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四十八节 装逼打脸非我所愿

第三卷 第四十八节 装逼打脸非我所愿

    当看到沙正阳从手提包里拿出摩托罗拉9800交给对方时,卿luoli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这年头哪怕在汉都移动电话都还是一个稀罕玩意儿,两万多一部的价格加上每月好几百的通话费足以让任何人三思而行,即便是沙正阳拿着这部电话都觉得头疼不已。

    在宛州这更是堪称罕见,宛州的移动基站还处于起步建设阶段,市里边甚至连部门领导都尚未配齐,在社会上那都得要有点儿身份地位的才能玩一玩这玩意儿。

    即便是传呼机在宛州都还称得上装逼利器,起码卿箬笠身边能有传呼机的人就寥寥无几,只听夏侯午一直在说等他正式上班了,他爸他妈会给他买一部传呼机。

    而自己在汉都那个闺蜜能有一部传呼机那也是因为自身家庭条件和男朋友家里条件都很好,所以才能在毕业之时购置传呼机。

    即便如此,当拿到传呼机的时候,闺蜜也是第一时间就给自己打电话告诉自己传呼机号码,其中固然是因为自己是最要好的闺蜜,但其中也不无炫耀之意,这份心思卿箬笠也能体会得到。

    对于卿箬笠来说,一千八一部的寻呼机价格实在太骇人了,而且这还没算每月需要交纳的几十块的服务费,对于毕业之后一个月只能挣到一百多块的自己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奢侈品。

    “这也是你那个老板朋友专门给你配的?电话费他也替你报销?”卿箬笠接过电话时都还有些不敢置信,“外资企业真的条件待遇这么好?还是你和你这个老板朋友关系到了非同一般的程度?”

    听到卿箬笠说自己和雷霆关系好到非同一般的程度,虽然明知道这女孩肯定想不到这话有某些方面的歧义,但是沙正阳还是一阵恶寒。

    “呃,关系的确很好,我们原来是同学,他发家了,我当然也就能沾点儿光了,不过我帮他的忙肯定对得起他这部电话和电话费。”沙正阳装出一副气壮如牛但内里有点儿虚弱的模样。

    “嗯,肯定,你肯定能帮他很大的忙他才会这样,资本家都是这样。”卿箬笠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触及到了沙正阳的“自尊”,赶紧把话头拉回来。

    沙正阳内心也好笑,但也有些感动,这丫头心挺好,还知道保护自己的自尊心,“那是必须的,否则他也不能替我报电话费,你打吧。”

    “这个打传呼是和那电话打的方式一样的么?”卿箬笠还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是第一次用移动电话呢。”

    “嗯,一样,只不过拨完后需要按一下那个绿色的发射键,再等一下就可以了。”沙正阳耐心解释道。

    半个小时,沙正阳的电话也没见响,沙正阳和卿箬笠都有些惊讶,这都马上进入城区了,怎么不见回传呼呢?

    沙正阳又帮卿箬笠重新再拨了一次。

    这一次很快电话就响了起来,卿箬笠赶紧接过电话,没想到那边电话是一个男的,吓了卿箬笠一大跳,赶紧递给沙正阳。

    “怎么是你打电话?”沙正阳一听是雷霆。

    “呵呵,刚才接电话的女孩是谁?老实交代,我听得出来,不是孙妍!你小子才去宛州多久,花花肠子就冒出来了?”雷霆在电话里也是格外兴奋,终于被他逮住了沙正阳的尾巴,这小子平时在自己面前表现得格外正经,这回总算是遇上了。

    “你想多了,就一个朋友。”沙正阳懒得多解释:“行了,到了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挂了。”

    “别,别,你敢挂,我立马给孙妍说去!”雷霆变身八卦男,威胁道。

    “爱说说去。”沙正阳毫不理会,断然挂掉,气得电话那一头咬牙切齿。

    卿箬笠等的电话终于来了,在电话里叽哩哇啦说了一大阵,总算是说清楚了在哪里。

    洋槐路99号,龙门火锅。

    “怎么了?”沙正阳见卿箬笠有些迟疑,问道。

    “我同学和她男朋友与她表姐夫一家一起吃饭,说是请帮忙的一位领导吃饭。”卿箬笠踌躇不定,“她说很快就会吃完,让我等她一会儿。”

    沙正阳看看表,已经是六点半了,这会儿把卿箬笠送到,估计也差不多七点钟,而自己赶回银台也快八点了,想了想便道:“没事儿,我送你过去,再陪你等一会儿,估计八点钟差不多你同学的饭局也差不多了。”

