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十节 老谋深算
    其他所有人都好解释,唯独孙妍这里怎么办?

    这个问题一直盘旋在沙正阳脑子里。

    的确不好解释,头一天还在畅谈分房子同居的事儿,第二天就说要去千里之外的宛州工作了,这就有点儿让人难以接受了。

    沙正阳觉得或许孙妍那里还能用事业来忽悠,但她爸她妈那边呢?

    孙立诚不是好糊弄的,纵然你说得天花乱坠,如果自己没有和孙妍这段感情,或许他会很支持甚至很欣赏,但是和他宝贝女儿有了这层关系,他会怎么看?

    让孙妍到宛州工作肯定是不可能的,可未来自己能不能回汉都,什么时候能回来?这就真的不好说了,孙立诚一样想得到。

    想的头疼,但是始终要面对。

    和盘托出。

    孙妍起初有些恼怒,不解,还有点儿伤心,但随着沙正阳耐心的解释,情绪慢慢平静下来。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孙妍终于幽幽的问道:“你怎么和我爸我妈解释?”

    “先说说你呢。”沙正阳心里沉了一沉。

    “我,我不知道。”孙妍目光里多了几分迷惘,“你为什么非要去宛州,难道在经开区你就待不下去了?”

    “不是那么说,我觉得在宛州我更有发展前途,也更能做成一些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沙正阳解释道。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我?我该怎么办?”孙妍反问道:“就算我没什么,但我爸我妈会怎么想?这么大的事情,你都没有和我商量,就决定了,他们会觉得你不尊重我,或者不在乎这段感情,说实话,我也有这种感觉。”

    沙正阳就知道会扯到这个问题上,事实上他也想过这一点,如果自己暂时不给林春鸣肯定答复,而是先征求孙妍及其父母的意见,一旦他们坚决反对,又说服不了,那又该怎么办?

    如果自己一意孤行仍然要去宛州,只怕造成的矛盾和裂痕会更大,还不如先斩后奏,再来慢慢做水磨工作。

    “小妍,那我提前告知你和你们家,你们会同意么?”沙正阳无奈的问道。

    孙妍无言以对。

    她内心肯定是反对的,而家里,恐怕一样会是坚决反对。

    宛州对于汉都来说太远了,就像另一个世界。

    她好不容易才安排到省计委工作,不可能去宛州,可是她也不能说男友为了自己的事业去宛州就错了。

    “我不知道。”孙妍最终还是摇摇头,“我不知道我爸我妈怎么想。”

    谈话不欢而散。

    孙妍心情很不好,但木已成舟,她需要去告知自己家里人,怎么来面对这件事情?

    “他要去宛州?!”孙立诚大为吃惊,“林春鸣要去宛州当书记,我知道,为什么他也要跟着去?”

    “爸,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林春鸣叫他去吧。”孙妍情绪低落,“他也知才告诉我。”

    “不行,他要和你处对象,就不能去宛州!”说话的是孙妍的母亲秦素梅,“你好不容易才分配到省计委,他在市经开区干得好好的,跑去宛州干啥?难道你们结了婚之后还打算两地分居?让他回绝林春鸣,就说家里不同意。”

    孙立诚也觉得有些棘手,他知道林春鸣去宛州担任市ei书记肯定是获得重用,但是林春鸣人家都是正厅级干部了,或许两三年就转任回来了,你沙正阳呢?

    别看你现在是副处级了,但是这种破格提拔看起来光鲜,但也意味着你到了某个地方,也许就会许久挪不动窝。

    从组织的这个角度来说,之前破格提拔了,那么下一步你就该缓缓了,也就是说,没准儿林春鸣都走人了,你沙正阳还在宛州市某个副处级职位上继续呆着。

    而林春鸣若真的一走,谁还记得你沙正阳?你那时候想要调回汉都就难了。

    尤其是处级干部这个层面,倒高不低,要想回汉都,没准儿你就只能降级甚至没有职级才能回来。

    “小妍,你怎么想的?”孙立诚知道女儿对这段感情很看重,他之前也觉得沙正阳这小伙子挺不错,尤其是被破格提拔到副处级岗位上,真的是相当不简单,但是这一次孙立诚觉得沙正阳有些欠考虑。

    “爸,我不知道。”孙妍脸上浮起一抹痛苦迷惘的表情,“我不想让他去宛州,可是他这个人……”

    孙立诚摇摇头,一句不想让他去宛州,显然无法阻止沙正阳这种人为了自己的事业前途去冒险,去打拼,换了自己也一样。

    男人为了事业舍弃一些儿女情长没错,他也会支持,但是问题是沙正阳的情况太特殊了。

    刚破格提拔的副处级,你还不得殚精竭虑的为林春鸣卖命效力?

