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八十六节 逐步深入
    奔驰s320停在市委大院里时,立即引来了不少目光。

    沙正阳也没想到高柏山居然会如此高调的开着集团的大奔来宛州。

    不过转念一想,自然堂要在宛州投资建厂,肯定要给宛州方面留下一个实力雄厚的印象,在这个年代,一辆豪车肯定能起到不错的作用。

    高柏山也越来越成熟了,学会了用企业家的思维来考虑如何与地方政府打交道的问题。

    把高柏山一行三人招呼到自己办公室,沙正阳亲自给三人倒水,倒是慌得高柏山的助理赶紧跳起来帮忙。

    来的三人沙正阳都认识,除了高柏山外,自然堂水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许韶,这是三月份才被高柏山从嘉州饮料厂挖角过来的人才,年龄三十出头,毕业于嘉州商学院,后分到嘉州饮料厂从事营销管理。

    另外一个是自然堂水业的总工艺师齐越,他本是省地矿局的高级工程师,提前退休后受聘于自然堂水业担任自然堂水业的总工程师,同时也负责自然堂水业的质检工作。

    “宁月凤呢?”沙正阳招呼三人入座后,笑着问道。

    “去新湖了。”高柏山回答道:“前天去的,估计要去一个星期。”

    “哦,说动就动啊,效率挺高。”沙正阳也很高兴,“和曹书记那边联系没有?”

    “联系过了,不过月凤说还得认真考察一下,不一定非要在新湖。”高柏山看了一眼沙正阳,他怕沙正阳误会。

    “在商言商,这也很正常。”沙正阳很坦然的道,“新湖那边的条件有利有弊,但我觉得还是不错的,其实茶饮料这类产品主要还是营销,以及日后的口碑,实在不行可以考虑把新湖建成生产基地,单独设立销售公司。”

    “如果真的要把茶饮料做起来,月凤就要独立门户了。”高柏山沉吟着道:“她可能还要在公司里带走几个人。”

    “这事儿不用给我说了,该是你们内部自己研究决定就行。”沙正阳有些好笑,“你这样子倒成了我好像在后边遥控指挥一样,我可告诉你,我现在是宛州市委办的副主任,到宛州投资,欢迎,其他,免谈!”

    在座的三人都笑了起来,许韶接上话道:“沙总,高总在路上就一直在念叨,说要和您好好谈一谈,他说你走了之后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没那么夸张,地球离了谁都一样转。”沙正阳摆手,“宁月凤出去了,日后你许韶说不定哪天也一样要出去,我倒是希望能够从我们东方红集团走出去的人个个都能独立门户,自成一家,人人都能成功,日后说起东方红出来的人,都能竖一个大拇指。”

    一席话说得高柏山和许韶都有些动容。

    “好了,柏山哥,东峡那边你们都应该考察过来吧?”沙正阳转入正题,“宛州这边三面环山,而且都是水资源丰富的地区,不要只把眼睛盯着东峡嘛,其他地方也可以看看啊,北溪,桐山,这些县份都有较为丰富的矿泉和山泉资源,你们也可以考察一下啊。”

    “正阳,我们都提前看过了,东峡和北溪列入了我们的重点考察视线。”高柏山显然也是做了相当充分的准备,“东峡矿泉水资源丰富,其出水量比银台那边更大,水质和银台相仿,而北溪那边矿泉是则是富含硒的矿泉水种,比较少见,但出水量没有东峡那边丰富。”

    “看样子你们都早有定计了啊。”沙正阳笑了起来,“老齐,你怎么看?”

    齐越也是自然堂创办时沙正阳亲自去聘请的,很花了点儿心思才说服对方提前退休来自然堂,和沙正阳也很熟悉。

    “从保证产能来看,东峡这边肯定更合适,东峡这边各方面条件都比北溪那边成熟得多,尤其是交通、土地甚至厂房都是现成的,马上签约稍微改造一下就可以用。”

    齐越在沙正阳面前没有许韶那么谨慎,放得很开。

    “但沙总,富含硒的矿泉水在国内并不多见,国内矿泉水绝大多数都是偏硅酸和锶矿泉水,而含硒矿泉水对身体益处很大,现在矿泉水这股热潮一旦起来,我怕我们晚下手被别人给抢先了啊。”

    “若是他们本地自己搞起来的企业就罢了,若是被我们那些主要的竞争对手得手,就对我们很不利了。”高柏山补充道。

    “柏山哥,你们是不是打算两边都拿下啊?”沙正阳乐呵呵的道:“对我来说那是求之不得,只要你们公司在经营上合理安排得当,那当然没问题。”

