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十三节 先声夺人
    “正阳,你能看得这么远,我很欣慰。”林春鸣站定脚步,眉宇间似乎也多了几分坚毅,“摆在我们面前的难题就是发展经济,任重而道远啊。”

    “要不省委怎么会把您放在这个位置上呢?”沙正阳笑了笑,“当然宛州也有不少有利条件,我觉得还是有机会干一番事情出来的。”

    “在汉都呆久了,到宛州,怕都一时间无法适应呢。”林春鸣摇了摇头,“得有些思想准备,我打算花一个月时间把宛州十县二区走完,宛州的经济技术开发区留在最后来。”

    “那我陪着您跑一趟,……”沙正阳话音未落,林春鸣又摆摆手,“不一定,你根据情况来,你的任务很重,既要帮我把情况汇总起来,另外更重要的是做一些规划。”

    沙正阳没吭声,他知道林春鸣还有话。

    “正如你之前和我说的,宛州情况总体来说各县都较为平均,说句不客气的话,就是大同小异,说千篇一律也不为过。”林春鸣说得有些不客气,“当然不是指自然条件,而是指在观念和产业发展上,但我还得要跑一遍,这是最起码的规矩。”

    “你没有必要话太多心思陪着我下去熟悉情况,你是搞企业出身的,在经营上也很有自己的想法,我希望你能以一个企业经营者的角度来替我考虑,怎么才能让宛州的工业经济发展起来?”林春鸣沉吟着道:“招商引资怎么搞?如何选择合适的产业路径?怎么来走好第一步?这些你都要开始考虑了。”

    这一来就给自己压了这么重一副担子,沙正阳还真有点儿诚惶诚恐了,完全是把自己当市委政研室主任来使唤的感觉。

    没等沙正阳反应过来,林春鸣又接上话:“宛州市委政研室只有一个快退休的副主任,主任空缺,如果不是你的年龄工龄和资历,我都想让你担任政研室主任了。”

    “别,林书记,我这个年龄已经够骇人了,政研室那边我可以挂一个副主任,这样有些工作开展起来我也要方便一些。”沙正阳赶紧制止。

    那真的太招风了,那怕是当个副主任去主持政研室工作都不合适,现在自己初去,最好还是低调一些,这并不影响自己开展工作。

    “也行,你尽快把找合适的秘书事情办好,这样我这边你也就不用操太多心了。”林春鸣也知道自己给沙正阳压的担子可不轻,问题是时间不等人,他也不敢拖。

    “行。”沙正阳很爽快的答应下来。

    林春鸣想了一想之后又道:“正阳,你开那辆凌志是你朋友的?”

    沙正阳苦笑。

    他也知道有些不太妥当,可是手里的确没有一辆像样的交通工具实在太不方便。

    尤其是现在还要去宛州,回来就就更麻烦,真的要让他每次回来的时候去挤长途客车,他还真不如冒着挨骂的风险就借雷霆这辆凌志了。

    “林书记,您知道的,我那同学在银台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办的华峰电器,主要是生产饮水机,现在效益还不错。”沙正阳解释道:“合资企业有进口车指标,可以上黑牌照,免税,他们当然要用足嘛。”

    “唔,你打算把这辆车借到宛州去用?”

    林春鸣也不是那种拘泥不化的人,沙正阳本身就是搞企业出身的,在他看来东方红集团几乎就是沙正阳一手缔造的,如果借一辆车用也说得过去。

    但是沙正阳却没有在东方红集团借车,反倒是在他那个香港同学那里时不时借这辆车一用。

    “林书记,您面前我不说假话,没车的确不方便,可是在宛州如果我自己给自己弄辆专车肯定也不合适,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从汉都这边带一辆车过去,可是东方红集团那边我不想借,所以也就只有在我这个同学这里想办法了。”

    沙正阳很坦然,“但这辆凌志是他伯父送给他的礼物,很有纪念意义,他公司里还有一辆丰田佳美,也是黑牌照,我和他说了,准备带到宛州去。”

    这也是无奈之举,距离汉都六百多公里,长途客车得九小时以上车程,而自己开车也得要八个小时,这还是一路顺畅的情况下。

    日后汉宛高速建成,裁弯取直,架高架桥,打隧道,能缩短四五十公里,也就五百多公里,那就方便不少,如果跑得快一点儿六个小时基本上就能到。

    在企业上借车用是这个时代见惯不惊的常例,无论是国企、集体企业还是外资企业亦或是私营企业,政府借用企业车辆大家都觉得天经地义的事情,甚至还有不少企业主动借车给政府使用。

