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三十七节 风动青萍之末(3)

第三卷 第三十七节 风动青萍之末(3)

    “秘书长,那我们开始?”见明永昌进来,沙正阳站起来欠了欠身,再坐下,含笑问道:“人都来齐了。”

    “好吧,开始吧。”明永昌点点头,沙正阳很知礼,细节方面做得很到位。

    “今天请大家来,可能大家都知道,主要是要研究一下胡满云上访一案,鉴于此案影响较大,性质恶劣,涉及人员敏感,加之受害人家属长期到省赴京上访,造成不良影响,所以市委林书记高度重视。”

    沙正阳环顾了四周一眼,清了清嗓子,开始主持会议。

    “受林书记和明秘书长委托,今天我召集大家对这个案件进行一次研究,同时也要拿出具体处理方案,先请市公安局的同志就此案的情况进行一次详细的介绍,然后再谈一谈这个案件久侦未破究竟存在哪些具体困难,下一步的工作打算。”

    “然后还要请政法委于书记提建议,最后由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明永昌同志提具体要求,现在先请市公安局的同志介绍一下此案具体情况,以及市公安局近几年对此案的具体侦查措施情况。”

    沙正阳目光落在卢云奎身上,这是一个老刑侦出身,刀条脸,左眉还有一道疤,像是被人刀伤,很有些悍野味道。

    “卢局长,您看……”

    “老肖,你们先把案情和目前我们采取的侦查措施介绍一下吧。”卢云奎点点头。

    肖寿安也是一个瘦削身材的黑脸汉子,目光落在常磊和苏子晗脸上,“好,苏子晗先汇报,常磊你补充。”

    苏子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敬了一个礼,“各位领导,受领导委托,我向各位领导汇报一下刘昆被杀一案的简要案情和侦破过程,以及近几年我们对此案的侦察情况,……,1988年3月21日晚九时许,我市青云街29号魔岩歌舞厅外发生一起恶性案件,……”

    苏子晗口齿伶俐,言简意赅,很快就把案情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汇报,然后话锋一转:“在此案发生后,市局立即成立了专案组,由分管副局长挂帅,抽调刑警大队精干警力,全力以赴侦破此案,……”

    “经查,犯罪嫌疑人吴定义与受害者刘昆系高中和大学同学,因为与另一女同学的感情纠纷,吴定义与刘昆产生矛盾,……”

    “……,在吴定义潜逃之后,市局专案组一直未撤,先后多次组织警力前往哈尔滨、昆明、深圳、成都、金昌、亳州等地抓捕,但是由于犯罪嫌疑人原来经济条件较好,而且一直在外省多地经商,社会关系复杂,加之该人在大学读的法律专业,有一定的反侦察意识,所以……”

    在常磊做了简短补充后,肖寿安开始发言:“目前我局仍然高度重视此案,也深知此案由于犯罪嫌疑人和受害者家庭的特殊性,在全市都备受关注,所以我们也一直未曾放松对此案的侦破,但由于我局目前警力缺口较大,经费也有所不足,所以也在一定程度上也对我们对整个全市大要案件的侦破都有一定的影响,……”

    毫不讳言的谈了客观存在的困难,说得很委婉,承认对整个市局侦查破案工作都有一定影响,并非单指某一案件,很有水平。

    “卢局长,您说一说。”沙正阳朝对自己对面的卢云奎笑着点点头。

    “嗯,那我来说一说,我们市局党委一班人都知道这个案件的敏感性和影响力,所以从案发以来就从未放松过对此案的侦破,但刚才老肖也说了,由于近年来我局退休干警较多,警力缺口较大,市局的经费保障上也出现了一些困难,当然这不是我们放松侦破此案的理由,事实上我们也从未放松过,但实事求是说一句,要说一点影响都没有,那是假话,……”

    “下一步我们有以下一些想法,第一,重新成立专案组,重新抽调精干警力,明确职责;第二,对前期我们掌握的案件线索进行一次认真梳理,争取从中找出有价值的线索;第三,再对犯罪嫌疑人的关系人进行一次彻底的摸排,寻找可疑线索;第四,通过一些其他手段来力争发现有价值线索,……”

    “至于说困难,呵呵,本来都不该提,但是明秘书长、沙主任和于书记都在这里,我若是遮遮掩掩,反而显得有些虚伪了,市局现在的情况各位领导大概也知道,什么都缺,缺经费,缺装备,却交通工具,缺编制,缺人,这在一定程度上肯定对各项工作都有影响,不仅仅是侦查破案。”

