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九十八节 万事开头难
    这倒是一个可资利用的资源。

    汉宛高速是一个超大型的项目,以汉川省自身实力根本吃不消,必须要有中央的支持,而且以现在的模式,也基本上是由国家计委和交通部为主,地方为辅的模式,现在地方的财力还支撑不起动辄数亿甚至数十亿的高速交通基建,除非是引入境外资本。

    除了前期的各种铺垫和准备外,能够博得中央部委领导的认同也是一个很关键的要素。

    有时候往往就是一个简单的感情倾向问题,就能决定一个项目是立即立项,还是再搁置两三年,毕竟每年能立项上会的项目就那么多,你上了,别人可能就上不了,同样别人上了,你的机会就少了几分。

    见沙正阳沉吟不语,贝一河知道自己提供的这个信息引起了对方的注意,也就不多言。

    这种事情,他只能起到提供信息的作用,具体如何运用,什么时机运用,都轮不到他插话,怕是沙正阳层次都还低了点儿,起码也是林春鸣、钟广标这个级别才有资格去考虑。

    “贝老师,七厂二所在咱们宛州立足几十年,从这些企业里走出去的领导怕也不少吧?”沙正阳再问了一句。

    贝一河苦笑着摇了摇头,“是不少,但是真正能上场面的恐怕就是这位舒主任了,其他的都并无多大意义,军工企业中干部大多以资历晋升,真正到了一定级别,年龄也差不多了。”

    沙正阳略感失望,但想想也是,军工企业只怕比普通国企更注重论资排辈,一般的干部要走到较高岗位上,没有一二十年不成,而要走出去就更难,能有那么一两个出人头地,已经难能可贵了。

    “正阳,子晗,林书记前天调研了我们检察院,感觉林书记对我们检察院工作不是很满意,这也让院里边领导有些吃不准,子晗,你应该清楚林书记对哪些方面不满意吧?”姚莉岔开话题。

    “莉姐,林书记走了这么多单位,我的感觉基本上都不太满意,都有共性,那就是得过且过,安于现状,这既是林书记最不满意的。”

    苏子晗也知道今天来蹭饭吃肯定会被问及这个问题,林书记对公检法司这一块工作总体来说都不满意,但有些工作却是不能一蹴而就的,只是他有些话也不能说明。

    “就这个?”姚莉怀疑的问道。

    “这是共性,还有个性问题,比如你们检察院在查办贪渎案件力度不够,我记得林书记很含蓄的点评了一句,说你们检察院更多的是循规蹈矩,守株待兔,缺乏主动进攻的精神,而事实上宛州的职务犯罪问题不少,每一次出问题都牵扯出一些窝案,但检察院都显得很被动很迟钝的应战。”

    姚莉也吃了一惊,这个评价就有些糟糕了,意味着对检察院的工作基本上是持否定态度的。

    “林书记是不是有些以偏概全了?我们检察院在查办这类案件上手段有限,很多都是纪委移交给我们,……”姚莉虽然不是院领导,但是她维护本单位的荣誉还是很热心的。

    “这恰恰是你们检察院的问题,完全依靠纪委来移交,你们主动侦查办案的职能岂不是退化了?”沙正阳也插上话,“莉姐,时代不一样了,那种优哉游哉过日子的情形不能再有了,无论是哪个部门,都需要认真研究自己的工作,主动出击,而不是混日子。”

    姚莉有些不服气的反驳道:“谁在混日子?我们一天还不是忙得脚不沾地。”

    “但工作呢?这不是你成天搞些形式主义的花架子就行,要拿实实在在的成绩来说话。”沙正阳毫不客气的反击,“你们市检察院去年查办了几起贪渎案件?挽回了多少损失?打击处理了多少犯罪分子?我们心里都有数,是宛州真的一片净土没有案子么?”

    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姚莉脸色也不好看。

    见自己媳妇儿被沙正阳怼得说不话来,常磊心里却挺高兴。

    检察院那帮人成天就是人五人六的在公安局面前装模作样,他最是看不惯,哪怕是自己媳妇儿也经常居高临下,根本不理解当警察的艰难和苦衷。

    见气氛有些僵,贝一河赶紧岔开话题:“姚莉,正阳,你们又不是当事人,就算是林书记对市检察院工作不满意,和你们也没多大关系,这大眼瞪小眼的干啥?”

