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七节 万万想不到
    皇冠驶入开发区管委会停稳,林春鸣下车,径直往办公室里走。

    展涛紧随其后,林春鸣走了几步,突然听出脚步,想了一想才道:“你通知沙正阳走我办公室里来,其他有人找我,暂时请他们等一等。”

    展涛连忙点头,心中却涌起复杂的情绪。

    毫无疑问林市长是要和沙正阳谈话了,虽然展涛不愿意离开汉都,但是当看到沙正阳极有可能要跟着领导走的时候,他又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感觉。

    谁都知道跟着领导这一走,未来肯定会前途造化不小,可是问题这是要离开汉都啊,自己马上就要结婚,家里人也不会同意,说内心话,他自己也不想离开汉都。

    所以在林春鸣看似很随意的征求他意见时,他表示需要和家里人商量,但之后林春鸣便再没有提起此事,而是在为他考虑下一步去向了。

    对林春鸣的理解,展涛很感激,跟着林春鸣几年,学到的东西不少,他内心也更希望获得一个单飞的机会,这一次林春鸣离开或许就是这样一个机遇。

    但现在看到沙正阳可能跟随林春鸣一路前行时,展涛又有些说不出的吃味了。

    这种情绪真的一言难尽。

    很快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展涛知道自己需要正视现实,摒弃那些不必要的负面情绪。

    “市长,我来了。”踏进林春鸣办公室时,沙正阳心反而安定了下来,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而且这不也就是自己所期待的么?

    一个更大的舞台,一个前世中从未接触过的领域,更能让自己可以丢开前世中的窠臼束缚,无所顾忌的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一些事情,这恰恰是自己想要的。

    “正阳,进来坐。”林春鸣坐在软皮沙发里,身体靠在椅背上,一股子疲倦之后似乎获得了放松时间的感觉,取下鼻梁上的眼镜,搁在茶几上,“我不和你绕圈子了,直接说事情,可能你都知道了吧?”

    “您要走?”沙正阳也没有装出惊讶的模样,而是直接道:“前两天就听说了,但不确定,不过昨天得到的消息比较肯定,但我也没敢给您打电话影响您。”

    “看来很多人都在关心我的去留啊。”林春鸣自我解嘲的笑了笑,“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好事嘛,起码不是那种去留都无人过问,那就太失败了。”

    “您在开发区时间虽然短,但是还是留下了很多东西,或许现在还不明显,但是我相信下一任来接任您的班子就会感受得到。”沙正阳由衷的道。

    摆摆手,林春鸣笑着道:“挨骂也好,夸赞也好,干工作就难免,但求问心无愧足矣,嗯,可能你也知道我找你的意图,你怎么打算,跟我走,怎么样?”

    “好。”沙正阳言简意赅,干脆利索,没有半个字废话。

    “哦?这么干脆?不问问我去哪儿?不征求一下你家里,嗯,你女朋友意见?”林春鸣笑得很开心,心情很舒畅,“我可是在市里等着,省委常委会一定下来就通知我接受谈话,之前连我自己都不确定自己去哪儿呢。”

    林春鸣这话稍稍有些夸张,事实上自己的去向也就那么一两个选择项,非此即彼,他大概知晓,只是不敢完全确定罢了。

    “去哪儿都一样,我觉得那不是很重要,关键在于能干点儿自己想干的事情。”沙正阳回报以坦率的笑容,“孙妍那儿,我会去和她说,应该没太大问题。”

    “这么确定?”林春鸣语气稍稍严肃了一些,摇摇头:“你可能不知道我去哪儿吧?我也知道先前传言很多,有说我去嘉州的,也有说我去涪岗的,还有说我去安襄的,都不是。”

    “啊?”沙正阳吃了一惊,不是嘉州,也不是涪岗和安襄?那是哪儿?

