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七十三节 润物无声
    叶和泰在市教委主任位置上干了两年,时间不长,但感触颇深。

    宛州千万人口,汉东重镇,教育资源看起来不差,但是人均资源却在全省相当落后,加之缺乏工业基础,宛州工专闹了那么多年升格为本科也没有消息。

    当初叶和泰也是力主应当在高等教育这一块和职业教育这一块上加大投入力度,以期弥补宛州教育基础上的薄弱环节,但是并没得到多少回应。

    “叶部长,所以我说这是一个机会,像七厂都有自己的技校,规模大小不一,但是都各自有自己的侧重,包括电子、光电、机械制造等等,宛州工专虽然号称工业专科学校,但实际上我们都知道在许多环节上都还很欠缺,如果能借这个契机把这几所技校资源并入宛州工专,再借此机会向省里和教育部申请升格为本科,这岂不是一个双赢之事?”

    沙正阳的建议让叶和泰大为意动,他还真没想到这一点,看了一眼沙正阳,难怪林春鸣对这家伙如此倚重,这脑瓜子的确要比别人想得更长远宽阔许多。

    思考了一阵这件事情的可操作性,叶和泰觉得还真的有些可能,既然中央和省里把七厂二所要交地方,而企业办社会这一块首当其冲,那么技校这块资源正好可以填补宛州工专的短板,充实学科,这对于日后宛州的发展也是一大好事,宛州市委市政府应当要促成这件事情。

    “嗯,正阳,你说的这事儿是好事,咱们宛州市委市府应当尽力促成,中央和省里也应当支持这一举措,对各方都有利。”叶和泰终于点头。

    找到了一个共同认可的话题,谈话气氛也就好了许多。

    沙正阳也顺带谈到了宛州医疗资源的短缺。

    尤其是谈到了宛州建市以来除了原来地区中心医院外,其他原来的宛阳和龙陵两区县医院更名过来的二医院、三医院无论在各方面条件上都远逊于现在地区中心医院转变过来的宛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这形成了宛州市的医疗资源配备的不均衡现象。

    而伴随着七厂二所搬迁,带来大规模城市人口增加,加上未来宛州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加快,对于医疗资源的需求也会日益增长。

    所以必须要未雨绸缪提前准备,建设新的医院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也是迫在眉睫的是事情,对七厂二所的医疗资源进行整合,更有效的发挥作用,就是应有之意了。

    这个问题上沙正阳也和叶和泰谈得很愉快,因为叶和泰的妻子就在市第一人民医院担任消化内科主任,所以叶和泰对这一块也很了解。

    一个小时转眼就过去了,沙正阳离开叶和泰办公室时,都能感觉到某种氛围的转变。

    当沙正阳消失在走廊外时,几度想要找叶和泰汇报工作的副部长金克南这才得以进门,注意到叶和泰心情很不错,金克南这才试探性的问道:“叶部,沙主任来找您汇报工作?”

    “也说不上,就是探讨点儿事情,嗯,克南,你还别说,人家这么年轻能奔到副处级位置上,还真有点儿能耐,林书记把他选到宛州来,并非无因啊。”叶和泰捧着茶杯,在办公室里踱着步,不无感慨。

    “之前我一直不太认可这种过于年轻的干部,觉得人的能力经验更多的是在工作中砥砺打磨出来的,学校里学的东西终觉浅显不深,但正阳有点儿颠覆我的认知,他才工作了三年时间,但给我的感觉,他的很多观点看法倒像是一二十年才能提炼出来的东西。”

    “哦?”金克南也吃了一惊。

    叶和泰性格大家都是知晓的,话不多,但句句都有分量,能得他这般称赞,可不容易。

    尤其是还是沙正阳这一样可在很多人眼中都属于幸进之臣,叶和泰或许在表面上能表现出礼貌客套性的尤善,但绝无可能在人后,特别是自己面前如此夸赞一个他看不上之人。

    “叶部,这沙正阳真的有本事?”金克南忍不住问道,这也决定着以后市委办和组织部这边打交道的许多方式态度问题。

    “有多大本事我还不好断言,但是很有眼光见解这一点我倒是觉得不假,起码我是这么看的。”叶和泰放下手中茶盅,沉吟着道:“而且总感觉他的一些观点见解都是经过了千锤百炼出来的一般,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但给我的感觉确实如此,此人不简单啊。”