    卿箬笠脸上露出感激的神色,咬着嘴唇却没说话。

    实在是她在汉都没有啥熟人,要她一个人在外边等她同学太难受了。

    可在汉都她就这一个关系挺好的同学,原来家都是蓝光厂的,从子弟校到真阳一中,她们都是一起读书,但后来这个同学家搬到了汉都,又各自考上了大学,关系却一直保持了下来。

    反正时间还早,沙正阳索性就放慢车速。

    这个时候也是汉都市区最热闹的时候,沙正阳就是想提速也拿不起来,只能随着车流缓慢涌入城区。

    龙门火锅的位置很好早,在城西的槐门坊那一片。

    这一片是著名的餐饮聚集区,汉都和嘉州最著名的火锅都在这一片,林林总总有二三十家,生意都相当兴旺。

    龙门火锅是汉都本土小有名气的一家火锅,从店面就能看得出来,生意着实不错。

    沙正阳把车停在了路边上时,已经是快七点半了,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真是不好意思,还要让你在这里陪我。”卿箬笠的目光里多了几分特别的味道,就这样坐在车上,发动机没有熄火,凉气环绕在车里,很舒适。

    “不必客气,我回去也差不多了。”沙正阳摇摇头,“而且我估计你同学很快就会下来了。”

    生意好的火锅往往都要翻台,以龙门火锅的架势,七点半到八点之间翻台是很正常的事情。

    “哎,他们出来了,那个就是我同学。”卿箬笠喜悦的叫了起来。

    “哦,哪个矮胖墩儿?”沙正阳瞅了一眼。

    的确是个矮胖墩儿,估计只有一米六,但身材很壮实,好在样貌还行,旁边站着一个比她高不了多少的男孩子,两个人跟随着另外两个男女,而那两个男女正陪着另外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走出来。

    “沙哥,那我过去了。”沙正阳也下了车,但没有过去,只是向卿箬笠挥了挥手,但是突然间目光却落在了走在前面的两男一女身上。

    女的他不认识,大概也就是二十七八,而两个男的他却都认识,而且让他奇怪的是怎么这两个人会走到一块儿。

    四十多岁的男子是经开区副主任周远承,也是原来自己的上司,而那个二十八九的男子却是高海洋,没错就是那个宁月婵的前夫高海洋。

    难道卿箬笠的闺蜜酒肆高海洋后面娶的老婆的表妹?这天下就这么小?

    随着卿箬笠高挑的身材一出现,立即吸引了周围的目光,而周远承和高海洋也不例外,在卿箬笠和她那个闺蜜拉着手热烈的说到一块儿的时候,周远承和高海洋也看到了沙正阳。

    不好不过去了,早知道就不下车了,装一下绅士结果反而自找麻烦。

    “周主任,高处长!”

    “正阳,什么时候回来的?”周远承很热情。

    沙正阳在经开区时间很短,但关系还过得去,尤其是他都离开汉都跟随林春鸣去了宛州,谁都知道要不了几年,沙正阳妥妥一个正处级干部,没准儿就能在宛州那边区县当个书记区县长。

    “你好,沙主任。”高海洋却显得很矜持,只是他对周远承对沙正阳这么熟悉热情有些不解。

    他前段时间跟随领导到珠三角和长三角去出差考察,沙正阳调到经开区并破格提拔的时候,他并不在汉都,而他回来时候,这阵风潮已经过了,所以他还以为沙正阳还在银台县开发区呢。

    “刚回来,送一个朋友过来。”沙正阳和周远承、高海洋一一握手,“你们忙,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欢迎周主任和高处长到宛州来做客,到时候一定要通知我。”

    装完逼之后,沙正阳立即上车走人。

    高海洋有些发蒙,宛州来做客?啥意思?

    周远承一边和驾车离开的沙正阳挥手示意,一边道:“海洋,你认识正阳,不知道他从咱们开发区调宛州市委办了?人家是林春鸣最信任得助手,先是调到咱们开发区办公室,直接破格提拔为副处,没一个月,林春鸣到宛州,就把他直接要到宛州去了,市委办副主任,这家伙绝非池中之物,要不了几年绝对是书记县长的料。”

    高海洋目瞪口呆,包括站在他身边的妻子和表姨妹子两口子,以及卿箬笠。

    破格提拔?副处级?林春鸣的红人?宛州市委办副主任?

    高海洋老婆这个表妹到经开区办公室工作是高海洋出面找的周远承,周远承是经开区常务副主任,黄诚那边老岳父打了个招呼,但主要还是周远承在办事儿,所以才有今天这么一顿。

    之前老婆这个表妹两口子一直在奉承自己,说自己是全市最年轻的正科级干部,周远承也是称赞不已,高海洋虽然表面谦虚,但是内心却还是颇为得意。

    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让他很不自在的这个家伙,还以为这家伙还在银台呢,没想到调到经开区不说,还又一下子到宛州去了。

    这特么哪来的妖孽?自己28当正科,在市政府里已经是绝对的出类拔萃了,没想到还有二十五不到的副处,这特么还要不要人活了?

    这简直就是活生生打自己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