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梦里不知身是客 第六十节 想开一些

第三卷 梦里不知身是客 第六十节 想开一些

    看见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子在你面前穿内衣无疑是一件极其赏心悦目的事情,沙正阳很享受这种快感。

    看见赤裸的胴体在自己面前,黑色的文胸裹缠在胸背上,还有同色的细带小裤,把那具格外优美圆润的胴体勾勒得浮凸必现。

    转过身来,孙妍才发现沙正阳已经醒了,正聚精会神的看着自己穿衣,下意识的“啊”了一声,脸上浮起一抹红晕,双手也下意识的遮住胸前和腹下,这才嗔怪的道:“你什么时候醒的?”

    “我说刚睁眼,你信么?”沙正阳撑起身来,靠在床头,调笑道。

    “呸,不信!”孙妍一跺脚,胸前双丸微微荡起一轮乳波,勾得沙正阳眼睛一亮。

    “那不就得了?那就是你起床我就信了,你的全身纤毫毕现,都被我看得清清楚楚了。”沙正阳涎着脸笑道。

    被情郎的无赖言语逗得娇嗔不已,那双灼灼目光还在自己身上不断逡巡徘徊,想想被说看了,该做的事情都做过了,可孙妍还是觉得害羞。

    瞪了沙正阳一眼,孙妍赶紧三五两下穿上短袖衬衣和半截裙,犹如被毒蛇盯上的青蛙一般。

    “你什么时候走?”孙妍开始用电热壶烧水,门口摆着两个桶,是专门用来接洗漱用水的,免得每一次洗漱还得要到走廊另一头去打水倒水。

    “我也该起床了,又得八九个小时啊,想想真辛苦。”沙正阳叹了一口气,“啥时候汉宛高速能开始修就好了,到时候跑得快,五个小时就能回来。”

    从省内第一条汉嘉高速开始动工,汉宛高速就提上了议事日程,年年都有人都在念叨。

    按照汉川的地理地形格局,汉西以汉都为中心,汉南以嘉州为中心,汉东以宛州为中心,这三城距离都在六百到七百公里之间。

    如果要建设高速公路,裁弯取直,加上修高架和隧洞,起码每条路可以比现在的国道省道节省五十公里以上,届时三条路都能控制在六百公里以内。

    按照高速路设计时速一百二十公里,理论上五个小时都能到,这就是所谓的五小时城市圈。

    “据说年初省人大开会,宛州、郓州和安襄的人大代表都在提议要求省里尽快就汉宛高速的立项向国务院和交通部申报,但即便是马上报上去获批,走程序起码也要两三年,真的启动估计都是96年以后的事情了,2000年能修好都是求神拜佛了。”

    孙妍叹了一口气。

    她在省计委,男友在宛州,短期内看样子也回来不了,而且如果男友在宛州那边发展好的话,愿意不愿意回来也是一个问题,所以她也很关心汉宛高速是否会修,什么时候修。

    这道题的确不好解。

    沙正阳印象中前世汉宛高速也是断断续续修成的。

    先修了汉安高速,然后才是安郧高速,郧宛高速和安郧高速基本上是同一时间开工建设的,但安郧高速于2006年5月率先建成通车,而郧宛高速则由于地质状况原因一直拖到了2007年1月才建成通车,而按照计划它本来应当与2006年3月就该建成通车。

    也就是说,由于宛州的特殊位置,位于汉东一隅,加之经济发展一直居于后列,宛州的交通建设始终没有纳入汉川省的重点规划中。

    汉川的高速公路建设重点,一直在汉西和汉西南这一片,甚至在汉嘉高速都通车好几年了,汉宛高速连影子都还没见着,一直到汉安高速通车之后,郧宛高速才开始提上议事日程,而嘉宛高速更是拖到了2017年才全线建成通车。

    这里边一个主要因素就是宛州的经济发展始终不尽人意,换了几届班子也未能改变宛州的发展势头,一直处于那种不愠不火的状态,但看经济总量宛州并不差,但是和它一千万人口平均下来,这就太让人汗颜了。

    不知道这一世林春鸣改变历史的到来,再加上自己这一只蝴蝶,会不会让宛州的前途为之改变?

