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三十一节 巧遇,逗
    回到家里时,沙正阳还一直沉浸在先前与林春鸣和明永昌的一问一答对话氛围中。

    毫无疑问,明永昌正在逐渐向林春鸣靠拢,在宛州这种相对保守的氛围中,能够倾听并没有直接表露出反对态度,在沙正阳看来,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这说明林春鸣准备大刀阔斧的推进进一步改革开放的姿态已经感染和影响到整个宛州市委市府班子,无论你承认不承认,愿不愿意面对,林春鸣作为市委i书记,作为班长,他的姿态无人能无视。

    他的态度,你可以支持,你可以附和,你也可以冷眼旁观,甚至也可以阳奉阴违,但唯独你不能公然反对。

    挟大势而来,占据理论和权力高地,如果你要公然反对,那就意味着你只能被扫进宛州政坛历史的故纸堆了。

    沙正阳一直在仔细观察着市委这一班人的态度,应该说除了公然反对不可能外,其他几种情形可能或多或少都有。

    像冯士章和唐华现在态度都还不明朗,处于冷眼旁观阶段,在沙正阳看来要转变可能需要一个过程。

    而明永昌的态度是最为明显的已经从旁观迅速“进步”到附和的态度,沙正阳相信很快明永昌会进一步变成坚决支持的态度。

    市委班子成员中现在沙正阳接触不多,除了冯士章、唐华、明永昌外,像市委副书记、纪委i书记孟子辉也接触过,但此人沉默寡言,话语不多,更看不出什么来。

    其他诸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阴朝凤、组织部长叶和泰,宣传部长王挺,政法委i书记徐守信就更谈不上什么接触了。

    按照惯例,目前宛州市委尚缺一名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但省委迟迟未作决定,按理说这一次林春鸣到位,省委就应当及时补缺,但是仍然没有动静,这让宛州市委这边也是有些意见。

    只是像市委副书记这样级别的职位,肯定不是宛州市委内部能有多少发言权的。

    或许作为市委i书记的林春鸣能有一些建议权,但林春鸣初来乍到,也不可能就此表态,而且从省委流露出来的意图来看,这个副书记肯定会从省里安排过来,而不会从宛州内部产生。

    明永昌的姿态趋向无疑会影响到一些人,这些人会逐渐意识到,宛州市委不会再向顾红普时代那样一盘散沙了,林春鸣会逐步缔造出属于他的格局,要么入局,要么出局。

    出局固然没人愿意,但入局,你就得要站稳立正,拿出你自己的观点态度。

    无论你用那种姿态出现,起码你要让人觉得你值得一顾,再像顾红普时代那样或浑水摸鱼,或浑浑噩噩,或各行其是,不可能了。

    在食堂里简单对付了一点儿,林春鸣和明永昌要参加老干部座谈会和聚餐,沙正阳没有跟着去,这种情形下可去可不去。

    明永昌的思维很细腻,觉得如果沙正阳这个时候出现,可能会引起一些老干部的质疑和心态失衡。

    毕竟这么年轻的副处级干部,而且是林春鸣从汉都带过来的,让很多到退休也不过时副厅的老干部心态不平衡,难以接受。

    所以当明永昌提出这一点时,林春鸣和沙正阳本人都很赞同,沙正阳甚至还有些感谢明永昌的提醒。

    沙正阳正在开门,就听见隔壁姚莉的清脆声音又响了起来。

    “你真是闲不住还是怎么的?出差那么久,单位让你休息两天你都坐不住,还得要去单位晃一圈,怎么,公安局离了你就要关门歇业了?”

    “不是,我就去看了看,顺带把上次出差时的一些具体情况向大队领导汇报了一下。”常磊的话显得底气不足。

    “是啊,汇报一下,然后就顺带跑到龙陵去协助办案去了,然后这会儿才回来?”姚莉的声音真的有点儿恨铁不成钢了,“常磊,你说你真的是贱皮子还是怎么的?”

    “姚莉,那种情况下,人家龙陵发案了,大队领导都要去,顺带叫我,我能不去么?”常磊委屈的道:“子晗也在,他可以作证,我绝对没有主动要求去,真的!”

    “得了,常磊你的性格我还不知道?听到有大案发生,还不得两眼放光,你们大队领导看见你这德行,还不得投你所好,‘顺带’问一句,这多好的理由,理所当然你就飞身上马,奔赴前线了吧?”

