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九十四节 铺开,迎难而上

第三卷 第九十四节 铺开,迎难而上

    对自己前妻这番话贝一河也是无言以对,理论上是如此,可是从费璐嘴巴里冒出来,却总是让人听见不舒服,如果有外人在,那就更糟糕。

    “小声点儿,别让人听见。”贝一河苦着脸,“让外人听见就不得了了。”

    “怕什么?这里就咱们一家人,谁听得见?”费璐不以为然,“再说了,听见又怎么了?我说的不对么?”

    贝一河再也不想搭腔了,再说下去,还不知道要争论多久。

    “对了,老贝,那位沙主任和你关系很好?”费璐瞅了一眼不说话了的前夫,一字一句的道:“我看他和王部长、吕市长关系都很好?”

    贝一河有些警惕,下意识的道:“我和他就是工作关系,至于他和王部长、吕市长他们,估计也就是工作关系吧。”

    “工作关系?纯粹的工作关系,他会不遗余力的提拔你?”费璐不屑一顾的道:“好吧,就算是工作关系,那也是你肯定入了他的眼了,觉得你值得培养,他是市委办副主任,又是林书记从汉都带过来的,他给王部长打个招呼,王部长恐怕要卖这个帐吧?”

    来了,贝一河就知道肯定会牵扯到这个话题上来,费璐一直想调到市委宣传部去,这事儿他们还没有离婚之前费璐就在念念不忘了,只是没有门道,也只能作罢,现在可算是逮到机会了。

    “费璐,沙主任也才来宛州一个月,地皮都还没有踩热,就算是他跟林书记来的,处在他这个位置上,他也不可能随意的去向哪位市领导开这个口,这一点你想一下就明白了。”贝一河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想调到市委宣传部,可你也知道难度有多大,你不是要提拔为培训部部长了么?”

    “群艺馆哪里比得上宣传部?还不是一个事业编制单位?”费璐不悦的道:“现在不行,等上一年半载总没问题了吧?”

    费璐也不是对体制内这些瓜葛半点不懂的人,她也知道贝一河说的话有些道理,处在一定位置上,有些话反而不能随便开口了,除非沙正阳和王挺私人关系很密切。

    可沙正阳才来宛州没多久,不可能和王部长有多么深的私交,这事儿的确还不好办。

    “费璐,这话我可不敢说,以后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贝一河还是明白自己身份的,沙正阳对自己是不错,但如果觉得自己就可以再提一些过分要求,那就不识时务了。

    “行了,贝一河,我就知道你对我的事情不上心,你自己现在好了,调到市委政研室,还提干了,攀上高枝了,……”费璐声音提高了几度,“我好歹还是婧蕾的妈呢,再怎么也还和你当了十多年夫妻呢。”

    贝一河苦着脸,半晌才道:“我也没说不管啊,但你比我清楚,这种事情轮得到我说话么?就算是要求人,我也得干出点儿像样的成绩来才好开口啊。”

    “哼,你心里有数就好。”费璐这才稍微和缓一下口气,“对了,钟书记说要带你下去调研,要跑一段时间,跑哪儿?”

    “七厂二所,主要是调研七厂二所搬迁事宜。”贝一河随口回答道。

    “哦?”费璐眼睛又是一亮,“七厂二所都要去,那不是汉宏厂和汉光厂都要去?”

    “嗯,先到真阳那边,可能要下下个星期才能去裕城那边。”贝一河见费璐眼睛发亮,赶紧打预防针:“费璐,我才跟着钟书记调研,钟书记性格我都还不熟悉,你可千万别给我找事儿,我求你了。”

    “妈,你原来不是一直埋怨爸在党校没出息么?现在爸好不容易调到市委政研室,正可以好好表现一下,你就被为难爸了。”旁边的女孩实在忍不住了,跟着自己母亲这么多年,自己母亲的毛病她太了解了。

    瞪了自己女儿一眼,费璐悻悻的道:“小丫头你懂啥?这会儿还会替你爸说话了?”

