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八十一节 密切
    回家之前,接到了孙妍的电话。

    没别的内容,就是唠嗑了这两天的事儿,但沙正阳能感觉到女孩内心的幽怨。

    毕竟正处于热恋期,却和男友远隔千里,卿卿我我都只能通过电话,这还是长途。

    哪怕省计委不缺钱,孙妍也得注意一点儿,否则每月一清的电话费中太多长途话费,肯定会遭人诟病,所以孙妍也不敢经常打,而且每次打也只能言简意赅,要不就是沙正阳打过去。

    沙正阳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偶尔工作闲暇之余也要打个电话过去,慰藉一下女孩孤寂的心灵。

    好在孙妍电话里仍然鼓励沙正阳事业为重,这让沙正阳心中也有些感动。

    回家路上,又接到了顾湄的电话。

    这让沙正阳都有些惊诧这两位每每都几乎是同一时间段先后打来,难道这二女都有心灵感应?得知另外一个人会有动作,另一人就要马上跟进,防止落后?

    顾湄的电话内容就要直接火热得多,只说想正阳哥了,怀念正阳哥的怀抱和气息,弄得沙正阳在路上都是一阵心热气粗,好像自己和顾湄早就有了某种关系,这死丫头总是这样折磨人。

    随着林春鸣逐渐进入状态,林春鸣的晚饭更多时候就是接待餐了。

    一个星期基本上有一半时间都是公务接待,而另外几天里,沙正阳作陪在食堂里吃或者在外边儿吃的几率占三分之一,苏子晗作陪的时间也占三分之一,二人同时作陪的时候占三分之一。

    沙正阳的晚餐也很好解决,市委食堂里能将就对付,虽说不太讲究,但是因为市委食堂晚饭吃的人的确不太多,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去吃单锅小炒,现在多了个一样孤家寡人在这边的钟广标,所以市委大院里快乐的单身汉又多了一个。

    刚搁下顾湄的电话,就接到了钟广标的电话。

    沙正阳不得不中止回家路,去了市委食堂。

    “正阳,我说你不在食堂吃饭往哪儿跑?今天林书记有接待,你别说你去陪林书记,我问了老明,他说没让你做陪,你也不喜欢参加这种作陪。”钟广标一上来,就把话挑明,“没事儿就陪我吃饭。”

    “你没地方吃饭,我有啊,我邻居那儿蹭饭挺方便的,好歹我这个市委办副主任的招牌,蹭顿饭还是有用的。”沙正阳笑嘻嘻的道。

    “真的?还有这种好事儿?”钟广标觉得跟着沙正阳在一起,工作氛围都要轻松许多,“那我这市委副书记的招牌,是不是也能去蹭顿饭?”

    “那不合适,你这是市委领导,如果成天蹭饭,有损市委形象。”沙正阳义正辞严的道:“你得端着,坚持每天在食堂里吃,吸引更多的广大人民群众来食堂吃,这才是榜样。”

    “滚!”钟广标没好气的笑骂道:“你能蹭,我不能,我还得端着装,我累不累?”

    “嘿嘿,钟书记,领导不累,那谁都争着去当领导了,对不对?”沙正阳也调侃着,反正食堂里这会儿就他们俩,前世中他也对这位恩主的性格很了解,所以没太多顾忌,“我也想当领导,就是组织老说还要考验考验,再考验,我就要叛变了,我要向生活和爱情低头,追逐爱情和生活的甘甜,放弃对共产主义事业的追求了。”

    “够了够了,别贫嘴了,你还要怎么样,全省二十四岁的副处级干部,省委办公厅和组织部里都没有,蝎子拉屎——独(毒)一份,你还要咋地?还要不要别人活了,贝一河四十多岁,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的老牌重点大学毕业生,现在还在为副科奋斗,你怎么说?”钟广标乐了。

    “哎,那也是承蒙汉都市委和林书记厚爱,可没沾着宛州市委啥光。”沙正阳仍然信口胡诌,“我来宛州市委办,呕心沥血,殚精竭虑,身兼数职,可工资就只发了一份儿也就罢了,假期也没有,也得考虑一下我们这些家在外地的单身狗好不好?……”

    “打住,打住!”钟广标气乐了,“你还打算要两份儿工资啊?单身狗?这个词儿倒是挺有意思,为什么这么说单身汉?……”

    “单身没人权啊,累得像条狗啊,说以单身狗很形象啊。”沙正阳也没想到钟广标对这二十多年后的网络用词这么感兴趣。

    “嗯,的确很形象,市委也该为机关里那些找不到对象的年轻人考虑一下,我找时机给向阳说一声,市委应该找机会组织一下单身青年搞一搞联谊活动,比如和几大银行啊,三线企业职工啊,都可以嘛,人家三线企业迟早要搬迁出来,市委市政府这些职能部门的单身青年正好可以联谊联谊,没准儿就看对眼了呢。”