    “林书记来给咱们市里也带来了不小的变化啊。”金克南试探性的道。

    “嗯,克南,林书记来的确带来了一些变化。”叶和泰当然知道金克南说这话的意思,点了点头:“或许林书记有时候态度有些急躁,又或者林书记想要改变咱们宛州落后面貌的心情有些急切,但不容否认,林书记是想做一些事情的。”

    金克南心中微微一震,虽然叶和泰的话语里态度还很含蓄,但是他却能听出来一些端倪了。

    顾红普时代,叶和泰一直保持着一种特立独行的姿态,该表态的不含糊,该支持的很坚定,但保留态度的时候也不少,这使得叶和泰一直在市委里边显得有些孤独,但却无人敢无视于他。

    就算是顾红普也一样要尊重对方的态度,事实上一年前市委班子进行微调,叶和泰从宣传部长转任组织部长之后,这种格局就明显。

    “可咱们宛州的情形……”金克南微微顿了一顿。

    “林书记有一句话我还是认同的,如果你始终畏难而不愿意去做,怎么知道这些困难不能被克服?他说,困难永远都有,有时候畏难会逐渐变成一种习惯,这一种心理定式,一旦定型,再来扭转就难了,我觉得说得很好,包括我自己,有时候都有这种心态。”

    叶和泰的话再度让金克南心中剧震,这番话的态度就很明朗了。

    这一段时间里林书记几度和叶部长长谈,这一点金克南也知道。

    有时候叶部长回来也会和他谈起,说如果林书记能早几年来宛州,局面就完全不一样,但是现在宛州积弊甚深,痼疾累累,要想用猛药一下子见效,弄不好要搞成欲速则不达,反为不美,所以叶部长态度还有些犹豫。

    但似乎现在叶部长的态度正在发生改变了。

    叶和泰似乎感受到了金克南的一些情绪,淡淡的笑了笑:“时移势易,我们要学会辩证的看问题看形势,林书记来了一个月,并没有闲着,他的决心和态度大家有目共睹,省委的态度更明确,我也越来越觉得林书记在咱们宛州能让咱们宛州局面有一个大改观。”

    态度极其鲜明了,之前叶和泰不是不支持林春鸣的大动作,而是从宛州成长起来的他,深知这塘水的深浅,之前他有些担心林春鸣急于求成,反而影响了大局。

    但现在看来,明永昌和他配合日趋默契,钟广标的到来也是省委支持宛州强力推进改革开放的一个明确标示,如果这个时候都还看不清形势,那他叶和泰就真的头脑眼光有问题了。

    再说了,他叶和泰也不是固步自封的老朽,他也很想在自己的家乡干一番事业,为家乡父老乡亲尽一份自己的努力和责任,有此良机,为何不能一搏?

    叶和泰甚至感觉到像沙正阳在市委办里动作不断,影响日增,甚至对明永昌和郭向阳都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不得不说林春鸣选了一个很好的角色,不动声色间,就已经在悄然的渗透影响到了整个局面。

    事实上沙正阳也没有想到自己和叶和泰的一番谈话会起到从量变到质变的某些作用,他只是觉得作为市委办副主任,理应遵循职责,主动的与市委各部门协调好关系,调动起各方的资源,更好的推动工作。

    “王部长,林书记星期四上午到市文化局,下午到市教育局,您看,这是林书记的调研日程和市委办根据林书记的要求草拟的一些工作思路,请您审阅,……”

    沙正阳端坐在宣传部长王挺的对面。

    沙正阳敢打赌,二十年前,坐在自己面前这一位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男神。

    浓眉俊眼,面颊宽阔而富有轮廓,颧骨略微高一点,下颌略长一点,但使得他面部特征更明显,显得更有气势,长得有点儿像濮存晰,甚至比濮存晰更帅,无论是谁看了第一眼,都会觉得格外难忘。

    王挺已经接近五十岁,但怎么看都只有四十二三的模样,特显年轻,流露出来的儒雅中的成熟,沙正阳估摸着绝对是少妇们心中的偶像。

    不过沙正阳也知道王挺的老婆一样不简单,市电视台的主持人,其父亲原来是宛州专区的副专员,据说该女还是人大毕业的高材生,王挺老婆死了之后以黄花大闺女嫁给了当时还是市电视台副台长的王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