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三十四节 切入口
    沙正阳没有让市委政法委和市公安局相关人员参加,倒不是不信任这些人,而是基于以胡满云现在的心理,她肯定对这些人充满了敌意,如果让他们参加,多半无法达到效果,还不如自己一人去见面更合适。

    “朱主任,你应该对这个案子很清楚了吧?以你的了解,你觉得这个案子究竟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胡满云会一直认为我们政府职能部门存在渎职不作为的问题?”

    和朱耀昌步行往信访办那边走,沙正阳也想听听信访这边的看法。

    朱耀昌迟疑了一下。

    很显然明永昌安排并不分管信访这一块工作的沙正阳来接待胡满云的问题,是受了林春鸣的指示,这意味着肯定有人给新任市委i书记打了招呼,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他得要慎重一些。

    这沙正阳是新任市委i书记的身边心腹,自己的一言一行没准儿就会反馈到林书记哪里去,没准儿当事人没事儿,却把自己给套了进去就不划算了。

    沙正阳也没有催促,等待着朱耀昌整理好言辞。

    “沙主任,这个事情我接待好几回了,要说人家胡满云一点道理没有,那是假话,不负责任,之前吴定义作案之后据说在宛州逗留了两天之后才外逃的,这大概是胡满云最感到不满的原因,她认为市公安局当初是有条件抓获吴定义的。”朱耀昌一字一句的道:“但吴定义在宛州逗留这两天究竟躲在哪里,一直没有定论,公安机关为什么没有对火车站、汽车站采取封控措施,也众说纷纭,这一点的确不好说。”

    “唔,还有么?”沙正阳默默记下,继续问道。

    “第二就是这几年的追逃了,吴定义负案在逃,要说市公安局没有开展工作这肯定是不公允的说法,每年市公安局都在为落实核查吴定义下落到处奔波,但实事求是地说,这两年可能要放得松一些,这可能也与市公安局工作任务重,警力不足,经费欠缺有一定关系。”

    沙正阳默默点头,这和常磊苏子晗所说的基本一致。

    “至于胡满云提到的吴定义的舅舅是市公安局副局长谭兴志,可能影响市公安局公正执法,导致吴定义不能被抓获,这个我觉得不成立,谭兴志不分管刑侦,也不是主要领导,市公安局办案也有章可循,不会受某一个人影响。”

    朱耀昌的话语算是比较客观,但是还是有些回避了某些较为尖刻的问题,那就是这两年市公安局放松了对吴定义的抓捕,导致吴定义一直未能归案。

    “关键还是在于吴定义没抓到,只要抓到,依法处理,那就没什么话可说了。”沙正阳接上话。

    “沙主任,这话在理,只要抓到了,一切就好说了,法院该怎么判就判行了,真要死刑,那枪毙了事,大家都能解脱。”朱耀昌不无情绪。

    信访办就在市委大院侧面,一排平房,条件很普通,几间接待办公室,藤椅,办公桌,长条木椅。

    沙正阳一进门就看见了那个小老太,个子瘦小,穿着一年很普通的半新旧藕色衬衣,咔叽布的长裤,黑色布鞋,但让沙正阳印象格外深的却是对方神采奕奕的双目,一直看着自己。

    这是一个不好打交道的人,这是沙正阳第一印象,精力应该格外充沛,或许为儿子的死找回公道已经成为她生活中唯一的执念。

    好在这位小老太也算是一级领导干部下来的,不属于那种蛮不讲理的类型,这让沙正阳心中稍宽。

    小老太有些锐利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沙正阳,“我要见市委林书记,你是什么人?”

    “胡局长,林书记这一段时间都在下边县里调研,所以我来接待您,您有什么看法意见和问题都可以向我说,我会如实向林书记汇报。”沙正阳顿了一顿,“我是新任的市委办主副主任沙正阳。”

    “你是才调到宛州来的?”胡满云很警惕。

    “对,才来几天。”沙正阳坦然道。

    “那行,朱主任,请你出去,我只单独向沙主任反应情况。”胡满云毫不客气的对朱耀昌道。

    朱耀昌看了一眼沙正阳,见沙正阳点点头,这才如释重负的离开,他也巴不得不听,既免了麻烦,而且他着实不想沾染这些事儿。

    “胡局长,现在您可以说了吧。”沙正阳看了一眼胡满云,“我理解您的心情,但也希望您反映的问题能客观真实,我想这样有助于早日解决问题。”

