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四十九节 事了拂衣去
    看见高海洋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周远承也能理解对方内心那种复杂的滋味。

    高海洋靠着他老岳父在市政府办公厅走得很顺,年纪轻轻都是正科级了,全市里边也没有几个,当然人家是汉川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表现也好,所以也说得过去,只不过一定要和沙正阳这种妖孽比,那就自取其辱了。

    “周主任,你说他调到宛州去了?”高海洋竭力收拾起内心的震撼和困惑,故作镇静的问道。

    “嗯,林市长到宛州,只要了一个人走,连他秘书,你知道的展涛都没带去,展涛现在刚到银台担任县长助理,估计熬一年就能提拔为副处。”周远承笑着道:“足见林市长对正阳的看重。”

    高海洋当然知道林春鸣到宛州担任市委i书记,只是单单带了沙正阳一个人,就有点儿不可思议了。

    这只能说明林春鸣是对沙正阳极度看好,极度信任,才会如此

    而林春鸣还不到五十岁,出任汉川轮人口仅次于嘉州的第二大城市宛州的市委i书记,只要在宛州市委i书记位置上干得好,未来进入省级班子可期,而沙正阳这个家伙岂不是又要跟着鸡犬升天?

    压抑住内心翻滚的情绪,高海洋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真看不出沙正阳还有这般本事,他和我都是银台人,有点儿小交情,下次回来,一定要让他请客。”

    “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和正阳一比,我觉得我都该退休了。”周远承也不过四十出头,此时也是无限感慨。

    “周主任,您可才四十出头,正当壮年,……”高海洋赶紧道。

    就在高海洋和周远承说这话的时候,一旁的卿箬笠和她自小闺蜜朱洁都听得瞠目结舌,连带着她的男友也是艳羡中充满了感触。

    “箬笠,刚才那个送你过来的男人,是你男朋友?哇,开的是黑牌照丰田诶。”朱洁脸上都快要笑出褶子来了,嘴巴合不拢来。

    “我姐夫说的就是他啊,我刚去开发区报道就听过的威名了,咱们办公室前任主人,这会儿调到宛州去当市委办主任了,我之前还一直不太相信,没想到真的这么年轻,你怎么钓上他的?赶紧说。”

    卿箬笠张口结舌,她此时的脑瓜子一样是懵懵懂懂。

    沙正阳,汉都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办公室前任主任,现在宛州市委办副主任?副县级干部?不是司机?

    这怎么可能?

    这一连串的概念涌入她脑子里,显然让她脑瓜子有些不够用了。

    “不是,我和他不熟悉,我也不知道……”

    卿箬笠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向闺蜜解释,她好像还真的和他不太熟悉啊,连人家真正职业都不知道,还一直以为人家就是一个外企的司机,甚至还鼓励对方从司机向资本家迈进,这简直太丢人了。

    “得了,还在我面前装?”胖女孩眼睛里都是小星星,“办公室里都说他是妖孽,说他还搞起来一家酒厂,现在比茅台五粮液还厉害,还有看到现在电视里放的自然堂矿泉水么?听说也是他搞起来的,火透了!”

    卿箬笠彻底蒙了,她听沙正阳说过他所在的那家外企是生产饮水机的,但不知道自然堂矿泉水居然是他搞出来的,这太颠覆她的认知了。

    沙正阳原本非常阳光而成熟的形象一下子在他心目中模糊起来,这个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注意到闺蜜面色阴晴不定,胖女孩态度更诡异,悄悄附耳道:“你和他发展到哪一步了?上过床没?”

    卿箬笠羞得满脸通红,自己这个闺蜜有时候就是这么疯癫,说话一点儿也不顾忌。

    “哪有?我和他不熟,……”卿箬笠吓了一大跳,赶紧分辨。

    “嗨,你这么大动静干啥?你都21了,和男人上床也很正常的事儿吧,只要两情相悦,那有啥?”胖女孩一脸不以为然,“还不熟?非得要肚子弄大才熟?”

    “真的,你别瞎说。”卿箬笠有些发急了。

    “好了,好了,那是你自己的私事儿,我管不着。”胖女孩见闺蜜真不愿意提这个事儿,觉得是不是闺蜜不愿意显摆,或者是还没有拿捏住,不过看对方那么殷勤的把箬笠送过来,而且以箬笠的美貌条件,也绝对能把男人迷得神魂颠倒才对,“那你现在分配到哪儿了?”

    听得卿箬笠说分回蓝光厂子弟校,胖女孩实在忍不住大叫起来:“什么,回厂子弟校?”