    话题一歪又转到三线企业上去了,这钟广标还真是对本职工作上心。

    “钟书记,别歪题了,我是在说我个人的事儿,不代表广大单身狗。”沙正阳一边夹菜,一边道。

    “得了,三线企业搬迁这事儿办好了,我专门敦请市委给你们几个放一个星期假,好好休息休息,怎么样?”钟广标道。

    “钟书记,你这办好了是指什么程度?是等到七厂二所搬迁完毕么?”沙正阳翻着白眼,“那我们还真得命长才行,这没几年能搬迁完?”

    “我没那么没水平,我是说调研工作告一段落,搬迁方案敲定,就给你们一个星期,不,两个星期假!说话算话!”钟广标拍了胸脯,“但工作不能给我出纰漏!”

    “这还差不多,工作上的事情你放心,老贝做事儿还是有谱的。”沙正阳点头,“杨晖也不错,就是经验缺乏了一点儿,我都专门叮嘱了老贝,多教一教带一带,估计这项工作完成了,也就能出师了。”

    “嗯,老贝做事我看不错,对了,你们市委办对他的考察要抓紧,既要马儿跑,就得要给马儿吃草。”钟广标还是很关心这事儿。

    一个副科级干部而已,市委办和市委政研室里如过江之鲫,算下来副科级岗位起码几十个,实实在在干活儿的人你不给人家安排,难道还让那些尸位素餐的家伙坐着?

    在钟广标看来,宁肯给那些家伙高靠一级解决非领导职务,也得要把位置腾出来,让能干事儿的人上,这个观点他也专门和明永昌和郭向阳交代了,明郭二人也认同。

    吃完了晚饭,钟广标要去散散步,这都八月底了,马上就是九月了,傍晚已经没有那么热了,所以沙正阳也就陪着钟广标到丹河河畔走一圈儿。

    丹河是横贯宛州市区的主干径流,而河西偏北是宛阳区,河东偏南是龙陵区,而真阳则在西南面。

    龙头湖和凤尾湖分别在主城区的北郊,一左一右,位于丹河的两岸,有水道相通。

    再往上十多公里就是著名的野鸭湖,面积达七十多平方公里,丹河从上游伏龙山区出来,经过一段平缓的河道后注入野鸭湖,再从野鸭湖南端水口出来,流经宛州市区。

    在野鸭湖上段大约四十公里就是龙子河水库,这里是龙子河与丹河交汇处,也是宛州市区的重要水源地。

    由于有野鸭湖和龙子河水库两个重要的缓冲水体,所以宛州深得水资源充裕之利而又无洪涝灾害之弊,一直就是汉川最重要的农业地区,也是著名的粮仓和油料作物产区。

    丹河在宛州市区里呈现出一个弧形的弯曲,让西北面显得更为宽阔,而东南面处于一个半包围状态。

    丹河在市区里的河段南北两端尚未完全修缮完毕,但是中心城区这一段已经建好。

    河岸柳荫覆地,草木葱茏,两岸的滨河环线更是成为市民们最重要的休闲之地,每到晚间,市民散步遛狗,品茶喝酒,使得这一线都是热闹非凡。

    “下周我先跑一跑真阳三个厂,你有时间跟着我跑一跑,了解一下情况,后面的四厂二所你就根据你自己实际情况了,有老贝和小杨跟着就行了。”钟广标也能理解沙正阳现在的忙碌程度,所以主动为他减压。

    “那倒不至于,老贝现在没有职务,您钟书记下去调研,其他局行部委都有副职,市委办没有领导跟着不合适,我还得去。”沙正阳摇摇头,“否则日后那些单位又要说闲话,说我们市委办不懂规矩了,觉得我们都水了,他们也得要有样学样。”

    沙正阳说的很有道理,钟广标也知道,自己也才来,情况也还不熟,市里这帮局行部委的副职们可没那么听话,看见你市委办都没领导,没准儿第二天第三天就得要把换成单位中干来代替。

    可安排其他市委副秘书长跟着,他们又不熟悉情况,以后也不联系这一块,还是沙正阳跟着最放心,只是就有些辛苦沙正阳了。

    “唔,那就辛苦你了。”钟广标也不多说什么,“市招商局的事情我觉得也要加快,我和林书记都说了,机构编制可以缓一缓,先把筹备小组弄起来,工作要先开展起来才行,别什么都要等到车马齐全才干事儿,那就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