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八十节 选人用人
    贝一河握着电话也是无语,自己这位前妻永远都是这么“霸气”。

    不过从内心深处来说,贝一河还是有些愉悦的。

    费璐很少这样主动打电话来问自己的事情,自己88年底调到市里,她90年初调到市里,91年8月二人正式离婚,离了婚这两年多时间里,费璐除了逢年过节要带女儿去看望自己父母外,和自己联系更多的时候都是说孩子的生活费事宜,偶尔也会问问自己的情况,但像这样“积极”的态度,真的还很少见。

    没有哪个男人不愿意在女人面前展示出自己成功的一面,虽然眼下自己调到市委政研室还远谈不上什么成功,但贝一河还是很想在前妻面前证明一下自己不是无用之才,总还是有伯乐能发现自己。

    虽然贝一河不愿意承认,但是他内心很清楚,自己对和费璐复婚还是存在着某种幻想的。

    在此之前,贝一河知道这种希望很渺茫,尤其是传闻费璐可能要当群艺馆培训部主任,又传言说她被宣传部看中,有可能要调到市委宣传部,这都让他觉得自己距离她越来越远,距离自己的女儿也越来越远。

    但现在不一样了,调到市委政研室,而且马上就可能担任副科级干部,自己才四十四岁,还有机会,想到这里贝一河觉得自己某种心思也在内心深处慢慢浮起,只要抓住机会,自己日后未必不能拼一个副处级甚至处级干部出来。

    他没指望过和沙正阳这样的妖孽相比,但跟着沙正阳走,哪怕林春鸣在宛州只干一届,三五年内贝一河相信自己拼一个正科级职务应该是有把握的,至于要上副处级,那就得要看机会,但他觉得机会并不小,也许自己前半辈子一直走霉运,这后半段,或许就该转运了呢?

    沙正阳自然没想到自己把贝一河调到市委政研室竟然也会对贝一河的个人家庭生活都会带来如此大的变化。

    他调贝一河的原因没别的,一来贝一河人性格不错,二来,也是最关键的一条,贝一河是合适三线企业搬迁这一块工作的人才,情况熟悉,干过厂办副主任,文字功底不差,可谓最佳人选,换个别人,自己就得要多花不知道多少心神。

    就像明永昌给他说的一样,当市委办副主任,要向管理者角色转换,不能像当秘书,得学会合理选拔和任用人,把自己手底下的人用到最合适的岗位上,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市委办副主任。

    “这就是关于党政代表团赴珠三角、长三角地区考察的方案草案?”沙正阳接过曲晓伟递过来的材料,点点头:“效率很高啊。”

    曲晓伟莞尔一笑,“嘿,沙主任,咱们难得都有机会去考察学习一回,能不积极一些么?”

    “嗯,我看看。”沙正阳点点头,接过方案细细看了起来,很快他眉头就皱了起来,对面坐着的曲晓伟看沙正阳的表情变化,心里也悬了起来,不知道这位沙主任哪里又不满意了。

    好一阵后,沙正阳才放下手中的材料,曲晓伟这才启口问道:“沙主任,有什么问题么?”

    “嗯,有一些问题。”沙正阳没有客气,“曲处长,赴珠三角、长三角考察学习,目的是感受沿海地区的新思路新观念,学习他们在招商引资发展经济上的新举措,学习他们打造优佳投资和营商环境的的新做法,但是我看到你们罗列的学习考察点却有些和咱们的目的有差异啊。”

    曲晓伟讶然,“沙主任,我不太明白您说的意思,我们就是按照这个目的来做的方案啊。”

    “是么?”沙正阳摇摇头,“那我说说吧,先说长三角这边,沪上这边可以去学习,但时间不宜太长,主要是感受浦东与时俱进的气息,至于说招商引资的思路,我们学不来,学了也用不上,现在人家招商引资主要是国外大型企业总部,我们宛州根本无法比,杭州?杭州去学什么?学雷峰塔下怎么遇许仙么?”

    曲晓伟脸一红,沙正阳的话直接命中核心。

    “苏州、无锡可以去,因为苏州政府招商引资举措力度很大,值得我们学习效仿,无锡现在经济发展速度很快,值得一看,应该加上义乌和温州,义乌小商品市场,温州的私营经济发展环境的培育,都是重点!宁波、南京这些地方,完全没有必要去,我们学习考察要有针对性!”

