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六十八节 融入
    看见沙正阳脸色难看,贝一河也是大为紧张,连连对沙正阳说对不起。

    贝一河对自己这个前妻他是真的没辙。

    结婚十多年,费璐性子本身就好强,在家里都是居于强势地位,因为年龄比自己小七八岁,而且长得漂亮且又是单位的文艺骨干,所以他也是视若拱璧,倍加爱惜,也造就了对方有些骄矜的气势。

    沙正阳也不想和女人计较这些,只是被人视为不三不四的人,还是让他有些郁闷。

    尤其是对方根本没给自己以及贝一河任何解释的机会,便带着女儿直接出门骑上自行车走人,这也让沙正阳大为懊恼。

    看见两部自行车消失在黑暗中,贝一河也是连连道歉,沙正阳当然不会对贝一河有什么看法,只是觉得贝一河有些太过于窝囊,而他这个前妻也未免太过武断骄狂。

    回到房间里,沙正阳实在忍不住问道:“贝老师,你前妻在哪个单位工作?”

    沙正阳感觉对方对贝一河很有些鄙夷的味道,实在不明白对方在面对贝一河时怎么会有日此的心理优势。

    贝一河苦笑,“她在市文化局下边群艺馆工作,担任群艺部副主任,据说下一步可能要提拔为培训部主任,也有说她可能要借调到市委宣传部。”

    沙正阳愣怔了一下,群艺馆?嗯,市文化局下边的全额拨款事业单位,后来应该会改名为文化馆,正科级单位。

    不过这下边的工作部,大概就是一个股级单位,某部副主任,大概就是副股级干部,嗯,组织部门是不认可的,估计也就是市文化局内部自己报个备而已。

    没想到芝麻大一个官,倒是气势很足,给人感觉有点儿像市妇联主任,在贝一河面前更是很有一股居高临下颐指气使的味道,看样子贝一河也是长期被对方“欺压”,习以为常了。

    摇摇头,沙正阳也懒得多管人家闲事儿,“贝老师,我已经和明秘书长说了,市委政研室这边几个人,你先过来,嗯,我的意思是你现在经济研究科工作,主要任务就是七厂二所的搬迁前期调研准备,……”

    贝一河脑子一热,心脏也是猛然砰砰猛跳起来,真的被自己等到了?这是真的?

    他有些不敢置信,但是却又不能不信。

    之前自己拖了四年,那位已经退下去的市委副秘书长信誓旦旦的保证都没有能解决自己的问题,沙正阳这样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市委办的副主任就能拍板?

    但贝一河也知道自己应该相信,沙正阳虽然只是市委办副主任,但却是市委i书记林春鸣从汉都带过来的,说是绝对心腹毫不为过,无论是市委副书记唐华,还是市委秘书长明永昌都要给其几分薄面。

    “沙主任,我的编制……”这是最重要的,解决不了编制,那么就是借调,心里始终是悬的,随便换个领导都有可能宣布作废,让你滚回原单位去。

    “嗯,现在市委办和市委政研室的确超编了,但我和明秘书长也专门汇报了,不能不干事儿的占着编制,而干事儿的却只能徘徊在门外,那不行,所以明秘书长特别批准了我的已要求,你的编制不是问题,会安排人立即解决。”

    沙正阳知道贝一河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吃过这个亏,那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所以他得把人家心安定下来。

    听得沙正阳如此肯定的答复,贝一河心中终于放下来,只要能解决编制,那一切都值得。

    “那太感谢沙主任了,……”贝一河脸上动容,站起身来。

    “贝老师,你先别着急感谢我,调到市委政研室可不是喝茶看报纸享受待遇,那是干苦力活儿的位置,你应该清楚七厂二所的搬迁是多么大一件事情,市委市政府都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林书记为组长,其他市领导担任副组长,具体抓这项工作是新来的市委副书记钟广标钟书记。”

    沙正阳赶紧摆手,示意对方先坐下,别高兴太早,“钟书记昨天也和我谈了,市委这边定了我负责联系这一块专项工作,让我也挂了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可你也知道我市委办这边事情很多,所以,这项工作,尤其是前期的情况收集和调研准备,都得你来负责,当然不是你一个人,还要给你配一个人,你得马上干起来。”

