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四十六节 千次回眸
    沙正阳终于可以回汉都了。

    来宛州三个星期,这已经是八月了。

    专案组仍然在开展工作,但对于沙正阳“私人”借出来这辆丰田佳美并没有经常用,大多数时间是在宛州市范围内的摸情况用一用,所以当等到星期五的时候,常磊就把车交给了沙正阳。

    现在还没有大周末,一天仍然要上六天班,所以沙正阳提前离开也是专门和明永昌、郭向阳打了招呼的。

    从公里数就能看得出来,短短一个多星期,这辆丰田佳美就已经跑了接近两千公里,平均每天公里路都在200公里以上,而且这还只是局限于宛州市内,足见常磊他们的工作强度。

    沙正阳没问常磊他们工作进度,常磊也没说,不过沙正阳相信专案组有他们自己的工作流程,会按照既定目标推进。

    从宛阳城区出来,才早上八点过,在街上简单吃了一碗烩面,沙正阳就驾车上了国道直奔汉都。

    他车开的很快,即便是这样如果下午五点钟之前能到家,已经就很难得了。

    从宛州市区到汉都可以有几条路,但是都要过真阳,然后从真阳可以向西北走东峡,也可以从真阳向西南走三都,两边距离都差不多,但是走三都是国道,而走镇阳是省道然后在郧州汇合。

    大部分从汉都经郧州到宛州或者从宛州经郧州到汉都的长途客车都会走国道,只有单独到东峡这边的汽车才会走这边。

    沙正阳这一次没有走国道,而是省道,因为他感觉到国道道路状况未必比省道好多少,只是省道稍微狭窄了一些,但仍然是二级路面,路上车流量却要小不少。

    从宛阳出来到真阳只要半个小时,这一段路况很好,一直要过了真阳县城继续向西往东峡前行,道路状况就开始糟糕起来。

    进入八月的宛州气候已经相当热了。

    出真阳二十八公里,就是真阳东部第一大镇官陂镇,沙正阳知道,林春鸣提到的几家军工企业中有三家就都在官陂镇境内,但是它们距离官陂都还有好几公里,都在山沟中。

    像蓝光电子管厂(998厂)、红星电子厂(997厂)、红梅无线电厂(996厂)这三家企业便都簇拥在官陂镇的几条大山沟中,工人连同家属数万人,各自在各自的山沟中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工厂和生活区,八十年代的繁荣程度丝毫不亚于真阳县城。

    三个厂都有道路直通官陂镇,然后从官陂镇上省道,向西就可以到东峡、郧州、安襄和汉都,向东就可以到真阳、宛州。

    前面的招呼站零零散散的站了好几十号人,这里是咽喉要道,从这里到东峡或者郧州、安襄乃至汉都都在这里赶车,尤其是从三个厂里出来的职工和家属们要去省城,更是必经之路。

    所有从真阳出来的长途客车都会在这里停车拉客,往往很多从真阳县城出来的客车哪怕没有拉满客也都可以开到官陂来捡客,只要不是差太多,基本上都能补满。

    当然从官陂也有到汉都、郧州、安襄、东峡、真阳、宛州的私人中巴车,但是这种中巴车价格都要比长途客车价格上贵一些,许多客人宁肯在这里等过路的长途客车,也不愿意去坐私人中巴。

    前面的长途客车停了下来上下客人,对面也来了一辆大货车。

    让沙正阳有些意外的居然是海正运业的拖挂货车,拉着满满的一车矿泉水,用篷布包裹的货厢高耸,缓缓的驶过沙正阳面前。

    看样子自然堂水业组建的车队也只能勉力维系汉都周边运输,真正长途运输仍然只能借重海正运业。

    不过如果自然堂水业能够在东峡或者北溪这两个矿泉水、山泉水资源都相当丰富的县份投资建厂,那么像汉东乃至豫、鄂两省的市场就可以直接覆盖了。

    “正阳哥!”从东风拖挂驾驶室上伸出来的脑袋兴奋的朝着沙正阳喊着。

    “海子!”沙正阳讶然,赶紧将车靠边。

    蓝海也已经把车靠边,下了车,兴奋的朝着这边跑过来。

    “正阳哥,你怎么在这里?我一看牌照就知道是你。”蓝海很高兴,咧着嘴笑着道。

    雷霆这辆丰田佳美沙正刚和蓝海都借着开过一两次,所以很熟悉。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我在宛州工作,这里属于宛州啊。”沙正阳也笑着道:“怎么,你现在也亲自出车了?”

