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八十三节 家长里短
    “哦,老贝的爱人?”钟广标讶然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姿容不俗,甚至可以说得上相当漂亮的女人,点点头:“刚才我还和正阳说起一河呢,这段时间老贝比较忙,下个月可能要跟着我跑一个月,家里的事情就要请你多费心了,这是一河的女儿?”

    “婧蕾,还不喊人?”虽然不清楚眼前这个钟书记究竟是何方来头,但看那模样甚至比沙正阳都还要托大,费璐也不敢怠慢。

    “钟伯伯!”贝婧蕾很懂事,油黑如钻的眼瞳灵气十足,绛红一点的嘴唇加上格外修长苗条的身材,一看就知道不但继承了她母亲的优点,而且还应该是经过专门训练的。

    “呵呵,贝婧蕾同学在在哪里读书啊?”钟广标只有两个儿子,家里没女儿,两个儿子一个读大学,一个读高三,虽然成绩很好,但是一个比一个脾气倔,这让钟广标大为头疼,看到这样一个漂亮的小女孩,下意识觉得如果自己有这样一个女儿该多好。

    “在宛州一中。”贝婧蕾乖巧的回答。

    “嗯,很好,一中是省重点,好好读书,争取考上好大学。”钟广标笑着点头,“你爸爸这段时间工作忙,你和你妈妈要理解支持你爸爸的工作,好不好?”

    贝婧蕾瞥了一眼自己一脸若无其事表情的母亲,点点头:“好。”

    费璐还是很识趣,知道这两位恐怕是在谈工作,点点头:“钟书记,沙主任,那我们先走了,婧蕾,给钟伯伯沙叔叔说再见。”

    “钟伯伯,沙叔叔,再见!”

    母女俩轻盈的上车,飘然而去,钟广标这才转过头来,“一河的爱人在市群艺馆?看这样子打扮挺入时的,怎么一河的穿着好像就太朴素了一点儿吧?”

    “呃,恐怕老贝这个人是妻管严吧。”沙正阳也不知道该不该和钟广标说贝一河是离了婚的,但他感觉贝一河和他这个前妻日后恐怕还会纠缠不休,弄不好复婚都有可能,这女人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嗯,别说,还真有可能。”钟广标当领导多年,对观人也自有一套眼光,他也看得出来这女人长得这么漂亮,而且还年轻,恐怕贝一河要想降住这女人,还真不容易,不过这都是人家家里私事,只要不影响工作,他也懒得多过问。

    就在沙正阳和钟广标议论着贝一河这一家人的时候,骑着自行车的费璐也在琢磨着刚才碰到这一幕。

    钟书记?哪来这么一个钟书记?除了林书记,唐书记,就还有一个市委副书记兼纪委i书记的孟书记,哪里有什么钟书记?

    难道是新来的?不会吧,林书记才来一个月,这又来一个?

    费璐对市里领导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

    林书记是汉都新过来的,其他市领导都是宛州本地的,她在群艺馆一干两年多时间,平时就喜欢听关于这些市里人事变动的情况,尤其是现在自己也面临着工作变动的时候,他就更敏感了。

    群艺馆培训部主任霍艳秋可能要到歌舞团担任副团长,这样培训部主任位置就空出来了。

    梅贻生对自己很看好,推荐自己担任培训部主任,只是现在馆长于晓还没有明确表态,当然竞争对手也有,美术部的副主任也在竞争这个位置。

    还有就是市委宣传部文化艺术处据说缺一个对文艺方面有专长的人,主要是要负责具体组织和指导区县文艺创造工作。

    前几个月市委宣传部贾部长和文艺处的蒋处长到群艺馆来检查工作,无意间也提到了这事儿。

    蒋处长对自己印象一直不错,当初自己从厂里调出来蒋处长也帮过忙,所以也就提到了自己。

    当时贾部长也说了小费不错,可以考虑,但是就再没有消息。

    后来她也去问过蒋处长,蒋处长也说进人的事情,别说是他,就是贾部长也没有决断权,进人的事儿只有一把手说了才算,连常务副部长高健都不行,没有王部长点头,想都别想。

    而且蒋处长也说现在部里边现在进人卡得特别严,其他处室也有缺人,不少人也找了各种关系,尤其是一些区县宣传部的想调到部里,但都没戏,这一两年里部里边退休了两三个,但愣是没进一个人。