    这种破格提拔的干部,在哪里都容易激起一些潜在的反感,可以想象得到沙正阳这么年轻,在市经开区当办公室主任的尴尬和艰难,哪怕他有林春鸣的全力支持。

    应该说选择离开经开区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回避方式,到宛州也是跳出是非圈,重新开始一个旅程的好路子。

    问题是宛州情况太差了,距离汉都一千多里地,各方面条件都很一般。

    根据他的观察,林春鸣是从组织这条线上成长起来的干部,对经济工作并不擅长。

    看看林春鸣在经开区的表现就能略知一二,基本上没有在招商引资和产业规划引入上有什么大动作,更多的还是在进行内部的人员梳理调整,可还没来得及有其他动作,他自己就被调整了。

    而现在从上至下,从中央到地方,已经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条主线,省里边把林春鸣丢到宛州,在孙立诚看来更像是用错了人。

    如果说把林春鸣放在涪岗、昭阳这一类人口较少,经济基础较好的地市,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宛州,的确不是一个好安排。

    作为一个正厅级干部,孙立诚自然对省里的干部很关注,林春鸣也算是其中一个。

    传言之前林春鸣要到嘉州担任市委副书记,如果是那样,他当然会支持沙正阳到嘉州,那是一个大造化。

    到涪岗也不错,距离不远,而且很有发展前景,可到宛州,弄不好林春鸣自己折戟而归,沙正阳陷入泥潭,那自己这宝贝闺女就惨了。

    他可不愿意自己这个宝贝闺女婚后陷入无尽的两地奔波和心情沮丧的情形中。

    说内心话,孙立诚更希望沙正阳留在汉都市里,那种两地分居的日子他是太有深刻体会了。

    也是自己那个时代没有太多选择,可现在,可供选择的道路太多,自己的女儿如此优秀出色,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人不要太容易。

    他可不愿意自己女儿像自己妻子那样“重蹈覆辙”,爱上一个归家难的男人,几十年如一日,那就太累了,太辛苦了。

    可现在要想让闺女放弃这段感情也不可能,最好的办法是观察一下,用时间空间来淡化一下二人的感情。

    唯一的办法就是先以退为进,同意他和沙正阳处下去,然后通过水磨工夫来做工作,这方面有妻子自动会加入。

    当然如果最终这都不能改变女儿的意愿,那孙立诚觉得也可以成全这段姻缘了,这说明他们这段感情经得起考验,就像自己和妻子一样。

    “小妍,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他?”孙立诚沉吟了许久,这才道。

    “嗯,是的,爸,我真的很喜欢他,我觉得和他在一起再烦恼的事情都能丢在脑后,……”孙妍抬起目光,看着父亲。

    “你确定他也一样像你喜欢他一样喜欢你?”孙立诚目光沉静,一字一句的问道。

    孙妍心中闪过顾湄的那张娇靥,但却毫不犹豫的道:“嗯,他也很喜欢我。”

    “好,那我同意你们俩再继续相处一段时间,他也可以去宛州,如果这段时间里你们觉得相互之间都能坚守,都一样甘之如饴,那就不必说了。”孙立诚淡淡的道:“但如果你们觉得烦了累了,那你们就需要考虑一下是否合适了,我觉得沙正阳不太可能为了你舍弃他‘所谓’的事业。”

    孙立诚很“别有用心”的用了“所谓”一个词。

    “不行,立诚,我不同意!小妍,你最好考虑清楚,要断早断,……”

    秦素梅一脸决绝,她决不同意这种情况,她和丈夫因为工作而两地分居二十年,一直到孙立诚转业才在一起,尝够了其中辛酸苦辣,当然不愿意自己女儿又像自己一样。

    “妈!”孙妍跺脚。

    “素梅,给孩子们一个机会,小妍,爸妈同意你,支持你,但前提是你自己要追随自己的本心,不要被外界的种种所束缚,真的觉得不合适了,那么就要做出选择。”

    孙立诚倒是很理解妻子的心情,同时也给妻子打了一个眼色。

    等到孙妍离开,秦素梅才质问孙立诚。

    孙立诚很坦然的回答道:“素梅,小妍才从学校出来,遇见的人不多,加上沙正阳有点儿小文艺才能,所以觉得沙正阳很优秀,但当她到省计委上班,接触的都是来自全省各地最优秀的人才,她就会发现自己之前眼界太狭隘了,而且一千多里的距离,一个星期没问题,一个月三个月也能坚持,半年呢?一年呢?小妍年龄还小,不急,她自己就会慢慢意识到现实的残酷和无奈,很多东西是不以她意志为转移的。”

    秦素梅默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