    “嗨,昨天下午出来的,公司有个司机家里老婆突然预产期提前了,我不就得要顶上来么?拉货到宛州,昨晚在郧州歇息了一晚,拉到宛州卸了货,今晚就能回宛州。”

    蓝海现在和沙正刚负责汉都这边的业务,而蓝天航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嘉州那边,在公司没人的时候,沙正刚和蓝海都得要顶上来,临时应急。

    “哦,我说呢,正刚呢?”沙正阳点点头。

    “正刚在公司呢,我和他总得要有人守家啊。”蓝海活动了一下身体,“我现在也难得出来一趟,本来说在宛州住一晚,找你吃顿饭喝顿酒呢,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正阳哥你这是回汉都?”

    “嗯,出来二十多天了,还没有回过家呢,回去一趟,原本也有些工作。”沙正阳沉吟了一下,“你先去吧,明天中午在一起吃顿饭,你爸估计今晚也要回来,我和他联系过。”

    蓝海一听知道肯定有事,点点头:“行,那我就先走了。”

    “开车小心点儿。”沙正阳拍了拍蓝海的肩膀。

    重新回到车旁,沙正阳下意识的抬了抬头,看到一个女孩明澈的目光望了过来,脸上也有些惊讶的神色,这不就是那个自己那天来宛州时路遇的箬笠姑娘么?

    这么有缘?

    “卿同学?”沙正阳讶然问道。

    “真的是你?这么巧,刚好又遇见你了?”女孩略微有些羞涩,但是很快就笑了起来,笑起来是那双丹凤眼格外好看,嘴角浮起笑容使得脸颊上的酒窝格外好看。

    “是啊,你说咱们这是不是真的挺有缘啊?”习惯性的撩了一句,“佛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了今世的擦肩而过,这咱们都擦肩两次了,是不是前世有一千次的回眸了?”

    女孩脸顿时红了起来,尤其是周围还有很多准备搭车的乘客,不少还是蓝光厂的,她有些羞恼的瞪了一眼沙正阳,把脸转向了一边。

    很显然这个时代的女孩们还难以像二十多年后那些个厚颜的男孩们在大街上看见颜值高的女孩便要索要微信那么大方无耻,对这样一句仅仅是粗浅级别的撩都觉得难以接受。

    “呃,不好意思,开玩笑开习惯了。”沙正阳打了个哈哈,走上前去,“卿同学,上哪儿?能不能有机会送你一趟,顺带再给我这个文学青年解析一下纳兰性德词的格调?”

    卿箬笠嘟起嘴,她不想理睬这个家伙,虽然这家伙其实并没有多少出格的言语,只是当着有厂里其他人呢,虽然那些人和自己也不熟悉,仅仅是知道自己而已。

    “嘿嘿,生气了?我也就是是重复了一下佛说的话罢了,下次不会了。”

    还有八九个小时的车程,如果这丫头真的是去汉都那就太好了,起码这一趟车程又不会太寂寞了,有个伴儿斗斗嘴,聊聊唐诗宋词,那多愉快?

    “哼。”卿箬笠想走开,但是又觉得不合适,而且越来越多的人目光都投向了自己这边,这让她更是燥得慌。

    “我上汉都,你如果也是去汉都,那咱们可以顺路,我不是坏人这一点你该相信吧?”沙正阳发现自己居然在一个女孩子面前显得有点儿笨拙起来,一时间竟然找不出更好的言语来搭讪。

    “你回汉都?”卿箬笠性格也有点儿小腼腆,但对于拒绝一个人的好意却很难做到,咬着嘴唇:“真的是顺路?”

    “真的顺路,我来宛州二十天,才会去这一趟,就这么巧又遇上你了。”沙正阳见对方语气松动,赶紧拉开车门,“上车吧,太阳起来了,晒人!”

    犹豫了一下,卿箬笠最终还是上了副驾,沙正阳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过去上车。

    汽车启动终于驶入大道,把官陂镇甩在了身后,“卿同学,你是哪个厂的?蓝光,还是红星,或者红梅?”

    “你怎么知道我是厂里的?”这三个厂的工人大多数是来子外省,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当年在本省内招工进来的,卿箬笠普通话明显带着江浙那边口音,不是宛州本地口音。

    “口音,还有在官陂这里候车的三分之二都是三个军工厂的呗,这宛州人都知道。”沙正阳笑着道。

    “你不是汉都人么?怎么又成了宛州人?”卿箬笠颇为好奇。

    “梦里不知身是客,到哪里就是哪里人吧。”沙正阳目不斜视,“估计相当长一段时间都得在宛州工作了。”

    “你是老板派到宛州工作的?”卿箬笠猜测道:“那肯定出差补助会很高才对,外资企业收入挺高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