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八十二节 鞭打快牛,套路太深

第三卷 第八十二节 鞭打快牛,套路太深

    沙正阳意识到一点儿微妙的变化,那就是随着宛州市委市政府班子的配齐,林春鸣的主动权和优势正在越来越大。

    在钟广标没来宛州之前,林春鸣对经济工作的指示只能通过市政府那边的层面来执行,但是在执行过程中会有多大程度的嬗变和减弱,就不好说了。

    但现在情形略有变化,钟广标出任了市委副书记,而且是明确分管经济工作,那么这也就意味着钟广标可以直接干预和组织引导市委市府中每一个具体执行部门的工作,而且是情通理顺,理直气壮。

    如果哪个部门敢于不服从,或者阳奉阴违,那么作为市委副书记,不但可以督促和批评,而且还可以直接提交到书记碰头会甚至市委常委会上来对你进行处理,走到那一步,也就意味着你的乌纱帽可能就不稳了。

    这个支点被掌握,作为市委i书记的林春鸣无论是在影响力和主动权上都得到了极大的增强,尤其是在经济工作这一块,他可以直接通过钟广标来贯彻执行自己的意图。

    作为市委副书记,和市政府副市长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不但可以过问干预具体的工作,同时他还可以在人事层面上予以干预。

    无论哪项工作,归根结底都还是要通过人来开展推进和执行,而市政府层面,对人事的影响和干预力度很弱,而市委这边就要强得多,所以这就是差别所在。

    沙正阳清楚林春鸣对常务副市长阴朝凤的工作不太满意,或者说阴朝凤的思想理念和工作力度没有跟上林春鸣的要求,现在钟广标来了,很多工作林春鸣可以不再依靠阴朝凤,而直接通过钟广标来推进。

    像招商引资局的筹建,林春鸣之前就是要求阴朝凤和叶和泰两人来抓紧时间,但很显然阴朝凤的动作迟缓,让林春鸣很不满意。

    现在林春鸣直接交给了钟广标来牵头,叶和泰来配合,哪怕这是市政府直属部门,但市委一样可以直接干预推进,这也是这个时代党政不分家的最大特色。

    “钟书记,招商引资局的筹备的确刻不容缓了,我当时就建议过先把招商引资局牌子立起来,竖起招兵旗,才有吃粮人嘛,架构搭起来,工作干起来,市委办市府办人不少,想求上进的人更多,给大家一个机会,分成几个组,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甚至就可以跟随着党政代表团去长三角珠三角,一方面长见识,一方面就可以开展工作了,时不我待啊。”

    沙正阳的话也勾起了钟广标的兴趣,他连连点头:“嗯,你说细一些,具体一些。”

    “我原来在银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一些策略,我觉得在咱们宛州更能适合,因为银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确太小了,但我们宛州不但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下边各区县都有自己的开发区,虽然动作慢了点儿,力度小了点儿,但主要原因还是大家心里没底,觉得投入那么大搞三通一平,万一没人来投资办厂,政府就亏大了,我觉得这也可以理解,但是不能认同。”

    沙正阳说得头头是道,钟广标也听得目泛精光。

    “刚才钟书记你说的,筹备小组可以先立起来,然后选一批干部出来,分成若干小组,让他们先熟悉咱们全市的情况,搞清楚我们宛州的优势劣势,从市经开区开始,加上一些条件相对较好的县级开发区,比如宛阳的,东峡的,真阳的,作为突破口,让几个小组主动出击,根据这几个开发区特点来进行招商引资,……”

    “这我知道,你刚才说的在银台开发区的具体方略,说一说。”钟广标更关心这个。

    他虽然是在汉化总厂,对银台县里情况不是很了解,但是毕竟就在一个县城里,对银台经开区的情况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

    这几个月银台开发区陆续有不少大小不一的项目落户,这也让他很惊奇,不知道银台怎么就能这么受沿海那边的那些外资和私人老板的青睐,没想到这居然是沙正阳的手段。

    沙正阳又把他当时在银台采取的方略介绍了一遍,尤其是谈到通过基础资料的收集和分析,然后按图索骥到沿海地区逐家逐户的上门开展工作,邀请这些企业业主来银台考察情况。

    邀请十家哪怕只来五家,五家里哪怕只有一家愿意来投资落户,那都赚到了。

    就是靠这个方法,硬生生的从沿海地区撬来了七八家企业,虽然规模都偏小,但以你银台的条件,你还能奢求什么?

