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五十六节 指路,投资,多元化

第三卷 第五十六节 指路,投资,多元化

    专注执着和多元化,孰是孰非,谁对谁错,很难一言以蔽之。

    既有多元化大获成功的,也有专注执着于某一行道而成为行业冠军的,如果找到结果再来倒推其过程,你会发现结果真的决定过程,只要成功了,那么过程中怎么做都是明智的。

    刚愎可以用执着来形容,三心二意可以用因时而动来解释,总而言之,你成功了,那么自然有人来为你所做的一切来洗地,而失败了,那么你再明智的抉择也不过就是多添几分悲剧色彩。

    对于沙正阳来说,前世的记忆足以为他提供无数个经典案例,正面的,反面的。

    ge的多元化未必就是失败的,起码在杰克·韦尔奇时代是成功的,至于后期开始滑坡,究竟是什么原因,众说纷纭。

    韩国体系的财阀,比如三星,现代,一样也能证明综合性,或者就是多元化的财阀,一样可以成功,当然失败者比如大宇,也是多元化的典型。

    夏普的专注,依然免不了失败,东芝不惜一切代价押注核电,结果就是灰飞烟灭,日国人的专注进而成功是出了名的,但是恰恰是那些不专注的似乎都还获得很滋润,而那些很专注的却屡屡受挫,甚至抵御风险的能力被削弱。

    在沙正阳看来,专注执着和多元化,其实并不矛盾,在某一主业领域执着专注这是成功的基础,但是在其他领域通过战略投资来实现资本的增值,以期降低风险,甚至为主业提供更大资本支持,那一样不是坏事。

    这里边关键在于,你能不能用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你能不能将资本很合理的分配到这些领域中。

    用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那这种多元化未必就是错误的,这是沙正阳的理解。

    当前的东方红就面临着这种问题。

    东方红酒业业绩持续火爆为东方红集团带来巨大的现金收益,在酒业这一块的持续投入自然不必说,新品的开发,渠道的建设,广告优势的保持,这都没有问题,但如果仍然还有相当数量的现金滚滚而来呢?

    那该怎么做?财务投资,还是继续在实业上拓展?

    但无论是财务投资和实业拓展,都一样面临着在新领域的风险挑战,毕竟跨界不是那么好玩转的。

    对于沙正阳来说,他需要做的就是给他们大气,同时也要给他们一些建议。

    “正阳,我们知道你说的那些,我们想问的是更远一些的规划,你说的我们都懂,继续新品开发,渠道铺设,这一两年我们都会在这些问题上加大力度,但还有么?”

    焦虹说完,宁月婵又接上。

    “我们有充足且源源不断的现金回笼,我们不确定太远的未来会如何,但我们知道这一两年间我们还会保持着这种状态,但未雨绸缪,提前准备,才是长久之道,所以我们想听一听你的观点,或者说,你帮我们指一条路。”

    沙正阳打量了一眼宁月婵和焦虹。

    应该说自己离开这几个月,宁月婵和焦虹的变化很大,包括高柏山这些人,在整个气质上似乎都有脱胎换骨的改变,那就是变得更加自信和独立,但他还是能感受到他们在自信独立背后的一份焦灼和压力。

    无论是东方红还是自然堂,它们的历史都太短了,两年时间,几乎是弹指而过,一下子打造起这样庞大一个商业帝国,哪怕外界惊呼膜拜,但是他们自己很清楚,这个帝国的根基还太浅,底蕴还差得远。

    或许在有些人心目中就会狂妄自大,不可一世,但是宁月婵、焦虹和高柏山他们不会。

    这个帝国的构架发于自己之手,从道路的指向,到构架的铺设,都是在自己手上完成的,当然,他们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现在他们想更进一步,或者说他们想要让自己充当的角色变得更加丰满充实。

    无论是宁月婵、焦虹还是高柏山,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不够自信,这源于他们在之前都几乎是一无所有的白身,基本上没有过真正成功的经历,他们的一切成功都是在东方红集团取得的,而东方红集团却又是自己一手缔造的。

    现在他们既希望能够更好的展示自己,但是又惧怕一着不慎被打回原形,正是这种心态让他们格外纠结焦灼。

    所以他们希望沙正阳能向东方红后期一样,给他们指路,而他们可以在沙正阳指定的方向上自己去摸索创造。

    对于他们来说,这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因为沙正阳对他们知根知底,沙正阳也用他近乎完美的表现证明了他的眼光。