    “嗯,是的。”卿箬笠知道自己闺蜜想要什么,但是她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蓝光厂那破地方,你怎么会分回去?不说真阳一中,起码真阳二中你可以进吧?”朱洁气坏了,“汉东师范学院好歹也是省里边数一数二的师范本科,你怎么就会被分配回蓝光厂子弟校了?现在蓝光厂要死不活的,没准儿哪天就发不起工资了,你咋想的?”

    “我能怎么办?”卿箬笠在自己这个彪悍闺蜜面前也显得很小受,嘀咕着辩解着:“市教育局定的政策就是哪来哪儿去。”

    “呸!这都是哄鬼的,什么狗屁政策,政策都是人定的,你没关系就只有分回厂里,而且现在厂里学生越来越少,你分回去干啥?”朱洁越发生气,“那个家伙不是市委办的副主任么?连这点儿忙都帮不了?”

    “朱朱,你别乱说,我和他真的没那回事儿。”说实话朱洁说到沙正阳的事儿时,卿箬笠心中也是微微一动,市委办副主任,帮自己一把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吧?

    “真没那回事儿,他就不帮你?”朱洁显然理解歪了,咬着嘴唇压低声音道:“是不是你没给他,所以他就不肯帮忙?你告诉他,只要他肯帮你,以后迟早你都是他的,可别随便给他。”

    脸再度滚烫起来,卿箬笠忍不住跺脚:“朱朱,你在说什么啊,我和他根本就是普通朋友,没那种关系。”

    “真的?”朱洁狐疑的上下打量卿箬笠,“这样优秀的男人,你还在等什么,还不牢牢抓住?”

    “不是啦,我都不知道她有没有女朋友,……”卿箬笠话冲口而出,话一出口才觉得不对劲儿,想要收回都已经来不及了,脸更是红晕泛起,看得一旁几米远不知道两女嘀嘀咕咕说什么的朱洁男友都是眼珠发直。

    “管他有没有女朋友,只要没结婚就行,箬笠,以你的模样,哪个男人抓不住?”朱洁不以为然,“我看他送你过来,肯定是对你也印象很好,起码也是有好感,而且我看他各方面条件都挺好,和你也很般配,再说了,就算是成不了夫妻,关系好一点儿朋友,他帮你个忙总可以吧?”

    卿箬笠赶紧把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样,“那不好,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不好提这种要求。”

    “嗨,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死心眼儿呢?”朱洁跺脚,“又没有让你搞啥交易,就是请他帮忙过问一下,你们宛州市教育局那些人难道连这点儿眼色都没有?”

    卿箬笠还是觉得不妥,但也有些心动,只是摇头,却不言语。

    见自己这个闺蜜不吭声,显然有点儿动心,但又不好意思,朱洁也知道一时半会儿难以做通思想工作。

    好在她要在自己这里玩两天,到时候好好给这个丫头上一课,让她明白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儿,哪怕让那家伙占点儿便宜,也得要把这事儿给办了,否则一旦真的分到蓝光厂,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出来了。

    *****

    沙正阳自然不知道自己的离开留下了一地鸡毛,但他能猜测到恐怕卿箬笠知晓自己真实身份后会引起的种种心理不适和波澜,他也不知道这段还称不上感情只能说是“友谊”的情谊会变成什么样。

    不过他现在真心没多少精力来想其他。

    雷霆早就在等着他了,打算和他好好聊一聊。

    从他到市经开区管委会工作再到宛州,这两个月时间,变化实在太大,以至于雷霆觉得他需要和沙正阳好好聊聊,谈谈理想,谈谈未来,谈谈人生。

    在雷霆看来,人的理想信念应当与时俱进,随着环境和机遇的变化而进行调整,现在无论是自己还是沙正阳已经不同于一年前了,那么就应当考虑一下下一步乃至未来应该怎么办了。

    一年前,华峰电器八字还没有一撇,而一年后,现在华峰电器产能已经跟不上了,扩建甚至开设新厂势在必行,月产三万五万乃至十万台都有可能。

    光是今年销售收入就可能突破五千万,纯利润可以轻松突破千万,仅仅一年时间不到就能收回整个投资还有余,这种情形下,没有理由不确立一个更大的目标。

    所以雷霆觉得,沙正阳也没有理由还囿于政府圈子里,为了那一官半职而劳心劳力,如果能投入到华峰电器的发展中来,两兄弟联手,必定可以获得更大的成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