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十七节 文青,有缘
    沙正阳从卫生间里出来时,四个人已经在门边上候着了。

    沙正阳和他们打了个招呼,示意他们上车,自己把门打开,然后将放在副驾上的提包放进后备箱里,这才上车。

    几个大学生也不像是那种完全没见过世面的,起码在态度上还挺热情讨好,那个矮个子和圆脸女孩应该是一对,坐了后边,而剩下两个男女倒是推让了一番,最终还是男孩坐了副驾。

    打燃火,沙正阳熟练拉动方向盘,倒车,然后拨动转弯灯,驶入国道316。

    这里已经是郧州丹河县地界,距离郧州市区还有47公里,开得快一些,一个小时都不到就能到。

    不过越是靠近郧州,车流量就明显大起来,车速也提不起来了。

    “小师傅,你这车是原装进口的丰田佳美吧?2排量的?还是黑牌照?合资企业的?”后边的矮个子显然对车还是有些了解,一脸艳羡,“这车坐起来就是舒服,比桑塔纳强多了。”

    沙正阳有些好笑,丰田佳美如果按照正规渠道进口进来,上万户得五十万,买两辆桑塔纳都有多。

    “嗯,合资企业进来的,免税,资本家当然要把这些便宜占够。”沙正阳笑了笑道。

    “你是汉都的?”圆脸女孩也忍不住问道:“汉都那边合资企业不少,所以才有这种黑牌照车,我们宛州基本上就看不见这种黑牌照车。”

    “其实汉都合资企业也没多少,很多都是假合资,纯粹就是找了个香港人或者外籍华裔当名头,其实根本就没出多少钱,其目的就是为了减免税收!”

    本来坐在副驾上那个男孩好像保持高冷,但是在忍不住还是插话想要在自己心仪的女孩面前展示自己知识渊博。

    沙正阳瞥了一眼这个男孩,还算是有点儿见识。

    “这也很正常,资本流动,很难监管,但国家既然出台了政策,肯定就要兑现承诺,假合资也好,真合资也好,政府你必须要保持政策的一致性和连贯性,你才能吸引到外来投资,人家资本家不冲着这个来,难道还能是做慈善?”

    对沙正阳这个“司机”居然有这般见识,几个大学生都大为惊讶,尤其是坐在副驾上的高个男孩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外资企业的一个司机就能有这样的见识?

    “可是国内企业在税收政策上和这些外资合资企业相差更大,那不是更无法和它们竞争?”高个男孩忍不住反击。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目前国内资本很匮乏,国家经济正在从计划经济转轨到市场经济,国家的资本更多的需要布局在一些关系国计民生的产业上,而其他产业要发展怎么办?国内私营资本还很孱弱,就只能引入外资来解决问题,想必等到日后国家经济实力发展起来了,这些政策就会得到改变和纠正。”

    对这个高个男孩的思维敏锐还是很欣赏,沙正阳觉得一个大学生能想得这么远,挺不错了,“你们是哪个大学的学生?”

    四个人七嘴八舌了好一阵,沙正阳才听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

    两个男生是高中同学,高个男生叫夏侯午,成绩最好,考上了华西财大,矮个的男生彭崇只考起了汉东师范学院。

    这两个女生也都是汉东师范学院的,那个叫许茜的圆脸女孩是彭崇的女朋友,而高瘦女孩叫卿箬笠,是许茜同学,三人都是汉东师范学院中文系的学生。

    汉东师范学院是85年专升本从宛州师范专科学校升格为汉东师范学院,也是宛州唯一本科院校,论历史悠久,论名气,也比宛州另外一所专科学校宛州工业专科学校强得多。

    “卿箬笠?还是青箬笠?”沙正阳听得女孩自己介绍自己的名字,忍不住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这名字可取得好,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是不是因为张志和的那首《渔歌子》而这个得名啊?”

    “公卿士大夫的卿,箬笠就是那个箬笠,嗯,取名的时候大概是有这个意思吧。”女孩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只是在生人面前就有点儿腼腆罢了。

    “嗯,取得好名字,估计卿同学父母应该是很有些文学功底,是从事语文教学这方面的职业吧?”

    沙正阳是真觉得这个名字取得挺好,很有韵味,女孩论姿容妍丽清雅,但孙妍和顾湄与其相比丝毫不差。

    她们不属于一类,这女孩子属于那种越看越有味道那种,尤其是那双丹凤眼加上有些斜飞修长的眉毛,很有点儿独特的味道。

    “嗯,我爸是语文老师。”女孩脸微微一红,顾盼间也有些自豪,“他在县里一直是全县的语文王牌教师。”

    见沙正阳兴趣集中在了女孩身上,而女孩似乎也对这个“司机”有点儿好感的意思,高个男孩夏侯午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他堂堂一个华西财大的毕业生,马上就会分配到市财政局工作,前程似锦,可追求这个女孩经年,至今也未能得手,甚至连搭话都不多。

