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七十节 孽缘?
    “哦,汉川大学啊,不赖。”圆脸女孩点点头,很有点儿居高临下的气势,“分到市政府哪个部门?”

    “办公室。”沙正阳真的很想一掀桌子走人,但还得忍着,装逼打脸这种无聊至极的事儿,他真没兴趣,过了那个年龄阶段了,当然你要说无意间撞上来的,那另当别论。

    一干人也都觉得这分配不错,能直接分到市政府办公室,哪怕是汉川大学毕业的,肯定也得有点儿关系才行,圆脸女孩瞅了沙正阳一眼:“行啊,直接分到市政府办公室,有点儿关系啊。”

    看见顾湄都快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了,沙正阳吐出一口浊气,闷闷的道:“嗯。”

    好在对方也都是写乖觉人,知道这种话题不宜深说,再说下去,人家也不会告诉你到底是走了哪方面的关系才能分到市政府里边。

    “坐吧,就挨着小湄坐。”圆脸女孩显然是这群人里边有点儿分量的,招呼着沙正阳入座,旁边的男孩也主动起身和沙正阳打了个招呼,然后介绍其他人。

    四男三女,加上沙正阳就成了五男三女。

    不出所料,坐在圆脸女孩齐瑞芬身旁的男子长得相当帅气,是齐瑞芬的男朋友。

    这人给沙正阳很有点儿眼熟的感觉,当他说出自己名字时,沙正阳立即就有了一点儿印象,夏侯子,而上次和卿箬笠一起搭车的那个家伙不是叫夏侯午么?

    面貌明显十分挂相,应该是两兄弟才对。

    其他四个男孩,要么就是齐瑞芬的同学,要么就是夏侯午的朋友,一番介绍之后,其中有一个对沙正阳明显存着敌意的男孩开始若有若无的展示这个群体的人脉关系。

    没到十分钟,这群人的家庭背景便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了沙正阳的眼前。

    夏侯子,在市税务局副局长夏侯通的儿子;齐瑞芬,父亲齐家远,龙陵区委常委、组织部长;还有那个头发稀少但却刻意留得很长,一副艺术家打扮的男孩,邱玉德,其父邱怀为,市文化局副局长。

    而对沙正阳敌意最深的那个明显摩丝打得过多的大背头男孩,则是龙陵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徐建波的儿子徐松阳,自己开了一个建材公司做生意。

    整个饭局上沙正阳都显得很安静低调,他实在没有太多心思来和这帮在自己乳臭未干却又想要在自己面前刻意炫耀的家伙多牵扯上瓜葛。

    当然,这帮家伙也是可以要在自己面前展示他们的人脉关系是多么的广阔,消息是多么的灵通,所以免不了也有不少平时沙正阳都未曾听到过的消息也传到了他耳朵中,真真假假,他也无从辨识。

    但有一点毫无疑问,那就是林春鸣的到来还是给整个宛州政坛带来很大的震动。

    林春鸣的一系列调研,以及在几个会议上的讲话,都给宛州政坛带来了冲击,很多人都意识到了现在的宛州和顾红普时代的宛州不一样了,而按照原来的规矩走下去也行不通了。

    吃完晚饭,一帮人又邀约着要去宛州最大的猎人迪厅去蹦迪,据说这家迪厅是才开不到两个月,生意特别火爆。

    老板听说是去燕京和平house考察过,觉得干这个能挣钱,这才回宛州来投资装修,完全按照和平house的风格来打造,当然从消费水平上肯定无法和燕京的和平house相比就是了。

    沙正阳对蹦迪这类活动不太感兴趣,但是很显然顾湄他们这群人都兴致高昂,最终结果就是他只能作为陪客跟着去。

    不得不承认这家猎人迪厅的投资还是相当大的,至少在汉川算得上是一流的,大概也只有汉都有那么两家能比得上这家迪厅。

    野人王的士高的音乐一爆发出来,整个迪厅里的年轻人都如同疯狂了一般,强劲的冷气下丝毫不能冷却他们火热的心灵和情绪,看着顾湄在舞池内恣意挥洒着优美的舞姿,本来以为自己早就对这些玩意儿免疫的沙正阳也忍不住热血沸腾,很有点儿冲上场发泄一番的冲动。

