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六十七节 不三不四的人
    “唔,贝老师,你对这些军工企业如果搬迁到市里的发展前景怎么看?”

    三线军工企业搬迁到宛州市区这一大方针已经确定下来了,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所以沙正阳也就直接问了。

    虽然还没有向社会宣布,但是宛州市委常委会和市政府常务会议都已经研究过此事,并成立了搬迁工作领导小组。

    由市委i书记林春鸣为领导组长,市长冯士章、市委副书记钟广标、副市长吕彬奇为副组长,七厂二所的主要负责人以及市里职能部门的负责人为成员,钟广标兼任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吕彬奇为副主任。

    沙正阳也挂了一个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的头衔,把他放在了吕彬奇之后,不过无论是钟广标还是吕彬奇很显然都不会来做具体工作,还得由他来牵头。

    可如此庞杂的一项工作,就是牵头都得把他累死,除非他把市委办和市委政研室这边的工作全部丢手。

    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系统工程,前前后后恐怕需要五到十年才能彻底完成搬迁。

    沙正阳自己也粗略的估测了一下,从现在开始,争取三年内完成主体搬迁,也就是企业的主厂房和职工宿舍完成搬迁和建设,力争三到四年内在宛州实现新的开工生产,而后续的各种问题争取在四到六年内陆续解决处理好。

    当然这只是一个理想状态下的设想,事实上这样大规模的搬迁会牵扯到各方利益,同时涉及到的工作问题矛盾非常多,很多都要在搬迁中才慢慢暴露出来,八年内能把大部分为解决好都算是不错了。

    所以沙正阳急需人手来搭手帮忙,贝一河无疑是一个最合适的人选,当然贝一河一个人都还不够,但可以让贝一河来牵头联系,直接对自己负责,而自己直接对钟广标负责。

    “沙主任,你是说这些企业搬迁到市里之后的如何生存么?”贝一河敏锐的觉察到了沙正阳话语的含义,“你不看好这些军工企业军转民的前景?”

    “也不是不看好,中央肯定会给一些政策扶持,包括订货,但是企业走市场化道路这是大趋势,未来国防军工产品对科技含量的要求会越来越高,不会因为你是原来一个体系出来的就太偏向于你,而且我也认为单单抱国防军工产品的大腿难以维系长久。”

    沙正阳毫不隐晦自己的观点。

    “中央让你军转民其实也就看到了这个问题,你就得要把主要精力放在民用市场上,从机制到产品导向甚至营销,都得要彻底市场化,在市场经济中去赢得生存,才是长久之道。”

    贝一河略微有些吃惊,显然对沙正阳有些“偏激”的观点还有点儿不能接受,对方话里话外流露出的意思都有些不太乐观的味道。

    “可是军转民也需要也给过程,毕竟这些企业那家都是上千职工,多则五六千,最少也有一千多职工,随便哪家企业要想马上转变机制,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贝一河皱着眉头道。

    “所以这个任务更紧迫,就是要借着搬迁这个契机同时对企业机制进行转换,否则错失这个机会,以后再要来转型,难度会更大,付出代价也会更大。”沙正阳道:“他们搬迁过来,市里会把他们办的社会那一块全部接过来,减轻他们的负担,让他们轻装上阵,市里在这一块上也会承受不小的负担和压力,他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

    “这的确是一个契机,但是关键还是在企业自身,其能不能迅速融入到市场经济中去,是决定企业能否顺利转型和生存的关键。”贝一河点头,“而关键的关键,还是企业领导班子核心是否具有市场化理念和前瞻的思维,这一点很重要。”

    沙正阳很赞同贝一河的观点,还是班子核心的问题,但这不是他能解决的,他顶多也就能建议。

    “嗯,说远了,贝老师,不瞒你说,我……”沙正阳刚开口,就被门外的一个声音打断:“贝一河,你在不在?”

