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十一节 进入状态
    获得了爸妈有限度的支持,孙妍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

    虽然不确定沙正阳什么时候能回汉都,但是在孙妍比较天真的想法里,既然林春鸣能够一下子到宛州工作,而且是当一把手,也许两三年后林春鸣就能调回省里当某个部门的一把手呢?

    那时候沙正阳不也就可以跟着回来了?

    这个时候你把自己男友调到宛州,总不能几年之后你走人了,就不管自己男友了吧?

    正如父亲所说的,自己还年轻,一两年内也不会结婚,大家处对象谈恋爱两三年也很正常,等到自己二十四五岁,沙正阳也二十六七岁了,正好合适,那时候只要两人在一起就足够了。

    孙妍相信以沙正阳的本事,绝对可以出人头地,唯一让孙妍有些心梗反而是顾湄的问。

    这颗刺在她心中始终难以拔出,甚至在面对顾湄的时候都有些底气不足。

    好在马上就要毕业了,自己和顾湄都会各自走各自的道路,顾湄好像也要分回嘉州了,未来自己的生活和她也许就不会再有什么交织了。

    想到这里,孙妍心中也是有一些怅惘。

    大学四年就这么匆匆而过,收获不少,得到不少,但是失去的东西却难以找回,这种感觉怎么不让人心里生出无限的感慨。

    接到孙妍的电话,沙正阳心中也实锤了不少。

    他虽然觉得自己对孙妍已经无法像当初对白菱那样全身心投入的爱了,但是他也承认孙妍应该是自己非常合适的婚姻对象,如果能够和孙妍保持着这样的感情状态,三五年后结婚生子,也应该是一个很合适的结局。

    只要孙妍内心心结能打开,沙正阳心里也就满足了,她父母的工作自然有孙妍去解决。

    跟随着林春鸣上了车,沙正阳已经取代了展涛坐上了副驾位置。

    现在他得暂时兼任秘书职务,负责林春鸣联系协调工作。

    “走锦溪宾馆。”林春鸣上车之后,看见沙正阳坐上了前座,“正阳,坐后边儿来。”

    沙正阳楞了一下,也没多话,绕道车左后方,上了车。

    “可能他们都到了。”林春鸣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可能是因为交接事务繁忙,加上马上就要去一个新地方履职,压力也不小,估计晚上睡得不是很好。

    “来颗口香糖?”沙正阳递给林春鸣一枚绿箭,薄荷口味,这个时代还被大大泡泡糖垄断的时代,绿箭并不太出名,但箭牌已经在南粤广州开设工厂开始生产了。

    “噢,正阳还喜欢这个?”林春鸣颇为吃惊,但还是接了过来。

    “不是喜欢,觉得偶尔嚼一颗,薄荷味能刺激精神,缓解压力。”沙正阳知道林春鸣这个年龄的人都口香糖、咖啡这一类的舶来品都不太感兴趣。

    “唔。”林春鸣接过剥开,塞入嘴中,一股清新刺激的味道从舌尖味蕾传递如脑海中,让脑海也为之一清,似乎精神状态都为之一振,“还有点儿效果呢。”

    “持久不行,就能管十分钟。”沙正阳笑笑,“有时候熬了夜,嘴巴发苦,嚼一颗口香糖,倒是能让人口气清新,缓解一些疲倦。”

    “嗯。”林春鸣目光沉静,“宛州市委秘书长明永昌同志过来了,他以后就是你的直接上司了。”

    沙正阳微微点头。

    这在他的预料之中。

    林春鸣没有带其他任何人去宛州,而且根据他对林春鸣的了解,林春鸣也不是宛州人,而是安襄人。

    他宛州师专毕业之后到安州市二中短暂教书,后来借调到安襄地委组织部工作,85年调省委组织部工作,历任副处长、处长、组织部副部长,89年起任汉都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担任正厅级干部已经四年了。

    不是宛州出来的干部,也不是宛州人,虽然在宛州读了几年书,到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只带了自己一人过去,那么肯定只能跟在他身边,宛州市委办应该是自己的最好去处。

