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四十四节 国企(2)
    “华峰电器?哦,就是那家生产饮水机的企业,你那个在香港继承遗产的同学?”林春鸣有一些印象,“嗯,哪家企业效益现在如何?”

    “好,很好,超乎想象的好。”沙正阳点点头,一时间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

    华峰电器饮水机的热销在预料之中,问题是热销到这种程度,甚至连最看好的沙正阳都没有预想到。

    从五月开始,自然堂的矿泉水进入了畅销期,但是高柏山并不满足,灌装瓶装水满足不了,那么就要考虑上桶装水了,不可能放着那泉眼里的水白白流走啊,那都是钱啊。

    所以原本是准备在九月才开始桶装水上市的,但骤然提前到了六月,好在之前各种准备已经做好,只是考虑到时机问题,现在提速也没有出什么状况,而华峰电器也从五月就开始生产备货,整个五月就生产了三个型号的饮水机五一万五千台。

    其中最便宜的台式饮水机不过128元一台,柜式的168元一台,而带制冷的288元每台。

    伴随着与华峰电器联手打造的广告在全国省级电视台上的持续播出,尤其是以燕京医大和汉川医大几名教授在电视上介绍水的重要性,日常饮用矿泉水的好处,泡茶用矿泉水的妙处,在自然堂水业瓶装水畅销全国的时候,桶装水也迅速走进了汉川的城市中,甚至已经在邻省形成了热潮。

    仅仅两个月时间里,以汉都、嘉州两大城市为主甚至包括省内其他一些城市都开始追捧桶装水,尤其是机关企事业单位,更是对这种可以彻底摒弃暖水瓶和保温桶的饮水机格外推崇青睐。

    备了两个月的货,只用了十多天时间就销售一空,原来以为288元每台的带制冷的高端机型销售可能会预冷,所以一万五千台中只有两千台属于此类,但没想到其销售势头丝毫不逊色,甚至比第二类的柜式机更受欢迎,这也大大出乎雷霆的预料之外。

    从进入热销模式开始,华峰电器不但在继续新建生产线,同时原有生产线也进入了满负荷加三班运转的模式,将产量提升到每月三万台,但是即便是这样,雷霆估计也很难满足需求。

    因为随着桶装水概念的炒热,一些地方性矿泉水品牌也开始出现,尤其是临近的川、湘、陕、甘、鄂等省份,其实矿泉水资源都不缺,缺的就是意识和概念,而有了自然堂开头,那么你吃肉,我们跟在后面喝汤总可以吧。

    尤其是桶装水,本身就是以供应本地市场为主,成本低,见效快,只要市场渠道一打通,立马就能看到钞票往怀里钻,谁能按捺得住?

    而反倒是饮水机一方面需要设计优化,二要元器件供应,三还要建厂,四还要广告宣传,所以短时间内在内陆地区还没有哪家企业能对华峰电器形成威胁。

    按照沙正阳和雷霆的估测,三到五年内国内饮水机市场将是一个普及的过程,会逐渐从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逐渐向家庭的一个普及过程,对饮水机市场的需求每年起码会保持着五百万到八百万台。

    这将是一个二十亿元级别的市场,哪怕华峰电器能在这块市场上占据百分之十,营销额也可以超过二亿元。

    而如果在已经领先的前提下,连百分之十的占比都达不到,那沙正阳觉得华峰电器就真的太失败了。

    而且在他印象中,前世饮水机市场基本上是被美的、安吉尔、沁园和浪木、格力等几家企业寡头垄断,尤其是美的、安吉尔、沁园三家处于绝对垄断地位,基本上市场占比都在百分之二十以上,华峰只需要达到这个水准,可以稳稳实现伍亿元以上的销售收入,而且饮水机市场也是一个不断升级变革的市场,各种新型号新技术新规格的产品不断涌现,也会加快原有老产品的淘汰,基本上十年就会有一个淘汰周期。

    可以说三五年,甚至十年,只要做得好,这个产业都会大有潜力,而且从饮水机到净水机,再到直饮机这一系列的产品衍生和进化,也还会衍生出一个更大的市场来,几十个亿的市场,会逐渐膨胀到数百亿的市场,这也伴随着整个中国城市化进程以及农村饮水安全的改善过程。

    但雷霆也很清醒,一招鲜吃遍天的时代早就没有了,现在国内企业的模仿能力超强,华峰电器能保持领先的时间也就是那么一两年,而一两年后那就是拼品牌、拼渠道、拼质量的时候了。