    是一个女声,带有点儿吴侬软音的普通话,很好听,估计在三十来岁。

    语气不太客气,但也说不上多么难听。

    沙正阳讶然,看了一眼有些尴尬而又苦涩表情的贝一河,对方站起身来:“不好意思,是我前妻费璐。”

    “哦?”沙正阳也起身,看了看表。

    还不算太晚,九点半而已,因为顾湄长途跋涉,沙正阳怕对方太过疲倦,早早就把她送回了宾馆,让她早点儿休息。

    “没事儿,她可能来找我有点儿事情。”好不容易得到这样一个机会,贝一河当然不愿意就此放弃。

    费璐来找他干什么他也很清楚,无外乎就是要孩子的生活费,前几个月因为母亲生病住院,自己手里边有些紧张,还专门和她说了一声,孩子的生活费缓一缓,她也答应了,没想到这才两个月过去,就找上门来了。

    贝一河起身打开门,其实们也没关,只是半掩着。

    沙正阳本来也是谈兴刚浓,却被人打断,也有些遗憾,见贝一河的模样,也是想几下就处理好,以便继续话题,所以也就跟着起身出来。

    门外站着两个人,个头都差不多。

    脸色不太好看的女人约莫三十五六岁,不得不承认很漂亮,除了略微高点儿的颧骨和眼角有些尖让人看上去感觉有点儿刻薄的味道外,其他各方面都绝对称得上是一个美女,当然也是半老徐娘的美女。

    精烫过的大波浪卷发,看上去就像是这个时代的电影明星,化过淡妆,高挺的鼻梁和很锐利好看的眼睛,穿着一件很随意时尚的黑色宽幅t恤,一个就像是芭蕾舞形象的艺术体“舞”字印在胸前,格外醒目,下边是一条黑色紧身宽腿的运动健美舞蹈裤,把这个女人的身材最优美的一面暴露无遗。

    站在她背后的是一个小姑娘,应该是正处于长个头的年龄,十五六岁,但已经不比她母亲矮了,模样和贝一河很挂相,应该说是集合了父母亲的优点,小小年纪就有点儿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惊艳之色。

    鹅蛋脸,一双眼睛犹如浸润在水中的紫葡萄,白里透红的的面颊上绛唇初点,眉目如画,和她母亲一样,也穿了一件小一号的“舞”字体恤衫,下身一条牛仔裤,素面淡雅中透露出勃勃的青春韵律。

    “什么事?”贝一河表情有些复杂,但是看到前前妻背后的女儿,眼睛里还是露出柔和慈爱的神色,“婧蕾!”

    “爸爸。”女孩抿着嘴,看了一眼自己强势的母亲,脸上露出笑容,走上前来,贝一河也上前摸了摸女儿的头,看得出来父女的感情不错。

    “哼,你还知道女儿?”女子有些不耐烦,“什么事?你说什么事?”

    “我不是和你说了么?我妈身体不好,住院了一段时间,现在还在静养,我……”贝一河有些无奈,手也在裤包里摸索着。

    “贝一河,你妈身体不好,我也带婧蕾去看了你妈,可婧蕾现在正在长身体,需要营养,而且你也知道,暑期我还专门找人来教她钢琴和芭蕾,那都要钱,我这点儿工资,你觉得呢?”

    女子脸色很不好看,语气也很不客气,尤其是看到贝一河身后的沙正阳,脸上轻蔑之色更甚。

    早就听说自己前夫现在无心工作,醉心于下棋,还经常有人来家里找他下棋,看样子这个小青年估计也是。

    下棋有个屁用?又不能挣钱,哪怕你在街上去摆残局也能挣几个呢,当然费璐也知道自己丈夫不可能去街上摆残局,那也太丢党校老师的脸了。

    贝一河苦笑,他这个前妻很有些势利,但不得不说对包括自己女儿还是很尽心的,起码比自己这个父亲更尽职尽责。

    沙正阳很是有趣的看着这对夫妻和孩子的对话。

    “我这里只有五百块,你先拿着,年底发了奖金,……”贝一河有些局促的从包里掏出五百块钱,递给自己前妻。

    女人没有客气,接过钱,语气依然冷冽。

    “老贝,我不是图你几个钱,婧蕾现在暑期要练钢琴和芭蕾,钢琴钱我现在还欠了一半没给,该你付,教芭蕾的是我一个朋友,人家还是打了一半折扣的,但一个暑期也得要五百,这马上又要开学了,婧蕾学校又要做新校服,……,算了,我不和你多说了。”

    女人有如凝脂般的脸庞上浮起一抹感伤,“你自己也注意身体,别一天和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混,下棋能让你们党校给你晋职晋级?婧蕾,给爸爸道别,我们走了。”

    沙正阳懵了,不三不四的人?啥?我怎么就成了不三不四的人?下棋?自己虽然也很愿意和贝一河交流一下棋艺,但今天是在谈正事儿啊。

    再说了,就算是交流棋艺,也不至于就把自己视为不三不四的人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