳胆子太大,步伐太猛,宛州电器厂可是两千多职工,关系重大。

    沙正阳一愣,笑了起来,“谢谢曲局长的提醒了,这种事情我怎么会不提前向领导汇报,林书记和钟书记那边早就汇报过几次了,冯市长和钱市长那边也都知道,钱市长还很感兴趣,甚至比对电风扇厂改制更感兴趣。”

    “那就好。”曲晓伟舒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抚了抚自己饱满的胸脯。

    沙正阳太年轻,她是真的怕对方这些方面不通时务,忽略了一些小节。

    沙正阳算是自己半个举主了,她可不希望沙正阳在这个方面犯低级错误,哪怕企业改制不成,那对一个领导来说影响不大,但如果因为一些细节而恶了领导导致“失宠”,那就太不划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