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三十三节 棘手活儿
    苏子晗先走了,和常磊姚莉两口子道别,又和沙正阳打了招呼就离开了。

    小伙子挺潇洒,跑步走的,说正好算是来一场夜跑。

    姚莉把残席撤了,还替沙正阳泡了一杯茶,弄得沙正阳还有点儿不好意思。

    邻居,蹭饭,现在还得女主人给自己泡茶,还真有点儿端着的味道了,连连道谢之余对于姚莉的情商也高看不少。

    “小苏在你们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干什么?”沙正阳捧起茶杯喝了一口,随口问道。

    “干什么,什么都干,但主要还是搞案子这一块,最早大队希望他去当内勤,但他嫌那是女孩子干的事儿,更想搞案子,加上人年轻也有灵性,肯学肯钻,大队本身编制不足,警力就缺,所以也就把他放在案件这边了,跟着我跑。”

    常磊对他这个同是西政毕业的师弟很欣赏,言语中也不乏夸赞之词。

    “不过我看大队领导还是希望他到内勤这一块去干,毕竟他是法律系毕业的,文才不错,条理清晰,跑案子干了几年,基本上业务都已经上道了,搞内勤会更得心应手,你也知道内勤不强,那么大队上的工作就体现不出来,领导也看不见。”

    常磊在沙正阳面前也没有多少拘束,这一点上,沙正阳发现常磊比姚莉要放得开,可能这和人的心态有关。

    “小苏结婚没有?家里是干啥的?”沙正阳再问道。

    “结个屁婚,对象都还没找呢,二十六七岁了,还在晃荡,老说不急,他爸是宛州五中的教导主任,她妈是市教育局教科所的,上边还有一个姐姐,下边还有一个妹妹。”常磊随口道出之后才回过味来:“怎么,正阳,你要替他介绍对象?不是吧,你自个儿都还是单身汉,就琢磨替别人当媒人了?”

    “没,没,我就是觉得小苏这人不错,随便问问。”沙正阳赶紧摇头否认。

    “那没的说,子晗各方面都挺好,别看他人熟了有些逗,但工作中格外认真,做事精细周密,尤其是脑瓜子好用。”常磊自然要在沙正阳面前夸赞一下自己这个小兄弟。

    “磊哥,你们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都是以院校生毕业为主?职级待遇如何?”沙正阳也顺带想要了解一下市公安局的情况。

    “哪里是,市局刑警大队现在四十多号人,看起来人数不少,一大半都是部队转业退伍和其他部门调进来的,政法学院和警校毕业只占到三分之一不到。”常磊摇摇头。

    “职级待遇就不说了,你磊哥我工作九年,现在还在为副主任科员而奋斗,部队转业回来的占优势啊,同一年龄段,人家当兵几年要算工龄,我们在大学读四年不算,论资排辈都得慢慢熬。”

    “别说你们市公安局了,我们检察院不一样,莉姐我政法学院高材生,辛辛苦苦工作九年,还不是科员?”姚莉也是满腔心酸,“单位大了,副科正科就那么多,除非你任职,否则就只有排队。”

    “刑警大队还是科级单位,的确有些低了,一个部门比人家其他许多局行部委人还多,干活儿又累有苦,但待遇跟不上,的确很容易挫伤干警工作积极性。”

    沙正阳下意识的用前世中的口吻来了一句,但随即反应过来,赶紧弥补道:“不过听说一些省市已经在开始搞刑侦部门升格的事儿了,区县刑警队升格刑警大队,正股升副科,地级市刑警大队升格刑警支队,正科升副处,像以后你们市局成立刑警支队,下边大队也可以正职配备为正科级领导职务了。”

    “你说的这事儿的确有,但谁知道轮到咱们宛州是猴年马月?不指望。”常磊摇摇头。

    “升格意味着编制增加,经费增加,现在每年给政法部门预算拨款都很有限,这又要增加,市里边未必愿意吧?”姚莉也摇头。

    “随着经济发展,这些问题都要得到解决,只是哪些优先解决,哪些稍微放后罢了。”沙正阳笑着道:“但我一直认为经济发展,发展环境必须要优先打造出来,而社会治安环境恰恰是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环。”

    “正阳,如果林书记也是你这么想呢,或许我们这些人就有福了。”姚莉也笑了起来,“或许你可以没事儿在林书记面前吹吹风?”