    这既能让党政机关避免购买豪华车大排量车的限制,同时又能满足需求,皆大欢喜。

    “嗯,难为你了。”林春鸣也知道沙正阳借车也不是完全为他自己享受。

    他到宛州市委办担任副主任,车肯定有,但宛州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你要专用一辆车肯定不合适,而且初来乍到,你也得自己注意一下言行,所以还是需要收敛一些,可事情太多,没车不方便,所以这个变通算是好的。

    而且这借的车也是他私人朋友的,说得过去,事实上林春鸣觉得在东方红集团借一辆车用更合适,但沙正阳却选择了借私人朋友的。

    *****

    市经开区这边林春鸣已经和新接任的党工委i书记、主任,也是市委常委、统战部长黄诚打了招呼,黄诚还专门来和沙正阳见了面,一脸遗憾说人才被林春鸣拐走了。

    黄诚也是省里下来的干部,原来在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常委办主任,这一次到汉都算是提了一级。

    和所有原来的同事一一道别,沙正阳一脸灿烂笑容的离开了。

    到市经开区时间实在太短,一个月时间,基本上没有能建立起多少感情,除了钱力这小子还算投缘外,其他人相处都很一般。

    毕竟自己这个破格提拔还空降到办公室当主任,堵了人的路不少,也让无数人心里不平衡,这下子走了,大家反而心里就舒畅了,尤其是还走的是远天远地的宛州。

    沙正阳这边的调动手续办得很快,当然也不需要他去操心,宛州市委那边自然有人负责专门来处理。

    当他还没有去宛州时,宛州市委那边的文件就已经出来了,沙正阳任中共宛州市委办公室副主任、市委政研室副主任。

    “啧啧,一人任双职,少见啊,杨主任,这人是啥来头?”三十出头的敦实男子,一脸好奇,站在窗户边上,手里拿着一叠文件,咂嘴不已,办公室里其他几个人也都竖起了耳朵。

    “林书记点将带过来的。”杨文灿皱起眉头。

    “点将?这‘将’之一词可不能随便用,总得有一个由头说法吧?”三十出头的敦实男子环顾了一眼四周,见周围同僚都露出了深有同感的表情,不以为然的道:“听说这位沙主任才二十五岁不到,在那边就是副处级了,杨主任你又说是大将,这大将说法怎么来的?”

    杨文灿本来不想理这个家伙,没事儿挑起话头,但既然跳起了话头,也正好,明秘书长交代的任务,正好可以借势完成。

    “老谭,你不是喜欢喝酒么?知道东方红不?”杨文灿吐出一口浊气,淡淡的道。

    “知道啊,国窖1949嘛,央视广告上打得那么厉害,我们宛州这边基本上买不到,据说价格炒到快300块一瓶了,一瓶能顶一个多月工资,谁喝得起?”谭为抹了一把脸。

    “我也就春节时候到汉都一个亲戚家喝过一次,的确很烈,尾子余香,不上头,好喝,但就是太贵了,比茅台五粮液都贵。”

    “自然堂矿泉水知道不?”杨文灿再问。

    “呵呵,这谁不知道?咱们汉川电视台也在打广告,央视二套也有广告,广告牌到处都有,上个月我去京里出差,燕京城里一样到处都有广告,据说是全国矿泉水第一品牌,还是咱们汉川出产的。”另外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接上话。

    “自然堂矿泉水也属于东方红集团,和东方红酒业一样。”唐文灿很平静的道:“而这个东方红集团发展起来也就两年,之前只是一家快要倒闭的乡镇酒厂,现在据说东方红集团上半年销售收入突破8亿,上缴利税三千五百万。”

    办公室里所有人都有些困惑不解,这和开始说的话题,也就是新来的副主任沙正阳有啥关系?

    “新来沙主任一个月之前还是东方红集团的总经理,这个企业据说就是他一手一脚的做起来的,明白他为什么会破格提拔了么?明白林书记为什么会专门把他从汉都点将到咱们宛州么?”唐文灿环顾四周,平静问道。

    办公室里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一脸不敢置信,包括那敦实汉子,嘴上的烟蒂烟灰都快有半寸长,都不知道去抖落一下,目光呆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