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五十四节 相伴
    “看你心情很好,和蓝叔谈得很愉快?”汽车飞驰在返回市区的路上,孙妍摸了摸自己还有些发烫的脸颊。

    在咖啡厅里两个闺蜜都在轮番拷问自己,尤其是穆莎露骨的询问,更是让孙妍羞得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穆莎早就有男朋友了,也是厂子弟,但要比孙妍和穆莎高两级,在华西电气集团工作,两个人在穆莎大三的时候早就有过那种事情了,所以根本不忌讳。

    华西电气集团是国内四大发电集团之一,与哈尔滨电气、沪上电气、东方电气并称国内发电设备四大巨头,也是汉都市内效益非常好的大型国企之一,穆莎本人则分到了汉都铁路分局。

    倒是禹海燕还是孤身一人,她从嘉州大学毕业分配到了中建九局。

    “还行吧,蓝叔看问题还是很长远的,而且关键蓝叔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却比一般的年轻人还爱学习,接受新生事物很快。”沙正阳感慨不已。

    沙正阳向蓝天航推荐了精益管理和六西格玛管理之后,蓝天航珍而重之的将其记了下来,表示会在书店里去找一找,如果找不到会托人到香港去看看。

    沙正阳倒不是觉得精益管理或者六西格玛管理就是灵丹妙药,但是对于正在极速扩张的海正运业来说,现在就养成好的习惯,走上正规化管理道路是绝对有必要的。

    习惯都是养成的,如果真的到了企业庞大到难以控制的时候再来养成,那就难了。

    而且现在海正运业发展势头太猛,业务充裕当然不觉得,但一旦遭遇经济不景气或者业务量下降的情形,成本控制的重要性就会显现出来了,与其那个时候手忙脚乱的来搞,不如现在就开始就把成本控制做好,对于提升整个企业形象,提高效益,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那公司效益也很不错啰?”孙妍问道。

    “这要看怎么说,现在企业还处于快速发展的状态下,赚到的钱都投入到添置车辆上去了,而且负债还越来越大,但这都是一个企业发展壮大的必经阶段。”沙正阳笑着道:“问这个干啥,省计委对这方面也有调研任务?”

    “没有,我就是问问。”孙妍摇摇头,“总会感觉昔日只会开车的蓝叔居然一下子成了公司老板,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

    “人的潜能是无穷的,只是没有爆发出来而已。”沙正阳轻轻一踩刹车,前面是红灯,马上进入市区了,“蓝叔也是赶鸭子上架,慢慢也就锻炼出来了。”

    省计委的宿舍距离省计委大院不远,只有几分钟路程。

    这原来是一个老旧的大院落,但是可能是后来重新分割过,各个单位部门各据一片,用围墙重新围了起来,然后就形成了各自的宿舍区。

    但随着各部门修建自己的新宿舍,这一片的了老式建筑就逐渐成了新婚夫妇和未婚青年职工的居所,而有些年龄和资历的职工基本上都已经分到了新房。

    孙妍住的是一楼。

    一看就是老式的办公楼改建的宿舍,单独一间,厕所都在另一头,和当初沙正阳在银台住的宿舍差不多,也都是一个年代的产物。

    上个厕所要在走廊里走上几十米,加上周围古木森森,粗大的杉树林伴随着风吹沙沙,还真有点儿幽僻的感觉。

    好在这栋楼住的都是省计委的年轻单身汉,暂时还没住满,一楼都还空有几间,倒是二三楼都住满了。

    看见在桌上摆放的两套洗漱用具,沙正阳心中也是一暖,看样子孙妍也早就有了这方面的准备,以后自己要回汉都,只怕都只能在这里住了。

    床对着的书桌上摆了一台18英寸的三洋电视,这也是很时髦的产品。

    洗漱完的孙妍注意到沙正阳的目光落在电视上,解开自己头上的发夹,让头发披散下来,“是我妈给我买的,我说不要,她说我一个人呆在宿舍里没事儿干,不看电视干啥?我说我看书,或者要和朋友一块儿出去玩,她说总不能每天都出去或者看书吧,就给我买了一台电视,三洋牌的,还挺俏的。”

    “唔,三洋。”沙正阳想起了宛州电器厂。

    三洋品牌现在比起日立、松下、索尼、夏普都要略微逊色一些,但是这家日国企业却是一个典型的鲶鱼,正是它大量通过oem模式代工,进而开始深入到中国,利用中国廉价劳动力来攫取更多的利润。

