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二十九节 智囊,听君一席话

第三卷 第二十九节 智囊,听君一席话

    明永昌实在忍不住了,“正阳,你觉得专门设置一个招商引资部门能达到我们对招商引资的预期?”

    “明秘书长,肯定会比现在要好得多。”沙正阳面对明永昌的质疑没有退缩,“我感觉市委办和市府办人员偏多,如果能抽一部分人出来,和市经开区管委会那边结合起来,充分发挥专业招商引资的功能,主动出击,应该可以取得效果。”

    “正阳,你所说的主动出击就是派出招商引资队伍去沿海发达地区搞推介会么?”明永昌迟疑了一下,还是提出了自己的不同意见,“以前我们也搞过,但是效果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没有,另外,就算是我们还要搞,也没有必要设立专门机构吧?可以临时抽调一些人,甚至也可以从计委、经委、经贸委、工商局、税务局这些单位抽人来。”

    “明秘书长,我在银台干过招商引资工作,招商引资工作也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沙正阳摇摇头,“我给林书记和您举个例子你们就知道了。”

    于是乎沙正阳就把自己如何把华祥电子和华瑞玩具两家港资企业吸引到银台开发区的故事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虽然我和我那位同学关系不错,但是很显然资本家投资是要讲回报的,如果觉得风险太大而回报不确定,他们肯定不会投资,如果不是银台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提前把它的供应链调查完成,能够拿出一整套满足它们生产需要的元器件厂家情况,以及在销售渠道上的意见,他们是肯定不会同意投资的,但我们提前做了准备,同时还甚至把他们担心的熟练工人问题也做出了应对方案,这让他们非常满意,所以最终签约。”

    沙正阳的话让林春鸣和明永昌都点头不止。

    他们也不是没有接触过外商港商,别看人家有钱,但是在涉及到投资的时候这些资本家却是格外谨慎。

    宛州也就接待过好几拨外来投资企业,但是基本上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他们甚至没有搞明白人家外商究竟需要地方政府做什么,就这么泛泛而谈,能拿出的也就是土地、税收、水电这些最大限度的优惠政策,甚至同意贷款担保,可是到最后,人家说要回去研究商量,最终都是杳如黄鹤,一去不复返。

    “在招商引资工作中,不少同志都觉得委屈,我们都做到这一步了,三通一平给你搞了,土地价格降到了最低,水电气都是最优惠的价格,税收三免两减半,甚至还会给一些隐性的补贴,只要你能来,一切都好商量,可人家就是不愿意来。”

    沙正阳耐心的解释着。

    “大家也很想不通为啥这些企业就愿意在深圳、东莞、佛山投资,就是愿意在苏州、大连、青岛落户,除了地理位置之外,还有什么我们不如它们?可我们给出的许多条件也还是沿海地区无法给的,难道都不能抵消这个地域差异么?”

    林春鸣和明永昌都陷入了沉思。

    “其实不是,人家只是要规避不确定的风险。”沙正阳笑着道:“他们宁肯少赚点儿钱,但是放在沿海地区他们觉得稳当,零部件渠道很畅通,销路市场现成的,出入通关很便捷,甚至也还有言语和风俗习惯的缘故,所以他们就会选择那边。”

    “我们这边本身没有基础,人家来就觉得陌生就有一种畏惧感,你不能满足人家在生产和销售上最基本的需求,他们还完全要靠自己去开拓,本身风险就大了很多,这足以抵消很多我们这边开出的优惠条件了。”

    “那正阳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林春鸣终于发话了。

    “当然是有针对性的来解决人家投资商的担心和顾虑了。”沙正阳坦然道:“我专门和那些港商进行过几次交心谈话,了解他们到内地来投资建厂最大的担心有哪些,而且是按照权重度一个一个罗列下来,知道他们最担心或者最看重的是什么吗?”

