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九十六节 推荐,
    “怎么,你也知道缺人手了?”郭向阳笑眯眯的放下手中永生钢笔,带着一点儿调侃味道的笑着道:“你自己都知道缺人,还把人往外边儿推?”

    “郭秘,我也觉得内疚啊,总觉得抢了人家曲晓伟的办公室副主任位置,这不有机会,钟书记问我,我也就顺口推荐了,明秘书长来问我,我才知道钟书记当真了。”沙正阳半真半假的道:“话说回来,咱们市委办出干部,也是明秘书长和你郭秘书长的光荣不是?”

    “你小子说得比唱的还好听。”郭向阳笑着摇头。

    他也知道沙正阳是真的被逼急眼了才会来找自己。

    说来也是,林书记一来,各种事情都开始冒头,三线企业搬迁,组建招商引资局以及招商引资工作的开展,这里还有更为棘手的国企改革,这三项工作哪样都够喝一壶的了,却样样都被沙正阳给挂上了。

    还好,看样子沙正阳把曲晓伟推出去之后,招商引资这一块工作他可以暂时松手,顶多也就是指导一下了。

    三线企业搬迁有贝一河他们几个,也还能勉强应付得过去,连郭向阳都要佩服沙正阳居然能把贝一河从旮旯里挖出来,用在这项工作上堪称是恰到好处。

    但国企改革这一块工作就成了最烫手的山芋了,这活儿,没有几个得力的臂助,累死你都干不下来。

    “郭秘,我是真心实意来求援了,我手下现在是空空如也,可钟书记要求我把工作重心放在国企改革上,要我想办法在明年五月之前,要把电风扇厂、电器厂以及无线电厂改制的事情搞定,你说这不是存心把我往死里逼么?”沙正阳叫苦不迭:“问他要人,他让我去找明秘书长和您,要不就让我去找叶部长,你说有这样当领导的么?”

    “改制当以企业自身为主吧?”郭向阳有些诧异的抬起目光。

    “是以企业自身为主,但是党委政府这边肯定要有人去引导指引和督促,这么拖下去,企业越发艰难,政府财力也支撑不起了。”沙正阳摇摇头,“政府不断奶,这些企业不会有太大动力,而一断奶,政府又怕出状况,……”

    这情形谁都知道,但谁都知道政府迟早要断奶,早断比晚断好,但有的领导始终下不了这个决心。

    “杜克利如何?”郭向阳想了想。

    “郭秘,杜克利我早就在计划中了,还得要一两个,如果你觉得市委办里边没合适的,看其他部门也可以推荐一二。”沙正阳坦率的道。

    郭向阳也觉得有些头疼,沙正阳要的人恐怕不是那种随随便便能写点儿东西嘴巴能说就行,他明显是奔着国企改制去的,这也是钟广标目前最棘手的难题,也就是说,给他推荐的人必须得懂经济,明白企业经营,这可不好找。

    凝神思索了好一阵,才咂了咂嘴,慢吞吞的道:“倒是有一个,但是这家伙性格有些过于出挑锋利,恐怕工作没干起来,人都得罪完了。”

    “谁?”沙正阳沉声问道。

    “赵彦鹤,市外经委综合处副处长,原来在市电器厂当过一段时间车间主任,但很快就被撵下了台,调到外经委。”郭向阳看来对这个赵彦鹤比较熟悉。

    “什么原因干到车间主任又被撵了下来?”沙正阳很好奇。

    “企业里边那点儿龌龊事,正阳也不会不清楚吧?”郭向阳脸上表情不是很好,“和厂里主要领导关系处不好,而且脾气还挺大,你说能干得长久么?不过此人有些能耐,看问题还是比较准,我觉得正阳你应该比较喜欢这种人。”

    “郭秘,什么叫我比较喜欢这种人?您的意思是和我臭味相投不成?”沙正阳笑着问道。

    “是不说臭味相投,你接触了就这道,我心目中也就这一个比较合适,你现在抓的这一块工作,都是需要和企业,和经济打交道了,最好是能在国企里边干过,或者对国企弊病比价了解的,我脑子里还真没合适的。”郭向阳沉吟着道:“要不你和组织部那边说一说?”

