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四十节 合手,同志
    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工作生活的确很累,身体累,心更累,沙正阳算是深刻体会到了。

    哪怕前世中也曾有过到新环境工作的经历,但他前世都没有离开过汉都市,大部分就在汉都市的区县里和市里转悠。

    无论到哪里哪个单位,多少都有那么三五个熟人,哪怕不是那么知根知底知心,但起码能找到一个能迅速说上话的。

    可到宛州,就真的是两眼一抹黑,一个人都不认知,完全要从头开始。

    也不能说一个人不认识,还有一个林春鸣。

    林春鸣的情况可能比自己还艰难,但他作为市委i书记,得端着,起码表面上还得要装出人五人六的。

    再加上市委办这边早就把他这一两个月的工作日程安排满了,他虽然也累,但是短期内他还有很多预定好的工作去完成。

    可沙正阳这边不一样,林春鸣这边交下来几个大块头担子,这也是自己给自找的,要去出出风头,这活儿就得压在自己身上了。

    另外他还要作为林春鸣的对外触角,帮助林春鸣收集了解更多的社情政情,以帮助林春鸣来尽快进入状态。

    光靠自己一个人,累死也不够,所以沙正阳也竭力想要通过自己不断的接触和了解,来尽快熟悉起来。

    以至于他甚至对昔日大学的几个同学现在都不那么排斥了,之前他是真心不太愿意去找这些前世中从无往来的同学们,起码以前大家接触过,大概了解一些,总比完全不了解的好吧。

    好在两周时间里,她总算还是有所收获,最大的收获莫过于认识了姚莉常磊两口子加上苏子晗这小子。

    沙正阳对自己观人之术还是有些自信的,前世几十年的体制内打滚不是白搭的,几次接触下来,也基本上能对目标有一个大概了解,尤其是这三人要论心机城府还谈不上,顶多也就是情商不错。

    姚莉的情商应该是最高的,还有点儿功利心,不过从本质上来说,这女人性格和品行都还不错,有点儿功利心也很正常,真是一无所求的,那这种人也难以挑大梁。

    常磊其实也有点儿情商,但是在性格上比姚莉洒脱,要说心胸够宽也差不错。

    这种人缺的是一个机会,而且这种机会一般人还很难给他,因为他的性格不太招一般的领导喜欢,但是如果给他足够的平台,走上比较高的位置,或者说接触到更高层面,那么他的发展会很好。

    也就是说这两口子,在正常情况下,姚莉会比常磊走得更顺更快,但是如果如果二人一起走到了一个共同层面的话,常磊反而更容易获得赏识,相比之下姚莉那种人才就更多。

    就像常磊自己提到的那样,姚莉可能会在今年就获得提拔,极有可能马上解决实职副科级,担任政治部内综合科的科长。

    这也在情理之中,西政法律系毕业的高材生,工作了接近十年,能力不俗,没理由不解决。

    沙正阳感觉得出来,常磊很为自己妻子的表现感到自豪,同时也并没有因为自己落后了而感到有什么负面情绪,当然你要说一点儿不甘都没有,肯定也说不过去。

    所以沙正阳很欣赏看好常磊这种心态,沉稳自信大度,堪当大用。

    倒是苏子晗这家伙让沙正阳有点儿看不清。

    看起来表现很正常,但是沙正阳感觉这个家伙的智商情商恐怕比表面的更高,太灵性了,当警察有点儿耽误了。

    这颗种子如果给点浇灌,未必不能走得比想象的更高,嗯,现在让他给林春鸣当秘书,或许就是一个莫大的阳光雨露浇灌机会。

    但愿这家伙能抓住。

    手里边关于设立招商引资局(投资促进局)的建议和方案初稿,沙正阳已经写得差不多了,在稍加修缮,就可以交给郭向阳和明永昌审核了。

    这个方案明永昌很看重,远比自己正在酝酿的设立一站式政务中心建议方案看重。

    但沙正阳却知道如果这个一站式政务中心方案一旦进入高层视野,只怕引来的震动要远胜于招商引资局(投资促进局)的那份方案。

    因为后者在沿海地区已经有了尝试,不算是什么新生事物,也是在内陆地区因为动作迟缓或者说招商引资还见不到好的效果,所以才拖延下来,沙正阳很清楚,两三年内内陆地区的这些地市大多都会连续城里专门的招商引资局,很多还干脆和开发区合署办公,一套人马两块牌子。

