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梦里不知身是客 第五节 后院

第三卷 梦里不知身是客 第五节 后院

    回到家中,碰上了沙正刚和蓝海正准备出门。

    “哥,你回来了?”沙正刚很高兴,自从沙正阳调到市经开区之后,回来时间不多,基本上是一周才回来一趟,都是星期六下午才回来,今天不是周末,怎么兄长就回来了?

    “嗯,有点儿事,你们这是要去哪儿?”沙正阳点点头,看见沙正刚手上抱着一篮球,他也有些好奇,这小子还有时间玩篮球?

    “又是篮球联赛啊,蓝叔又把我给卖了,他都没在汉化总厂了,怎么还是这么折腾我?”沙正刚叹着气,但是眉目间却是有些得意。

    “还是女队?”沙正阳有些好笑。

    蓝天航在这方面颇会来事。

    虽然离开了汉化总厂,但是和总厂这边的关系保持得很好,无论是公家还是私人,有点儿啥事,都乐于帮忙,看样子沙正刚又是被抓夫了。

    “呃,还是女队。”沙正刚脸耷拉下来,随即又高兴起来,“哥,走,一块儿,孙妍今晚肯定也要上场,你咋没去找她?”

    “嗯,回来有事,还没来得及呢。”沙正阳本来没想去的,但回来一趟似乎不去见一见,也有些说不过去,点点头,“走吧。”

    蓝海话不多,和沙正刚的话痨形成鲜明对比。

    “这么久没看见大彪了呢?”沙正阳随口问道。

    “蓝叔把他弄到嘉州去了,那边现在缺人,一个月才能回来一趟,好像他在嘉州找了个对象,乐不思蜀了。”沙正刚笑呵呵的道:“这小子总算是有被套牢的时候了。”

    只要三个人不在一起出什么幺蛾子,沙正阳就要放心得多。

    前世的种种总是让沙正阳心有余悸,但今世已经走上另外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尤其是有蓝天航来掌舵,还有自己的监督,相信那一切都不会再发生,说不定还要造就一个物流巨头出来。

    伴随着自然堂水业的迅速井喷以及东方红酒业的持续发力,东方红集团内对运力的需求也越发大了起来,到底组建不组建属于自己的专有车队这个问题也成了困扰集团的大问题。

    这个问题沙正阳到离开时也没有得出一个结论。

    倒是在沙正阳走之后宁月婵、焦虹、高柏山三人商定了一个方案,那就是成立一个小规模的应急型车队。

    在集团总体运输业务上主要还是依赖于合作伙伴,但是也还是要有一个自有车队,以保持在遇到紧急情况时,能够顶得上去,而平时就是打个补丁。

    沙正阳不得不佩服这样一个折中方案的合理。

    既避免了对非主营业务介入过深,毕竟经营也给专业的运输企业,也减轻了在经营上的压力。

    尤其是像东方红集团这样运输业务很大,同时又受季节时段影响也比较大的企业,真正想要把所有运输业务纳入自营,不但运输企业规模巨大,而且忙闲不均的情况也会对企业经营专业性要求很高,还不如外包给外部专业运输公司,自己保留少量运力作为备用和应急。

    由于最大用户东方红集团在水业这一块的井喷,对运力需求猛增,迫使海正运业也不得不跟进投入。

    在这一块上,蓝天航也走了一条看起来相对激进的道路,不断将企业资产抵押出去购买车辆,使得资产暴涨的同时负债率激增。

    现在海正运业的大型货车,增长到了接近六十辆,总资产接近千万,其中拖挂车就达到了四十辆,但几乎每天留在公司内部的车辆不过二三辆应急,其他基本上都保持着高出勤率,奔驰在省内外的国道省道上。

    这种相对激进的扩张方式对于处于一个经济景气业务充裕的企业来说是非常必要,只有利用这种景气期才能实现企业的快速扩张,但一旦遭遇经济不景气或者重要客户的流失,企业就会遭遇重大危机。