    沙正阳相信能。

    宛州的地理位置特殊,西北通陕,北连中原,西南通过嘉州可接云贵,南下荆襄,东入江淮,西边过汉都而接甘陇西北,地理位置极其重要,称之为天下之中枢也不为过。

    但是不是说你地理位置好,人口多,高层就会重视你的,现在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交通建设一样要服务于市场经济。

    只有当你的经济发展到了足以让在你这里修建高速路比在其他地方修能更快回收投资时,高层才会推动这条路的建设,而这恰恰又是一个循环,经济发展了,上边才愿意考虑你改善交通环境,而交通环境改善了,你才能获得更大的发展,互为表里。

    现在你想要赢得省里乃至中央的认可和支持,那就首先要把经济搞起来,起码也要有一个起势的势头出来,让上边认为你这里有潜力,才有可能优先倾向于你,你宛州市委市府去争取上马时,才更有说服力。

    孙妍并不知道男友此时思维发散到已经在考虑宛州未来五年十年的发展大计上去了,她只是有些伤感,美好的日子总是这么短暂,如果沙正阳留在汉都工作该多好,每天大家都可以一起上下班,尽情的享受生活,而这样一顿吃饱管半年的滋味真的是不好受。

    想到穆莎说的这话孙妍就脸一阵烫。

    她觉得穆莎自从有了男朋友只有就逐渐“蜕变”了,变得肆无忌惮,经常在自己面前说那些事情。

    自己最终没有能抵挡得住她刨根问底的“进攻”,交代了自己和正阳有过那种事情了,这让穆莎更是“猖狂无忌”,非要让自己说那种事情的感受,不说就不让自己走,这让孙妍简直都要羞死了。

    有过那方面经历的孙妍其实并不像穆莎那样所说的食髓知味,她承认她很喜欢和正阳作i爱,的确有过那种事情之后夜里一个人独睡都有点儿不适应了。

    尤其是想到正阳这一回宛州,恐怕又不知道多久才回来,她心里就有些失落和沮丧。

    孙妍出门了,沙正阳一个人躺在床上。

    昨天的饭局人不多,朱凤厚只带了一个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可能会是到银台担任县委办主任的角色。

    桑前卫担任常务副县长之后,银台县委办主任一直空缺,沙正阳不知道贺仲业是否已经意识到自己这个县委i书记的位置呆不久了。

    曹清泰这边就只带了自己一个人。

    饭局气氛很轻松,看得出来曹清泰和朱凤厚关系很好,或者说私交不错,但是在很多观点看法上更趋于一致,也就是说属于同志感情高于私谊的那类人。

    那位体改办综合处的处长尤哲充当了朱凤厚的探路人,一直在和沙正阳探讨银台经济发展的路径。

    从经开区的招商引资到国有和集体企业的改制,再到乡镇企业和合金会面临的困境,感觉得出来,这家伙是真有点儿真材实料的。

    起码能够如此快的进入状态,触及到一个县级党委政府目前最核心最棘手的工作和问题,说明这家伙也是花了心思,要准备大干一番的。

    这家伙也才三十一岁,马上下去就是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打磨两年也许就是现在桑前卫那一角,甚至直接升任副书记可能性也很大。

    汉都的干部年轻化力度很大,沙正阳之前还一直为自己二十多岁的副处级干部罕见自傲,但是现在看来,或许打破自己记录的情形还不会出现,但是和自己年龄相差不大的一批年轻干部恐怕会在黄绍棠担任市委i书记期间被大量启用,应该说这是一个好现象。

    如果这个家伙能真的如他和自己所表现出来的倾向那样,那么东方红集团这帮人倒是能维系住,但沙正阳觉得就算是能维系住,恐怕也是暂时的,无论是宁月婵和焦虹都还欠缺一股特质,能够让一干人心甘情愿的为你所用,或者被你人格魅力所征服的那种特质。

    沙正阳倒不是说自己就有这份特质了,而是自己前世经历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拨云见日高瞻远瞩让这帮人折服了,这大概就是重生者的buff吧。

    不过只要能维系住两三年也就足够了,渡过了前期的风浪期,进入稳定期的东方红集团更多的可以通过自身培养和外部吸纳人才来解决发展的问题,而无论是宁月婵和焦虹甚至高柏山未来当一个掌舵者都应该是绰绰有余的,尤其是有自己的指点,那都不是问题。

    起身,洗漱,沙正阳看了看自己镜中的自己,一时间有些茫然。

    一直到出门电话响起,接听之后听到了那个有些怯怯的女声,沙正阳才想起,自己该去接也要返回宛州的卿箬笠了。

    这几天沉迷于和孙妍的情爱缠绵中,他几乎将这件事情要忘在脑后了。

    “嗯,稍等,你在哪儿,好,二十分钟之后我会到,那么客气干啥?”沙正阳放下电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将要走入另外一个世界了。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