    好在他还没有昏头,虽然情绪涌动在心中,但是沙正阳表面上还是很冷静的坐在了沙发里,只是以冷饮来化解了内心的热意。

    夏侯子坐在一旁一直在观察着沙正阳。

    他总觉得这个貌似高深的家伙有些不一样。

    他也问过沙正阳的家庭情况,沙正阳也没有隐瞒,直接说了,汉都市的某个县份上的厨师,这让夏侯子也是很惊讶。

    只是这家伙怎么会分配到宛州来,还有些不太明白,要知道这年头基本上都是延续了哪里来哪里去的分配原则,当然也会有一些在学校里表现比较优秀的学生会被选中。

    夏侯子和沙正阳搭了几次腔,但都被沙正阳滑不溜秋的给带了过去,找不到更好的了解办法。

    他在市邮电局工作,这部移动电话也是单位上的,并非配给他专人使用,而是他今天有意要在炫耀一番带来的。

    而沙正阳居然也有移动电话让他很是吃惊,无论如何解释这都说不过去,哪怕沙正阳说这个电话是他一个汉都朋友连带着一辆汽车暂时放在他这里,对方出国了,他也觉得难以相信。

    可他又找不出理由来戳穿对方,对方的话语里也有啥漏洞,电话号码的确是汉都那边的,他在邮电局工作自然清楚。

    可谁会把这电话暂时放在这里,这有不是啥大件物品,还需要寄存,而且这玩意儿使用起来的价格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

    一直到晚间沙正阳送顾湄回宛州宾馆时,顾湄脸上都压抑不住内心的骄傲得意,当然还有喜悦。

    把顾湄送到房间里,顾湄把门关上,看见沙正阳摇头,顾湄红扑扑的脸上美眸流淌,“你知不知道,夏侯子对你好奇极了,总觉得你不像普通的大学生,一直在问我,我告诉他其实你是清华大学毕业的,把他给弄懵了。”

    说到这里,顾湄忍不住笑了起来,对于这种逗乐的玩笑,尤其是想到自己闺蜜男朋友对正阳那种狐疑的表情,顾湄就觉得格外好笑。

    “淘气!”沙正阳啼笑皆非,“清华大学毕业的就能高人一等?夏侯子不也是汉川电子科大毕业的么?”

    “是啊,瑞芬这个男朋友还是挺优秀的,但他那几个朋友不怎么样。”顾湄嘴角一挑,“你没来之前,就一个劲儿的在那里孔雀开屏,让人尴尬,没有一点儿眼力劲儿。”

    沙正阳能够想象得到以顾湄的脾气,肯定不会给那些人好脸色,弄不好还会冷嘲热讽一番。

    “你也别太过了,好歹以后也是你好朋友老公的朋友。”沙正阳看了看表,“太晚了,你也要洗澡睡觉了,我先回去了,明早我来接你,我带你逛一逛宛州的风景。”

    顾湄不说话,走上前来搂住沙正阳的腰,目光炽热如炬,几乎要把沙正阳熔化,“要不你就住这里?”

    “不,不行。”沙正阳心中一阵狂跳,顾湄把胸贴在自己胸前,软中带硬的两团如同两枚火山口,要把沙正阳彻底烧成灰烬,看见顾湄脸色黯然,沙正阳心中也是不忍,但他知道自己不能留下。

    “小湄,你知道的,我不能……”沙正阳苦笑着道:“否则我自己都不能保证我自己会做什么,你能理解么?”

    突然间,原本一脸黯然神伤的顾湄笑出声来,“哈哈,我就是考验一下你,看看你能不能经得住考验,正阳哥,你过关了!”

    “啊?”沙正阳目瞪口呆间,忍不住吐糟:“那我如果留下来呢?”

    “留下来就留下来呗,隔壁你再去开一个房间就行了,正阳哥,你是不是想到某些不该想的东西了?”顾湄笑嘻嘻的道。

    “哼,我要真留下来,那恐怕就由不得你了。”沙正阳狠狠的道。

    “那也没关系啊,正阳哥真要作恶某些事情,也许我还更高兴呢。”顾湄眉目间流淌出来的风情完全超出了她的年龄,时而清纯妖娆,时而冶艳如火,让沙正阳都有些分不清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她了。

    沙正阳狠狠的吐出一口粗气,双手捏住顾湄的脸颊,疼得顾湄哎呀叫出声来,这才松手:“居然敢调戏起我来了,这是给你的惩罚!”

    然后迅疾抽身,给顾湄挥了挥手,出门带上门,径直离去。

    站在窗前看见楼下沙正阳开的车灯光晃动,慢慢驶离停车场,顾湄这才按住自己的胸中几乎要蹦跶出来的心脏。

    先前的大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敢说出来,沙正阳的拒绝既让她心安,但是也让她有些不甘。

    沙正阳的拒绝绝不是因为他不喜欢自己,而是他在顾忌孙妍,可孙妍恰恰是顾湄心中的刺。

    对于这个昔日最要好但是却欺骗了自己的闺蜜,她的感觉是复杂的。

    她知道如果换了自己处在孙妍的角度上,也许会一样那么做,只是处在自己这个位置上却无法接受。

    或许这就是一场孽缘?

    她从来不信,她只知道缘分和机会一样,从来都是自己争取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