    应该说三洋无论是在质量和效益上都是相当不错的,但唯独在营销和品牌塑造上做得不够出色,当然最后三洋的崩溃也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以及日企创新能力退化有很大关系。

    现在三洋还是相当风光的时候,现在已经在南粤建立了多家合资企业,如果历史没有改变,三洋会选择与合肥的荣事达合资,但现在宛州想要去争取这个机会。

    对于沙正阳来说,合资不是目的,而是手段,现在宛州电器厂的情况每况愈下,如果按照前世的历史前行,要不了几年它就要濒于绝境,进而在一场风波之后最终破产。

    沙正阳也很希望自己有点金之术,一下子让宛州电器厂起死回生,但是偌大一个企业,其职工、管理体制、权属以及技术研发上的巨大差距,都不是那一个两个人能扭转的。

    沙正阳也不可能把所有精力放在这一家企业上,宛州还有好几家企业都处于同一种情形下。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但如何来破局,各家企业却需要不一样的方子。

    像电风扇厂,规模小,职工少,那么通过引入外部企业并购,并通过新产品的开发生产,可以迅速扭转局面。

    像宛州电器厂这样规模几倍于电风扇厂,而且还背负着社会责任,那么就需要对企业进行彻底改制,从机制、管理、技术、销售渠道上彻底来改变,也许才有机会让其彻底起死回生。

    即便是如此,沙正阳也没有绝对信心,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例子多了去,不一定前世三洋在前世与荣事达合资效果不错,就意味着它与宛州电器厂就能一样成功。

    但是沙正阳觉得可以试一试,而且现在与国外企业合资也是一种时髦,在政府层面上不会受到什么非难和怀疑,甚至你不合资才会受到批评,认为你不支持改革开放。

    “怎么了?”孙妍好奇的问道。

    “宛州国企的情况很不好,林书记要我根据全国各地的经验,提一个对国企改革的意见和方案,我也一直在琢磨,据说三洋电机有意在内陆地区选择合适的合资对象,所以我在想宛州电器厂是否可以。”沙正阳解释道。

    “啊,你们宛州动静这么大,要和日国三洋合资?三洋机电是日国几大家电品牌之一啊,你们宛州电器一点儿名气都没有,人家怎么可能看得上你们?”孙妍满脸惊讶,觉得不可思议。

    沙正阳笑了笑,这年头崇洋媚外的心态在各个层面都还存在,这倒也怪不得孙妍。

    像日资的汽车和家电品牌现在别说在中国,即便是在欧美也一样很强势。

    美国的家电一样几乎被日资品牌打得落花流水,十不存一,丰田、本田一样逼得美国汽车三巨头落荒而逃,只能靠超级301条款和迫使日元升值来苟延残喘。

    “小妍,你也别把日国企业想得那么不得了,三洋在日资品牌是算是一个另类,它更注重利润,愿意通过转移管理和技术来实现oem生产,赚取更多的利润,所以它在日资几大品牌中虽然名气不是最大,但是效益却是最好,这和它的这种风格也有很大关系,如果宛州电器厂能按照它的标准来进行整改建设,愿意为它赚取更多的利润,同时我们自身也能因此而存活甚至壮大起来,何乐而不为?”

    “这当然是好事,问题是我觉得全国像宛州电器厂这样的企业恐怕有许多吧?面对三洋这样的合资,恐怕谁都要打破头去抢吧?凭什么三洋会选择你宛州电器厂?”

    孙妍当然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她有自己的思想和观察判断力。

    “这就要看我们怎么去努力了。”沙正阳当然知道孙妍的话有道理,宛州电器厂的条件说不上多好,而宛州的条件也一般,那么怎么来争取,还得要认真琢磨。

    “我总觉得……”孙妍还是觉得不太可能,还欲在说,却沙正阳伸出手指按住嘴唇,轻声道:“小妍,你不觉得这个时候再讨论这个话题有些不合时宜么?”

    “啊?”孙妍美眸翘盼,脸红如火,总算是明白过来,还未来得及说话,沙正阳已经抬起她的下颌重重的印了下去,另一只手勾住对方腰肢,进而钻入她睡裙里,摸索着将某件阻碍物扯下。

    “嗯,……”炽热的呢喃声起,窸窣声响,蚊帐落下,两具身体很快交融在一起,奏起一曲和谐无比的小夜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