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十六节 路遇
    四个人明显是两对,其中一对应该是恋爱中的情侣,从他们手牵手以及言语间的亲密语气就能看得出来,而另一对则看不出来。

    “运气真不好,怎么会遇上这么个破车?”个头略矮一些的青年挠着头,“早知道就不坐这辆车了。”

    “从安襄过来的车一小时一班,不坐就又得要等一个小时,当时谁知道?”圆脸女孩不乐意了,“你是怪我?”

    “不,不,我哪儿敢怪你啊,要怪也该怪司机,为什么出车之前不检查好?”略矮的青年气愤愤的道:“这是最起码的常识,是对我们乘客的极度不负责任。”

    “算了,大伦,说这些也没有意思了,当初谁知道会遇到这情况?”个头大概和沙正阳差不多的另外一个男青年站起身来,四处寻找着什么,但是很快又有些失望。

    “晓强,你在找啥?”矮个青年也只比高个青年略矮一点儿,估摸在一米七四上下,在这个年代,绝对属于一等个头了,看见对方目光一直在饭馆外流连徘徊,好奇的问道。

    “我想看一看有没有我们宛州那边的车,如果有的话,咱们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搭个便车啊。”男孩摇了摇头,“都是些货车,而且我看了,这些大货车都有两个司机轮流开,顶多能挤一个。”

    听得那矮个青年大大咧咧的叫另外一个“小强”,沙正阳嘴里的煎蛋汤险些就喷了出来,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强大,以至于在沙正阳里形成了条件反射。

    不过想想这个时代哪有十多二十年后那些网络段子那么“含义丰富”,大家都还很纯洁淳朴。

    “那就挤一个算一个呗?”矮个青年随口道:“只要人家愿意搭我们。”

    “你就放心?”被叫做晓强的高个青年眨巴眨巴眼睛,斜晲着对方道。

    “啊?”矮个青年这才反应过来,“不行,不行,这些长途汽车司机一个个都是老跑外边儿的,说不清楚。”

    “嗯,我也说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不长心了。”高个青年揶揄了自己伙伴一句,“光想着自己,也不考虑其他人。”

    “喂,张晓强,啥叫不长心,不考虑其他人?”圆脸女孩不答应了,“你这个人就是思想复杂,专往坏的方面想,大伦也是太老实,没想那么多罢了,谁像你都把人心想得那么坏,要照你这么说,谁还敢搭便车?”

    圆脸女孩很有点儿泼辣劲儿,瞪着眼睛,插着双手。

    “许茜,你这就强词夺理了,我也是为你和箬笠考虑好不好?这年头人心莫测,真要出点儿啥事儿,到时候我和大伦不是哭都哭不出来?”高个青年把话题丢给旁边的高瘦女孩,“箬笠,你说是不是?”

    “小倩,晓强说得也有道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呢?”被叫做箬笠的女孩身材有些瘦,更显高挑,从侧面看略显清瘦的脸上却长了一双很好看的丹凤眼,蹙着眉头:“可是如果不搭便车,咱们今天就别想回宛州了。”

    “箬笠说得对,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一辆或者两辆小车,咱们就可以分成两拨搭车了。”晓强语气肯定的回答道。

    “哪有那么巧的事情?这路上哪里有啥小车?而且人家凭啥要搭我们?”矮个青年还有些不服气。

    “所以我说最好要找到是宛州牌照的车呢,去说一说,都是乡里乡亲的,没准儿人家就搭了呢?”高个青年道:“否则,你说怎么办?”

    矮个青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看着一车四五十号人,都围在路边上搭过路的长途客车,从汉都和安襄过来的客车要说不少,可是不少都是到郧州的。

    直达宛州也有,但要想一下子搭上几十号人,那肯定不现实,可几个年轻人要去和那些乘客们抢位子,他们又实在做不出来。

    “实在不行就只能先去郧州,再转车了。”矮个青年叹了一口气,“只是时间又得要耽搁。”

    高个青年一直没有放弃他自己的愿想,但是这个年头跑长途的小车的确不多,大多都是政府部门的公务用车,而且这个时候也有点儿过了饭点儿了,大多数一晃而过,根本没等你辨识出是郧州还是宛州或者汉都的车,就跑得没影儿了。

    在这饭店边上的小车似乎也就只有这么一辆很显然的黑牌照佳美车了。

    只是悬挂的黑牌照,而且还是悬挂着汉a牌照的,显然不太符合高个青年最初设定的标准,但现在没有别的选择情况下,似乎也只能来碰碰运气了。

    注意到几个青年在那里嘀嘀咕咕,沙正阳自然明白这是在打自己的“主意”了,心里也有些好笑。

    他内心话还真愿意搭这几个挺有意思的小青年,看样子也应该是大学在校生,应该不比自己小多少,路上能够有几个说话解闷的,还得有四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呢,正好可以免得打瞌睡。

    不过他很想看看这几个家伙打算怎么来和自己搭讪?会不会学着某些传闻般的女孩在路边招手“色诱”,然后男孩跟进?

