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七十六节 调研,文化是灵魂

第三卷 第七十六节 调研,文化是灵魂

    柯斯达缓缓的启动,驶出了市委大院。

    车上的人并不多,除了林春鸣外,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明永昌,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王挺,副市长吕彬奇,市委副秘书长谢胜华,市委办副主任沙正阳,也就是苏子晗和综合一处处长曲晓伟了。

    今天的调研任务准确的说并不重,上午到市文化局调研,先听取市文化局汇报,然后在实地看点,下午也去一样,先到教育局听汇报,然后再看一两个点。

    对市直机关部门的调研和到区县调研的情形不一样。

    林春鸣到区县,一般是先简单听取介绍,重点实地选点考察,了解情况,然后再是听取区县委的汇报,然后还要和主要领导个别谈话,程序要复杂得多,内容也要详实得多。

    但市直机关部门就要简单许多,一般不与领导个别谈话,即便是要,也会以后约时间。

    “林书记,前天正阳来专门和沟通情况,谈到您对文化工作的期望,我感觉压力巨大啊,我一直以为林书记会把文教宣这一块工作放到最后来,没想到这首当其冲就是我们文教宣这一块,而且听正阳一说,这文教这一块工作日后怕是要下大力气啊。”

    王挺笑着道:“昨天我和彬奇市长也专门合计了一下,要按照您的要求来,我们宛州目前这一块的工作差距可真还差得远啊,而且面临的困难也相当具有挑战性啊。”

    副市长中,吕彬奇分管文教卫,之所以吕彬奇也担任了三线企业搬迁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也就是考虑到一旦搬迁首当其冲的就是企业办社会这一块,职工医院、疗养院、子弟校、幼儿园、技工学校等也是马上就需要移交的,所以让政府分管这一块的领导来副主任也是应有之意。

    “老王,我和永昌、向阳以及正阳都谈起过,如果单单只从短期的工作来说,我们本届宛州市委市府的主要任务虽然重,但是相对简单,就是发展经济,推进工业化和城市化,但是如果从长远计,宛州要想能持久发展,保持后劲,那么文化和教育就是必不可少的两块基石。”

    林春鸣心情看起来不错,面对王挺的叫苦,也是笑容满面。

    “嗯,正阳帮我总结了一下,说,文化是灵魂,教育是根本,没有灵魂,一座城市发展就会缺乏凝聚力和养分,就像一株植物缺乏水和阳光,而教育是根本,教育不足,就意味着根基不牢,一株植物就难以长成参天大树,我深以为然。”

    像是被勾起了话头,林春鸣滔滔不绝:“我们宛州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而且本区人口深受鄂豫两省影响,像宛北两县风土人情都和中原接近,而宛南三县则与荆襄风俗相通,其余几县更接近于汉都和嘉州的习惯,地域文化丰富……”

    “而且像即将搬迁进入市区的七厂二所,职工加上家属十余万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苏沪、东北、晋、鄂等省,本省人只占到三分之一不到,这种移民文化会让我们宛州的传统文化更加丰富多彩,所以未来宛州在发扬我们的文化核心对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事业发展的引领作用更是大有可为,……”

    王挺和吕彬奇也不得不佩服林春鸣的观点独具一格,单单从这个风土人情的异同就能和这三线企业搬迁拉扯上,而且还格外强调文化核心的社会事业发展的引领作用。

    “如果我们只想图轻松,求眼前安逸,当然可以随随便便的糊弄着走,我相信很多人也不会太在意这一块的工作,但是这恰恰是短视和浅薄之举,我们宛州日后要想成为汉东中心,甚至对周邻地区保持核心吸引力的优势,那么文化和教育这一块的工作只能加强,不能放松,而且必须要持之以恒的加大投入,确保我们在这一块上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在这个问题上,沙正阳的确和林春鸣探讨过几次。

    沙正阳也谈到,如果只求眼前,那么这两块,尤其是文化这一块的工作的确不起眼。

    但是如果宛州要想日后发展成为像汉都、嘉州那样的大都市,就必须要从早做起,从现在就要开始打好基础,培养出一个浓郁的文化氛围,作为这座城市凝聚人心吸引人才的灵魂。

    一个新兴城市和一个具有文化底蕴的老城市,或许短期内新兴城市能迅速兴起,甚至在一段时间内都会保持着优势地位,但是从长远来看,一座城市的核心还是人,尤其是人才。

    能留住人,尤其是人才的关键要素中,除了就业机会外,最重要的就是文化底蕴和文化凝聚力,当然教育和医疗资源一样是其中之一。

    其他要素或许新兴城市都可以迅速复制,唯独文化底蕴却很难被复制,所以当其他要素在竞争中被慢慢拉平时,唯独文化底蕴的凝聚力和吸引力则只能通过时间来慢慢沉淀,像苏州、杭州、汉都、西安这些都是典型。