    在这一点上蓝天航还是比较冷静的,尤其是在得知沙正阳可能要离开银台离开东方红时就专门征询过沙正阳的意见。

    沙正阳给了他肯定的建议,东方红集团在两到三年内自己还是能够发挥较大的影响力,也就是说不至于影响到海正运业和东方红集团的合作,但是再久,他就无法保证了。

    哪怕是宁月婵和焦虹,或者高柏山、毛国荣他们,都一样会变,时移世易,很多事情千万不要高估自己,准确客观的评价自己的影响力才能不至于到后来的进退失措。

    不过两到三年对于蓝天航来说已经足够了,依托东方红、汉化总厂以及周邻县份的磷矿石运输,海正运业已经在稳步实现自己业务来源多元化,也正在拓展新的业务来源。

    但就目前来说,急速增长东方红集团业务仍然是海正运业业务来源的重中之重,占到了海正运业业务总量的百分之七十以上,甚至更高,短期内这个局面不可能改变。

    而海正运业也还要依托与东方红集团的密切关系,进一步扩张自身实力,第三轮的扩张已经箭在弦上。

    按照蓝天航的规划,海正运业在1994年度要比1993年度的业务收入实现翻番。

    这个目标不可谓不大,但是在依托东方红集团业务高速增长的前提下,却是轻而易举就能实现的。

    沙正阳很期待自己播下的这颗种子,现在正在生根发芽,还将开花结果,不知道未来会发展成为什么模样。

    三个人骑上自行车很快就到了汉化总厂的灯光球场,那里早已经是人声鼎沸。

    汉化总厂职工篮球赛一直是厂里最受欢迎的一个活动,最能调动起企业内部职工的积极性和凝聚力,每一次比赛都是格外激烈,无论是男队还是女队,都是毫不相让,打得难解难分。

    沙正阳放下自行车就看见了朝着自己奔跑而来的女孩。

    *****颠起一阵乳浪,看得沙正阳心中一阵火热的同时也有些吃味,这家里的大白菜,不都被别人看了去?

    鲜红带白边的宽肩背心,修长健美的大长腿,专业篮球鞋,短球裤的屁股上插着一张小手绢,露出半个手绢角来,更把红短裤下的大白腿显得格外耀目。

    “正阳哥,你来了?”孙妍一只手把球夹在腰际,一边兴奋的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嗯,下午回来的,有点儿事。”沙正阳感受到了周围众人的目光,灼烧得他都有点儿吃不消了。

    汉化总厂的公主,颜值无敌,长腿逆天,你特么在这里公然秀恩爱,这是不是太可恶了?

    孙妍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儿,赶紧和沙正阳走到了一边儿,不过这丝毫无法转移周围人的目光。

    和沙正阳越过了那条线之后,孙妍和沙正阳之间的语气动作和表情都与之前截然不同了,这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变化,一笑一嗔,一挥拳一跺脚,那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和之前青涩生嫩的女孩完全不一样了。

    甚至沙正阳还感受到孙妍胸前两团的变化,很明显在这几个月里就有了继续发育的趋势,有点儿从b向b+发起冲锋的感觉。

    “那你啥时候回去?”孙妍有些不舍的看着沙正阳,美眸中的情意毫无保留。

    沙正阳含笑道:“明天一大早就得走,我让正刚明早送我。星期六就能回来,还有两天。”

    现在还不能告诉对方这事儿,但沙正阳觉得有些头疼,无论是去嘉州,还是其他地市,都是一个麻烦事儿。

    嘉州距离汉都好几百公里,如果是涪岗好点儿,一百多点儿公里,安襄到汉都两百公里,汽车三个多小时,如果是宛州那就惨了,六百多公里,开车起码也得要八九个小时,坐长途客车得十个多甚至十一个小时。

    突然间孙妍似乎变得有些羞涩起来,距离自己都远了点儿,沙正阳讶然,孙妍飞快的瞅了球场那边一眼,“我爸我妈来了。”

    “啊?”沙正阳也吃了一惊,还一直没有去过孙妍家拜会孙立诚两口子,本来说好是暑期去的,现在还没来得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那我们过去?”

    孙妍迟疑了一下,咬着嘴唇摇摇头:“这里人太多了,不方便,也不正式,嗯,还是等你哪天忙空了,再正式来我家里。”

    沙正阳也觉得这里有点儿不正式,但如果这样不理不睬也不合适,只得随着孙妍走到球场边上,隔着球场和孙立诚满脸笑容的点点头。

    孙妍跑了过去,和孙立诚两口子讲了几句话,大概也是解释了一下,孙立诚两口子目光望过来,笑容可掬,格外亲切。

    正有些尴尬,却听得旁边招呼他的声音:“小沙!”

    “钟厂长!”沙正阳定睛一看,居然是钟广标,赶紧过去握手。

    钟广标笑着和沙正阳握手,“听说你调到市经开区去了?我早就说银台这个塘子太浅了,容不下你这条蛟龙啊,市里才是你的舞台,很好!怎么不过去和孙书记打个招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