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九十节 艰难阶段 攻坚克难(3)

第三卷 第九十节 艰难阶段 攻坚克难(3)

    不得不说占据了大势和主导优势,足以让林春鸣开始大展手脚推进自己的政治抱负,而意识到了这一点的人,都开始考虑如何来应对和配合林春鸣政纲施行。

    这也是沙正阳的底气。

    只有在林春鸣获得了绝对主导权之后,沙正阳才能通过林春鸣来推进自己的一些对改革方面的想法和观念,在这一点上,林春鸣也给了他很大的支持和认可。

    “你觉得曲晓伟能行?”林春鸣坐在沙发里,安详的问道:“我知道曲晓伟在综合一处的处长位置上干得很不错,甚至可以说很优秀,所以也有人说你来了夺了人家的位置,你是不是存着补偿人家的心理?”

    沙正阳啼笑皆非,“哪有这种事情?市委办里这么多位置,再说了,就算不在市委办,市级机关里哪里安排不下一个副处级岗位?林书记您这个怀疑也太离奇了、”

    “不是就好,说说你的理由。”林春鸣也觉得沙正阳不至于这么不靠谱,为了一点儿补偿心态就要干这种事情。

    “林书记,我来宛州也一个多月了,说实话,接触比较多的人也就那么几个,曲晓伟是其中一个,这个女人有不少缺点,比如有些骄矜,嗯,而且一些情况下亲和力不够,还有有时候说话过于坦率直白,甚至咄咄逼人,让不太熟悉的人容易难以接受,……”

    沙正阳的话让林春鸣勾起了兴趣,他笑着问道:“正阳,好像你说的这几点恰恰是从事招商引资工作最忌讳的几点吧?怎么都成了她的短板弱项,怎么还能成为招商引资局班子成员?这不是扬短避长了么?”

    “乍一看的确如此,但其实不然。”沙正阳气定神闲。“骄矜这一点,我的理解是此人自信心很强,对于能力不如自己的,或者她觉得表现不佳者,有些看不惯,我觉得这一点也能理解,而招商引资和外来投资商打交道,是完全两个概念,并非对内。”

    林春鸣还有些没听明白,“你说具体一些。”

    “外来投资商和我们并非同一群体,不存在工作竞争关系,他们准确的说是我们的客户,能够给我们宛州带来实质性的好处,或者说得俗气刻薄一些,能够给她带来实打实的政绩,所以她会把这种情绪处理得很好,甚至可能会让对方感觉到这位气度优雅的女士对没有素质者可能不屑一顾,但自己是很有素质的,那么才会获得殊遇的感觉。”

    “有点儿意思。”林春鸣点点头,认同了沙正阳这个理解起来有些难度的分析。

    “亲和力不够这一点和刚才我说那一点相仿,那种亲和力太强,也就是所谓烂好人我觉得反而不适合招商局工作,为什么?”

    沙正阳解释道:“因为这些投资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我们的客户,他们来的目的不是为了看你一张笑脸的,或者说他不会因为你满脸堆笑,态度恭敬就在你这里投资建厂,相反,你过于谦恭反而会让他生出高人一等,甚至觉得你是有求于他,这种心态恰恰极不利于在招商引资中的谈判。”

    林春鸣微微点头,沙正阳不愧是在招商引资工作中有过实战经验的,对投资商的心态把握得很准确,看来钟广标非要把沙正阳加到招商引资局筹备小组成员中去也是有道理的。

    “我个人认为,在招商引资中态度积极热情是好的,但是如果变成了谦恭甚至见人矮一头,那就错了,而且还会带来许多负效应。如果是真的有心来投资建厂的,他不会太过于在意你的表面态度,而会更在意于你实质性的态度。”

    “表面态度?实质性态度?”林春鸣咀嚼着这两个又有些绕的词语。

    “林书记,我记得我给你介绍过银台开发区招商引资两家港资企业的事例,我所说的表面态度就是指态度谦恭,对港商请吃请喝,主要领导作陪这一类的面子活路,而实质性态度则是指你真心实意的为他们企业在这里落户做了哪些准备性的工作,比如上次我提到的产业上下游供应链,劳动熟练工的来源渠道等等,你在这些方面为了做了充分考虑,那就是实质性态度,这方面做好了,比你请他吃十顿饭,甚至减免一些地价都更让他满意。”