    最理想的是嘉州。

    毕竟前世中记忆告诉沙正阳,嘉州97年就要直辖,只有四年时间了。

    虽然郭业山告诉自己林春鸣要去嘉州担任副书记,但是沙正阳一直持怀疑态度。

    因为嘉州地位丝毫不亚于汉都,那是计划单列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普通的副省级城市在政治地位上还要略高一些。

    如果说林春鸣是平调过去,或许还有可能,但是过去担任副书记,沙正阳觉得可能性有点儿小,而且如果是要担任嘉州市的市委副书记,沙正阳估计汉川省委恐怕还需要征求中央的意见。

    不出所料。

    再次就是涪岗了。

    涪岗在全省经济发展水平仅次于嘉州和汉都,位居全省第三,虽说和汉都嘉州差距还很大,但是也属于省里的翘楚地市了。

    涪岗地处汉都盆地西南边缘,一半丘陵一半平原,农业发达,工业门类也较为齐全,距离汉都也只有一百三十多公里,道路状况良好,发展经济的条件相当优越,人口五百万左右,不多不少,可以说如果林春鸣道涪岗担任市微书记的话,正好可以一展身手。

    安襄地区应该是条件比较差的一个地区,人口不少,但是缺乏工业基础,基本上是一个纯粹的农业地区,而且地势复杂破碎,山地、丘陵、河谷、平坝交错,交通条件也很差,但是这类地区正因为条件差,经济落后,却更容易出成绩,如果林春鸣去担任书记,干上三五年能拿出像样的成绩来,晋位副省级的机会很大。

    可这三者都不是,那是哪里?

    宛州?!

    怎么会是宛州?

    最不该去也最不合适去的也是宛州!

    倒不是说宛州条件有多么糟糕,实事求是的说宛州条件不差,地处桐柏盆地正中央,北接中原,南通荆襄,东邻江淮,西可直入汉都盆地和关中平原,地理位置绝佳,也是汉川省西部第一重镇,伸入中原江淮的一只手。

    人口超过千万,乃是全省第二大市,仅次于嘉州,但嘉州是计划单列市,不是宛州可以相提并论的。

    宛州的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平均,除了人口多以外,发展农业条件不差,工业基础也有,但是却说不上多强。

    总而言之,从各方面来说,宛州在全省都只能算是一个中不溜,论国内生产总值,只比涪岗略差,但是若是论人均gdp,那就连涪岗一半都不到,比起汉都来更是差得太远。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词语形容,平庸。

    庞大的人口基数,农业条件不错,但是工业经济却一般,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以来,发展速度一直处于全省中下游,大量劳动力前往汉都、嘉州以及沿海地区去打工,使得宛州越看越像也给巨大的劳动力市场集散地。

    注意到沙正阳惊讶的表情,林春鸣扬起眉毛,“怎么了,正阳,很惊讶?”

    “嗯,的确很惊讶。”沙正阳坦然回答:“之前也曾经听到过很多说法,我觉得各种可能性都有,唯独没想到会让您去宛州。”

    “哦,你觉得宛州不好?”林春鸣很重视沙正阳的看法。

    沙正阳犹豫了一下,没有答话,林春鸣笑了起来,“尽管说,哪怕是你个人看法,我心里有数。”

    “嗯,那我就说说,去嘉州就不说了,中央对嘉州会越来越重视,还有传言您去涪岗和安襄,我觉得都可以,……”沙正阳话音未落就被林春鸣打断:“正阳,你觉得我去安襄比去宛州更好?”

    “嗯,安襄贫穷落后,但是更容易出成绩,我相信以您的能力,在安襄做出一番成绩来不是难事。”沙正阳毫不客气的道:“但是宛州就要难得多,超过一千万人口,而且各方面条件都太一般了,不好不坏,这种情形其实反而是最难打开局面的。”

    林春鸣看向沙正阳的目光里越发满意。

    这个家伙果然不同凡响,不枉自己耗费了一把大力气才解决了他破格提拔的难题,看待问题的确和普通人不一样,而且敢于在自己面前说实话,这让林春鸣非常高兴。

    “正阳,我相信你看得到的,省委也看得到,你想得到的,省委也能想到,我这么说,你明白了么?”林春鸣淡然一笑。

    “哦,……”沙正阳若有所思,嘴角也浮起一抹微笑,“林市长,这说明省委对您寄予厚望啊,真要是简单容易的事情,也不会安排您去了。”

    “嗯,正阳,不瞒你说,我给省委主要领导汇报时,也就表明了我的态度,不干出像样的成绩来,请省委不要随便调整我,当然我出了问题例外。”林春鸣语气里充满了自信决然。

    “恐怕正阳不知道吧,我当了兵回来参加高考,考上大学读书就是在宛州师专读的书,在那里留下了很美好的记忆,可是这十多年来,宛州的发展却慢了,所以这一次省委交给我这个任务,我很爽快的接受了。”

    宛州师专是汉川省最老牌的师范专科学校,论师资力量和教学水平,仅次于汉川师范大学,现在宛州师专已经改名为汉东师范学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