    锦溪宾馆位于城西,是一家三星级酒店,原来属于省供销社系统,后来改制成为一家对外营业的三星级宾馆,在汉都市里也不算起眼。

    皇冠车还没停稳时,沙正阳已经看到了一行三人已经在门厅处等候了,当先一人是一个不到五十岁左右的中年清瘦男子。

    明永昌也看到了那辆皇冠进来,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两步。

    虽然之前已经和林春鸣通过电话,但是明永昌的确和林春鸣不熟悉。

    据说这位新来的林书记还在宛州师专读过几年书,但主要成长是在安襄地委和省委组织部,和宛州这边并没有什么瓜葛。

    电话里林春鸣的声音温和而简洁,只用了三分钟就把话说完了,但却传递了一个意思。

    他会带一名同志到宛州,不是秘书,而是汉都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副处级,让宛州市委抓紧时间办理调动手续。

    当看到皇冠车门打开,左后门钻出一个年轻人来,明永昌眉毛忍不住一动。

    居然是坐的左后座而不是副驾!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而且一眼看过去就能知道这个年轻人绝对不可能超过三十岁,甚至可能才二十出头吧?

    副处级?

    这怎么可能?

    这都在其次了,关键是能和林书记一起坐第二排,这就不简单了,无论是什么身份,你能和领导共坐一排,而且是乘车,这本身就意味着不一样。

    明永昌担任宛州市委秘书长时间不长,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懂这其中门道。

    他升任宛州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之前,曾经担任过东峡县县高官,而在此之前,他也曾经担任过北溪县委常委、县委秘书长,自然清楚这里边的奥妙,更明白这里边一举一动的含义。

    这意味着这个汉都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办公室主任,只怕论亲密度和受领导的看重程度都很不一般,远远超出一般的关系。

    由于时间太短,明永昌也没有时间精力去了解他只知道一个名字的办公室主任,但现在看来恐怕很有必要去了解一下这个人的来历和情况了。

    “林书记您好,我是明永昌。”明永昌迎上前一步,笑着和林春鸣握手,“永昌秘书长你好,不必那么客气,以后我们就要在一条战壕里共事了。”

    “这位是沙主任吧?”松开手之后,明永昌的目光直接落到了沙正阳身上。

    沙正阳早已经上前一步,双手握住明永昌的手:“明秘书长您好,我是沙正阳。”

    “林书记,沙主任,我替你们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我们宛州市委副秘书长郭向阳同志,这一位是我们市委副秘书长、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卿泽高同志。”

    寒暄之后,一行人就直接进了门厅,转入一间小会议室里,这里早已经布置好。

    “林书记,受冯市长和唐书记的委托,我先行来和林书记见一面,并简单汇报一下工作,同时也听取林书记的指示和要求,……”明永昌一上来就阐明主题。

    “嗯,永昌秘书长,回去之后替我谢谢士章市长和唐华书记,工作汇报暂时不必了,我后天来报道,报道之后我们有时间来一起研究工作,嗯,指示就更谈不上了,其他也没有什么要求,因为我这边还有一些工作要交接,可能要耽搁两天,但保证后天准时报到。”林春鸣对这一套也不陌生,很快进入了状态。

    “嗯,后天下午三点半钟在市委礼堂召开全市干部大会,……”

    趁着林春鸣和明永昌谈话,沙正阳也和另外两名市委副秘书长“接上了头”。

    说实话,宛州这边的干部对林春鸣实在太陌生了。

    因为林春鸣之前一直在省委组织部和汉都市工作,而汉都这边的干部历来是高高在上,加上这一次人事调整来得太突然,所以他们对林春鸣的情况都知之不多。

    新任的书记到任之后,除开工作之外,对其他方面有什么喜好和要求,也一无所知,也就只能通过沙正阳这个“中间人”来了解了。

    沙正阳一样头疼无比。

    他之前和林春鸣接触也一样不多,多是关于工作方面的探讨,其他诸如私人感情其实完全没有达到多么密切的程度,比如像林春鸣的生活习惯饮食爱好等等,都一样一无所知。

    现在人家问起来了,自己却还不能来个一问三不知,只能含含糊糊的根据自己这段时间接触的情况来介绍。

    好在他起码知道林春鸣是一个人孤身赴任,家里人都不会过去。

    林春鸣的儿子在沪上读大学,是个典型学霸,据说马上毕业考起了研究生,还要继续深***人在省卫生厅工作,其他情况沙正阳也不太清楚。

    既然已经决定要去宛州,沙正阳也很快调整了心态,迅速进入状态。

    从对方那里拿到了两本通讯录,虽然是以前的,但是起码也勉强能用,细心的沙正阳还问了一下通讯录上哪些人已经调整不在位置上了,专门做了标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