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梦里不知身是客 第四节 动全身

第三卷梦里不知身是客 第四节 动全身

    踏出办公室,拉上门掩上,焦阳才吐出一口气。

    对于沙正阳,焦阳一直是持一种冷眼旁观的姿态观察。

    焦阳一直认为自己很早熟,所提自己能比同龄人更能体会和感受到体制内的种种不被人觉察的某些细节,进而做到最好。

    哪怕沙正阳在南渡飞黄腾达,在县经开区一鸣惊人,焦阳觉得自己都能保持冷静理性看待。

    一直到沙正阳出乎众人所料,诡异而突兀的跳出银台,去了市经开区,直接晋位副处级,才真正让他动容。

    对于晋升副科级,焦阳并不担心。

    虽说王仲华和汪剑鸣抢先一步晋升了,但焦阳并不羡慕。

    王仲华是借着给贾国英当秘书的光,而汪剑鸣就更不用说了,没有他姨父闻一震的人脉资源帮忙,他恐怕还得在组织部里难得出头。

    只是沙正阳的表现太耀眼了,很短时间内就赢得了郭业山的青睐,而后又获得桑前卫的认可,这不容易,但焦阳觉得自己也一样做到了。

    凭借着在工作中的优异表现,谭秋华和郭业山一样都对自己欣赏有加。

    可沙正阳却能突然跳出在银台县里本来看似非常平坦的仕途,而一跃到市经开区去上位,这就太难了。

    焦阳很清楚,哪怕是真的有贵人扶持,那贵人为什么会扶持他沙正阳?怎么就没扶持其他人?

    这只能说明沙正阳的表现博得了某位领导的高度认可,这才会有这种超乎寻常的破格提拔。

    焦阳不相信单纯靠某些所谓的人脉关系就能让组织对沙正阳通过考察而获得破格提拔,那风险太大,甚至是体系性的风险,没人会去冒这个险。

    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沙正阳身上确实是有拿得出手来的东西,而且可以供人公开评判的。

    正因为如此,焦阳对沙正阳是既佩服又羡慕的。

    当然,焦阳也有自己的自尊,他也很清楚如果一个人失去了自尊,那么也不会被人真正看得起,所以之前他在沙正阳面前表现得不卑不亢。

    但在沙正阳主动表现出了热情和善意之后,焦阳立即就接受并表示出愿意成为更密切朋友的姿态。

    沙正阳的善意和热情,焦阳当然愿意接受,拒绝或者表现出自己的高冷毫无意义,那是不成熟的表现,丝毫不能证明什么,无助于自己的成长。

    只有承认自己的不足,才能更好的迎头赶上。

    而沙正阳也的确值得结交,就凭他和自己同龄,却已经是副处级。

    想到这,焦阳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在走廊里的脚步越发稳健,沙正阳能做到的,自己一定也可以。

    沙正阳把茶杯里的第一道茶喝得差不多的时候,郭业山回来了。

    看见沙正阳主动替自己接过包放下,又替自己把茶杯里倒满水,郭业山心里高兴之余也是乐呵呵的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有多久没给我打电话了?”

    “这不就打了么?”沙正阳也笑嘻嘻的替自己被茶水倒上,“您太忙,我哪儿敢没事儿叨扰您啊。”

    “少在那里找理由,到市里去了,直升副处级了,真的那么忙?”郭业山坐进沙发里,示意沙正阳坐下说话。

    “忙是肯定的,初去什么情况都不清楚,不把底细搞明白,怎么开展工作?”沙正阳轻轻叹了一口气。

    郭业山眉峰一蹙,“你应该知道林市长要走了吧?是不是为这事儿担心?”

    沙正阳点点头,毫不避讳的道:“这不是找您老领导来讨主意了么?”

    “林市长找你谈了?”郭业山颇为吃惊,根据他的消息,这事儿还没有正式敲定才对。

    “还没有,正因为还没和我谈,所以才来找您要个主意啊,真要和我谈了,我也只有表明态度了。”沙正阳摇摇头,脸上表情复杂。

    “唔,应该还没正式敲定下来,但是估计也就这两天,他肯定会走,但走哪里,传闻很多。”郭业山抚摸着下颌,思索着道:“你不想离开汉都,觉得林市长要你跟他走,你不好拒绝?”