    “不是土地优惠,不是税收优惠,他们最担心或者看重的第一是生产销售能否正常,也就是他们供销体系能否满足需要;第二就是地方政府的服务态度和质量以及信誉程度,……,第三才是这些优惠政策,……”

    沙正阳的话发人深思。

    第一条自然无需多说,连基本生产销售都无法满足,人家当然不会来投资建厂,但是如何更好更便捷,或者说让人家更方便更轻松的来实现生产销售过程的顺利完成,这也是一项相当不简单的活儿。

    这意味着你得要有极强的责任心来帮助人家解决可能面临的诸多困难,就像沙正阳刚才所介绍的,供应链企业的问题,销路渠道问题,如果能在这些方面做好了,的确能收获投资者的心。

    第二条很耐人寻味。

    服务态度和质量,还要加上信誉程度,这几句话含义太过丰富,无论是林春鸣和明永昌都还有点儿吃不准。

    “正阳,第一条我们能理解,如果这一条做好了,人家投资者肯定会很满意,可第二条,你说说。”明永昌忍不住道。

    “明秘书长,第二条其实体现就是咱们地方党委政府的一个工作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投资者到我们这里来办企业,我们怎么做到全心全意为他们服务。”

    沙正阳知道要让林春鸣和明永昌的这种观念慢慢扭转过来还需要一个过程,但只要他们抱着要发展宛州经济的意愿,把内里的道理说清楚,这都是可以接受的。

    “沿海有些地方已经提出来一句话,你投资,我服务,你发财,我发展,我觉得这句话很有意义,我们要做的就是最高效最便捷的为他们解决投资发财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帮助他们尽快发财。”

    “可现实工作中,我们很多职能部门却是抱着一种高高在上,你有求于我的心态在对待这些投资者,觉得你是跑到我们这里来赚钱了,从内心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抵触情绪,冷硬横推,红眼病,jqk,各种心态和后续动作就层出不穷,而一旦一个地方党委政府信誉受到破坏,那么其对发展的环境来说就是致命的。”

    沙正阳解释了冷硬横推和红眼病的表现,jqk的意思,听得林春鸣和明永昌都是皱眉之余也是发人深思。

    “一个优良的投资环境不是一天两天能营造出来的,但是要破坏却是轻而易举,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或许一桩不经意的事情就能毁了很多辛辛苦苦打好的基础,这种情况屡见不鲜。”沙正阳道。

    “我们宛州现在在吸引外资上基本上还处于空白状态,这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是我们可以从头开始,可以从一开始就把各种可能存在的毛病问题扼杀在萌芽状态,坏事就是很多毛病问题其实就存在我们工作证,我们很多干部都意识不到,觉得是正常现象,理所当然,就算是发现了也觉得无所谓,不以为然。”

    沙正阳讲得很细,林春鸣和明永昌也听得很认真。

    无论是林春鸣还是明永昌都觉得沙正阳的这些看法和感受似乎也太丰富了一点儿,他就在银台县南渡镇和开发区工作了短短两年时间,就能有这么多感悟?

    他对这些存在的问题弊病分析得如此透彻深刻,简直超出了一般人能做到,这得要有多么深刻的观察剖析能力才能做到?

    “正阳,我想你说的我们的职能部门冷硬横推现象肯定有,而且还不少,红眼病心态也有,但是jqk现象,我觉得我们宛州恐怕还做不出来吧?”明永昌沉吟着道。

    沙正阳的话给他触动很大,他不得不承认林春鸣把这家伙视为智囊是有其道理的。

    这家伙把眼下各部门单位中干部各种心态各种现象分析得太透彻了,有时候连自己都下意识的会有代入感,自己处于某个职能部门的关键位置,会不会也有这种态度?

    等几天再说,研究研究,条件还不成熟,有关部门反映,根据实际情况再来确定,这些含糊其辞,模棱两可的话语论断本身就是职能部门最常用的话语,而且放之四海而皆准,怎么说都不会错,但带来的就是效率低下。

    人家来办一件事情一个手续跑一趟两趟,三趟五趟,盖上三五十个公章,都很正常,大家也习以为常,但是放在投资者,对企业项目来说,也许就是难以忍受。

    “jqk现象是比较极端的,的确不是很多,但是最消磨投资者信心和意愿的却是那种扯皮推诿,各种拖拉,一天能办下来的事情,非要拖上一周,一周能解决的问题,必须要拖上一月,可对于投资者,尤其是外资来说,职能部门的高效和政府的信誉是他们最看重的,甚至比一些简单的优惠政策更看重,这是我接触那些外资资本家之后最深刻的感受。”沙正阳很肯定的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