    姚莉想一想也是,自己不过是政治部的一个干部,这种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自己操心来了?只不过职业荣誉感让她不得不据理力争,虽然她也知道这几年院里的工作的确有些懈怠,当然这也有很多其他原因。

    相比之下,市公安局的工作就要扎实得多。

    林春鸣到市公安局调研的时候,虽然也提出了一些要求和批评,但是总体来说还是持正面观感的,尤其是在得知市公安局在编制、经费、装备方面都存在着相当的缺口时,也是指示市编办、市委组织部和市委政法委要认真对公安编制、经费、装备做一次认真的调研,拿出报告,准备上常委会进行研究。

    这也让市公安局一班人极为振奋,要知道林春鸣到宛州调研了这么多单位,基本上都是听和看,要不就是批评,极少主动提出肯定并给予支持,这意味着市公安局的工作时获得了认可的。

    气氛一缓和,话题就又打开,免不了会回到当下宛州市里最棘手的几件事情上来,三线企业搬迁已经开始正式确定方案,而针对苍河以南,丹河东西的区域的布局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规划,但还有一个问题仍然困扰着宛州市委市政府,那就是宛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问题。

    宛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建立于1991年,但这两三年里开发区都一直处于要死不活的状态。

    副市长钱正兼任经开区管委会党工高官、主任,副书记、常务副主任由市计委副主任刘颂兼任,光是从这个班子就能看得出来宛州市对市经开区的态度,两个主要领导均为兼任,而还有两名副主任中一名因病一直在家病休,基本上没上班,真正专职而且工作的只有一名副主任。

    在沙正阳看来,宛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甚至连银台经济技术开发区都不如,犹如开了一个铺子,请了几个伙计,就在那里守株待兔,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宣传推介和招商引资基本上都是走走形式,跟随着省里一道每年跑一趟沿海,吆喝一声,能有几个歪瓜裂枣的上门,就觉得差不多了。

    整个开发区基本上还处于一种极其原始待开发状态,这和沿海地区乃至汉都的开发区相比,不可以道里计。

    当然这也和宛州市财政的贫瘠孱弱有很大关系,开发区要招商引资就意味着三通一平的巨大投入。

    市里边在看不到切切实实的利益情况下,当然不愿意把白花花的银子拿来打水漂。

    每一平方公里的三通一平以及拆迁补偿费用,都是以千万计,宛州市财政哪里敢拿几千万上亿元来玩这个心跳?

    一直到回家躺下,沙正阳都还在考虑这个问题。

    虽然市里边还没有提到市经开区的班子问题,但沙正阳知道这也为时不远了。

    林春鸣和钟广标乃至冯士章他们也都不会容忍市经开区一直这样破败萎靡下去,那是在打宛州市委市政府的脸。

    沙正阳有些担心,被自己又被人盯上,要让自己去再挂一个市经开区的副主任,那自己可真的就成了救火队,哪里有麻烦有困难,就让自己上了。

    想到这里,沙正阳自己都觉得头疼,自己是不是一天没事儿找事儿,清闲不来,非得要在干一番事业出来。

    想想像其他重生者那样在商场上干一番成绩出来,拳打互联网,脚踢房地产,看上娱乐圈里的谁谁谁,顺带就翻翻牌子,多好一场事儿啊,自己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儿呢?

    文青是种病,愤青毁一生啊。

    *******

    雷霆一行终于来了。

    宛州市委市政府很重视。

    华峰饮水机在中央电视台和省电视台正打着广告,不仅垄断了整个汉川的饮水机市场,而且像云贵川鄂陕甘这一带市场也基本上被华峰电器包圆了,而来自粤省两家饮水机企业正在华东地区和华峰饮水机展开市场争夺战,而华北和东北地区也开始成为华峰和安吉尔两家的争夺桥头堡。

    虽然竞争激烈,但是由于市场还处于开拓阶段,所以华峰和安吉尔更多的时候还是各自圈地为王,毕竟两家的产能都还难以满足,但安吉尔正在扩产,华峰也一样。

    正因为如此,雷霆对宛州电风扇厂还是很感兴趣的,如果能够一举拿下,迅速形成产能,那么将极大的缓解华峰电器的产能不足问题,有助于华峰电器和安吉尔在东北和华北市场争夺战中占据先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