    “嘿嘿,正阳,其实我们就是来找你拿个准信儿,你要认同,我们心里就踏实了。”高柏山笑着道。

    沙正阳摇摇头,“我也不是神,还能帮你们一直把脉不成?再说了,我离开久了,对公司情况也未必了解了,判断就不一定准确了。”

    “嗨,正阳,现在交通通讯如此发达,我们又没有让你直接参与管理经营,我就是觉得你看问题特别能和整个行业走势连同国家的经济形势结合起来,所以看问题特别深远,你帮我们把把关,只有好处,没坏处。”

    高柏山是由衷之言,连许韶和齐越都非常认同。

    东方红也好,自然堂也好,甚至连华峰电器,大家都知道相当于是沙正阳一手打造出来的,只是这一位一门心思在仕途上,否则真要想挣钱,早就大发了。

    “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既然你都打定主意了,还需要再去考察一下么?”沙正阳也不废话,“我可以和县里电话联系一下,但是我相信你们这样的大金主去投资建厂,没有我的电话,他们也一样举双手欢迎。”

    “不一样,正阳你电话联系一下更合适,我们希望一旦敲定就能迅速推进,说实话优惠政策哪里都差不多,关键在于效率,别拖拖沓沓几个月手续都办下来,就算是我们先建后批,但心里不踏实,没拿到执照真要出了问题,那就是两回事儿。”

    现在算得上是经验丰富的高柏山已经轻车熟路了,对搞企业内里的种种风险隐患都十分了解了,如何来规避也很清楚。

    这也恰恰是宛州这边的痼疾,如果沙正阳不打这个电话,恐怕县里边还真不好说。

    “这样,我带你你们见一见我们市委钟书记,他在分管经济和招商引资,你们准备一下,谈一谈你们的想法打算,然后钟书记来打这个电话,效果肯定会好得多。”

    果断带到钟广标那里,一番热情洋溢的会见,然后鼓励加支持,电话直接打给了两县的县长,顺理成章。

    高柏山他们也是急性子,这边电话打通,他就立马出门直奔北溪。

    先看北溪,然后再到东峡,如果能够敲定,接下来及时细致的全方位投建之间的调查了,紧接着就该是签约了。

    “搞企业的都这样,坐不住,我记得十年前在深圳有句话,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在现在对企业经营来说,一样适用。”

    钟广标对高柏山一行印象很好,尤其是这种连饭都懒得吃一顿,就直奔目的地的风格,更是让钟广标非常满意,他觉得这才是真正干企业的。

    “自然堂现在产能严重不足,又担心受到怡宝这些主要竞争对手的强劲竞争,所以他们也很心急。”沙正阳也解释了一下,“他们目前也不仅止于在咱们宛州,还在其他几个省都要同时发力,目前国内矿泉水市场还处于跑马圈地的状态,但对手已经出现,所以现在就是谁先抢占了地盘,谁就会在这一区域占据绝对优势,在宛州建厂,主要就是针对汉东和鄂豫湘三省。”

    “嗯,现在处于卖方市场,的确正该是大举扩张的时候。”钟广标轻轻叹了一口气,“现在我们的企业就是难以在竞争中发现市场的需要,对了,正阳,国有企业改革林书记也交给我了,我也向他提出来,这事儿还得你来帮我。”

    又是我?我可不是联系你啊,钟书记!

    沙正阳内心吐糟不已,但是却也知道这事儿自己还真跑不掉。

    林书记也早就和他打了招呼,而且明永昌也和自己谈了,除了原有分管工作外,自己更重要的工作还是一些专项工作,比如三线企业搬迁,比如国企改革,比如招商引资。

    “钟书记,国企改革可不比其他,那是一个企业一个方案,得逐一摸索着来。”既然丢不掉,也没打算丢开,沙正阳也早就早考虑。

    “嗯,我知道,我也是搞企业出来的,这些国有企业的弊病我也清楚,而且宛州这些国有企业和汉化这些企业不一样,汉化占了资源优势和半垄断的优势,而宛州这几家企业已经完全处于市场竞争中了,再有一些国企固有的弊病,自然难以维系了。”

    钟广标脸色沉重,“汉化总厂其实情况也好不了多少,现在仗着资源垄断和卖方市场,在技改和成本控制上缺乏动力,不苦炼内功,一旦市场倒转,我担心企业局面未必会比现在宛州这些企业好多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