    在宛州就更不用说了,你宛州市开发区的条件都未必能比银台开发区好多少,更不用说区县的开发区了,很多就纯粹是一片白地。

    听完沙正阳的介绍,钟广标才意识到林春鸣为什么会煞费苦心的把沙正阳从一个副科级干部破格提拔到副处级干部位置上,要知道这种破格提拔本身就容易遭人诟病,而且还要耗费政治资源的,因为沙正阳值得!

    当时林春鸣应该还不知道他会到宛州来当市高官,还一门心思想要在汉都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大干一番,没想到沙正阳到汉都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才一个月林春鸣就要走人。

    林春鸣当然舍不得这样一个人才,才会把沙正阳要到宛州来,换了自己,也一样舍不得这样一个人才。

    这个家伙的脑瓜子太好用了,钟广标已经记不清自己这个描述用在沙正阳身上几次了,但的确每次都用得当之无愧。

    招商引资的确不像其他工作那么有章可循。

    你要把那些企业项目弄到你自己地盘上来,面对周邻地市,周邻省份,甚至就是沿海地区本身的竞争,如何做到打通这些关节,说服别人消除戒心,愿意来你这个数千里之外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来投资,这没有一套完整的有针对性的方略,你根本做不到。

    或者说做了,你的效果也不会好。

    但沙正阳这一套方略,堪称完美。

    从各个方面都考虑到了,抛开大家都能拿得出手的各种优惠政策,从产业链上下游的配套,从熟练劳动力的物设和培训,钟广标觉得宛州比起银台更具有可操作性,大有可为!

    而且沙正阳还提出来这还可以和七厂二所的搬迁相结合起来,尤其是一些电子类的产业,在配套元器件的互补上,这些未来潜在的投资项目,都能够实现双赢。

    “正阳,我觉得我该向林书记和冯市长建议,最好你能挂一挂这个招商引资局的筹备小组副组长。”钟广标背负双手,迎着渐渐落下的夕阳,慢吞吞的道:“你需要把你这一套理念好好和未来招商引资局的干部们灌输一下,让他们搞清楚,他们未来的工作应当怎么做。”

    “钟书记,您不觉得这是在鞭打快牛么?”沙正阳苦笑着道:“我这是不是在作茧自缚?好心好意给领导您出谋划策,结果牛轭却套在我自己身上来了,您觉得这合适么?”

    “嗨,年纪轻轻的,怕苦怕累,像话么?”钟广标不理睬沙正阳的诉苦,“我只是让你当个副组长,帮着传经送宝,教一教大家怎么开展工作,又没让你当组长,当组长你也不够格,而且还有别的副组长,你怕啥?”

    “钟书记,你这套路太深,我经受不起。”沙正阳连连摇头,这特么真是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不知不觉就被您给套上了。”

    被沙正阳一句“套路太深”逗得哈哈大笑,钟广标也觉得好像还真有点儿那种味道。

    钟广标豪放爽朗的大笑声让对面路上骑过来的两辆自行车上的行人都吓了一大跳,骑在自行车上的人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沙正阳和钟广标,车速骤然减慢。

    左边骑车人似乎有些迟疑,沙正阳却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笑着点头:“费部长,回家?”

    听得沙正阳招呼自己,费璐赶紧停住车下车,旁边女孩看见妈妈停车,也赶紧刹车下来。

    “沙主任,您好,走一圈儿散步?”费璐优雅的点点头扶住车龙头,然后吩咐女儿:“婧蕾,还不招呼人?”

    “哟,小贝啊,费部长,这是市委钟书记!”沙正阳也笑着招呼,然后替钟广标介绍:“钟书记,这是贝老师的爱人,费璐,她在市群艺馆工作,嗯,这是贝老师的女儿,小贝,贝婧蕾同学。”

    虽然是贝一河前妻,但这种情形下沙正阳也不好解释,而且他感觉得到贝一河似乎一直对这个女人余情未了,这两人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而且他们还有这样一个乖巧伶俐的女儿。

    “钟书记,您好!”费璐并不知道这个钟书记是什么人,林书记她见过,可这钟书记好像从未听说过,难道是区县里的书记,不对啊,不是介绍说是市委钟书记么?难道是市委机关内部哪个部门的书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