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零一节 分歧,公心
    被钱正的反驳弄得有些恼火,阴朝凤斜睖了钱正一眼,却见对方只是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石板小径,完全没有注意其他,阴朝凤心中稍微压了压火气。

    “老钱,话不能这么说,国企才是我们国家的经济支柱,公有制经济始终是我们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的基础,私有经济只能是有益和必要的补充,如果彻底丢开了这个底线,一味的发展私有经济和外资进入,我觉得这还是有一些问题的。”

    沙正阳一时间没有说话。

    阴朝凤的观点应该是代表了这个时代不少对放开私有经济发展的持有异议和抵触情绪的干部心声,如何正确和辩证的看待这个观点看法,前世中也是争论太多,见仁见智,甚至写上十本八本书也不够。

    钟广标也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思考着阴朝凤的这个观点。

    而这个观点实际上钟广标和沙正阳已经探讨过多次,尤其是是汉化总厂作为范例,两个人就在汉化总厂的经营问题上就一些管理问题争论过,虽然钟广标表面上对沙正阳的一些观点不置可否,但内心深处钟广标还是认可沙正阳的见解。

    沙正阳提出中央正在对国有企业的改革进行探索,有一种观点实际上在理论界已经有了一些呼声。

    比如抓大放小,社会主义经济的根本应该通过着力培育和巩固国有经济,具体策略上应该是通过对涉及国计民生的战略产业的重组和做大做强来体现。

    而对于那些竞争性领域,更适合以市场经济体系来调节的产业,则可以通过多种形式来实现,比如持股、控股或者战略产业基金的支持来体现。

    但更多的还是应当放水养鱼,放开私营经济的束缚,鼓励其发展,让它们成为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的一个必要补充部分,只要是依法依规,合法经营,私营经济的发展将和国有经济和集体经济发展相辅相成,共同促进社会主义经济的繁荣。

    “老阴,中央大力推进改革开放,放开了对私有经济的束缚鼓励其发展,并不意味着我们国家对国有经济和集体经济,也就是公有制经济的发展支持就削弱了!”

    “在事关国计民生的战略行业上,国有经济还在不断巩固和加强,事实上对于那些处于竞争领域,需要通过市场竞争来实现发展的行业,国有企业由于其机制原因和历史问题,的确举步维艰,那么我们通过各种方式的改制,盘活国有资产,促使其重现生机,难道这样不好么?”

    钟广标稍微一停顿,“我们国家目前面临的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时代,说句跑题的话,如果我们国家处于一个单独和封闭的时代,也许我们可以排除其他影响,埋头按照自己的路径发展,或者说可以无视效率效益,但是事实上从鸦片战争以后,中国闭关锁国的政策已经行不通了!”

    “你闭关锁国,人家就会打上门来,你落后,人家更要打上门来,哪怕不是通过战争和武力,人家也可以通过经济侵略,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国家已经无法在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了,也不可能无视来自外界的影响了。”

    钟广标这番话的话题有点儿大,阴朝凤和钱正都在认真思考着。

    “我再说一句不客气的话,我们共产党执政,核心宗旨是什么?为人民服务!根本目标是什么?让老百姓过上更美好的幸福生活,让国家更加繁荣强盛!”

    “我们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不是与生俱来的,是靠我们共产党人带领全国各族人民浴血奋斗打出来的,所以我们也有义务也有责任让他们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做不到这一点,我们的执政地位就不会稳固!”

    “解放四十多年了,其间经历了许多波折,但毋庸置疑,从78年改革开放一来,我们国家经济发展进入了快车道,人民生活水平得到很大提高,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随着对外交往日益增多,老百姓也是会比较的,他们会追求更美好的生活,那么我们就必须要与时俱进,顺应形势,一切需要围绕一个目标,人民生活提升和社会主义国家国力的增强,这二者是一体两面,但本质都是一个。”

