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梦里不知身是客 第三节 同年

第三卷 梦里不知身是客 第三节 同年

    但这一次不一样。

    自己毫无准备,甚至无法判断这个变故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是好是坏,是祸是福,无从判断。

    沙正阳不喜欢这种情形,但是却知道哪怕自己是重来这个世界的,但很多东西一样是自己无法掌控的,一样需要自己去坦然面对。

    面对不怕,可是沙正阳更珍惜时间,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对自己都很宝贵,自己对自己的未来预期很高,所以他必须要珍惜每一天,而不能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消磨上。

    见沙正阳一时间没说话,雷霆更是惊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能帮得上忙么?”

    “不,还没发生,或许是已经发生了,可能会对我的将来产生重大影响,我现在还没拿定主意。”沙正阳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调到市经开区的原因,……”

    “我知道,林春鸣很欣赏你,一手帮你操办的,他出问题了?”雷霆一惊。

    “不,他可能要调走,你也知道我刚调到市经开区,而且是破格提拔,如果换了主要领导,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沙正阳苦笑。

    “正阳,不至于吧,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谁来当这个书记主任,他也得要用有本事的人吧?就算是任人唯亲,一样也得要用能帮他扛得起担子拿得起工作的人吧?”

    雷霆皱着眉头,这的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消息。

    “话不是那么说,这年头那里真的缺了能干事的人了?而且你能不能干很大程度还在于领导是否认可,或者说你工作的目标是否和他一致,你做事的方式方法是否合他的行为观点。”

    沙正阳对于体制内这些门道太了解了,正因为如此,他才不得不认真考虑自己的去留问题。

    否则真要去挑战难度,开启困难模式,从新领导的认同感开始,就算不是找虐,那也太浪费时间了。

    “所谓志同道合,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其实就是一种认同感,建立在认同感的基础上,你做出了八十分成绩,领导会给你打一百分,而没有这个基础,你八十分的成绩也许就只能是七十分甚至六十分。”

    雷霆默然无语,他当然也知道这其中的一些奥妙,父母和舅舅都是汉钢的中干,岂会对这些门道一无所知?

    也正因为如此,父母才希望他到香港去,起码不用在这方面太过劳神。

    但香港就是天堂么?家族也好,公司也好,外部市场也好,不一样有各种各样的倾轧勾斗?

    之所以选择回汉都来独当一面,未尝没有躲避雷家内部的一些兄弟阋墙的原因。

    “那你打算怎么办?早知道还不如不到市里来了。”雷霆吁了一口气。

    “不,调到市里是正确的,从副科到副处,我节约了起码三到五年时间,人生有几个三到五年,二十年后,三岁之差,也许就能让你再无法迈上一步呢。”沙正阳笑着摇头。

    “我现在难以做抉择的是我如果离开汉都,可能我原来设想的很多规划就会变得不可控,很多事情可能就会发生我无法预料的变故。”

    “你觉得任何事情都必须要在你的掌控之中,你算无遗策?”雷霆微微一轰油门开始提速,凌志300跑得很快,尤其是在好的路面上更是又快又稳,“你不是神仙,想太多,小心头发掉!”

    雷霆高考之前曾经因为睡眠不好而鬼剃头,也就是斑秃过,去看医生,医生就说是压力太大,所以雷霆很有感触。

    “你以为我是你?那么不抗压?”沙正阳没好气的道:“看来你也想不出啥招来,我自己琢磨吧。”

    “那你回银台干啥,准备找孙妍舒缓一下情绪?”雷霆笑着瞥了沙正阳一眼,笑得很诡异。

    孙妍已经开始实习了,她干脆就回了汉化总厂总经办实习,据说家里已经帮她搞定了在省计委工作。

    “滚!”沙正阳还真没心思想那方面的事情,“我打算找两位领导汇报一下,听听他们的看法。”

    虽然在春节偷食禁果之后沙正阳又和孙妍已经有过好几次共赴爱河,但毕竟从未对人言,对家里也隐瞒得很好。

    倒是雷霆这厮眼光刁毒,一直怀疑孙妍这棵白菜被自己拱了,总是寻找各种机会来刺探,但沙正阳都是断然否认。

    找郭业山和桑前卫汇报一下是有益的。

    无论自己前世中有多么丰富的经验,但是自己真正成长起来之后都已经是2002年以后的事情了,在那个时候自己才真正对体制内,或者说官场有一些了解。

    而九十年代的情况,说实话,他还有些模糊,尤其是更高层面和汉都市以外的格局状况,他现在几乎是一无所知。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一些特色,体制内尤其如此。