    没想到搭个车,遇上个“小司机”,都能有这么多共同话题。

    背后这一对公母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前面男孩的情绪,仍然兴致高昂的和沙正阳说着话:“看不出你一个司机也喜欢文学?张志和你都知道?不简单呐。”

    “嘿嘿,纯粹是兴趣爱好,个人爱好而已,不敢班门弄斧。”沙正阳腼腆着微笑道,很有点儿新出道新嫩味道。

    “没啥,喜欢文学是好事儿啊,没说喜欢文学还得要有啥职业区分,都是文学青年嘛,喜欢唐词还是宋词?”矮个子青年有点儿文青性子发作的感觉。

    “嗯,都喜欢,李煜,苏轼,辛弃疾,贺铸,纳兰性德的词也挺好。”沙正阳是中文系毕业,对词一道自然不陌生,信口道。

    “哟,不简单呐,居然还喜欢这么多风格的词儿,真的只是爱好?”沙正阳话语一出,让除了夏侯午外的其余三人都有些惊讶,望向沙正阳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异样。

    “呃,真的是爱好,没事儿就喜欢读一读,老一辈人说叫养性。”沙正阳也信口胡诌,就当逗闷子。

    从词开始找到了话题,这一路行来,几个“文青”几乎就是找到了共同话语,谈得意兴飞扬。

    从李煜的悲春伤秋探讨到贺铸的时代特色,很有点儿引为知己的感觉,除了在一旁憋屈得插不上话,差点儿下车自己走路的夏侯午。

    过了丹河、郧州、赤溪,就进入了宛州辖区的山都县,过了山都只有八十公里就到宛州,这一段路况也挺好,沙正阳开得挺快。

    一直快到宛州市区了,看到油表显示汽车油没多少了,前面就是一座加油站,沙正阳打住话头:“不好意思,没多少油了,得加点儿油。”

    夏侯午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背后三人,背后三人都是一愣,刚才还谈得这么来劲儿,这会儿就突然说要加油,是真没油了还是真被夏侯午说准了?

    一时间三人都没有吭声,沙正阳也不在意,直接驶入加油站,让加油员替自己加满,再问了他们需不需要上卫生间,一干人也都下来了。

    “哼,看样子被我说准了。”夏侯午精神都振作了几分,他倒是想看看这家伙演这么久戏,究竟想要干什么。

    “夏侯,你别把人想得那么差,我感觉他不像是那种人。”还是许茜最直爽,“我看到他包里还有一部大哥大!怎么可能缺这点儿油钱?”

    “哼,他一个司机,拿大哥大也是随时听候老板的招呼,正常,可是加油就不一定了,这加几十块钱的汽油,没准儿就能落到他自己包里。”

    夏侯午心里也没底,但是还是给自己打气,他始终不相信一个司机怎么就能懂文学起来?还在自己面前装得这么像,太让人憋屈了。

    沙正阳真没想到自己的君子之腹就被小人之心给度了,他进了加油站直接给了一百块钱给对方,让对方加满,然后这才去了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他就直接上了车,等到这几个人从卫生间出来时,都看到加油员还在加油,也没见到沙正阳给钱。

    一直到加完油,沙正阳坐在车上打燃火,这个时候加油员才把需要的找零捏在手上向着车这边走了过来。

    夏侯午暗自冷笑,果不其然,这坐在车里稳如泰山,分明就是要在这里装傻充愣,要不就是要在卿箬笠面前显摆一下大方。

    直觉告诉夏侯午,这个“司机”对卿箬笠的吸引力都比自己大,这让满腔怒火,却又找不到发泄的地方,正好可以找这个机会来好好羞辱一下对方,反正这已经到了宛州市区,真要翻脸,下车也没啥,有室内公共汽车了。

    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加油员来告知油钱多少,主动拿出一百元付账,顺带问一问对方需要不需要发票。

    眼见得加油员走了过来,但是却走到了驾驶座那边,甚至没有多余言语,直接递给沙正阳二十块钱找零,便径直离开,而沙正阳也没多问一句,直接一轰油门便出了加油站,向着宛州市区疾驰而去。

    背后三人悄然无语,而夏侯午更是憋得无言以对,说好的各种打脸桥段呢?啊啊啊,啥都没有就结束了?

    沙正阳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切,问了他们到哪里之后,按照他们指引的了路线把他们在路边放下。

    “真是不好意思,劳烦你把我们送了这么远,要不请你吃顿饭?”挨个男子还算是比较爽利之人,虽然之前也有些怀疑,但现在却觉得心里低看了人家有些不好意思。

    “不必了,路上相遇也是有缘,我还要在宛州呆一段时间,没准儿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下一次请我好不好?”

    几个人都有些尴尬的笑了起来,连连答应。

    沙正阳这才以无比爽朗温和的笑容配合潇洒无比的挥手姿势和他们道别,然后迅速驾车离开,消失在道路车流中。

    几个人这才面面相觑,尤其是两个女孩子看着有些尴尬无比的夏侯午,都忍不住翻起了白眼,而彭崇也狠狠的擂了夏侯午一拳,却没多说什么,这真的有点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