    “很好,沙主任,我也希望如此,我想要说的绝对真实客观,这一点我可以用我自己三十年的党性来保证。”胡满云语气坚定,“我也是共产党培养出来的干部,我难道不知道公安机关破案追逃的难度?如果说公安机关真的是尽到了自己的职责,仍然没有能抓到罪犯,我没有话说,但是公安机关并没有做到这一点,所以我才会不断的上访。”

    “行,那您具体讲一讲你想要反映的问题。”沙正阳也不多废话。

    不得不说,胡满云的思路非常清晰,每一个问题都十分细致,有条有理有据。

    从当初案发时公安机关没有及时布控导致罪犯逃脱,后来调查也不了了之,到前期还有模有样的去外调追逃,到这两年基本上就是敷衍了事,理由都是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案子太多,人手不够,经费不足。

    “沙主任,我知道我要说谭兴志在市公安局里影响了我儿子被杀一案的侦查追逃没有依据,就像你们说的,谭兴志也不分管刑侦,办案都是有章可循,任何人都无法干预司法,但是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以人手不够,经费不足而拖延办案,这说不过去,这不是理由。”

    胡满云一字一句:“另外我也要向你们反映,吴定义的母亲,市农业银行副行长谭桂芝,每年基本上都会出去旅游,我了解过,她连续四年到省外旅游,均为临时性突然出门,出去之后才向单位请假,而在此之前,她从无外出旅游的习惯,我很怀疑她是去见她儿子吴定义。”

    不得不说,胡满云分析判断问题的能力还是很到位的,这种改变习惯的行为,落入她眼中也就意味着里边有问题。

    “所以我向公安机关提出来,要认真分析查找他们家人的通讯情况,肯定可以找到蛛丝马迹,但是都如同石沉大海。”

    胡满云的反映足足两个小时,这位退休女干部的口才很好,也没有无理取闹,只是和沙正阳探讨这里边的许多细节。

    比如现在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副大队长顾天祥是谭兴志原来担任龙陵县公安局局长时的老下属,谭兴志担任龙陵县公安局局长时,顾天祥是龙陵县公安局刑警队的教导员,后来谭兴志升任市公安局副局长,顾天祥很快就调到市公安局担任副大队长,两家关系很密切。

    又比如某一次她向刑警大队反映了一条线索,本来派去出差的干警还在那边调查,但是顾天祥却要求人家尽快回来,理由是这边有案子没人了。

    罗列了不少,沙正阳也不确定对方究竟是过于吹毛求疵,甚至有些偏执,还是的确是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在处理有些事情上过于粗糙草率,才导致胡满云如此不满意。

    总而言之,沙正阳感受到了胡满云的决心,他也意识到,如果要想真正彻底解决这个问题,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抓获罪犯。

    胡满云离开的时候很意味深长的留下一句话称,她从来都对共产党充满信心,因为无论什么妖魔鬼怪都怕共产党认真,她相信这个案子,只要宛州市委认真,那么就能够办好。

    “以你的观察,你觉得呢?”林春鸣听完沙正阳的汇报,平静地问道。

    “没有其他材料佐证,我不好做评判,但仅从我的观察来看,胡满云不是胡搅蛮缠的人,她的一些看法观点也有一定道理,尤其是我觉得有一句话说得好,那就是警力不够人手不足不是你市公安局破不了案抓不到罪犯的理由。”沙正阳沉吟着道:“要解决问题,还是得抓到人。”

    “嗯,这个问题可以下来具体研究,我说的是会不会涉及到有徇私枉法,或者渎职这一类的问题?”林春鸣问道,他更关注这个。

    “这一点我不好说,但她提到顾天祥的问题,有没有有意无意的懈怠,或者有所侧重,很容易有瓜田李下的嫌疑,而市公安局应该要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我觉得市局处置得不是很妥当,当然你能抓到人,啥都不用说,没抓到,那么就容易被人质疑诟病。”

    对这种事情,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沙正阳也不能随意猜测断言。

    “唔,正阳,看来宛州的情况也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不是光研究经济工作就行,还有许多你一样需要关注的工作。”林春鸣意味深长的点点头,“你说的有一点很有道理,衡量公安的战斗力,归根结底要用人民群众有没有安全感来做判断,而具体体现就是破案,特别是能不能破有影响力大案来作为标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