    沙正阳一直在雷霆面前大谈什么蓝海红海,推崇领先一步就会步步领先的理念,所以雷霆哪怕在生意最火爆的这几个月里,也在电话里和沙正阳谈着下一步该如何走。

    单纯的饮水机如果执着的做下去,沙正阳认为不会败,但这个市场对于沙正阳的野心来说却是远远不够的。

    家电产业从九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前十年都是蓬勃发展的阶段,从生产商到渠道商,再到零部件商,无数惨烈的大战都在这个领域恶战,这直接导致了一度横扫全球的日国电器产业的衰落。

    经历了中国国内市场残酷竞争洗礼的国内家电厂商可以说在在全球无惧于任何企业的挑战,万宝、容声、科龙、长虹、康佳、创维、tcl、海尔、格力、海信、美的,一代接一代的王者接棒,也直接宣布家电行业的中国世纪到来。

    华峰电器的大火也让他大伯大为震动,专门从香港来了一趟,重新考察了解饮水机市场,对雷霆的决定也是倍加赞许。

    同时华瑞玩具和华祥电子也加快了建设进度,预计可能在本月就要正式建成投产了。

    按照沙正阳的考虑,华峰电器可以考虑与宛州电风扇厂进行合资,在生产产品上也可以考虑进行调整,比如前期可以生产空调扇,而更进一步也可以考虑进军空调行业。

    当然这也是沙正阳的一个初步考虑,至于说究竟可行不可行,一要取决于雷霆的态度,二也需要对市场进行一次考察。

    “好到什么程度?”林春鸣也知道现在华峰电器生产的饮水机非常热销,目前国内市场除了粤省的安吉尔,就是汉川的华峰,两家企业都在大肆攻城略地。

    目前,华峰的“意外”出现直接催热了整个桶装水和饮水机市场,而桶装水没有像前世那样从南粤缓慢的由南向北渗透,而是出人意料的在南粤开始风靡时突然在汉川爆发,由西向东席卷。

    南粤那边的市场和企业也显然受到了这股风潮的影响而加快了发展势头,这大概也是蝴蝶效应带来的影响,使得饮水机和桶装水市场已经不再如前世,而是进入了一个全新且不可控的轨道。

    “预计今年销售可以达到三十万台,实现销售收入五千万,明年要争取销售八十万台,实现销售收入一点伍亿元。”沙正阳知道这话肯定又要刺激林春鸣,但是这却是一个事实。

    只不过这种高速增长估计也只能维系三年,到1996年,估计安吉尔以及其他一些品牌也会迅速成长起来,华峰再想要在在这块市场有多么大的突破,就没那么容易了,所以雷霆也才会和沙正阳提到居安思危的问题。

    “又是一个销售收入破亿元的企业?”林春鸣苦笑,“正阳,你说早知道你是不该把这个项目压一压,挪到咱们宛州来?”

    “林书记,粤省企业家的嗅觉很灵敏,如果晚一年,恐怕市场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华峰电器恐怕就再难抢得先机了,即便是如此,我觉得南粤的企业也会迅速崛起,和华峰展开激烈的市场竞争,只不过现在市场远未饱和,所以我觉得华峰电器可以和咱们的电风扇厂合资,也生产饮水机。”沙正阳建议道。

    “当然可以,我们市里可以不要企业控股权,但是企业必须注册在我们宛州,同时要确保我们的企业职工充分就业,收入提高,税收要交到我们宛州。”

    林春鸣态度鲜明得让沙正阳都有些吃惊,但想一想也是,电风扇厂的总资产不过几百万元,净资产估计就更惨了,既无多少有价值的设备,也没有多少有实际意义的设备,华峰电器完全可以自己行设立分厂,宛州市政府一样会屁颠屁颠的欢迎。

    大概也就是这批职工看能不能为其所用的问题罢了,毕竟重新招工培训,重新建厂,都需要一个过程,而接管电风扇厂,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实现产能提升,对于这个关键时候抢占市场至关重要。

    “林书记,这……”沙正阳迟疑了一下。

    “正阳,不必顾忌什么,我想的很清楚,我也不瞒你说,省委和谈了话,你也知道咱们有三个县山沟里都有三线军工企业,大小不等,这些军工企业都要搬迁到咱们宛州市里来,估计很快就会有文件下来,这是政治任务,不容推卸,但如何来让这些企业生存下来,上边儿说要搞军转民,但我觉得够呛,军转民哪有那么容易的?”林春鸣叹了一口气,“我现在是焦头烂额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