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五十三节 副业
    一番亲热之后,孙妍也整理好自己的衣衫,这才问道:“晚饭在哪儿吃?”

    “回银台吃吧。”沙正阳还约了蓝天航一起吃饭,顺带也要商量一些事情。

    蓝天航现在一个月大概有二十天都呆在嘉州,嘉州那边的业务也已经铺开,但是按照沙正阳和蓝天航当时的商议,主要还是在铺设渠道网络,主要业务仍然在汉都这边。

    尤其是依托东方红和自然堂这两大的货源渠道,海正运业一直以一种超高负债的形式一路狂奔,不断的购置车辆,同时开始物设仓储货场,开始为像综合性的物流商做准备打基础。

    现在海正运业总资产已经超过八百万,但是负债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得益于东方红、自然堂、华峰电器这三大支柱货源在运费结算上的从不拖欠,海正运业仍然是金融机构中信誉较高的客户。

    哪怕这是一家彻头彻尾的私营股份制企业,但是有东方红、自然堂、华峰电器这三大银台乃至汉都都极具名气和影响力企业的合作合约作为隐形担保,金融机构仍然对海正运业予以了较为积极的支持。

    这在目前这个环境气候下,已经是相当难能可贵了。

    缺乏国家信誉作为担保的私营企业,哪怕是你成为上市企业,甚至成为明星企业,仍然永远无法像国外那些私营企业一样获得同等力度的支持,难以让金融机构对你真正信任,这是中国国情和特色决定的。

    这几个月蓝天航一直在嘉州,主要目的就是打通水陆联运渠道,同时把嘉州建成海正运业在汉南地区的桥头堡,将整个汉川的运力网络潜能实现最大优化,同时也让海正运业的运输效率和成本优化达到最佳。

    目前海正运业已经和嘉州的粮价航运公司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未来通过汉都东下沪苏浙赣皖鄂几省市的大宗货物,都可以从汉都直下嘉州登船。

    当然这个大宗货物对于海正运业来说是较为特定的,并非通常意义的大宗货物,在时效要求上并不是太高的,,比如定期供应的酒、水等。

    这个渠道的铺设已经基本告一段落,甚至在分公司的货场仓库也已经基本敲定,目前暂时采取租赁的方式,但未来蓝天航打算选择合适区域建立自己的仓储和货场。

    对于蓝天航的表现,沙正阳真的只能说是意外惊喜来形容。

    前世中蓝天航虽然也和他有交道,但主要集中在蓝海和沙正刚出事之后的联系协调聘请律师辩护这些事务上,蓝天航也并没有参与到其子和沙正刚合伙成立的运输公司业务中去,其沙正阳也并无太多往来。

    但今世却截然不同,蓝天航出人意料的接受了沙正阳的建议而果决辞职,进而担负起掌舵海正运业的重任,而他的表现也让一度还有些担心的沙正阳彻底放心。

    蓝天航表现出来的管理能力,开放心态,以及情商和勤于学习的态度,再加上他长期在国企从事服务工作的经验,使得他在适应这个岗位时显得比想象中更快更轻松。

    正因为如此,沙正阳才可以与蓝天航很轻松的沟通交流,甚至自己的一些理念观点也能很快被蓝天航所接受,沙正阳甚至觉得自己与蓝天航这个比自己大二十来岁的中老人年沟通交流甚至比自己与蓝海、沙正刚他们更方便。

    “回银台?”孙妍撅起嘴,“你有事儿?那晚上我们住哪儿?”

    沙正阳笑了起来,心中也是一热,“嗯,是有点儿事儿,要和蓝叔说点儿事情,嗯,晚上我们再回来就行了,反正有车,就四十分钟就回来了。”

    注意到沙正阳笑意中有些古怪,孙妍恨恨的擂了沙正阳一拳,“那你晚上别喝酒。”

    省计委的条件的确不是其他部门能比的,孙妍一上班,就分到了一间老式单间宿舍。

    虽然是老房子,而且只有一间单间,卫生间和厨房都没有,但是也还是足以自傲的,其他单位像她这样新分来的大学生,哪有这种好事?