    钟广标这一连串的话题让阴朝凤和钱正都震动极大。

    他们从未想到一个搞企业出身的干部,竟然能够如此扎实雄厚的理论功底,能够说出这样精辟犀利的一番观点。

    在他们看来钟广标就是赶上了省委的一个要求地方党政干部要和企业干部交流任职的政策精神罢了。

    或许钟广标在搞企业,甚至搞经济都能有一套,但是在偌大一个宛州市,一个千万人口的地级市要当好一个副书记,那可不是光靠能搞好一家企业那么简单的。

    但事实证明,省委的安排和决定绝非心血来潮,有其原因。

    哪怕是阴朝凤对钟广标的一些观点仍然有些不同意,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钟广标的看法和观点是切合了当下从中央到省里的政策精神,而且还十分细致的进行了剖析和阐释,让人不得不服。

    沙正阳同样是感触万千。

    钟广标的一些观点来源于自己,但是因为考虑到时代的不一样,沙正阳也不敢把自己前世中的许多观点抖落出来,比如像私营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抓大放小是国企改革的出路,这些他都只能很含蓄委婉的为钟广标提供一些思路。

    但是看看人家钟广标的本事,就这么把自己的一些观点随便一捋加以完善和阐释,就成了一番精辟无比的时政看法和观点。

    沙正阳自认自己也可以做到这一步,但是在说服力上肯定难以和钟广标相比,第一是钟广标的市委副书记身份,第二是钟广标的资历阅历带来的底气,这需要时间沉淀积累。

    阴朝凤很显然对钟广标的这番观点很有触动,随即又在国有经济和集体经济如何在未来的改革开放进程中保持自己的活力和存在进行了探讨,钟广标和沙正阳都提出了各自的观点。

    钟广标等观点是政企要坚决分开,哪怕在一些领域暂时无法退出,那么也要改变国资的存在方式,应当以出资者的身份聘请职业管理层来进行管理,同时可以通过年薪加奖金以及期权激励的方式来达到委托管理的目的,但这有待于国内职业管理人这个阶层的成长起来。

    沙正阳则主张政府在对经济的控制模式上应该有所转变,应当考虑效仿新加坡的淡马锡模式,对战略产业、核心产业也可以通过设立政府基金的模式来参与和控制。

    中央有中央一级的考虑,省市有省市一级层面的考虑,通过不干预决策、企业自律和职业经理人管理的三大原则来进行控制和管理,还应当鼓励国资、集体和私营经济进行混业经营,充分发挥各方面的优势,实现扬长避短,确保国资增值。

    钟广标的观点和沙正阳的观点有一些雷同,但是有各有侧重,对于阴朝凤和钱正二人来说,钟沙二人的观念都让他们俩耳目一新,甚至有了一种落后了的紧迫感。

    阴朝凤和钱正都是本地干部,在和钟广标与沙正阳道别之后,一般说来都是各自返家,但是这一次阴朝凤却主动邀请钱正一起走一程。

    钱正有些吃惊,但注意到阴朝凤表情很平静还是点了点头。

    “老钱,是不是觉得我有些不识时务?”走出好几十米原后,阴朝凤才淡淡的问了一句。

    “为什么这么说?”一个是常务副市长,一个是副市长,但二人关系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当然也说不上多么密切。

    “林书记和钟书记都在大力推动国企改制,这也符合中央和省里的政策精神,我这要跳出来反对,这不是自找没趣么?我也承认,我们宛州市属国企的确存在了很大的问题,也到了不改不行的时候了,可是我有些担心我们的改革动作会不会用力过猛,甚至越线了呢?”

    阴朝凤语气里有些萧索,“冯市长在这个问题上不闻不问,听之任之,但是我做不到,或许我的观点不一定正确,但是我要提出来,表明我自己的态度。”

    “阴市长,你究竟在担心什么?”钱正心中也是微微一动。

    他支持要对国企进行改革,但是却仍然对国企改革的路径有些彷徨,沙正阳和他谈过一些国企改制中的思路,不得不说给了钱正很大的震动,同时也让他有些担心,这样的做法会不会过线?

    只不过他从未在人前表露出自己的态度,没想到今天阴朝凤却直截了当的提了出来。

    “我的担心?我的担心很多,甚至也有不少都是在常委会上提出来过的,他们也都做了一些解释,问题是我们能做到么?”阴朝凤反问道:“都说改革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但是我觉得恐怕还是需要划一些明确的红线,不能似是而非拟两条原则就过了,这日后很容易遭人攻讦诟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