    好在很快谜底解开,两个男孩还是很有担待的,磨磨蹭蹭的走了过来,看样子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师傅,外边那辆丰田车是您开的么?”终于还是那个大大咧咧的矮个男孩先说话,反倒是那个高个男孩在上下打量沙正阳的衣着,仔细观察沙正阳的表情。

    略感诧异,沙正阳还一直以为应该是高个青年发话才对,之前一直是他在主张搭车,没想到最后还是这矮个青年。

    “嗯,是我开的车,去宛州。”沙正阳已经吃完,顺带招呼店家结账。

    “太好了,师傅,我们能不能搭个便车,我们也到宛州,正好顺路!”矮个青年大为振奋,沙正阳一个人开一辆车,正好能把四个人全部搭上,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我也不认识你们啊,万一……。”沙正阳笑了起来,这家伙简直是自带光环一样,挺有趣的,这到宛州车多了去,都顺路,他说这个理由都如此强大。

    “哎,我们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不是坏人,您看我们都眉清目秀满脸正气,家都在宛州,到郧州去玩,没想到客车坏了,您也看到了,所以……”矮个青年搓着手,一脸期盼。

    这家伙还挺贫嘴啊,沙正阳乐了,“这坏人也不是在脸上刻字的,谁能说得清楚?……”

    “嗨,小师傅,你咋就不相信人呢?这人与人之间还能不能有一点信任感?我们宛州人其实比嘉州人还耿直,……”矮个青年看样子又要开始贫嘴,语气也挺逗。

    沙正阳真心乐了,有这样一个家伙在路上,肯定不会寂寞,正准备答应,没想到旁边那高个青年插话了,“师傅,要不这顿我们请了,您瞧,搭我们四个人也要多费油,……”

    沙正阳起初还对这高个青年挺有好感,觉得这人性格沉稳,观察仔细,做事精细,没想到这一句话就破坏了他的印象。

    但转念一想,这也在情理之中,这年头穷游一说还没有,谁没事儿愿意搭路人?开货车的好一点儿,尤其是开小车的更是不愿意。

    “那就不必了,我自个儿吃的,我自己付得起帐。”沙正阳语气平和,摇摇头,“你们四个人?”

    “对,对,师傅,行个方便。”两个青年都注意到了沙正阳态度的变化,矮个青年埋怨的瞪了高个青年一眼。

    高个青年倒不以为然,觉得沙正阳可能是不是有点儿矫情,这年头这些司机在外边吃点儿外水太正常不过了,他虽然没遇到过,但是也经常听家里人和朋友说起过。

    这会儿不要自己付饭钱,没准儿待会儿就要加油了让你付油钱了,不过这时候,也只能由着对方了。

    “行,你们稍等一下,等几分钟,我上个卫生间就走。”沙正阳点点头,起身把账结了,去了卫生间。

    看见两个男孩傻站在那里,两个女孩赶紧跑了过来,“行不行,那车是他的么?”

    “是他的,也答应了。”矮个青年也没多说什么,倒是女孩心细,看出来点儿什么,“到底怎么了?”

    “没事儿,我就说替他这顿饭帐结了,对方不答应。”高个青年很坦然的道。

    “晓强,你这样恐怕不合适,人家开这么好一辆车,难道还能缺你这顿饭钱?”那个叫箬笠的女孩子蹙起眉头,摇摇头。

    “算我说错了,好不好?”高个青年在这个叫箬笠的女孩面前显得很低调,但又有些不服气,“不过箬笠你也别把这些外边儿跑的司机想太好,不信我们走着瞧,你别觉得开个黑牌照的好车就是啥高素质人了,没准儿待会儿这司机就要说没油了需要加油,然后……”

    话没再说下去,但是言外之意却是不言而喻,不过这种事情在外边也正常,真要有,那也正常。

    ****

    求保底月票,下午晚上都还有更,今天四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