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十五节 千里之行
    其实这道题和培育产业,甚至发展工业是一体两面,要解决如此庞大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增收问题,只有依靠发展以工业为主的二三产业。

    就目前的宛州来说,发展第三产业只能依附于第二产业的发展。

    只有在第二产业的发展达到一定程度一定阶段时,第三产业才能真正发展起来,当然这其中也会有相互促进的效应,但关键还是第二产业的发展。

    宛州市户籍总人口达到了一千万出头,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从去年开始,全省外出务工的农民工规模日渐扩大,而且是快速上升的势头,宛州市也不例外。

    这些外流务工的农民工除了汉都和嘉州这两座省内主要城市之外,更多的还是前往京津沪深等大城市以及沿海发达地区。

    按照现在的预计,估计到1995年,全省外出务工的农民工会超过八百万,其中跨省区域流动的农民工会超过二百五十万,这其中几乎占到了全省总人口六分之一的宛州市就会超过五十万。

    这是沙正阳从省里获得的一些数据做出的推断,预计差距不会很大。

    五十万劳动力外流到省外,这还没有包括到汉都、嘉州以及省内其他城市打工的人口,相当骇人了。

    如此大量的人口外流,其主要原因就是宛州的城市化进程缓慢,工业经济支撑不了消化农村剩余劳动力。

    同时本省乡镇企业在经历了八十年代的一个发展高潮期之后开始出现衰退迹象,尤其是一些县乡中的小乡镇企业在面对日益白热化的市场竞争时,越来越无法适应市场经济,大量破产关闭,其吸引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能力大大下降。

    与此同时,东部沿海地区的经济高速发展,外资、乡镇、私营经济迅猛发展,加上城市化进程远快于中西部地区,自然对这些剩余劳动力产生巨大的吸引力。

    沙正阳知道自己没有能耐一下子就把这些外流劳动力吸引回来,但是他希望自己能够在宛州做一些事情,为宛州工业经济的发展出一把力,尽可能的减缓劳动力外流,也算是为宛州城市化进程助推一把。

    对于卢雅的介绍,沙正阳也是一边听一边问,同时也征求了卢雅的一些看法,应该说还是有所获的。

    同时,沙正阳也越发意识到这一次到宛州工作的挑战有多么大,这样大一座城市,人口如此之多,不是单靠一两个项目或者拉来一两家大企业就能解决问题。

    这需要从整个体系机制上来寻找合适的路子解决问题,而且还要尽可能的想办法走到前列。

    否则一旦省内乃至中西部地区的这些城市都慢慢醒悟过来,都开始加大力度招商引资时,你会发现难度会越来越大。

    和卢雅道别分手,沙正阳开着簇新的丰田佳美往回走。

    一看就知道这是美规的丰田佳美,2排量,深灰色的漆面看上去很具有层次感,开了还不到四千公里,正是最舒适合用的时候。

    这是一辆高配的xle版本,进口进来多少钱沙正阳也懒得多问,免税,再加上黑牌照,但无论如何也不及雷霆那辆凌志gs300。

    不得不承认日本人在发动机调校上做到了极致,声音很小,开起来也很舒适,国内汽车产业要赶上日本人,还得要鼓大劲儿。

    回到家里,该收拾的东西也收拾得差不多了,父亲母亲都还等着沙正阳。

    明早沙正阳打算七点半从家里出发,估计如果路上顺利的话,八个小时能到宛州。

    林春鸣今天下午已经提前和省委组织部的同志一道前往宛州了,本来沙正阳今天也就该过去,但是林春鸣还是很体贴的让沙正阳多留了一天,让沙正阳只要能在明天下午六点钟之前报到就行。

    车就放在了家门前的绿化带一旁,一些大件物品沙正阳都放在了后备箱里,剩下一些要穿的贴身衣物,明早直接提包上车。

    “正阳,坐吧。”沙安仁看着一脸沉静的大儿子,心中突然间意识到,儿子是真长大了,这是要离家远行去工作了。

    宛州离家一千多里,日后要回来就不那么容易了,或许一个月都未必能回来一趟,想到这里沙安仁也有些不舍。

    “爸,妈,放心吧,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夸张,林书记肯定要经常回汉都开会,我估摸着也能跟着一道回来,而且现在电话这么方便,随时都可以和我打电话。”沙正阳能理解父母的心情。