    姚莉的话简直把常磊的表现刻画得活灵活现,听得沙正阳一阵好笑,知夫莫如妻,这姚莉对常磊是真的太了解了。

    “莉姐,真不怪磊哥,肖大队喊磊哥,磊哥也的确不好推,我当时在场,真的。”另外一个年轻的声音也接上话:“磊哥在莉姐这里都没信誉可言了,这一点他自己也知道,所以专门请我来作证,这主要还是磊哥长期撒谎,丧失了信誉造成的,这一点磊哥一定要汲取教训,争取通过自己日积月累的良好表现,挽回自己的信誉,以期赢得莉姐的认可,莉姐,我说得对不对?”

    “哟呵,苏子晗,你倒是挺会为你师哥分辨啊,你这一招用得挺顺溜啊,他是师哥,还是我是你师姐?谁亲谁疏,你好像有点儿拎不清啊!”姚莉气乐了。

    “师姐,当然我和你亲啊,咱们都是西政法律系的嫡传啊,磊哥是外人,他是刑侦系的,不是咱们一行的啊。”年轻的声音振振有词。

    “但是,莉姐,咱们学法律的,也得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对不对,磊哥不该去局里,这一点我坚决支持莉姐的批评,但是,肖大队那种情况下叫了磊哥,磊哥去了,我觉得没错,无论是从上下级关系,私人感情,还是作为人民警察的荣誉感和责任感,磊哥义不容辞,莉姐,你说对不对?”

    沙正阳被逗乐了,这个苏子晗还真有点儿巧舌如簧的感觉啊,条理清晰,思路明确,避重就轻,玩得挺顺溜,看样子常磊把这个家伙拉回来也是有备而来,没准儿以前就有旧例。

    果不其然,姚莉发飙了:“苏子晗,我瞧你是皮痒了,每次常磊出了状况,都是拉你来作证,污点证人都没你这么玩儿的,怎么,是不是常磊还许了你一顿顺带在我们家蹭一顿饭啊?哟呵,常磊你行啊,凉拌白肉,卤猪脚,拌三丝,都准备好了啊,……”

    “莉姐,咋能这么说呢?我是你嫡亲师弟,正宗同门,不能用蹭这个词儿吧?太贬义了。”那年轻声音正色道:“我这是光明正大的来莉姐和磊哥家做客。”

    “滚!”姚莉怒不可遏。

    沙正阳再也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这三人,一个比一个逗,尤其是那个苏子晗,居然也是西政法律系毕业的,看来的确是和姚莉源出同宗,都挺逗的。

    “谁?!”一个小伙子一个箭步窜了出来,看见正在开门的沙正阳,楞了一下,回过头,看出来的常磊和姚莉。

    两口子满脸尴尬,显然知道刚才三人斗嘴的话都被沙正阳听见了。

    “小沙,……”姚莉表情变化很快,先前的恼怒和不满转瞬就消失,取而代之是混合了矜持和亲善的笑容,“才回来?”

    “嗯,才回来,领导把我撂下蹭饭吃去了,我没捞着机会,本来说打算到磊哥莉姐家来蹭顿饭吃,没想到听见莉姐正在赶人,所以就没好意思,……”沙正阳也很难得这么幽默一下,成天和领导在一块儿,真让他有些闷了。

    他现在也是年轻人,虽然经历过前世的沧桑,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越发和今世融为一体,心态上也不可避免的会有一些混染,除了一些经验仍然呈固定模式沉淀在脑海中,很多时候心态却已经在发生变化,向着这个年龄阶段蜕变。

    姚莉笑了起来,她当然能听出来沙正阳语气里开玩笑的味道,心里也是一松,甚至还有点儿高兴。

    说实话,今天到单位她就立即通过熟人打听到了,反馈回来的消息让她大为震惊。

    新来的市委i书记没带秘书来,据说正在物设,而跟随市委i书记来的只有一个人,新任市委办副主任沙正阳!实打实的副处级干部!

    姚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家伙才二十五六岁吧?

    工作不过两三年,竟然是副处级干部?而且还是位居中枢的市委办副主任?!

    这让已经工作了九年,还在苦苦为副科级拼搏的常磊和自己两口子情何以堪?

    “兄弟,你也打算在莉姐和磊哥这儿蹭饭,同道啊。”小伙子立即走了过来,很大方稳重的和沙正阳握了握手:“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苏子晗,磊哥的兄弟。”

    “你好,沙正阳,我在市委办工作。”沙正阳也对这个样貌并不算出众,眉目间的英气勃然,个头只有一米七五左右的小伙子印象挺好,尤其是对方那种亲善但却不有度的分寸,很显然是出身一个颇有教养的家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