    沙正阳的这番观点,林春鸣深以为然。

    所以林春鸣也不吝在车上和大家一起分享探讨一下沙正阳的这个观点。

    林春鸣并没有要把沙正阳的这个观点“据为己有”的意思,他的心胸也还不至于那么狭隘。

    而沙正阳的这些观点他也很认真思索过,只是原来未曾系统性的思考和提炼而已,沙正阳这么一引导,他也就在和沙正阳的慢慢讨论中形成了这个这个观点。

    林春鸣对这个观点的阐述一直持续到了车开到市文化局院内,也给了王挺和吕彬奇他们很大的触动和启发。

    柯斯达很新,是一月份才买回来,据说当时也还引起了一番争论,最后还是顾红普难得的独断了一回。

    据说现在省里边还只有汉都市委市政府买有两台,而宛州就抢先出了一次风头,但也只敢买一台。

    “看不出咱们宛州文化系统麻雀虽小,却肝胆俱全啊,汉剧院,京剧团,杂技团,歌舞团,一应俱全。”

    沙正阳陪着吕彬奇一道从市文化局会议室里跟随着走在前面的林春鸣、明永昌、王挺以及走在最前面带路的市文化局局长龚振强后面出来。

    “咱们宛州是老专区,而且地处汉东盆地内,较为封闭,人口又多,每年省里的文艺调汇演咱们宛州都是首当其冲,不但要求节目出得多,而且质量也要求要高,如果在全省不能有节目拿到一等奖,那省里铁定要批评市里。”

    吕彬奇是个敦实矮胖的男子,发际线有些高,而且头发也不多,看起来有些显老,但实际上才刚四十岁。

    他和王挺形成鲜明对比,如果走到一块儿,十个人有九个人都得要认为他比王挺大几岁,但实际上王挺比他大八九岁。

    这也是一个经历相当丰富的干部,原来在地区丝绸厂当过副厂长,后来调到地区经委担任过主任助理,再到山都担任副县长,然后从副县长,县委常委、政法高官,常务副县长,副书记,县长,书记,,辗转了三个县,才从真阳县委i书记提拔起来担任副市长。

    “像汉剧院和京剧团就是曲艺团分家分成了两家,而杂技团也是从歌舞团里分出来的,最早还有一家话剧团,后来合并给了歌舞团,所以啊,林书记对咱们文化这一块工作寄予厚望也说得过去,只是咱们宛州这几年经济发展乏力,在文化这一块上投入也就有些小了。”

    “吕市长对文化这一块工作也很谙熟啊,如数家珍,……”沙正阳笑了起来,“听说吕市长也在企业里工作过?”

    “嗯,81年从地区丝绸厂里调出来。”吕彬奇也不无感慨,“我那时候才二十八岁,当经委主任助理,还一直以为自己恐怕是全宛州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谁能打破我的记录,嘿嘿,正阳,你这是来打破了我的记录啊。”

    “啊?”沙正阳下意识的挠了挠头,开着玩笑,“吕市长,这我可不是有意的。”

    吕彬奇也笑了起来,“不管有意无意,这就是一个事实,长江后浪推前浪嘛,得服老。”

    沙正阳差点儿就冒了一句“前浪死在沙滩上”,纯粹是习惯使然,好在及时住嘴。

    “吕市长,您说这话当着我说我只能听着,可如果在其他领导面前说,恐怕就得有人心里嘀咕了。”

    沙正阳对吕彬奇的印象不错,人虽然颜值不咋地,但性格挺爽朗,而且说话也没那么多讲究。

    如果没有人介绍,你铁定不知道他是当过县长书记的狠角色,而且据沙正阳所知,他在香城当县委i书记一样相当霸道,说一不二,而且还把当时和他不对路的一个县委副书记给撵到了县政协去当了一个党组副书记、副主席。

    要知道按照这边的规矩,副书记退二线都得要解决一个正县级,但那位副书记就硬生生被吕彬奇给压住了,没能当上县政协i主席。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