    “必须的!”沙正阳也一本正经的笑着道:“就凭在磊哥莉姐这里蹭饭,这活儿我也得接啊,以后我还指望着能时不时的继续呢。”

    “行,只要你能经常在林书记面前说一说咱们政法机关的艰辛,你每天来蹭饭,莉姐也愿意!”姚莉喜滋滋的道:“不过先说好,别光说他们公安局,也得提提我们检察院。”

    回到家里躺下,沙正阳还真的在考虑苏子晗给林春鸣当秘书的事情了。

    这事儿肯定有一定难度。

    一般说来市委i书记选秘书无外乎是市委办、市府办和宣传、组织几个部门中产生,当然也会考虑教育以及下边儿区县办公室系统中特别优秀的人员,从政法口选人的几率很低,就算是有,也应该是来自政法委,而直接从公安一线部门中选人的,闻所未闻。

    但没有先例并不意味着不能破例。

    苏子晗家庭情况很干净单纯,教育系统出身,毕业于西政法律系,懂法这一块一样很重要,既然他们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都有意要让其担任综合内勤,那也意味着文笔不会差。

    另外沙正阳觉得苏子晗头脑冷静思路清晰,不像一般这个年龄阶段的人要么懵懵懂懂,要么愤世嫉俗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这很难得。

    最关键的一点是沙正阳觉得苏子晗很投缘。

    此人的说话风格很受沙正阳喜欢,有这样一个在工作上冷静严谨,但是在私下里却不乏有点儿逗比的家伙一起共事,会轻松许多,沙正阳是真不希望自己周围的人都是一副老陈持重的风格,这会让他很憋闷。

    当然,现在还只是一个初步想法,这首先要征求林春鸣的意见,而且也还要考虑明永昌和郭向阳他们的看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

    *****

    “什么情况?”沙正阳皱起眉头,放下手中的笔问道。

    来找沙正阳的是信访办副主任朱耀昌。

    当朱耀昌一介绍情况时,沙正阳就明白过来,这就是前天姚莉和常磊他们谈起的那个案子,市农业局退休了副局长胡满云为她儿子刘昆五年前被杀一案的上访。

    “情况就是这样,这几年里胡满云都一直在不停上访,公检两家和政法委,市委市政府,省里的信访部门乃至省政府省委都去过,还去过一次燕京,这一次她非要见林书记,我说林书记在下边调研,她也不信。”

    朱耀昌也显然对这事儿很头疼,他屡次接待,现在胡满云根本就愿意和他说话了。

    “明秘书长什么意思?”沙正阳没想到明永昌会安排自己去接待,照理说自己不分管信访这一块,这一块应该是副秘书长左云生去接待才对。

    “明秘书长说是林书记的意思。”朱耀昌也觉得为难。

    “林书记的意思?”沙正阳有些疑惑,电话响了来。

    是明永昌来的电话,他正陪着林春鸣在东峡调研。

    林书记接到了高官茅向东的电话,茅向东介绍了胡满云的情况。

    原来茅向东曾经在宛州市农业局工作过,还和胡满云共事过,后来茅向东调到了省农委,先后担任了省农业厅处长、副厅长和厅长,年初当选高官,正因为如此胡满云在茅向东还没有当高官之前并没有找过茅向东,只是打过一次电话,而这一次茅向东担任高官之后,胡满云就专门去找过茅向东说这个案子了。

    茅向东曾经给顾红普说过这件事情,但那是四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茅向东也只是农业厅副厅长,顾红普大概也没有在意,现在顾红普已经走人,所以茅向东又再次拜托了林春鸣,请林春鸣关注此案,其间也提到了要考虑有没有其他人为因素影响此案的侦破,言外之意大概也是担心宛州这边有没有官官相护的可能性。

    沙正阳照理说他不该去,此风不可长,如果人人都认为各个单位有猫腻,那工作就没法开展了,但是现实中他却不得不去。

    或许自己这个刚来的外来户,而且是跟随林春鸣来的,才能让对方心中释怀放心。

    另外估计林春鸣也希望听一听这个案件的真实情况。

    叹了一口气,沙正阳合上材料。

    他本来打算趁着林春鸣这两天下去调研没叫自己,抓紧时间把几个构想写出来,但现在看来这市委办副主任的活儿也没那么单纯,你以为你只管自己这一块,但现实就是你啥都要过问,还得要认真过问。

    “走吧,我去见一见。”沙正阳起身。

    “需不需要通知市委政法委和市公安局的人过来?”朱耀昌问道。

    “暂时不用,我先听一听。”沙正阳略作思考,摇摇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