    “自己要知道自己照顾自己,别不知冷热的,还有,吃饭自个儿注意,宛州那边的口味和咱们这边不太一样,……”母亲忍不住插话道。

    “妈,放心吧,偌大一个宛州,还能找不到适合我吃饭的地方?再说了,单位有食堂,林书记的口味和我差不多,我就挨着领导吃就行了。”沙正阳开着玩笑,“我相信宛州市委机关食堂能够拿得出可口的饭菜来。”

    正说话间,沙正刚也回来了,不过他和父母关注的焦点显然不在一条线:“哥,雷霆哥把那辆佳美真借给你用啦?嗨,我还说啥时候借来开一段时间呢。”

    “嗯,想开好车,自个儿挣去!”沙正阳随口道:“你多花心思在你们公司的业务上,开好车是迟早的事儿,不过现在你还是老老实实开好你的拖挂车吧。”

    沙正刚和蓝海两人现在主要负责汉都这边的业务,基本上上了正轨之后,两个人经常发挥的是替补作用,哪里司机生病有事儿了,他们就得要顶上,日常业务更多的是由蓝天航两头跑来负责。

    “嘿嘿,哥,现在公司业务发展很快,但是更缺钱,估摸着要想开好车,我看三五年内都别想了,蓝叔一门心思要扩大,而且他说你给他提了的建设物流中心的想法,他一直在念叨,觉得日后运输企业要想做大,都得要走这条路,可那太花钱了,……”

    对于蓝天航的敏锐性沙正阳一直很佩服,国内现在能看到这一点的不多,只能说各地有一些萌芽了,蓝天航也觉察到了,只要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未来整个格局会怎样,沙正阳也很期待。

    絮絮叨叨的对话一直到快十二点,父亲在门口的提醒才让两兄弟终于闭嘴。

    早上六点半,沙正阳和沙正刚起床。

    父亲母亲都已经起来了,这让沙正阳觉得有点儿像自己要去读大学的那一天,只不过汉川大学直线距离不过二十公里,可这一次去宛州,那却是千里之外。

    发糕,豆浆,还有两个鸡蛋,沙正阳吃得很慢,细嚼慢咽。

    出门,母亲还给沙正阳准备了几个煮熟的鸡蛋,沙正阳鼻头一酸,但是克制住了。

    把大包放在了后备箱里,另外一个装了一些近期就要穿的衣物的小包直接扔在了副驾上,沙正阳把车打燃火。

    “爸,妈,我走了,争取八月份回来一趟。”沙正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转向沙正刚:“正刚,长点儿心,别让爸妈操心。”

    佳美慢慢起步,然后迅速驶出饮食公司宿舍区,直奔国道

    从汉都一路东行,222公里到安襄,这一线路况还不错,沙正阳只用了三个小时就跑到了,在路上上了个厕所,喝了点儿水,继续东行。

    从安襄再往东行197公里,就是郧州。

    沙正阳在距离郧州还有四十多公里的丹河县停车吃饭,一个人对付也简单。

    这里有一连串的饭馆排挡,应该是专门为来往的长途客车和货车司机们提供吃饭加水上厕所和补胎服务的区域,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气候。

    简单的要了一份小炒肉,一个煎蛋汤,外加一碟泡菜,沙正阳自得其乐。

    饭馆里很闹腾,一帮子人在那里吆喝个不停,这边的口音已经和汉都那边略有不同了,但是差异也不算大,和宛州那边已经有点儿接近了。

    饭店外停了三辆长途客车,应该都是从汉都和安襄那边过来的长途客车,中间打尖歇息吃饭。

    “真倒霉,这车啥时候能修好?”旁边桌子传来声音,“难道就在这里傻等?”

    “不是说售票员去联系那两辆车了么?”另外一个明丽的女声。

    “根本就坐不下,我看了,那两辆车基本上都坐满了,做多能塞十来个人,还得在通道里坐小板凳,这还有两百多公里,还得有四五个小时呢,谁受得了?”另外一个男声道。

    “那怎么办?我看等到晚上都未必能修好。”一个有些细声细气的女声道。

    沙正阳抬起头来瞟了一眼旁边隔着一桌那边的几个人,打量了一下,两男两女,很年轻,从穿着打扮来看,应该是学生才对。

    不得不说,郎才女貌,四个人的人才都不差,两个男孩个头都在一米七二以上,梳着郭富城头,略显青嫩的脸颊看得出来恐怕是还没有真正进入社会,而两个女孩子个头也不矮,沙正阳目测都应该在一米六五以上。

    嘉州汉子,汉都女子,宛州妹子不输男,这是汉川省内对汉西、汉南、汉东三个区域人的评价,说的就是嘉州男人火爆,汉都女子娇媚,而宛州妹子温婉,有着不输于男人的坚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