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二十八节 三人行
    “正阳,有什么想法没有?”明永昌和沙正阳陪着林春鸣跑了一天,从早上开始,中午回市委食堂吃的,吃了短暂休息,又继续调研,一直到下午五点过才回到市委。

    调研对象是苍河以南的龙陵区,也就是原来的龙陵县,88年改市时,龙陵县更名为龙陵区。

    “林书记,明秘书长,这两天我也在看一些资料,宛州是个农业大市,农自然条件非常好,农业也比较发达,但问题是要推进城市化进程,壮大产业经济,单靠第一产业是肯定不行的,必须要发展二三产业,尤其是第二产业。”沙正阳放慢脚步,“龙陵区已经属于宛州市区了,但是实事求是地说,和汉都比,和银台比,差距很大,乡镇企业早已经过了高潮期,在市场经济的残酷淘汰下来,所剩无几了。”

    林春鸣默然,而明永昌则是若有所思。

    对林春鸣来说,宛州比他想象的还要差,农业条件的确好,但是从工业角度来说,农业条件好了,意味着没有太多人把心思放在这上边。

    才来两天,林春鸣就有一种感觉,从班子成员到下边干部,乃至老百姓,大家都有一种还过得去的感觉,完全忽略了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

    当然,也不是说大家就不想更好的生活,而是一种心理定势和思维惯性让大家都还很满足于现在的状态,觉得宛州的情况还是不错的,就是基本上什么都不缺,什么也拿得出来。

    好在也有一些领导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最让林春鸣满意的是冯士章和唐华二人都已经有了一些紧迫感,只是这种紧迫感更多的是来自于省委的期望带来的压力,而非他们内生压力。

    可不管怎么说,这种压力的出现就是好事,让他们有了谋发展的动力和主观能动性。

    最怕就是无动于衷,漠然视之,甚至心安理得,自我感觉良好。

    对明永昌来说,惊讶中则有一些意外,本来他已经很高看林春鸣对沙正阳的器重程度了,但是林春鸣话一出口,甚至有点儿征求意见的味道在里边,而且是不避讳自己,明永昌知道自己还是低看了。

    当然,不排除林春鸣有意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他对沙正阳的期许和看重,但就是这一个姿态也就足以说明太多问题了。

    林春鸣是什么人?他是宛州市委i书记,可以说在宛州,只要他的意见没有原则性的问题,那就必须得到贯彻执行,能得到他这样一个姿态,哪怕是一个副市长都得要受宠若惊。

    顺带说一句,宛州市政府七个副市长,不算多,当然,也不能算少。

    “正阳,你看问题很准,我一直很好奇,你才工作几年,怎么就能看问题看得这么深这么准?”林春鸣瞅了一眼沙正阳,“老曹选的好秘书,我本来真希望你给我当秘书,但我觉得你给我当秘书实在是太大材小用了,市委政研室主任才是你最适合的位置,不过我可不会把市委政研室当成养老喝清茶的地方。”

    林春鸣的大胆放言更让明永昌感到震惊,二十五岁不到的年轻人当市委政研室主任,正处级!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不过明永昌心中还是有些高兴,林春鸣能当着自己说这些话,那就意味着没把自己当做外人。

    一般说来新任市高官到任,调整意图最强烈的位置会有两个人选,一个是组织部长,一个是市委秘书长。

    市委秘书长必须要和市高官合拍,这是不公开的秘密。

    如果不能满足这一点,这个市高官就没法当,作为省委如果在人事安排上连这一点都无法满足,那么意味着这个市高官就不合适了。

    而林春鸣才被省委安排过来,自然不可能属于此列,也就是说,只要林春鸣愿意,那么他想要调整自己,自己基本上没法“抵挡”。

    把自己放在宣传部长或者统战部长这一类位置上闲置,也都是很正常的事情,甚至也不排除直接把自己调出宛州。

    接触了两天,明永昌感觉到林春鸣不是一个难处的领导,但林春鸣也很有性格,不像最初担心的刚愎霸道,这一点在林春鸣身上看不到,但是林春鸣有一点性格特点明永昌也意识到了,那就是隐藏在温和背后的坚韧执着。