    有了这间房,在孙妍心目中,这也就是自己的爱巢了,男友偶尔回来,也就可以在这里歇息了。

    “知道,蓝叔也不怎么喝酒的。”沙正阳轻轻吻了一下孙妍的脸颊。

    “是说他们那家运输公司的事情么?不是你弟弟和蓝叔他们在搞么?”孙妍也开始逐渐关心起沙正阳家中的事情来了,她觉得自己应该如此。

    “嗯,蓝叔掌舵,正刚还差得远,跟着学习呢,不过我看他心思好像也不在这上边,所以我也准备和他好好谈谈,别成天做点儿事情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沙正阳摇摇头,“也不知道他一天在想什么。”

    “他停薪留职还不是你同意的?”孙妍和沙正刚也挺熟,沙正刚对她印象也很好,所以一直希望她能当自己的嫂子,所以孙妍对沙正刚也很有好感,“再说了,他还年轻,哪能谁都像你一样?”

    “你这是在表扬我呢,还是为他辩护啊?”沙正阳笑了起来,“不在于他对什么感兴趣,而在于他得要明确自己的目标和方向,不能就这么懵懵懂懂的混日子吧?”

    “我的意思是你也应该给他一些时间来做选择。”孙妍白了沙正阳一眼,“男孩子不像女孩子,找个安稳工作就满足了,男孩子都有一颗想要翱翔天空的心,想要自己闯荡一番,做一番事业,你不也这样?”

    一句话说得沙正阳也无言以对,一时间对孙妍也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丫头看事情看得挺通透。

    ******

    吃饭的地方选在了距离汉化总厂较远的县城另一头,这样可以尽可能的避开目光。

    孙妍的名气在汉化总厂实在太大了,年轻人里边不认识的太少了。

    孙妍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回银台最终导致自己父母也知道了,届时母亲肯定会问自己为什么回了银台却不回家住。

    “负债高不是问题,只要现在能保持着这样发展的势头,而且嘉州那边基本理顺,未来几年,我相信自然堂和东方红都会保持着一种较好势头的增长,这种长约合同对于银行来说就是一个保证。”

    沙正阳和蓝天航在探讨着下一步的发展。

    “还是有些压力,公司汽车越来越多,司机数量越来越大,管理起来难度也越来越大,保险费用也猛增,加上折旧也比较高,稍微有个闪失,就有风险。”

    蓝天航在人前人后显得很自信,但是在沙正阳面前却没有遮掩什么。

    沙正刚和蓝海都坐在一旁,孙妍则在隔壁的咖啡厅里和闺蜜聊天。

    “这也是公司壮大之后要求正规化的必经之路。”沙正阳也知道这活儿不好干,“组建一个科学有效的人力管理部门很重要,我建议蓝叔可以在汉都或者嘉州的一些大型外企去挖人,找一个合适的人力资源管理,来为公司进行人力管理。”

    这个年代国企的人力管理基本上还停留在七八十年代那种老一套里,当然这也和吃惯了大锅饭的国企职工并没有多少压力,所以也在这方面没有太多需求有很大关系。

    但海正运业不一样,私营企业,司机越来越多,素质参差不齐,面临的风险和压力也越来越大,管理,培训,辅导,激发工作责任心和主观能动性,这些活儿都不简单。

    人力资源管理本身就是恒久的难题,如何既要保证这些员工们的心理生理健康,激发他们的工作动力,同时又要避免在高压下学会释放缓解情绪,这就是考验一个企业是否成熟的标志。

    前世富士康十三跳其实也就是一个庞大企业在管理人力面对困境的一个缩影,像司机这样的群体因为长途驾驶带来的疲倦和紧张,更需要考虑他们的生理心理健康。

    “这倒是一个有意思的建议,正阳,你觉得需要这么做?”蓝天航讶然。

    他一直对沙正阳很信重,因为沙正阳每一个建议,几乎都能带来许多不一样的变化。

    从这家公司组建一开始,他起初是根本不相信自己儿子和他朋友能搞得起来的,但是没想到就真的搞起来了,他也深信如果沙正阳真有心要在这个行道里下心干,绝对可以把自己干的更好。

    但是沙正阳却无意如此,而是主动邀请自己来干。

    蓝天航也是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才做出辞职的决定,而沙正阳和他的谈话起到了很大的决定作用,他觉得如果按照沙正阳设想的,也许自己真的可以不用当一辈子小车司机,而拥有一份新生活。

    现在他做到了。

    “蓝叔,现代企业管理也是一门学科,我知道您很爱学习,所以我建议你可以找一找类似的书籍,如果国内没有,可以考虑托人到香港、台湾或者新加坡去买,精益管理和六西格玛管理方式在这方面都有很好的见解,对于我们国内企业管理很有帮助。”沙正阳微笑着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