    郭业山和桑前卫毕竟经验丰富,他们或多或少能帮自己分析一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算是自己的座师,自己的恩主。

    给郭业山打通电话时,电话里的郭业山很高兴,没问沙正阳什么事,直接让郭业山到县委里边去,他还在开会,让沙正阳到他办公室去坐一会儿。

    雷霆把沙正阳送到县委里边就走了,这种事情他的确无法给沙正阳太多的建议,还不如守拙的好。

    郭业山的办公室早就打开了,是焦阳等着的。

    看见这个和自己一起分配到县里工作的西北工大高材生满脸笑容的把自己让进郭业山办公室,甚至还给自己泡上一杯茶,沙正阳感慨无限。

    想当初自己从县政府办灰溜溜离开,机关事务办忙着撵自己走人,而自己那间和白菱同居了半年的宝贵寝室就再分配给了焦阳,据说是当时的宣传部长谭秋华努力为焦阳争取的,连王仲华、陆烜这些人都没捞到,足见谭秋华对焦阳的欣赏看重,没想到现在焦阳同样在郭业山这里颇受信重,这让沙正阳也是刮目相看。

    能在这么短时间里赢得另外一个领导的信任看好,不容易,尤其是大家都知道郭业山和谭秋华关系很淡的情况下。

    无论是“转投”,还是“左右逢源”,能做得这么好,都绝不简单。

    沙正阳一直以为是自己这个重生者的专利,没想到焦阳这家伙居然也做到了,这不能不让郭业山在心中为这个家伙点赞,此子绝非池中之物,迟早要展露风采。

    当然沙正阳也谈不上羡慕嫉妒恨,或者要平评点两句什么。

    对沙正阳来说,现在还要和焦阳、王仲华、汪剑鸣和陆烜他们比,未免就有些太掉份儿了,郭业山用人自然有其道理用不着自己来指手画脚。

    “沙主任……”

    “焦阳,寒碜我不是?是朋友就还叫我正阳!”沙正阳摇摇头,注视着对方,大大方方的擂了焦阳肩头一拳。

    焦阳是西水中学毕业的,算是银台中学和东关中学外的另一体系,是86级西水中学靠得最好的,比起银台和东关两个中学,其他乡镇中学每年能考上三五个大学十来个大专就已经是非常好的结果了。

    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清瘦的脸颊上浮起一抹笑容,焦阳能感觉到沙正阳并非矫情,点点头:“正阳,郭部长还在那边开会,估计还要半个小时会议才结束,他让我给你说一下,等他一会儿。”

    “嗯,谢谢,焦阳,在郭部长手底下干还行吧?”沙正阳含笑道:“我也是郭部长手底下兵干过来的,战友啊。他喜欢文笔好的,你小子西北工大毕业的,我听郭部长说你写东西比我和王仲华、汪剑鸣还强,纯粹是抢我们饭碗啊。”

    “行了,正阳,我能和你比?”焦阳人很秀气,但性格却不错,说话也很爽利,“你都副处级了,我们还在为副科级奋斗,你才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我运气好,赶上了,你没问题,我敢打赌,今年以内你肯定解决副科级。”

    沙正阳知道他们这批重点大学生解决副科是铁定的事情,自己不说了,王仲华和汪剑鸣都已经解决了,陆烜和焦阳也应该就在十月前解决,这事儿他听郭业山和桑前卫都提起过。

    “谢你吉言了。”焦阳笑着道:“你坐一会儿,郭部长那边估计也快完了,我先过去,手里还有一摊子事儿。”

    “你忙,我一个人在这里坐一会儿就行。”沙正阳再度和焦阳握握手,“我虽然走了,但咱们都是一届进来的,还得要多联系啊,改天我来做东,约一下剑鸣和陆烜他们,一起坐一坐,怎样?”

    “好啊,也该你请客,悄无声息的就这么走了,这么大事儿,也没说回来办一顿。”焦阳也握着沙正阳的手,狠狠的摇了摇,这才离开。

    其实沙正阳原来和焦阳不是很熟,汪剑鸣不必说,相比之下,与陆烜和王仲华反而还熟悉一些。

    也是郭业山调到宣传部之后,沙正阳来宣传部时间多了,郭业山也经常提及焦阳,才接触多一些,但这小子的确表现不俗,是个角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