    在沙正阳看来,宁波、杭州、南京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太突出的东西,发展很一般,没有必要去浪费时间,相比之下义乌和温州的这种对私营经济的宽松环境才是应当好好学习琢磨的。

    曲晓伟心中暗自一凛,这位沙主任心里是早就有数啊,对于要去哪里学习考察,要去哪里学什么,都是早就有准备了。

    “再说珠三角这边,深圳是重点,从思想理念和观点风气,再到政府的服务意识创新意识,都值得好好去学习领悟,广州可以简单看一看,但对我们不适合,佛山东莞最值得一看,这两地都是以发展劳动密集型实业为主的经济体系,尤其适合我们宛州今后的发展路径,珠海、中山都可以好好看一看。”

    曲晓伟早已经摊开了笔记本开始记录起来。

    沙正阳的意见直指问题核心,根本不以城市大小和经济发达程度来作为学习的标准,而是完全以什么更是和当下宛州的发展最契合的经济体系为目标,这才是真正的要去学习目的,而远非有些人想象的出去游山玩水开开眼界那么简单。

    分析完毕,沙正阳这才把手中材料一放,“曲处长,我记得我当时给你交待的时候,还提了另外一个要求吧?”

    曲晓伟脸上露出愁苦的表情,“沙主任,您是说要出思考题的事儿?”

    “是啊,出去这么大一帮人,浩浩荡荡几十号,这两趟学下来,得花多少钱?市财政本来就不丰裕,如果只是这么悠悠闲闲的去逛一趟,那意义何在?”沙正阳正色道:“既然是出去考察学习,那肯定要有学有所得,有所悟,有所用,这才在理,所以每到一个地方,我们考察学习,考察什么,学习什么,对我们以后回来之后有什么益处,我们可以从中学习到或者效仿到什么,那都得要有一个说法吧?”

    “沙主任,这道题太大了,我有些做不下来。”曲晓伟皱起眉头,苦着脸道。

    “你是做不来,还是觉得这道题出来会得罪一大帮人啊?”沙正阳笑了起来。

    “都有。”曲晓伟毫不讳言,“题出得不好,徒遭人耻笑,出得太难,怕领导们答卷不佳,又要怪罪,这个度我可掌握不好,还得要您亲自来做才行。”

    “你倒是挺会耍滑头啊。”沙正阳瞅了一眼曲晓伟。

    “沙主任,我们怎么敢和您比啊?您出题大家都没意见,毕竟大家都知道这是您给林书记和冯市长提的建议,他们也无话可说,可这题如果从我手里出来,那就真的要挨骂了。”曲晓伟大大方方的解释道。

    “那行吧,你先把我刚才和你说的几个考察学习地点调整过来,别有事儿没事儿把那些风景名胜所在城市写上去,你这是安心想让林书记和冯市长招省委批评不成?”沙正阳哼了一声,“题我来出。”

    总算是把这个活儿交出手了,曲晓伟也松了一口大气,连连道谢。

    沙正阳没好气的道:“你也别道谢,以后你别骂我就行,既然想去考察学习,那我也得给你出几道题,让你别只顾着玩儿,还得要学点儿真材实料回来才行。”

    曲晓伟不解的看着沙正阳,“沙主任,您这话我可就有些不明白了,我就是一综合处长,跟着领导沾点儿光溜一圈儿,怎么就成了我要学真材实料了?”

    “这你甭管,暂时也还不能告诉你,到走的时候再告诉你。”沙正阳笑了起来,笑得很诡异,也让曲晓伟心里有些发慌,但是又不知道沙正阳意图何在,只能悻悻的离开了。

    曲晓伟的表现的确很适合到招商引资局,大方有度,精力充沛,能说能写,关键是这女人的思维也挺宽,很多东西触类旁通,一点就透。

    沙正阳一直在考虑这个招商局班子的问题。

    论理不该他来操这份心,但是他却不能不操这份心,宛州这边对招商引资的概念还停留在多年前,觉得发几份广告,开个招商引资座谈会,似乎就能吸引到那些投资者来投资了。

    也不看看现在各地的形势,你不有针对性的招商引资,不拿出一份周密详尽的招商引资政策,甚至是每一个项目每一个企业都要有不一样的招商引资方案,你怎么能拼得过那些条件明显比你内陆地区好得多的沿海地区?

    曲晓伟也没有什么经验,但是这女人悟性高,学习能力强,正好可以从一张白纸作画,沙正阳觉得这女人挺合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