    这也让费璐死了心,当初她调到群艺馆就是找了市文化局副局长林萍的关系。

    林萍也是汉光厂出来的,比费璐要大四五岁,原来是汉光厂的宣传部副部长,也是文艺尖子,和自己关系很好,后来林萍调到宛州市文化局担任处长,再后来提拔为副局长,也正是有了这层原因,她才能调出来。

    据说林萍和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高健关系很不错,费璐原本想要再去找一找林萍,看看能不能通过林萍托高健说一说,但从蒋处长那里听到这个话后,也就让她死了心。

    如果能进宣传部,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现在既然去不了宣传部,费璐也就一门心思要去搏那个培训部主任位置。

    只是别看群艺馆里也就那么三四十号人,一样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霍艳秋还没有走呢,这瞅着这个位置的人就开始动作起来了,各种闲言碎语也开始露头了,费璐也免不了要挨黑枪。

    一路上都是思绪纷杂,连带着骑过了市委宿舍院的小门处,费璐都没有注意到,还是女儿喊她才把她从沉思中唤醒过来。

    费璐带着女儿下了车,推车进了小院,平时她都是直接骑车过来,不过这一次她却主动下车推车进来了。

    还是那样,天色尚未黑尽,但那间自己曾经住接近一年的房间灯光早已经亮起,门半掩着,费璐心中莫名的涌起一股复杂的情绪。

    人还是那个人,房也还是那个房,只是好像有些事情变了,但又像是没变,费璐也有些吃不准。

    但毫无疑问,自己这个前夫似乎和以前不同了。

    费璐和女儿把自行车在走廊外架好,这才抬步进门。

    母女俩都穿的是软底的舞蹈练功鞋,走起路来没有声音,进了门才看见贝一河正在伏案疾书,靠窗的桌案上堆了一大堆资料。

    “爸爸!”贝婧蕾忍不住快步跳进屋里,喊了一声。

    “啊,婧蕾!”贝一河抬起头来,看见是女儿,立即起身,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目光一直跟随着女儿移动,“啥时候来的?”

    “刚到,我和妈妈一起来的。”贝婧蕾靠在父亲的身旁,听凭着父亲抚摸自己的头发,目光却落在书桌上:“爸,你回家来还在加班?”

    “嗯,爸这段时间有点儿忙。”贝一河点点头,招呼正在四处打量着屋里的前妻,“费璐,你也坐吧。”

    费璐目光在屋里转了一圈,还是那样,没有女人气,看样子老贝这方面还是挺老实的,不过他之前没调到市委政研室估计也没有人看得上他这样一个一贫如洗的党校教师吧。

    “老贝,你猜我和婧蕾在路上碰到谁了?”费璐没有坐下,只是在屋里转了个身。

    “碰到谁了?”贝一河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前妻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了。

    “你们市委办的沙主任,还有一个钟书记,这钟书记是哪里的书记?哪儿来的?”费璐瞄了一眼贝一河,“那位钟书记还说你下个月很忙,会跟着他下去调研,让我和婧蕾要体贴你理解你的工作呢。”

    贝一河苦笑,摸着女儿的乌发,“哪来的?你这话倒是问得好笑,他是市委新来的副书记钟广标钟书记,分管经济工作,省委派下来的。”

    “哦?新来的市委副书记?分管经济工作?”费璐眼睛一亮,似乎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他让你跟着他跑,是想让你给他当秘书?”

    “你别瞎说,哪有那事儿,他有秘书。”对于自己前妻的脑洞大开贝一河也是无语,

    “不是?”费璐有些失望,但又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你说你们市委政研室提拔你当经济处副处长,这事儿敲定了?”

    “还没定,只是沙主任和我说了说。”对这事儿贝一河知道不解释清楚,自己前妻绝对不会罢休,她对这种事情是最感兴趣的,“沙主任的确和我说了,很快就会考察。”

    “哼,你们那位沙主任是林书记从汉都带过来的,那就是心腹大将,提拔你一个副科级干部,难道还能有谁敢和他唱对台戏?还想不想干了?”费璐自以为是的道。

    贝一河承认前妻说的有道理,但是又看不惯她那狐假虎威的架势,皱着眉头道:“这种事情,一天不出文件,一天都不作数,再说了,市委办和市委政研室里那么多干了多年的都没提拔,我才调过去就提拔,肯定有人不满意。”

    “哼,不满意?你在汉宏厂当过厂办副主任,在党校又工作几年,提个副处长怎么了?”费璐双手环抱在胸前,一脸不悦:“你就是太老实!再说了,连钟书记和沙主任都欣赏你看重你的能力,那些小胳膊还能拧得过钟书记和沙主任这两条大腿?你怕啥?”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