    但也得承认,就目前的局面来说,一站式政务中心本身还有着很多难以逾越的障碍。

    无论是工商、税务、公安、国土、文化、交通等等权力部门,不是某一个人审查一下就可以盖章过关,光是这些部门每一家内部的审批程序都有好几个,所以指望一蹴而就本身就不现实。

    但是沙正阳觉得这一步宁早勿晚,先行把这些部门的权力义务明确,尽可能的缩减程序,透明审批时间,可以极大的倒逼这些行政权力部门的效率提升,而且一旦透明,那么规定时间内完成审批就会成为常态,而这种常态带来的整个社会行政效率提升会对整个宛州市的投资环境带来多么大的改善和提升,只有沙正阳这种过来人才清楚。

    当一个企业在宛州只需要两个月就走完一切程序办完一切手续,而在别的城市可能要三个月五个月乃至半年时,这种口碑相传的对比,比任何宣传都更有效。

    当然对于大型投资项目或者重点项目来说,哪怕没有这个一站式服务中心一样会有很高效率,甚至未批先建也很正常,但是对于那些领导们不太关注的中小企业或者个体企业乃至个体摊贩申办来说,这种机制无疑就是让人赏心悦目的了。

    而这种中小企业和微小企业将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成为广大农业剩余劳动力转化为城市人口的一大主力军。

    这个方案沙正阳已经把粗的框架和理念已经拿出来了,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细化每个部门的权力清单,然后一一进行审核和规范,提升效率,明确权责,然后加以整合,最后形成一个初步方案。

    这里边涉及到和许多部门打交道,哪怕是市委办市府办出台了文件,但是要让这些老爷单位们真正动起来,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沙正阳觉得年底能完成这项工作都算不错了。

    这就需要一个人来专门督促落实,苏子晗无疑就是最好人选。

    所以当苏子晗在完成了两天陪同林书记调研之后,以为回来可以轻松一下之后,骤然看到这样一个庞大的方案规划,脑袋都蒙了,望向沙正阳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古怪。

    “沙主任,您这真是把男人当牲口用啊,这玩意儿得多费劲儿,需要多少人来做?”

    “嘿嘿,别那么沮丧加绝望,市委办只是牵口袋,真正各个权力结构清单和程序,都是要分解到各个部门去的,得由他们来完成。”沙正阳笑得格外开心。

    “你要做的就是督促,不断的督促,同时对他们拿出来的东西进行法律合规审查,当然这里边少不了要扯皮,比如某个行政审批手续,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时效,其实只需要15日内就可以做出,但是某个局他觉得干脆一个月更稳当,那么你就得要求他们压缩时间,斗智斗勇,迫使他们改回来,……”

    “还有么?”苏子晗早就知道自己进市委办来不是吃闲饭的,他也有思想准备,但这个方案涉及到的方方面面还是让他吓了一大跳,如果要按照这个玩意儿来弄下来,恐怕会有多少人心里有怨气。

    “然后就是整合了,只有当明确程序,透明结构,规范时间了,那么这个效率才会提升,也才能有效的避免内里的那些乌七八糟的腌臜事儿,这一点其实大家都明白。”沙正阳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要想完全杜绝也不可能,只要是人子操作,就自然会有人能钻空子,但是可以在一定程度或者说很大程度上减轻,同时提升效率,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苏子晗默然,他当然能听出沙正阳话语里的一些落寞无奈,也能体会到沙正阳内心的灼热,但是这种事情的确犯众怒,挨骂不会少。

    好在沙正阳在这个方案中还是留了不少余地,没有一下子把事情做绝,正如他说的,一步一步来,如温水煮青蛙。

    “沙主任,除了这个之外,你还有其他安排么?”苏子晗忍不住问道。

    “我手里事儿多着呢,想安排给你的也不少,只可惜我估摸着你很快就要跟着林书记跑了,只能利用一些闲暇时间来使唤你了,这事儿因为事关重大,借助你未来市委i书记秘书的名头来催一催各单位,狐假虎威的效果更好一些。”沙正阳笑眯眯的道。

    苏子晗只能把一口涌到嘴边的老血默默吞回去,人家都把话说明了,你还能怎么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