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七十九节 “糟糠之妻”,贱皮子

第三卷 第七十九节 “糟糠之妻”,贱皮子

    “别,老贝,咱们都是干活儿的人,你要干不下这活儿,我也不敢帮你,也帮不了你。”沙正阳很坦然的摆摆手,“马上办公室要组织考察,我给老向和杜克利都打了招呼,平时水点儿没关系,这种事情不能出纰漏,你也自己注意一点儿。”

    “我明白,沙主任,你看要不我……”贝一河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来:“要不我请政研室的同事们吃顿饭?”

    “不用!”沙正阳摇摇头,“你是来干活儿的,这个副处长也是干活儿副处长,他们都明白,这个时候做这些反而授人以柄,等到任命正式下来再说吧。”

    “沙主任,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哎,……”见沙正阳考虑得如此周全,贝一河更是感动。

    “老贝,没必要如此,明人不说暗话,我手里活儿太多,干不过来,但三线企业搬迁这项工作林书记和钟书记让我来牵头联系,我没那么多精力,必须得有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来干,我也不敢交给我信不过的人,否则林书记和钟书记饶不了我。”

    贝一河嘴唇微动,还想再说。

    “行了,老贝,这活儿不是你忙几天几月就能干完的,这是一个长期性的活儿,你自己也得悠着点儿,别太累。”沙正阳也知道这段时间贝一河很辛苦熬夜,“钟书记也是搞企业出来的,对企业很有感情,所以各方面都得要做好,至于你想说的,说一句俗一点儿的话,那就通过工作来回报组织对你的信任和期待吧。”

    半开玩笑半带官方的话让贝一河心情放松了不少,“沙主任,一定努力,尽我所能。”

    “嗯,另外,杨晖不错,但是这种专项工作,他还是经验少了一些,你好好带一带,我觉得打磨一下,这个小伙子还是能锻炼出来的,该交给他的工作,要让他试着独立去尝试,你把好关就行,别什么都自己亲力亲为,结果是自己累得不行,结果人家年轻人也没有得到锻炼机会。”

    听得沙正阳这番老陈持重的话,贝一河都觉得心里说不出的古怪,给年轻人机会?可你比杨晖还小两岁吧?你这是在给我们机会啊。

    怀着莫名的心情回到自己办公室,贝一河就听到了电话响起,紧接着那边杨晖就在喊:“贝处长,电话。”

    听得杨晖讨好的喊声,贝一河也是无奈。

    这市委办里就没有半点儿秘密可言,这边市委办还没有正式研究,风声便已经传了出来。

    政研室副主任向文广天生就是大嘴巴,加上他本来年龄也快到了,每天来打一头,除了喝茶看报纸,就是这个办公室窜到那个办公室,东家长西家短,比女人还能八卦,挨过郭秘书长几次骂也一样死不悔改。

    听到电话里喊“贝处长,电话!”,费璐心里就咯噔一声响。

    贝处长?!

    贝一河这狗东西居然当处长了?!

    这怎么可能?!

    握着电话的费璐一时间有些恍惚,这世界变化这么快?让她都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

    上午才看到了那个“不三不四的人”与王部长、吕市长的谈笑风生,下午就听到了喊贝一河贝处长?

    这还有没有这么稀奇古怪的事情?

    一直到电话里传来“喂,哪一位”的声音,才把费璐从恍惚中拉回过来。

    “是我!”一听到贝一河的声音,费璐顿时精神一振,立时底气装了起来。

    别人不敢说,对付贝一河她还是把握十足的。

    “费璐?!是你么?”贝一河讶然,费璐怎么知道政研室的电话?

    自己调到政研室才一个星期不到,忙得脚不沾地,根本没有精力想其他,她怎么知道自己调到政研室来了?

    “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贝一河,你能耐啊。”费璐冷笑了一声,“贝处长?哟,当处长了,连你糟糠之妻都丢在脑后了?”

    糟糠之妻?是你铁了心要离婚的好不好?

    贝一河下意识的咧嘴苦笑,每一次听到费璐的声音,贝一河都有些说不出的紧张,既希望听到,又怕听到。

    希望听到是一起生活十多年,费璐其他方面都好,就是太势利了一点儿,所以贝一河一般都是忍着,宁肯自己受点儿气,到最后离婚了,他都还是舍不得,既舍不得这个女人,也舍不得女儿。

    怕听到是每一次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都没有好话,不是冷言冷语,就是指责讥诮,弄得他难受不已。

    所以不少要好的朋友都说自己是贱皮子,连贝一河自己都觉得自己还真有点儿,但却改不了。

    “什么事,费璐?”贝一河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沉声问道。

    “没事我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么?你调单位居然不和我说一声?”费璐也有些怒了,“怎么,怕我知道不成?不想让我知道,你起码也该让你女儿知道她爸换单位了吧?”