    “费璐,你讲点儿道理行不行?”贝一河叹了一口气,“婧蕾都马上十六了,很懂事了。”

    费璐轻轻哼了一声,“行了,我难道还不知道分寸么?我的意思是你陪着钟书记下去调研,就应该发挥你对这些企业熟悉的优势,让钟书记好好看看你的能力本事,以后更重视你。”

    贝一河松了一口气,“这我知道,钟书记和沙主任也知道我这方面情况比较熟悉,而且沙主任也说了以后我不仅仅是要对这一块工作,可能涉及到国企改革这一块的工作也要抓起来。”

    “这是好事儿啊!”费璐喜笑颜开,“领导看重你是好事,越给你安排的工作越多,说明领导欣赏认可你,你当然不能推,……”

    “可是我妈的身体还没大好,……”贝一河有意这么说了一句。

    “行了,这段时间我没事儿就带婧蕾回去看看你妈,你妈见了婧蕾心情一下就好了,身体肯定恢复得快。”费璐很爽快的回答道。

    贝一河心中舒坦了不少,这费璐毛病不少,但是这方面还是做得挺好的,这也是他一直不愿意离婚的主要原因之一。

    沙正阳把钟广标送回去之后回到家时,正好看见了贝一河一家人笑语吟吟,一派温馨和睦的场面,这让他心中也无限感慨。

    他不好说是不是完全因为贝一河的工作职务发生了变化费璐才会如此,但是他能肯定,这绝对是一个重要因素,贝一河本人本身就一直有复婚的幻想,估计现在只要费璐稍微流露出一点儿那方面的意思,贝一河铁定抵挡不住。

    但看到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他也无法置喙,个人家庭生活的幸福与否,完全取决于当事人自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外人是看不透的,也许你觉得无法忍受,人家却甘之如饴。

    *****

    接到高柏山电话时,沙正阳正陪着钟广标在红梅无线电厂调研。

    红梅无线电厂和宛州无线电厂虽然都是无线电厂为厂名,但是实际生产的产品却大相径庭,宛州无线电厂是生产收录机、音响这一类电器产品,而红梅无线电厂则是生产中短波战术通信设备以及无线电步话机这一类的军品。

    蓝光、红星、红梅三厂相距不过十余里地,都分布在官陂镇的几条山沟中,距离官陂镇上都还有十来里地,但道路状况都不错,全是水泥路一直打拢厂里。

    红梅厂是调研的第二家,红星厂已经调研结束,但给钟广标和沙正阳以及贝一河一行人的感觉都不太好,一股子衰败萧条的气息挥之不去。

    这三家企业原来属于兵总,后来又移交给了电子工业部,再后来又交回了兵总,最后还是交给了电子工业部,翻来覆去折腾了几回,对企业的影响也比较大。

    从已经调研了两家的企业来看,无论是干部还是职工,都迫切的希望早一点搬迁出山沟里,好早日到宛州市区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在山沟里带了一辈子,现在突然有机会到市区里去“享福”,无疑是最大的幸运。

    几乎没有人太多关注企业搬迁到宛州之后该如何发展,都在说着军转民,但是究竟怎么转,能不能转成功,却没有多少人认真关注和分析。

    这也是钟广标和沙正阳他们最为担心的问题,连领导班子都没有做好利用搬迁契机来推进军转民,迎接市场挑战的思想准备,你怎么能指望企业一搬迁出来,就能军转民成功,就能像以前那样大家都能优哉游哉的过日子?

    上边的订货也好,政策支持也好,只有那么几年,终归要面对市场,该如何来求变谋生,好像这两家企业都没有能做好思想准备。

    而且从企业现状来看,明显冗员过多,生产能力闲置,而且企业还提出了他们的子弟就业问题,这也给钟广标出了一道难题。

    这几年几家企业每年高中毕业未能考上大学的子弟都有数百人,而厂里现在本来生产就不景气,根本无法接受,哪怕是顶班、轮换都接受不了,所以这几年积累下来,几个厂的子弟怕没有好几百都没有工作,现在这个问题也摆在宛州市委市府面前。

    “你具体什么时候过来?”沙正阳问道。“星期五?好,到时候我等你电话。”

    看见钟广标的目光投射过来,沙正阳也没有遮掩什么,“钟书记,向你汇报一下,自然堂水业的负责人,星期五要过来,考察咱们宛州的投资环境,他们有意在咱们宛州投资建一家矿泉水厂,现在正在选址,估计不是东峡就是北溪,还没有定。”

    “哦?这是好事儿啊,自然堂水业,我知道,央视广告到处可见,很牛啊。”钟广标大为振奋,“这企业当初是你搞起来的吧?”

    现在市委这边明确包括招商引资在内的经济工作要抓起来,市委要引领招商引资工作,而自然堂现在在全国矿泉水领域声名大噪,绝对属于第一集团中的领军企业,当然不能怠慢。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