    卢云奎也是公安战线老油子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对这种场面也是游刃有余,而且你还得觉得这人的确耿直。

    “我来之前,尹局长也专门和我交代不要在领导面前叫苦叫难,但老卢是个直肠子,说也就说了,希望秘书长、沙主任和于书记不要见怪,市委市政府能够在这些方面多考虑关心一下,我们市局党委一班人就感激不尽了。”

    “呵呵,老卢,这么客气干啥?”明永昌也笑了起来,“林书记近期就会到你们市公安局调研,到时候有什么难处尽管提。”

    “林书记那里我们肯定要提,但秘书长、沙主任和于书记这里,也要请你们多帮忙敲敲边鼓啊。”卢云奎爽朗的笑着道。

    “于书记,您看您有什么指示?”沙正阳把话题交给于文宝。

    “我没什么说的,回去之后立即把今天会议精神向徐书记汇报。”于文宝也是老滑头。

    “那下边请明秘书长作指示。”沙正阳说完,拿起笔开始做记录。

    “刚才正阳主任把此案的背景做了一个交代,市公安局的几位同志也都就此案相关情况作了介绍,我不赘言,受林书记委托,我提三个要求,第一,抽调精兵强将,尽快破案,给受害人,给全市人民一个交代;第二,有什么困难,市委负责协调,具体由市委办副主任沙正阳负责,也可以直接找我;第三,此案较为敏感,侦察相关情况务必保密,不得外泄,……”

    会散了,明永昌等人都离开了,只剩下肖寿安,常磊,苏子晗和沙正阳四人。

    “沙主任,既然秘书长让我们有困难提出来,那我可就不客气喽?”肖寿安目光锐利,黑瘦的面颊上肌肉微微抖动,笑起来比哭还难看。

    “嗯,肖大队放心,沙正阳这点儿担待还是有,有什么难处尽管说。”沙正阳坦然道:“明秘书长专门有交代。”

    “好,我就不客气了,按照市委和局里要求,大队打算抽调四个人出来专门侦办此案,由于罪犯明显潜逃外地,前期我们还是要围绕他在本地的一些关系人,特别是亲戚和同学进行秘密调查,涉及到几个郊县,后期可能就要外调,所以一是交通工具,二是经费。”肖寿安盯着沙正阳。

    “没问题,明秘书长和我商量过,从市机关事务局借一辆桑塔纳给专案组,另外我这里还有一辆丰田佳美也交给专案组,至于经费,从市财政局那边走程序太慢,明秘书长同意从市机关事务局暂借两万元给专案组,不够再打报告。”

    沙正阳的话让肖寿安和常磊他们都悚然面色,又面面相觑。

    肖寿安不是没有接过市委市政府交办的专案,但以往都是要求市局指派专车,从市局财务上暂时借支一部分,从没有过直接从市委办这边借车借钱的事儿,这几乎是开天辟地第一遭了,而且也有些不合乎常理了。

    两台车,外加两万块钱,这年头两万块钱可不简单,一个干警一年收入工资奖金加完也不过三千块钱,这几乎就是一个普通干警五六年的收入了,本以为能借个五千块就不错了,没想到一开口就是两万。

    可人家大方,你这边儿活儿也就得要干得漂亮了,压力随之而来。

    不出所料,沙正阳这边答应之后,也马上道:“肖大队,你的要求我满足了,那我也得要提提我的要求,明秘书长刚才都说了,我再说一些具体的,第一尽快破案抓获案犯,要有时间段,你给我一个大概时间,估计多久能成?”

    肖寿安苦笑,“沙主任,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有准信儿?”

    “我知道,所以我不强求,你们自己定。”沙正阳不客气,我爽快,你也不能给我怂。

    肖寿安深吸了一口气,想了想:“半年行不行?”

    “不行,三个月!”沙正阳冷然道。

    “不行,太紧了,四个月!”肖寿安咬了咬牙。

    “行,四个月!”沙正阳算了算,“那就是十二月之前,专案组能拿出一副漂亮的答卷。另外我再提一条,专案组要保密,你们的行踪,情报信息,进展程度,都务必保密,肖大队,专案组成员只对你和我,我的话你明白么?”

    沙正阳一字一句,让肖寿安心中微凛,他不是雏儿,自然能听出其中含义,“沙主任,这恐怕不行,卢局和尹局问起,……”

    “如果尹局和卢局问起,你可以说大概,但不要说具体进展细节!这一点届时我会和尹局和卢局打招呼。”沙正阳淡淡的道:“其他领导问起,那就说我说的保密,请他免开尊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