    “不是,我也只这个星期刚调过来,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们。”费璐是个喜欢抓住一点儿就不放的人,贝一河不敢继续扯下去,耐心解释道,本来他也没准备要瞒着对方和女儿,也瞒不住。

    “你当处长了?在政研室?哪个处?”费璐知道当初贝一河就差一点儿调到市委政研室,结果因为政研室没编制,就此搁浅,最后不得不调到党校。

    当初她就一直埋怨对方不肯去送礼,真还以为自己是个人才人家市委政研室就离了他不成的样子,结果弄到最后没成,这也是当初两人闹离婚的一个主要原因。

    按照费璐的意思,就算是调到市委党校了,也还是应该想办法主动去找市委政研室的领导,争取以后一旦有编制就调进去。

    可贝一河这个死脑筋却觉得调到市委党校也不错,而且刚调到这个单位就琢磨着要调走,这样不好,所以不肯去,这才让两人关系迅速绷紧走僵,最后导致了离婚。

    “没有,就是调到市委政研室。”贝一河当然不能承认。

    人家恭维你喊你一声处长你可以听着,但是自己承认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一天文件没下来,这种事情都存在变数。

    虽然贝一河内心也很确定沙正阳说话的可信度,但也不敢承认,费璐和他夫妻几十年他太了解了,典型大嘴巴,啥事儿在她嘴里都过不了夜。

    “哟呵,在我面前还装?”费璐清脆的声音响起,“我刚才耳朵出问题了?人家喊你贝处长,我听错了?”

    “是单位同事开玩笑。”贝一河也是无奈。

    “这种事情也可以开玩笑?你在逗我不懂单位里的规矩么,贝一河?”费璐怒了,她感觉好像贝一河也有些变了的味道,“那天在找你的时候那个和你商量事儿的年轻人是谁?”

    “是沙主任。”贝一河知道多半是费璐碰到了沙正阳,沙正阳昨天陪市委林书记他们一行到市文化局调研,也去了群艺馆。

    “市委办沙主任?”费璐估计这大概就是贝一河的贵人没错了,“他和你啥关系?”

    “沙主任是市委办副主任兼市委政研室副主任,主持市委政研室工作,他和我没啥关系,他就住在我们隔壁,估计是觉得我对七厂二所的情况比较熟悉,加上我原来当过厂办副主任,所以就让我去帮他。”

    贝一河心平气和的说道,但这显然难以说服费璐,天下有这么好的事情?

    之前想尽办法都调不进去,现在他一眼就看出你贝一河是块金子,就把你调到市委政研室了?

    “这么简单?”费璐百思不得其解,“那位沙主任是不是跟着林书记从汉都过来的?”

    “是啊,你怎么知道?费璐,我告诉你,你可别去乱打听啊。”

    贝一河一惊,知道沙正阳很正常,连沙正阳跟着林书记过来的都知道了,这费璐难道还专门去打听了沙正阳的情况,这就有些不妥了。

    “我像你那么不懂事?”费璐不耐烦的道:“我只是确定一下,如果是他帮的你,那还说得过去,否则我不信谁会一下子就能把你调到市委政研室。你说他在主持市委政研室工作,所以看重你就安排你当处长,是哪个处?”

    见费璐扭着这一点不放,贝一河对自己这个前妻太了解了,说是官迷不为过,之前也就是因为觉得自己不求上进,堂堂一个老正牌大学生,居然混不到一官半职而不满意,成天吵吵,最终走到离婚这一步。

    自己要真不回应这一点,还不知道费璐会怎么去到处打听,贝一河只能压低声音遮掩着道:“沙主任是这么说了,让我去经济处担任副处长,但只是这么说,组织还没有考察,做不得数,你别去瞎打听,……”

    “行了,这种事情我比你懂!”费璐内心一阵狂喜。

    贝一河这狗东西还真是走了狗屎运,调到市委政研室不说,居然还能提拔,这沙正阳还真是贝一河的贵人啊,贝一河呆头呆脑,这方面不懂,居然还来叮嘱自己,她得去好好问清楚,若真是贝一河攀上了沙正阳这根高枝儿,未来怕就不是一个副处长的前途了。

    “晚上我和你女儿到你那边来看看,婧蕾先过去,我晚点儿过来,你好像对你闺女一点儿也不关心啊。”费璐语气不容置辩,然后直接挂了电话,根本不给贝一河反对的机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