    现在东方红有着庞大的现金回笼,而且哪怕是用于自身主业发展之后,仍然有相当大的剩余,这其实就是近乎于暴利带来的结果。

    沙正阳沉吟了一阵,他需要考虑这一步怎么走。

    “我大略明白你们的想法,事实上原来我也谈到过,白酒行业利润高,哪怕是继续加大在技改、研发和渠道铺设上的投入,可能仍然会有相当大的现金盈余,那么东方红还可以怎么做?”沙正阳提出了这个问题。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过来,其实他们也就是想要得到这样一个答案。

    “那东方红集团可以考虑这么做,成立投资公司。”沙正阳很坦然的道:“庞大的现金盈余留在手上不是好事,当然必要的现金流肯定要保持,但对于东方红集团这种以快消品为主的公司来说,以目前的形势来说,现金流短期内只会增长,而不会缩减,所以在保持必需的数量外,可以成立一家投资公司或者两家投资公司。”

    “自然堂也可以成立一家,但就目前开看自然堂由于还需要大量建设水源基地和渠道铺设,可能这家投资公司暂时不会有太大投入,……”

    就目前来说,大型企业下的投资公司还是新生事物,尤其是对国企来说,更是如此,计划经济下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但随着改革开放之风劲吹,一些国企已经开始在这方面有所动作,比如像首钢,国务院去年就专门为此发文同意它的试点,这其实就是支持其通过投资走多元化扩张之路。

    在沙正阳看来现在的东方红集团也完全可以走这条路。

    首钢后来多元化遭遇了寒流,但是其作出的许多探索却是意义重大,尤其是在一些产业上的探索却是起到了吃螃蟹者的作用。

    像首钢日电的芯片产业,首钢莫托曼的机器人产业,与现代集团的合资,虽然它们都遭遇了各种挫折,甚至并没有达到预想的结果,但是这对于国内高新产业的发展无疑是起到了一个很好的引领作用。

    “成立投资公司?”焦虹沉吟着问道:“这的确是一条路,但是正阳你觉得我们成立投资公司是走财务投资的路径,还是寻找的产业增长点,走战略投资的道路?”

    给了焦虹一个赞许的目光,焦虹也在学习,也在进步,不能小看啊,沙正阳笑着道:“虹姐问的很好,东方红现在是以白酒为主业,那么走财务投资之路不必说,那就是以赚钱盈利为目的,而战略投资的话,该怎么走?”

    “是继续走围绕白酒产业的上下游产业链,还是走横向扩张并购其他白酒企业?”沙正阳设问,随即自问自答:“白酒上下游产业链无外乎就是渠道和粮食,这东方红自己早就在做,用不着一家投资公司来做,而横向扩张兼并其他酒企,我个人觉得不妥。”

    “因为东方红白酒的风格已经趋于固定,消费者也已经接受,如果收购其他酒企,能达到什么效果?我们东方红的生产基地都在银台,因为是银台特殊的地理位置带来的气候、土壤、水源才酿造出东方红,如果踏出银台,其产品的风味能和现在的东方红保持一样么?这很容易授人以柄,被竞争对手抓住进行攻击,所以我们可以就地扩产,但不能在外地收购,这是东方红酒业的根本。”

    沙正阳的话赢得了在场众人的一致点头认同,你听说过茅台或者五粮液是仁怀或者宜宾之外的酒厂酿造出来的么?有,那肯定就是假酒。

    白酒不是葡萄酒,那样做只能自毁长城。

    “所以战略投资的另外一条路那就是另起炉灶,寻找新的增长点,就像我们进入矿泉水行业一样,事实证明,我们没有走错,自然堂也会成为东方红集团的另外一大增长点。”沙正阳傲然道。

    从内心来说,现在东方红集团一干人都还是有些后悔,早知道矿泉水行业如此火爆,利润如此之高,当时东方红集团就该投入更多获得更大的股权,压缩三联村的股份。

    但当时沙正阳有意扶持三联村,而包括焦虹、宁月婵、高柏山在内的所有人都还是对这个新玩意儿心存疑虑,谁会去花钱买流淌在野外的水?

    这个问题一度让很多人都持怀疑态度,所以大家并没有坚持,甚至还有点儿小庆幸,没想到却演变成现在自然堂水业的收益率已经隐隐超过了东方红酒业,当然在绝对值上还差得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