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二十五节 民情
    这话再说下去,就有些伤人了。

    沙正阳觉得这两口子都还不错,一个冷硬不乏柔情,这从对老婆的讨好就能感觉得出来,一个泼辣尖酸,但也能感觉得到对丈夫的爱惜。

    轻轻咳了一声,沙正阳没有马上走出去,算是给门外的两口子提个醒。

    “啊?!”一声轻呼,显然是女人才发现多了几个邻居,细碎的话语听不清楚在说什么,但猜都能猜到是在问自己的情况。

    “人家刚来,点蚊香借火,你就回来了,我一直提醒你,你也不看看,……”常磊没好气的道。

    沙正阳这个时候才走出去,笑着道:“常哥,嫂子回来了?”

    “呃,是啊,……”常磊有些尴尬,刚才妻子的大放厥词,他是怎么制止也没有效果,妻子就这个脾气,一旦爆发起来,谁也拦不住。

    和常磊站在一起的是一个短发的干练女子,并不算漂亮,但很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泼辣精干,给沙正阳的第一印象就像是前世中看过的电视剧《永不瞑目》女主角欧庆春,但眉目间多了几分精明。

    “你是……”姚莉也有些尴尬,不过她马上就恢复了正常,只是有些疑惑这样一个年轻人怎么能分到自己隔壁的房子?

    自己和常磊都是结婚了好几年甚至带了孩子才分到这个套间,这家伙才多大,怎么就分到了房子?而且这套房子空了几个月,多少人盯着,怎么就无声无息的给人住了?

    “我是你们的新邻居,我姓沙,沙正阳。”沙正阳微笑着应道。

    “哦?新来的邻居?”姚莉瞥了一眼自己丈夫,点点头,“好啊,这房子空了好几个月了,总算有人来住了,只是没想到……,你是哪个单位的?”

    “市委办。”沙正阳老老实实回答道。

    “市委办?新分来的大学生?”姚莉一挑眉毛,才分来的大学生也能分到房子,这里边有啥背景猫腻?

    “不是。”沙正阳真不想解释了,太累了,还好常磊已经咳了一声,碰了碰妻子的手,“小沙是调过来的。”

    姚莉有些狐疑的看着丈夫脸上古怪的表情,没回过味来,但也知道这里边恐怕有啥不为人知的内幕,所以也就不再多问,“不好意思,我们两口子经常闹一闹,没事儿了,走,常磊,回去。”

    看见常磊苦笑着给自己做了一个抱歉的表情,沙正阳也觉得好笑,这两口子还真有点儿意思,床头打架床尾和,倒可以好好结交一番。

    那边常磊和姚莉一进屋,常磊便把门关上了。

    见丈夫一副没好气的表情,姚莉更是上火,“你这幅表情干啥?”

    “干啥,你刚才在哪里乱七八糟的胡说些啥?平时说我不晓事儿,你呢?”常磊横了妻子一眼。

    “我怎么了?”姚莉莫名其妙。

    “我们这位新搬来的邻居是谁,你知道么?”常磊没好气的问道。

    “是谁?”姚莉立即感觉到情况不妙,丈夫很好少用这种口吻和自己说话。

    “新来市委林书记的秘书,要不你以为他怎么能住到这里来?”常磊满脸郁闷,“喊都喊不住你。”

    姚莉傻眼了,市委i书记的秘书?这可真的摊上事儿了。

    自己刚才在那里大放厥词,好像言语间也是拿着市委i书记来调侃,虽说这种事情在下边不算啥,可你要当着市委i书记的秘书这么说,肯定就有些不妥了。

    “市委i书记秘书怎么会住这里来?”姚莉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市委i书记秘书不住这里住哪里?”常磊淡淡的道:“难道还真能一直住宾馆酒店不成?”

    这一夜姚莉都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怎么会冒出来一个市委i书记秘书住在自己隔壁?

    沙正阳也没有那么多其他心思,这是他来宛州的第一夜,睡得踏实,从明天开始,他就要面的繁杂的事务了,而且林春鸣的要求肯定不能按部就班,多少也得要拿出一些新突破新创意来,而且最好还能立竿见影受到效果。

    这道题一直盘绕在沙正阳脑海中,他知道无论是林春鸣还是自己都承载着太多的东西,无数人想要看林春鸣,看自己,在宛州这块土地上能拿出什么像样的招数来。

    这里边既有善意甚至热忱的期待,也有无所谓的冷眼旁观,还有心怀恶毒的恶意满满。

    六点钟的生物钟让沙正阳醒来,换上一身运动装束,在屋里简单洗漱了,沙正阳拉开房门,却看见隔壁常磊家门也早已经打开了。

    常磊和姚莉两口子同样是一身运动打扮,运动体恤,运动短裤,球鞋,很是般配。

    “常哥,姚姐,你们也要出门锻炼?”沙正阳笑了起来,正说对宛州地形地况不熟悉呢,这不现成的向导来了?