    “也不完全是这个原因,患得患失,所以有些不确定。”沙正阳苦笑,“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啊,所以才会想请您老领导帮我参考一下。”

    “这种事情最终只能你自己决定,我们帮你参考可以,但你自己心里要有数。”郭业山在沙正阳面前没有任何遮掩,“传言林市长去向有两种,一是林市长可能去嘉州担任市委副书记,如果是这个,我建议你跟他走。”

    “啊?”沙正阳大吃一惊,嘉州市委副书记?不是说安襄、涪岗和宛州三个地市的书记么?

    “理由有三。”郭业山以为沙正阳为自己建议他去嘉州而吃惊,很淡定的点头:“第一,据我所知,中央对嘉州的发展不太满意,可能未来会加大对嘉州的支持;第二,随着大江峡的开发开始启动,未来嘉州地位会进一步提升,林市长如果去担任市委副书记,比起他在汉都当市委副书记不遑多让;第三,林市长到一个地方人生地不熟,肯定还是需要用一个自己信得过的人。”

    沙正阳默默点头,如果林春鸣真的去嘉州担任市委副书记,那当然是天大的好事。

    这个时候中央似乎还没有考虑嘉州直辖的事情,更多是的在考虑江峡省的规划,但几年后嘉州一旦直辖,其地位直线上升,就会与现在不可同日而语了。

    见沙正阳点头,郭业山又道:“另外一个去向就是去省里其他某个地市担任一把手,这种可能性也不小,不过目前汉川省内大家都知道,汉都和嘉州两家经济总量加起来占到了全省一半以上,其余十二个地市加起来也只占到一半,国内生产总值最高的涪岗连汉都或者嘉州的四分之一都不到,如果林市长到这些地市担任一把手,可能面临的挑战都很大了。”

    郭业山没有明说如果林春鸣去其他地市担任书记,沙正阳该不该跟着去,但是毫无疑问林春鸣去其他地市担任一把手前景是没有去嘉州担任市委副书记那么好的。

    至于说自己跟不跟着去,可能就要看自己的考量了。

    沙正阳没有再深问,而郭业山也是犹豫再三才又道:“正阳,你跟不跟林市长去,我觉得利弊皆有,而且利弊都很突出,从另一角度来说,如果到较为落后的地区工作,相对容易出成绩,而且出了成绩之后,组织上也会着重考虑,所以这一点上,我不好给你建议,要看你自己。”

    沙正阳陷入了沉思。

    郭业山的态度较为明朗了,如果林春鸣去嘉州,那么自己就要跟着去,机会难得,而如果去其他地市,那么自己要考虑周全。

    桑前卫的态度则不一样。

    “好男儿志在四方!”桑前卫喝了一口酒,很豪气的道:“正阳,你这么年轻,不趁着年轻没有啥拖累的时候大干一场,干出点儿名堂来,难道等老了干不动了,或者有拖累了,再来后悔?”

    沙正阳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微微点头。

    “不管是哪里,哪怕是夔塘地区,都值得去!”桑前卫态度十分坚决。

    “越是艰苦的地方,越是磨砺人,越是艰难的所在,更能体现出一个干部的能力水平,光是在好地方做出一点儿成绩来不算什么,把一个落后地方改变面貌,那才是真正的本事。”

    “你怕什么?你是对自己本事没信心,还是担心被埋没?没有必要瞻前顾后,大胆的去,拿出你在银台的水平来,我相信你到哪里都能做出一番成绩来证明你到哪里都是一块金子!”

    “不要怕组织看不到,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一句话,嗯,有为才有位,有位更须有为,你现在是副处级干部了,组织把你放在这个位置上,是需要你到更需要你的岗位上发挥你的才华,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在更广阔的更复杂的舞台上去展示自己,……”

    “正阳,这虽然是我的一家之言,决定权还是在你自己,但我真心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不要为有些儿女情长所困扰,男儿大丈夫,何用本乡居?”

    文化程度不算高的桑前卫很难得用了一句不多见的唐诗来鼓励沙正阳,让沙正阳也很感动。

    虽然郭业山和桑前卫的观点不尽一致,但是两人的看法都有一定道理,如果是去嘉州,那没的说,可是如果去其他地市,就有一些挑战性了。

    现在还不确定林春鸣会去哪里,同时也不确定林春鸣会不会让自己跟随他一块儿去,但沙正阳现在需要一个决断,不能等到林春鸣来征求自己意见时,自己才来犹豫不决。

    想到这里,沙正阳心思慢慢沉静下来,是该自己来拿主意,郭业山也好,桑前卫也好,能给的只是建议,自己需要根据自己的目标来结合实际考虑。

    哪些困难可以克服,哪些可能会影响到未来规划,如何来弥补解决?只要考虑清楚这些,也就可以做出决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