    沙正阳断然摇头拒绝:“那不合适,而且真要被那帮人给你推荐几个不合适的人来,你还不好推。”

    “你就这么信得过我?”郭向阳心里很满意。

    “郭秘为人我清楚,这种事情上不会害我。”沙正阳笑眯眯的道。

    “你把曲晓伟推了出去,综合一处处长谁来接任?”郭向阳很随意的问道。

    沙正阳把替摇得拨浪鼓一样,“那是明秘书长和您们二位的事情,我不掺和,而且我才来时间不长,也不了解,谁来我都欢迎,而且郭秘你也知道,估计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的心思都没法放在市委办这边正儿八经的工作上,都得要去干我的非本职工作,我感觉那些专项工作好像才是为我准备的。”

    郭向阳忍不住大笑起来,“你这会儿才发现?晚了,我告诉你,林书记和钟书记好像就没有考虑让你干点儿轻松活计,这一点明秘书长和我早看出来了,就你自个儿迷迷瞪瞪吧,不过不得不说林书记一来咱们宛州,各种专项工作就多了起来,而且林书记又催得紧,不可劲儿捣腾,你根本跟不上节奏。”

    “我这是误上贼船,没法下船了啊。”沙正阳也笑得很开心。

    干这种专项工作很锻炼人,虽然从他本人来说,这种锻炼意义不大,但是这些专项工作却是积累资历和人脉的绝佳机会,而且干好了也很容易获得领导的认可,可谓累并快乐着。

    “行了,你也别在我这里贫了,嗯,我待会就给赵彦鹤打个电话说一声,让他来你办公室和你见见面,顺带你也可以听一听他对国企改革的意见,他对电器厂和无线电厂都比较了解。”

    *****

    曲晓伟来沙正阳办公室时心情是相当复杂的。

    书记碰头会之前,曲晓伟就知道自己已经基本上确定了要作为招商引资局暨投资促进局的副局长人选过会讨论,不仅仅是沙正阳提前给她说了,她也有另外的渠道。

    市委副书记唐华和她大哥,在省烟草公司担任副总经理的曲晓雄是高中同班同学,关系很不错。

    但是她还是没想到的是市委组织部在推荐干部名单上自己是排在了班子成员中的第一个,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不出意外,那么自己极有可能担任新成立的招商引资局暨投资促进局的党组副书记、副局长。

    理论上来说,这个党组副书记、副局长仍然是副处级干部,但是如果担任这个职务更长一些,资历更深一些,那么哪怕职位不动,两三年后,都有可能直接晋级正处级。

    所以当大哥打电话来告诉自己这个消息时,曲晓伟都有些不敢置信,而且大哥也在电话中明确告诉他这并非是唐华的努力,而是组织部长叶和泰在书记碰头会上直接提出来的。

    这只有两种可能性,要么是市委i书记林春鸣的授意,要么就是叶和泰在人事初选中认可了自己。

    若说是林春鸣的授意,曲晓伟觉得不太可能,哪怕林春鸣对自己工作满意,也不太可能转为位置授意安排。

    而叶和泰为什么会把自己列为第一号人选?曲晓伟同样不相信是叶和泰对自己有多么熟悉和认可,除了沙正阳去向叶和泰做了推荐,甚至可能是非常强烈的推荐,才会有这样一个结果。

    如果是这样,曲晓伟得自己这份人情就欠的有些大了。

    虽然沙正阳一直强调职务的晋升,级别的升迁,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源于自身的工作表现,但曲晓伟也知道或许对方觉得没什么,但她却不愿意欠这份情。

    她感觉得到对方对自己的工作很欣赏,的确是有心要扶持自己一把。

    “沙主任,你真的是把我推上了火炉上去烤啊。”曲晓伟翻着白眼,“您要真觉得我行,当个副局长也就罢了,但怎么会排序第一?”

    “你觉得自己能力不够,还是资历不够?”沙正阳反问。

    曲晓伟犹疑了一下,“问题是这可能会让班子里不团结。”

    “团结不团结是马长伟的事情,他如果处理不下来,那就会让市委对他失去了信心。”沙正阳气定神闲,“你只需要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回击那些流言蜚语。”

    曲晓伟心中一定,她就怕日后不团结的责任归结到自己头上来。

    “对了,言归正传,我马上要接手企业改制的事情,需要一些合适的人选……”沙正阳步入正题。

    “哦,你不想在市委办里选?”曲晓伟略感惊讶。

    “我选的人要求比较高。”沙正阳要摇头,“来了就能干活儿。”

    这个家伙太跋扈了,很容易吃亏。

    “我得琢磨一下。”曲晓伟点点头:“如果是要协助你搞国企改革,恐怕难度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大,这人选很重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