    林春鸣竖起大拇指,满脸嘉许之色。

    “正阳,下一步真的招商引资局成立了,你得要专门开设一次专题班讲座,把我们招商局一班人,还有各县区经开区的,负责招商引资的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得要组织起来,好好给他们上一课,讲一讲,让他们明白人家投资商最需要的是什么,教一教他们什么才是招商引资的最佳策略和方法。”

    “林书记,您太过誉了,我也就是一点自己的体会。”

    沙正阳其实也早就考虑,肯定要对这些新入行的人员尽心一轮培训,让他们明白招商引资工作的核心是什么,而后要确保招商引资工作的后续效果和扩展效应,后续的服务又该怎么跟进。

    “在这一点上,曲晓伟把握的度很好,她那种有点儿高冷范儿的风格反而很适合于投资商的交涉谈判,……”

    沙正阳又简单给林春鸣介绍了一下“高冷范儿”的含义,引来林春鸣的一阵笑骂。

    “第三点也就是说曲晓伟的坦率直白了,其实在咱们内部,好像这种坦率直白似乎有些不给人面子,但是对于商人们来说,尤其是这些直截了当本来目的就是来投资的,有时候坦率直白的交换意见恰恰是他们最欢迎的,大家开诚布公说出自己的想法意见,三下五除二就说清楚问题所在,既提高了效率,又避免了误解,多好的事儿?”

    沙正阳说得情通理顺,林春鸣也被其说服了。

    本身林春鸣对曲晓伟印象也不错,如果曲晓伟真的能在招商局的岗位上表现优异,那说明这个干部正是一个可堪重用的多面手,以后还可以考虑提拔到更重要的岗位上。

    “对了,党政代表团前往珠三角长三角考察的事情基本上定下来了,我专门向马书记和周省i长作了汇报,他们都同意我们的想法。”林春鸣沉吟了一下,“两个方案,一是我和老冯一人带一个团出去,分别走长三角和珠三角,而是我和老冯一起出去,分成两次,两边都走到,你觉得哪样合适?”

    沙正阳考虑了一下,各有利弊。

    “林书记,我个人意见,最好还是采取后者,因为我觉得,咱们宛州干部的思想观念和理念意识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变扭转过来的,恐怕需要多渠道多层次的洗礼才能慢慢改变,而且珠三角和长三角的经济模式也不尽一致,对于我们的一地领导干部来说,也可以针对各自所处的环境作出更多的选择,只要有利于发展。”

    林春鸣叹了一口气,“看来你对我们宛州干部的思想理念不太看好啊。”

    “林书记,我只是在描述一个客观事实,我们需要正视和面对现实,采取办法来改变。”沙正阳摊摊手。

    “这样出去两趟,花销可不小,也怕遭人攻讦诟病。”林春鸣不无担心。

    “林书记,不遭人嫉是庸才,改革开放每每都伴随着各种非议,咱们只要坚持一点,那就是不去参观风景名胜,那些人就无话可说。”

    沙正阳一直坚持这个观点,要去旅游参观,自个儿掏钱去。

    组织大家出去学习考察,不是喊你来看西湖,看拙政园,看世界之窗的,是让你来看人家如何发展经济,如何招商引资做好服务的。

    “嗯,我知道了。”林春鸣想了想,“第二批我就不去了,长三角我去过,让老冯带队,老唐和老钟都去,你也要去,让你去更重要的是要随队多给大家灌输和传播一些新的观点理念。”

    “林书记,这种参观学习方式我建议以后都应该多一些,包括县处级干部中多去增长一下见识,同时出发前把一些课题方向明确好,要让大家去学习考察就要带着目的去,学了回来要能学有所得所悟,如果去走了一大圈,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那恐怕这种人心思就不是在工作上。”

    沙正阳的话把林春鸣逗得笑了起来,“这个建议好,但是肯定会遭到很多人的骂娘,看来这个恶人只能我来当了。”

    “当然,林书记,您不能让我去当千夫所指的恶人吧,那以后我还怎么开展工作?”沙正阳也笑了起来,“对了,下周,华峰电器,也就是我那个同学可能就要过来考察了,我把这边情况也大致告诉了他,估计电风扇厂的条件还是比较符合他的胃口,具体的谈判我不适合参加了,如果能早一点明确招商引资局的筹备组名单,可以让马局长和曲晓伟提前介入了。”

    “嗯,我和老冯、老唐、老钟还有老叶碰个头,尽早敲定。”林春鸣伸了一个懒腰,“我觉得这一个多月里,比我在汉都当组织部长时半年都累,年龄不饶人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