    贝一河当然知道把自己调到市委政研室不会是喝清茶吃闲饭,他也不希望那样,能有事情做才是他最渴望的,在党校闲了几年,他都着实有些憋出病来的感觉了,很想好好干一场。

    “好。”贝一河也不多说。

    “嗯,之前我们俩谈的那些情况你先整理出来,明天我安排市委办这边来人和党校那边接洽,发商调函,你先过来上班,整理出来的资料尽快交给我,钟书记需要,估计最迟下周吧,钟书记就要下去调研,七厂二所都要走一遍,我和你都得要跟着。”

    沙正阳的话让贝一河心中嘣嘣猛跳,这一过去就要跟着市委领导下去调研,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这项工作能做得好,日后未尝没有出头之日。

    贝一河很清楚,自己和前妻离婚很大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的表现。

    没去成市委政研室,加之在党校里工作也不太适应,那段时间自己心情也不好,成天以下棋消遣排解,所以种种矛盾都是在那个时候爆发出来了,最终导致离婚。

    说内心话,贝一河是真不想离婚的,但是走到那一步他也没有办法,但现在,自己总算是得到了一个可以发挥自己才华的机会了。

    *******

    这个时候还没有大周末,星期六一样是工作日,沙正阳只能一大早过去陪着顾湄吃了顿早饭,然后就回市委办继续上班,之前还专门给林春鸣请了一个假。

    给明永昌汇报了之后,市委办很快开了一个短会,通过了这个调动。

    人事处会按照意见去办理手续,这些都不用沙正阳操心了。

    他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关于设立招商引资局(投资促进局)的草案已经在市委常委会上研究通过,也过了市政府常务会议和市人大那边相关会议,现在已经报到了省政府,只等省政府给批复。

    这应该是很符合潮流的举措,估计很快省政府那边就会批复下来,届时就可以正式组建招商引资局了。

    而招商引资局的编制配备和班子安排也已经纳入了正式日程,这毕竟是一个正处级单位,涉及到多个领导职数的配备,自然也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

    “曲处长,草稿出来没有?”沙正阳一个电话把曲晓伟招了过来,“没太多时间了,这个星期必须要拿出来。”

    “沙主任,哪有那么容易啊,这涉及到如此多的部门单位,按照您说的这个所谓权力清单进行分解剖析,谁敢轻易报给我们市委办?万一市委这边觉得这就是不合适的给他们裁了,那他们不得跳脚?”

    曲晓伟很会说话,语气分寸拿捏得很好,难怪市委办里都说她是天生当官的料,性格不怎么好的情形下,还能一步一步走到综合一处处长位置上,不是浪得虚名。

    之前沙正阳本来想让苏子晗来锻炼锻炼,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有些异想天开了,苏子晗进入状态很快,现在基本上取代了自己在日常杂务上的活儿,把自己从林春鸣那边解放了出来,当然这只是日常杂务,真正过筋过脉的大事儿,还得要沙正阳来,苏子晗在这方面还差得远。

    “曲处长,你也别给下边打掩护,没那么夸张,我早就说了,现在只是一个最初步的梳理,他们那么紧张干啥?”沙正阳摇头,“你催着点儿,昨天唐书记也找我过去问了情况,我估计市委恐怕要开这方面的专题会,别都开会了,你草案都还没出来,说不过去啊。”

    “放心吧,沙主任,您交代的事儿,我肯定保质保量准时完成。”曲晓伟突然问道:“沙主任,说市里边可能要组织两批干部出去考察学习?”

    这市委里边真的是什么密都别想保,自己给林春鸣的建议这才几天,曲晓伟都知道了,估计市委里边也就传遍了。

    “有这么一回事儿吧,不过要看领导怎么定夺。”沙正阳看了一眼曲晓伟,“怎么,你想去?恐怕难得轮到咱们市委办里边啊,主要还是以区县党政领导和职能部门一把手为主。”

    “我们怎么就不能去了?”曲晓伟不以为然,“转变观念和作风,首先就该从咱们市委办做起,咱们都没能接受沿海地区改革开放的先进理念和思维,怎么来贯彻下达到下边去?”

    “真想去?”沙正阳似笑非笑的看着曲晓伟,“去看了学了,那都是带着任务去的,别以为看一趟回来权当旅游了,那恐怕交不了差啊,没准儿还会有其他的‘收获’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