    他认定的事情,那就想尽一切办法去做好,如果安排给你做不到,那一次也许他会失望,第二次恐怕就意味着麻烦了。

    所以明永昌很愿意和林春鸣合作,甚至也很愿意配合林春鸣金会计进入状态,当然,这就需要他对林春鸣的思想想法和观点态度有更详细更深刻的了解。

    而很显然,沙正阳就是一个最好的观察窗口。

    从林春鸣与沙正阳的对话,能了解到很多林春鸣的观点见解,也能知晓当下林春鸣最关心关注最重视认为最紧迫的问题和工作,这也将是未来市委的工作重心。

    作为市委秘书长,明永昌当然需要随时掌握这一点风向动向。

    “可能是因为我这个人比较善于观察和学习,也喜欢思考的原因吧。”沙正阳想了想,才用了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由。

    这个理由的确很强大,无论是谁都无法反驳和怀疑。

    “哼,若是大家都能有你这种学习和思考的劲头,何愁工作拿不起来?”林春鸣喟叹了一声,“越是调研和了解,越是感觉到自己压力巨大,我这两天也了解了市里工业经济和开发区建设这一块,很不满意。”

    林春鸣的话让明永昌也有些脸红,宛州这边的确显得嗅觉迟钝动作迟缓了一些,各地现在都在大建开发区,但宛州这边却如同耄耋老人,一步三看,看样子林春鸣弄不好开刀就要从开发区下手。

    沙正阳倒没想到林春鸣的思路也走得这么快,居然和自己想到一块儿来了。

    “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才建起一年时间不到,动作迟缓,班子不健全,规划粗陋,可以说毫无看点,而各县区自己的开发区,据说很多都还停留在纸面上,顶多也就是划出一片地,打一条水泥路或者插两根路灯杆,就算是不错了,引进项目和企业更是乏善可陈。”

    说到这里,林春鸣就连连摇头。

    宛州的传统产业就那么一点儿,摆在明面上的,除了宛州制药厂和东峡县的东峡制药厂代表的制药行业还算过得去外,其他产业都处于举步维艰的状态下,这也让林春鸣相当着急。

    想到沙正阳不但有搞起了东方红集团的经历,而且林春鸣也知道沙正阳在银台经济技术开发区上也拿出了一系列的漂亮成绩,这也是他对沙正阳看好的一个重要原因。

    “宛州的确不能和汉都比,汉都是省会,肯定有优势,而且感受外界传递的信息和观念更敏感,接受速度更快,这才是关键。”沙正阳沉吟着道:“不瞒您说,林书记,明秘书长,我在银台工作时,银台经济技术开发区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我个人还是很不满意,当时县委县府的观念过于保守,对招商引资不太重视,影响了下一步的工作规划。”

    林春鸣知道自己在经济工作上并不擅长,但是他一直认为,作为市高官,要发展一地,并不一定要自己多么精通经济工作,关键在于你的观念理念是否开放,能否合理的用人。

    这两点上,后面一条他很有自信,作为组织部出来的干部,这点儿底气他有,而前一点他一直认为这是自己性格中最大优点,就是喜欢学习,愿意接受新生事物和观念。

    他觉得自己完全有信心把宛州发展起来。

    沙正阳的观点再度符合了他的胃口。

    “正阳,林书记对你期待很高,看样子你也有一些想法了?”明永昌也尝试着插话。

    “是有一些,还在思考斟酌,我打算抽点儿时间整理出来,这也是我自己的一些观点。”沙正阳点点头。

    要争分夺秒的抢时间,他就不会遮遮掩掩,韬光养晦不适合自己现阶段,必须要拿出一些像样的东西出来才能让大家信服认可。

    看见林春鸣也是一脸期待的神色,明永昌也很好奇,“正阳,先说说,哪方面的?”

    “嗯,一是关于设立专门的招商引资机构,据我所知汉都和嘉州方面已经在开始着手了,而在沿海地区,已经有一些地市走在了前列了,我觉得宛州也要走到前面,而且是越早越好,先培养出一批精通业务吃苦耐劳的招商干部队伍出来,出动出击,结合开发区的建设,迅速动起来。”沙正阳提出自己的第一个构想。

    “招商引资局?”林春鸣点点头,“市这一个层面的,专门为开发区服务?”

    “不完全是,市经开区肯定是主要服务对象,但也要因地制宜,一些条件合适的项目,也完全可以放到各区县的开发区,这就要看谁走在前面了。”沙正阳淡然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