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一百节 阻力
    雷霆默默的点点头。

    他其实也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饮水机这一单一产品不可能支撑得起华峰的一直持续发展,哪怕可以在饮水机的样式、风格和一些功能上作出突破,但那毕竟有限。

    而且最为致命的是饮水机的生产技术门槛实在太低,只要稍微有一些根底的企业,都能迅速转产。

    一旦进入那个阶段,就是比拼品牌和营销,利润会急剧下滑。

    那就必须另寻出路。

    沙正阳提出的这个从饮水机向净水器和净水机发展还是比较靠谱的,一脉相承,而且科技含量就要高得多了,不是一般的企业能玩得赚的。

    华峰已经在饮水机市场上占据了优势,要维持这个优势,就只能走技术研发的路径,为下一步饮水机市场进入饱和状态后开始做准备了。

    “正阳,除了饮水机向净水器、净水机进化外,还有没有更好的建议?”雷霆沉吟了一下,“华峰目前利润率很高,回收资金也很快,我希望能够有更大的发展。”

    “有。”沙正阳也不绕圈子,“净水器和净水机是中期规划,短期内我建议你可以在并购了电风扇厂之后考虑生产空调扇,并考虑进军空调市场。”

    “空调扇?空调?”雷霆眼睛一亮,“你是说空调领域?”

    “空调领域没那么容易玩转,除了技术和设备外,技术人才的储备很重要,我刚才和你说的空调扇其实不算是空调,而是一种假借空调名字的新型风扇,其效果要比风扇好,但成本却远低于空调而略高于普通风扇,我个人觉得应该有市场。”

    空调扇的原理也很简单,但是其效果却很好,在很多地方大受欢迎,而且在华峰集团收购了电风扇厂后可以马上就把电风扇厂原来的许多设备厂房迅速利用起来,迅速打开局面。

    沙正阳又向雷霆介绍了空调扇的原理,这让雷霆望向沙正阳的目光都有些诡异了。

    “正阳,我说你一个学中文的,怎么对这些电器类的原理这么熟悉?再说这玩意儿没多高深的技术原理,但是总还是得花费脑筋琢磨才能悟出来吧?”雷霆大惑不解的道:“你可千万别说是你想出来的。”

    “净水机和净水器不是,那玩意儿在国外应该早就有了,只是各有渊源,各自研究的路径不一样,但这空调扇么,还真是我想出来的。”沙正阳信口胡诌。

    “真的?你怎么想出来的?”雷霆不信。

    “你知道我爸干的是厨师,那夏天在灶台边儿上的滋味可不好受,空调不可能,厨房不可能密闭,风扇吹出来的又是热风,我就在想能不能让风扇吹冷风出来呢?大学的时候就和学校里几个同学探讨过,他们也给了我一些建议帮我打开了思路,琢磨出这样一个门道来,所以正好有你这个机会,你就可以去试一试,能不能成,说实话,我一样没底,得你们试验了之后才知道。”

    沙正阳很随意的就把自己创意来源给推得干干净净。

    空调扇的原理的确比较简单,只能说比饮水机略微复杂一些,但是这个创意却不容易出来,尤其是在大家都知道空调原理的情形下,往往就很难往其他方面想了,都是要十多二十年后这玩意儿才开始走红。

    这玩意儿功率低,耗能小,吹出来的风温度低,的确很实用,特别适合华峰在兼并电风扇厂之后来作为电风扇的高端拳头产品去打市场。

    面对沙正阳的解释,雷霆虽然还有些怀疑,但是一时间也找不到更合适的质疑理由,再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秘密,再好的关系在这些问题上都最好留口。

    “嗯,我觉得你说的这个空调扇好像还有点儿意思,我马上让人去研究一下,看看有没有搞头。”

    雷霆也是一个干净利索的人,决定了的事情就不拖泥带水,而且他对沙正阳的判断很相信,这么多次分析判断,无一失手,这种信任感极强。

    “嗯,早一点安排人去研究一下,如果工艺原理能申请专利最好,这样起码可以把这个新产品牢牢掌握在手里。”沙正阳也建议道。

    晚间宛州市委市政府设宴招待了雷霆一行,钟广标、阴朝凤以及钱正三人出席了这个招待晚宴,规格相当高了。

    宛州市委市政府这边也正式出台了一个关于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改革的方案草案,现在正在进行研究审议,同时也准备交给宛州市人大,准备以地方性法规的方式明确下来未来在国有企业改制上应当遵循的指导思想、原则以及相关的程序规定。