    “嗨,早上好,小沙,你也喜欢锻炼?”姚莉主动回应。

    “嗯,读书时候养成的习惯,正常状态下,早上我都希望能锻炼半小时。”沙正阳笑着应道:“能不能跟附骥尾,跟着常哥和姚姐跑一圈儿?”

    “别这么文绉绉的说话,走吧,我们都是直接绕着苍河公园跑一圈,差不多也就半小时了,然后再来十多分钟,也就差不多了。”常磊点点头,“你是那个大学毕业的?”

    “汉川大学。”沙正阳笑着道:“姚姐和常哥是同学?”

    “嗯,我和他都是西政毕业的,我学的法律。”姚莉很大方的回答道。

    三个人开始沿着小区出门小跑。

    苍河公园在人民中路滨河路之间的夹角区域,呈一个不规则的长条形,不收门票,也是市民们锻炼养生的好去处,无论是早晚还是白天人都不少。

    “姚姐在哪里工作?”沙正阳觉得姚莉身上一样有着政法人员的特殊气息,问道。

    “市检察院。”姚莉也在观察着对方。

    市委i书记的秘书,也是个不同凡响之人。

    她在市检察院里也没少听到省委对宛州市委班子不太满意,今年以来班子陆续开始进行调整,市长、市委副书记在年初就调整了,市委i书记却是拖到了现在。

    前任市委i书记顾红普反应很平庸,纯粹的老好先生,有没啥动作举措,可以说宛州这三四年基本上就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步着,慢慢开始从全省中上游向中游,甚至中下游滑落。

    可以预见,如果省委如果不进行调整,只怕宛州真的就要落到中下游甚至下游的境地去了。

    新来市高官市汉都过来的,汉都经济发展要比宛州强得多,收入也要比宛州高得多。

    大家都还是希望市高官最好是来自经济更好的地区,这样一来搞经济工作有经验套路,二来也许看惯了“高收入”地区的收入,觉得宛州市的干部们收入太低了,要改善一下呢?

    姚莉的回答在沙正阳预料之中,姚莉的泼辣脾气不像是法院和司法局的,而看她的口气也不像是在公安局,检察院就最靠谱。

    苍河公园沿着苍河河畔,早上晨练的人不少,沙正阳跟着常磊姚莉两口子跑了一圈,出了一身汗,然后又在公园里一处小广场,活动了一圈,压压腿,弯弯腰,抖抖胳膊,也就差不多了。

    三个人一路跑回来,又是一身汗。

    “常哥,这里没澡堂?”对沙正阳来说,这是最大的不方便,没单独卫生间,连厕所都得要在公用厕所里,洗澡咋办?

    “有,出小区,有公用澡堂,嗯,如果你不想去外边的澡堂,隔壁丝绸厂也有,两毛钱一张票,通宵营业,再有就是市里边宿舍的澡堂,远了点儿,要从人民中路绕过去,人民北路上去了,条件都差不多,那洗澡不要钱。”

    常磊瞅了一眼沙正阳,揶揄道:“是不是感受到宛州的落后?感受到咱们宛州干部的艰辛?”

    “的确和汉都比有一些差距,这是经济基础决定的,我知道宛州各单位部门有些也修得有自己的住宿楼,你们市公安局应该早就修了吧?”沙正阳歪着头问道。

    “是修得有啊,可我们市公安局机关在职干警,不算交警那帮人,那都得有三百多号,总共就修了四栋楼,144套,你说怎么够?我还算运气好,赶上了那一波,加上结了婚有了孩子,老同志分了新房子,腾出来这么一套,我后边新来的不少,结了婚几年了还在挤单身宿舍,说句难听一点儿的话,夫妻俩办点儿事,都得要同寝室里其他兄弟出差时候才合适,要不就得要兄弟们回避。”

    常磊的话让沙正阳默然无语。

    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困难,不是换一个市委i书记就能大笔一挥解决的,你市公安局困难,其他部门就不难了?

    现在是住房靠分配,没有商品房这一说,机关干部都只能等着这个,外边也有商品房,可你买得起么?排队吧,也不知道熬到猴年马月。

    这都要靠经济的发展,财政状况的改善才能解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