    如果这个草案最终通过了市委常委会和市政务常务会议审定并提交给市人大进行表决通过,那么华峰电器收购或者入股宛州市电风扇厂就会成为第一个吃螃蟹者,也必将给整个宛州市的国有企业改制开上一个好头。

    这个草案其实也就是一个关于宛州国有企业的改革指导性意见,提出了国企改革的目的、方向和意义,以及改革遵循的程序和必要条件。

    沙正阳在这个方案上也花了不少心思,同时杜克利也在其中贡献了相当大的心血,尤其是沙正阳确立了原则路线和目的之后,基本上后期的内容充实都是杜克利在负责,只有一些杜克利吃不准的,或者需要沙正阳把关的,才由沙正阳来敲定。

    “怎么样,钟书记,阴市长,钱市长感觉如何?”沙正阳陪着吃完晚饭,这才跟随着几位领导出来。

    “感觉还可以,他们来这几个人都很专业,不好应对啊。”钟广标皱起眉头,“感觉着他们要对电风扇厂的资产债务挑毛病,这个交道不好打。”

    他是搞企业出来的,自然清楚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人家来人都是负责财务审计和资产评估的专家,看样子就是滴水不漏,想要糊弄人家怕是不容易。

    “挑货才是买货人,若是来就打哈哈,你好我好大家好,那铁定没戏,资本家都是冲着有利可图而来,无利可图的事情,他们话都懒得和你多说。”钱正倒是说得很在理。

    “华峰电器现在市场上的确很红火,但是产品比较单一吧?”阴朝凤的语气有些阴柔,背负双手,“饮水机是他们的拳头产品,但能红火多久?”

    沙正阳怔了一怔,没想到阴朝凤首先质疑的是华峰的资质和实力。

    “还有,好像这家企业成立应该没两年吧?”阴朝凤语气很平和,质疑的问题却很在理,“企业三年红火三年衰败的很多,虽然这家企业是中港合资的企业,但我还是有些担心如果将电风扇厂几百职工交到他们手上,一旦这家企业效益不好,日后这几百职工怎么办?”

    应该说阴朝凤的质疑并非没有道理,本身华峰电器从开建到投产运营也就一年时间,虽然现在看起来华峰饮水机销售状况很好,但企业盛衰本身就很难说,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情形比比皆是,接手电风扇厂真要突然衰落下去,这些职工的确是个问题。

    沙正阳反而在这个问题上不好替华峰辩解了,他只能保持沉默。

    不过钱正倒也是接上话:“阴市长,电风扇厂资债相抵下来,其实净资产所剩无几了,华峰电器若是真要接手电风扇厂,本身就是看中了现成的厂房和设备,以及几百职工的熟练劳动力,若非如此,恐怕人家根本就不会考虑这样一家老旧企业,这一点人家也说的很清楚。”

    “老钱,我知道,可怎么来解决职工问题呢?我是担心职工反对意见太大啊。”阴朝凤一副替企业职工着想的态度,“他们是国企职工,是企业主人翁,现在骤然角色转换,成为雇佣工人,这种反差太大,我担心他们难以接受,闹出事情来。”

    “可是如果不推进企业改制,他们哪怕角色仍然是国企职工,那又如何呢?”钟广标沉吟着道:“老阴你在分管财政局,很清楚我们市的财政状况,国企改制的目的就是要彻底解决政企之间这种不合理的关系,让企业的归企业,政府的归政府,至于说你说的企业职工难以接受角色转换,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认识过程的问题,日后从事业单位职工甚至到干部,可能都要解除铁饭碗的问题,更遑论企业职工?”

    被钟广标的话堵得窒了一窒,阴朝凤笑了笑,“我只是提一提自己的担心,如果说有哪家大型国有企业来接手电风扇厂就再好不过了,也就省了这些问题和担心。”

    “国企来接手?国企也不是当慈善家的,电风扇厂这种状况,资产债务基本相抵,还有数百年龄结构不佳的职工,谁会来接手?傻子还差不多。”钱正摇头,“而且现在国企都在推进各种改革,减员增效是重头戏,怎么可能还来接手像电风扇厂无论是从资产还是品牌都不具备任何优势和特点的企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